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淵開發餓了麼第一版網站,拿了1000元

發佈時間:2018-04-02 17:11:15 來源:中國網商務 作者:周健 責任編輯:梁長玉

2014年,中國網際網路圈忽然颳起了 O2O的狂風。這股熱潮期間,一家做外賣的公司登上了一線舞臺,以其飛快的發展速度吸引了大眾的目光。今天,在中國所有一二線城市的中心路段,每隔15分鐘你就能看到他們的騎手穿梭而過。這就是餓了麼。

汪淵是餓了麼四大創始人之一,帶領技術團隊走過了最初幾年時間,目前擔任産品負責人。他從技術、産品的角度,回憶了自己和餓了麼這9年的神奇經歷。

起點:開發第一版餓了麼網站,酬勞1000塊

我小時候比較平常,花了很多精力在讀書上面,成績還算不錯。到上海交大讀大學算是第一次進入大城市。我出生在安徽北部的一個小地方,小時候也沒見過什麼大世面。不過我一直以來不算一個特別內向的人,很喜歡交流,到了上海上大學之後,我覺得更多的感覺是一種放鬆,放縱的感覺,就自由了。我覺得上大學,接觸了更大的世界,更大的社會,接觸了更多的人,那第一感覺就是説原來成績好的人有那麼多,而且他們都在每個方向都有自己的特長,有些人智商特別高,有些人效率特別高。

上大學我考的是生命科學。大學課程裏面,我們有一門 C++課程,那是我第一次編寫程式,當時我還沒有很多的感覺。在大二的時候,才有想法去花很多精力去研究電腦,研究編程這個東西。

我覺得那個東西好像蠻神奇的,你就輸入一些代碼,電腦就能幫你解決很多問題,你也能做出很多東西,比如説真的搞出了一個網站出來。我最初真正做出的一個網站是個 blog,那個時候網際網路上很流行。

現在我覺得網際網路最觸動我的,是它有點像蒸汽、電力革命那個時代,是一個生産力革命。電剛發明出來的時候,它是做什麼的?電報通信。到後來電開始去滲透到每一個行業,去改造每一個行業,基本上各個需要能量的東西基本上都有電的身影。網際網路剛出現的時候,也是資訊溝通:搜索引擎,門戶網站,即時通訊,這都是解決的是通信和資訊的問題。現在網際網路下半場,把電做的事情重演了一遍:電商,旅遊出行,生活服務,外賣團購,醫療,網際網路金融。其實就是在改造每個行業,是跟電力革命一樣的網際網路革命。

那個時候學校的 BBS非常火,每天的 DAU大概有上萬,我們學校一共才幾萬個人,然後每天發的帖子應該有三四千,有很多的資訊都在上面討論什麼之類的。我不算很活躍,但是也發過一些帖子,基本上每天都會看一看,直到我畢業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我每週還回去看一下。

我那時關注了一個兼職版塊,打些零工賺點零花錢。我跟Mark(張旭豪,餓了麼創始人,CEO)認識就是在兼職版塊。當時他上研究生,我是大三暑假,那段時間我也比較空,有些精力經常去刷那個板塊,然後就看到他發的帖子,大意是説尋找一名同學做一個訂餐的網站,我就聯繫了他了,應該是給他發了站內信之後,就互留了電話,然後他來到我寢室裏面來聊一聊,然後就認識了。後來我們就談價錢嗎,説這個這個東西出來多少錢?我説1000塊錢,他説只能 600,那就600吧。不過後來由於工作量有點大,超出了當時設想的範圍,他還是把 400塊錢給我了,哈哈!

Mark對人還是比較好的,非常健談,有一種自來熟的感覺。他對網站要求還是非常多的,他對細節上的關注,對事情的要求還是非常龜毛的,所以工期拖這麼久嘛!當時我們還沒有做線上訂餐,其實就是資訊發佈為主,把學校裏面和學校周邊的這些餐館大概有幾十家,這些餐館的資訊和功能表全部都收集過來,然後通過系統把它給錄入進去,發佈上線。網站就開始有人訪問了,就開始有流量了,雖然不賺錢,也開始有知名度,有品牌號召力了。後來開始慢慢去借助流量去做線上的交易,然後是餐廳接單去配送。所以先是流量,後面再商業化。

革命:少一個接單步驟,就多一分競爭力

我算是畢業之後正式加入成為全職的,2009年 9月份,是下決心了,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要去投身這個行業。

當時網際網路創業雖然沒有現在這麼火,但是你如果去研究這個行業,也是能被感染的,比如説網易丁磊,還有李彥宏,他們都是典型技術背景,工程師背景,然後創立了一家非常成功的網際網路公司,就覺得投身這個行業,自己是不是也能做出一番事業?還有一批是屬於草根的英雄,當時説是站長,這類人他們其實也是有不少成功的理念。

