付亞輝:一位80後河南妹子的“律師夢”

發佈時間:2018-04-12 11:46:42 來源:中國網商務 作者:常玉 責任編輯:

 

自小受港臺律政劇的科普以及家人的影響,鑄就付亞輝心中一個“律師夢”,隨後,從求學到隻身一人來上海闖蕩,付亞輝都不忘追逐夢想。如今的她,不僅是一位出色的執業律師,還創辦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義務普法,匡扶弱勢,不斷延伸自己的“律師夢”。

正義、善良、親和、耐心是身邊的客戶對她的一致評價。付亞輝説:“自己只是用最專注的心,做最專業的事。”她自己心中也有一個準則,那就是讓自己經手的每一個案子,都能做到精益求精,力求完美,“就像一個藝術家打磨一件藝術品一樣。”

從小就想當一名律師

付亞輝是一位80後河南姑娘,八九十年代,風靡的港臺律政劇以及自己的舅舅也是一位律師,讓童年時期的她對律師這個職業有了最初的印象,“它是一份打抱不平、主持正義的崇高事業。”她從小的夢想,就是希望成為一名像舅舅一樣的律師。

高中畢業,付亞輝就直接報考了法律院校的法律專業。大學生涯中,她努力學好自己的專業知識,希望畢業後能夠從事律師工作。然而,在家人看來,律師職業對於善良的她來説,不是最好的選擇。

大學畢業後,付亞輝就在家人建議下報考了當地的公務員,經過了三次考試,成績優異的她被錄取,成為同學裏唯一一名準公務員。當大家都認為付亞輝已經捧得了一個穩定的“金飯碗”,而正去辦理錄用手續的她毅然選擇了放棄。

當時,看到裏面的工作人員討論的都是房子、車子、孩子,也看到了一杯清茶一張報紙就是一天工作的場景,感覺到這份工作一眼就能望得到退休,那樣的工作不是我所追求的人生軌跡,我還有我的青春激情,我還有我自己的夢想。”付亞輝説。

而作為家裏“老大”,付亞輝也一直追求個人獨立,並且,孝順的她一直渴望通過自己努力賺錢能夠讓80多歲的老奶奶在有生之年過上自己所給予的好生活。因此,她心中再次燃起了當初的“律師夢”:“我想出去闖闖,當律師能儘快賺錢,儘快給奶奶好的生活。”

隻身一人上海“尋夢”

2006年11月,付亞輝瞞著家人,拖著滿滿一行李箱的司法考試書籍,帶著僅有的800元錢,隻身一人來到了上海,“當時最想去北京,但是在鄭州火車站買票時,北京的車票賣完了,那麼北上廣,所以我選擇來上海。”

 

付亞輝起初對上海的印象都是從舅舅口中得知,“舅舅説,上海的律師是最好的。”當時在上海舉目無親的她,只能自己尋找工作和棲身之所。一星期後,在上海安妥之後,她才敢將自己來上海的消息告訴父母,父母大發雷霆,“他們直接説不要我這個女兒了。”

當時,得不到家人理解的付亞輝,在心中就暗自較勁,“一定要在上海待下去。”隨後,付亞輝只能通過認真工作,讓自己在上海站穩腳跟。她做過金融行業、人力資源行業、燁做過中國惠普大客戶經理,在有些積蓄之後還開了一家西餐廳。

在工作之餘,付亞輝只要一有空下來就看法律方面的書,“當時拖了一箱司法書籍來到上海,就是為司法考試隨時準備。”

在這個過程中,付亞輝親身經歷了一次入室持刀搶劫,差點要了自己的命。當時機智的她與搶劫博弈了幾個小時才化險為夷,“我覺得主要是自己具備了一些法律思維。”這段經歷之後,讓付亞輝更加堅定了自己要做一名律師的信念。

毅然抉擇做一名律師

司法考試被譽為“史上最難的考試”,付亞輝最難忘的是全力備考的那段日子,為了順利通過,她開啟了“魔鬼”備戰,“三個月半的時間,我每天基本是10個小時的學習強度,有時甚至是夜以繼日。”

皇天不負有心人,她終於通過了司法考試。當時的付亞輝,還是中國惠普大客戶經理,每月由不菲的收入以及超乎想像的福利待遇。儘管如此,她還是毅然選擇辭職,決定加入律師隊伍。

“沒有人會在高薪、安逸的生活前還有猶豫,要麼有人會在挑戰生活成功的時候選擇重新開始,我承認我掙扎過,但我在最難抉擇的時候看到這樣一句話,一個人如果有了夢想,拼了命也要實現它,一輩子就是當牛做馬也心甘情願了。”付亞輝説。

然而,付亞輝的選擇又一次遭到了家人的反對,她只能帶著家人的不理解,開始找律師事務所進行實習。在一年時間的實習中,付亞輝得到了許多資深律師前輩的幫助和指導,逐漸找到自己努力的方向。在初入律師行業時,雖然收入不如之前多,但是她卻説“做律師的每一天,都非常開心,自己這麼多年的心酸和付出,總算實現了。”

律師是一種“良知”

學習了多年法律,在付亞輝看來,法律儘管是對人性的尊重,但作為一名律師,她認為,有一種責任用法律來守護人性的善良,因此,在工作中,付亞輝一方放的是良知,另一方放的是法律,“我覺得,一定要做一個有‘良知’的律師。”

當時,有一位城市打工者的兩個孩子在自然河道裏不慎溺水死亡,由於這個河道的安保措施不完善,孩子父母要起訴當地管理部門。儘管分析案件,勝訴的可能性不大,但付亞輝還選擇無償地接手了這個案子。

“哪怕有一線希望就要去試試,我想盡可能地幫一幫他們。最終,案子還是敗訴了,失去孩子的父母也沒有得到一定的賠付。”至今談起這個案子,付亞輝仍覺得很十分遺憾。

而在付亞輝經手的眾多案子中,婚姻糾紛佔了三分之一,與律師職業不相符合的是,善良的她總是“勸和”雙方,“我認為,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婚,10個離婚,我大概會勸和7個,目前為止,被我勸和的人已經可以排成長隊了。”付亞輝笑著説。

 

這些做法在別人看來,付亞輝是不是傻了,曾經就有一位朋友就曾建議她,你應該先幫別人把婚離掉,然後再幫她復婚,這樣就可以賺兩筆錢。“我認為破鏡很難重圓,而且不能那樣做,我是從自己良知出發的。”付亞輝説。

債權債務糾紛也是付亞輝經手比較多的案件類型,曾經有一個企業家借款給一個公司,有人做擔保,而這個公司實際上是個空殼公司,在外面欠了幾個億,這個企業家找到付亞輝的時候,擔保也早已到期,“按正常的思路,肯定是個死案。”

但是付亞輝依舊抱著最後的一絲希望,進行多方面調查、協調、溝通,最終在她的不懈努力下,客戶順利地拿回來了全部本金。

談起客戶,付亞輝如數家珍,“自己從來不以量取勝,而是要做到客戶滿意。”這樣也讓付亞輝在業內獲得了良好的口碑,“自己客戶的主要來源都是老客戶介紹而來。”

不斷延伸“律師夢”

付亞輝工作中不僅敬業,還十分勤奮。她認為,作為一名合格的律師,需要不斷學習,除了需要精通法律條文外,而且需要掌握好法理學、心理學、等相關知識。同時,也要了解金融、地産等諸多行業。

2016年,付亞輝與其他2位律師共同成立了上海源傑律師事務所,業務範圍也拓展到了新三板業務、財富管理業務,“我們律師都是業內比較資深,團隊化、專業化、人性化是我們的基本定位,為政府、企業及個人提供多項法律服務。”

在日常工作中,付亞輝發現,有許多普通民眾基本不太懂法律,“向他們宣傳法律知識維護他們合法權益是最需要的。”付亞輝常年在上海市信訪辦作為值班律師,對市民的法律問題有問必答,尤其對一些弱勢群體,耐心地進行法律指導。

去年年底,付亞輝還受邀參加了2017上海市信訪辦領導的工作座談會,針對訴訪分離提出了多項建設性意見,做好政府與民眾的法律保障工作。

而目前,上海源傑律師事務所也與上海市武警總隊勤務保障大隊建立合作關係,提供法律宣講、知識競賽、法律諮詢等服務。

多年下來,憑藉自身努力和口碑,付亞輝慢慢地在行業聲名鵲起。這位80後的妹子,也正在以律師的敬業、良知、務實,踐行著自己的“律師夢”。

“你覺得您的‘律師夢’實現了麼?”付亞輝説:“還沒有,之前是把律師當職業,如今把律師當成了事業,一直延伸,我覺得自己還在路上,還需要不懈奮鬥。”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