那個年代幾個東西比較火:門戶網站,搜索引擎,然後 QQ用的人也比較多;然後那個時候還有幾波小高潮,像部落格,還有 SNS,還有遊戲,還沒有現在的微網志、微信、頭條、外賣。那時候點評應該還算比較小,比較有規模但在好像一線圈裏面也談不上,應該是在上海算小有名氣。所以當時其實做這麼一個業務,都不好意思跟人説,別人不懂。不過當時沒想很多,覺得還是比較年輕,就想搞一把東西出來,當時覺得這個想法好,就去做了。

上海交大閔行校區大概是 80年代末 90年代初的時候建立的,比較偏僻也比較新,要不然不會那麼大。這個地方我覺得是很神奇的,它應該是中國外賣,應該説是當時全球外賣行業的一個奇跡。當時不僅是我們,還有一個競爭對手,也是我們一個校友創辦的,兩家就很激烈的在交大這一個很狹小的地方在一起 PK,所以我們就開玩笑説交大應該是全球外賣最發達的一個地方,就在那幾平方公里的地方。

一開始外賣這個事情從學校開始做是比較適合的,因為學生這個人群非常容易接受外賣:首先沒家,就是食堂或者外賣,也不大會出去下館子;還有就是他們很聚集,一棟樓裏面幾百個人,幾萬個人就在一個小區裏面。這種學校的形態很容易滋生出外賣這種業態,而外賣實際上是在高校興起的。之後逐漸全國主流高校我們都覆蓋了,然後白領開始接受這個東西。

大家都在説網際網路 +或者網際網路下半場,網際網路首先它是一個技術革命,它讓資訊的這種傳遞,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人與商家人與企業之間的溝通能夠無比的方便,而且是互動的,這首先是網際網路的本質,都是這種技術,這種資訊化的東西,這種東西結合到餐飲裏面來,外賣確實就是很好的一個産物。

之前沒有網上外賣的時候也是有外賣這件事情的,是打電話,那這個體驗就很差的。首先我得有外賣單在我家裏面保存著,然後我打電話,對用戶來講他至少要説幾句話。對商家體驗更差,我接到一個電話,我要去抄單,然後去記錄,有時候話也聽不清楚,效率很低。還有一個,你一天最多能接多少通電話,你要佔線的,就算有個專門的接線員,你這可能也就接下來幾十個外賣。收款的問題也很麻煩,你一定要到府去把這個東西送給他的時候,你把錢收回來,對商家來説其實效率是很低的。但有了網際網路來滲透到這個模式裏面來,它就極大地提升了這個行業的運轉效率。

然後,最近幾年即時配送又是一次效率的革命,因為對商家來講,他其實不大願意碰配送這件事情。如果平臺你有一種配送能力的話,商家之間可以共用,平臺之間可以去統一調配這些資源,對整個社會來講也是效率最大化的。所以我覺得這兩個階段,都是效率的巨大提升。

早期我們技術團隊折騰了不少東西,包括自己組裝伺服器,然後在辦公室裏面玩很多的設備,印表機硬體這種東西,當時就想著通過技術能夠讓我們自己辦公室裏面能夠玩得更加爽一點,通過技術能夠幫助餐廳解決更多問題。

我當時研究那個印表機就很有意思,就是那個商品的小票印表機,現在外賣店基本標配了,有一個這麼大的盒子,它會列印出一個小票出來,一般你點列印按鈕,他要點兩下才能打出來,就點一下列印,然後彈出一個框確認,我們就不想那個框彈出來,就點一下就能列印出來。我想實現這個效果,折騰了很多解決方案,大概前後改過四五版。為了能夠把那個框給消滅掉,最後我們是拿一個瀏覽器的代碼封裝出一個軟體,把這個問題給解決掉了。這個東西當時其實就是我們區別於競爭對手的一個核心技術武器。

突破:餓了麼10倍成長,技術男轉型做産品

前面從 2009年到 2014年的時候,我們整個這五年下來,整個技術團隊其實不超過一百人的,到 2014年底的時候也只有 50人左右。我們當時覺得 50人就夠了,因為像那個 Instagram,30人的團隊做出一個多少億美金的公司賣給了 Facebook。

到 2014年的時候,這個發展還是有點出乎我們意料的,整個是十倍速度往前發展的,一個月我們業務量就翻十倍,當時感覺到有點力不從心了,技術團隊好像拖業務後腿了,人數上也不夠,大家的視野上和經驗上也不夠。所以後來我們把雪峰(張雪峰,當時在攜程)引入進來,他在整個技術的經驗積累上以及視野上能給我們很大幫助。他後面就把我們整個餓了麼技術給接了過去,也引入了一些外部公司的人,各個領域上非常專業的人,搭建了我們整個網際網路技術體系,包括大數據平臺、框架、工具、運維,以及業務的研發線。

這個轉變其實對我覺得算是比較大的一個轉變,其實我是從技術轉到了産品,有時候還會偏一點運營,這個轉變我也是經歷了一個轉變期的,其實是非常大的突破。我覺得其實技術人員的思維,就通常意義上來講,技術工程師的思維跟産品或者説運營的思維還是有很大的不同。

工程師追求的是首先自己的技術能力,追求的是性能,追求是系統的穩定性;但你如果到産品的話,不能再看這些東西,你不能再從實現角度來看,你還是要看價值,要結合業務本身,結合商業邏輯來看。我到底應該怎麼設計這套産品和系統,能夠更好的支援和驅動業務的發展。我覺得主要是要建立兩個角度的東西,一個是用戶的角度,一個是商業的角度。站在用戶的角度,用戶打開這個,他想看的是啥;進一步上升到商業這個角度,你不能只考慮用戶,你要考慮我們這個生意,要玩得更好,生意要規模更大,生意要賺更多的錢,生意要提高效率,需要技術和産品做什麼?一旦轉變過來,然後就發現,這個事情應該就通了,至少入門了。

蛻變:餓了麼已經幹掉了速食麵,中國未來每天吃掉1.5億頓外賣

我們其實經歷過蠻多的危機時刻、困難時刻的。在 2010年的時候就有一次。2010年那個時候,上半年的時候,其實我們雄心壯志,當時我們是在學校裏面找了很多同學,幾十個上百個人來做這件事情,想把整個上海就給拿下來,大概搞了幾個月,搞得也不錯,上海市基本上所有的餐館的資訊都被我們給收集上來了,搞到這個階段了。但是 2010年那個暑假畢業季的時候,這些很多同學都面臨一個畢業的選擇,就要麼去工作,要麼留在餓了麼。

大多數都走了。可能還是選擇去找更加體面的工作。到後面最慘的時候,我們只有四個人,整個公司從幾十個人上百個人就剩下我們四個人,就一個人負責一個部門這種感覺。當時我們搞了一個毛坯房,那種小別墅,我們四個人基本上工資也發不出來,也沒什麼收入,然後你每個人負責一個部門要做很多事情。我當時畢業一年,我有一次回家的時候,其實當時也沒什麼錢了,我想在家裏要點錢,我開不了口。回家待到最後一天的時候,我終於開口了,我説媽,你再給我點錢,我現在沒錢了。終於把這個口開了。

我當時開了這個口之後,我覺得太失敗了。就是你作為一個上海交大的畢業生,你畢業一年了,竟然還要問家裏要錢,無地自容,太失敗了,就這種感覺。但是整個在 2010年下半年這種狀態下,其實我們四個人都仍然沒有放棄,都堅持下來了,都覺得這件事情我們做的那麼好,至少在交大這個地方做得那麼好,一定要看到最後。

其實熬過這段時間,2011年的時候情況就好很多了,那個時候就感覺春天來了嗎?2010年的冬天,2011年的春天,就是各種行業開始報道我們、關注我們,也拿到了一筆錢,一筆巨大的錢,是一百萬美金,對我們來説算鉅款了,我們憑藉這個資金就開始擴大市場,慢慢就開始把這個事情給做起來了。

我們總結下來是説,我們當時的心可能還沒那麼大,沒有想到就一年內要經歷這麼大的一個發展,當時覺得可能節奏本來不會那麼快的,但是大的風口就逼著我們節奏要這麼快。我們當時一個相對來説比較年輕、資歷尚淺的一個玩家,一個輕量級的拳擊手,一下被拉到了一個重量級的平臺上,直接跟整個體系實力比自己更完善的這些對手的對抗。我們當時在經驗上或體系上是明顯弱于對手的,但是我們仍然堅持了下來,我覺得這個應該就是靠的我們的初心,我們的毅力,我們這種拼搏精神,我們一定要做成這件事的這種堅定的心,就這些東西來支撐我們。我們覺得餐飲這個行業可以有不同的玩法,網際網路這個東西加入能夠創造出一些新的東西出來,能夠改變人們的一些生活方式。

當時創業的想法,現在其實證明了是對的,是我們率先發現了外賣這個市場,現在看來這個市場是巨大的,是不亞於電商的一個市場。如果中國有 15億人口,中國人每天比較正式的吃飯算兩頓的話,那就30億頓。按國外的外賣滲透率來看,外賣佔 1/20應該沒問題,那就是 1.5億頓。外賣行業應該未來幾年就會到那一天。其實現在已經證明,外賣至少首先革掉了速食麵行業的命。

我一直誠惶誠恐。我把自己的經歷歸結為運氣比較多一點,可能還有一點點自己的死磕精神和堅持的精神。所以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一開始的選擇;最困難的,是所有之後的堅持。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