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高山市的諸多寺廟,體驗久違的安寧|這世界

2018-10-11 | 文/李芳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東京街頭光怪陸離的霓虹燈

東京街頭光怪陸離的霓虹燈

在東京的每一天,街角的上班族行色匆匆,賭場的老虎機聲不絕於耳,光怪陸離的霓虹燈又晃得讓人睜不開眼。你可以選擇適當逃離,到一個慵懶的小城,如岐阜縣高山市,盡情享受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安寧。

迷失于現代世界的喧囂,我們常常會忘記,大自然的安寧對我們意味著什麼。悟徹越深刻,高山市的價值也就越大。

日本岐阜縣高山市

日本岐阜縣高山市

當然,高山絕非名揚天下的高野山。這只是一場東京附近的小型週末之旅,一次拜訪者體驗禪宗精神的好機會。

源自印度,後東傳中國,再于7世紀進入日本,禪坐如今依然風行于日本的大小寺廟中。

高山有些名氣不小的寺,如雲龍寺和法華寺,尤其是後者,不少信眾還會來到那裏浴佛,認真清洗石佛身體的某一部分,以此祈求治愈自己身體的相應部位。不過,在星羅棋佈的寺廟中,唯獨一處可供遊客禪坐——善寺。

東山遊步道(圖片來自網路)

東山遊步道(圖片來自網路)

沿東山遊步道一路走來,兩旁諸多寺廟排排矗立,規模不同、風格各異,終於意識到這條路竟魅力非凡。善寺就在路的盡頭。有一點,遊步道並非一路平坦,途經不少坡度陡峭的山林,不過好在寺廟密集,喘口氣、歇歇腳的機會還是相當多的。

剛到達善寺,碎石鋪就的小路以及對稱工整的石門就震撼到我。寺院住持Yasuko Nakai的妻子熱情接待了我,她在寺中負責總體事務。這裡最原始的建築完工於1558年,但因為木結構,曾兩次遭大火燒燬。直到1925年重建,才形成當今的規模。

善�寺(圖片來自網路)

善寺(圖片來自網路)

隨著障子門輕輕推開,我被安排到一個榻榻米房間,墻上繪有精美的圖畫。我靜靜品茶,等待一個25人商旅團結束他們的冥想課程。

住持Yasuko Nakai來了,他穿著傳統的黑灰僧袍,裹著白色布襪,引領我開展了一場寺院巡禮。

穿過封閉的玻璃回廊以及綠意盎然的禪意花園,我們最終到達禪堂。這個建築體現著13世紀中國寺院的風格。

一位僧人問我:“會日語麼?”。

“一點點,”我回答。

儘管打坐中不需講話,但懂點日語,便能清晰理解僧人的指令,更充分享受長達40分鐘的靈魂之旅。對於我們這些外國人,僧人儘量通過手勢和微笑告訴我下一步該做什麼。當我已坐好,雙手合十放在胸前,以一種非常虔誠的方式進入冥想時,僧人提醒道,將雙手放鬆,平置於膝蓋之上。之後,響鈴三聲,打坐正式開始。

善�寺的禪堂(圖片來自網路)

善寺的禪堂(圖片來自網路)

坐直身體,放鬆肩膀,深呼一口氣。我試著讓大腦清明起來,不過好像總有那麼一些分心事兒,比如好奇別人睡著沒,禪師在想啥,腿酸了怎麼辦……假如我是個出家人,按現在這狀態,我肯定要被香板狠狠地敲擊一下。那個看起來又長又薄的板子,專門用來防止僧人們冥想時睡著。不過,這一次,善寺非常貼心地忽略了該環節。

鈴聲再次響起,真沒想到,40分鐘都過去了。我的頭腦確實清爽了不少。上一次心緒如此平靜,還是在斐濟度假時。

打坐

打坐

僧人微笑著説,剛剛修習的正是曹洞宗派禪法。其他宗門各有各的修行方式,如臨濟宗可通過師徒問答等掌握禪理。曹洞宗的打坐,可以清空腦中的煩亂雜念。

與善寺的冥想課説聲再見,我沿著東山遊步道開始了自己的行腳參禪之旅。此刻,我的感官更加敏銳,精神也振奮許多,努力嗅下花香,竟體會著其更為蓬勃的生命之力,遠處還可聽到百川灌河之聲,我頓時想起一句有些違反客觀邏輯的禪語:“叩天,以聞聲”。

善光寺(圖片來自網路)

善光寺(圖片來自網路)

善寺雖能上冥想課,但卻不提供住宿。於是我來到善光寺,一個能為參訪者提供食宿的地方。建造于1894年,善光寺屬於凈土宗派寺廟。

客房看起來挺適合隱修,工作人員説,可以利用佛堂來打坐。不過此刻僧人的時間不方便,所以只能自行練習。佛堂裏有股淡淡熏香味,看著嫋嫋升起的輕煙,我突然産生一種想法,也許它們已持續燃燒了一個世紀。當我緩緩坐下,竟發現自己很容易進入狀態,儘管附近的房客不斷來來往往、熙熙攘攘。是環境還是無工作負擔,具體什麼原因我也説不清楚。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要集中精神,在這兒遠比在家容易得多。

我被分到一個榻榻米房間,屋內有個素色的蒲團。雖然簡單了些,不過在寺廟住宿的經歷,卻是相當難能可貴的。

善光寺(圖片來自網路)

善光寺(圖片來自網路)

在高山的時光,讓我想到,其實日本這方土地並不僅僅是快節奏、瘋狂購物、過度飲酒。那群山環繞下的諸多寺廟,為人們提供一次次走進日本佛教文化藝術的機會,它是連接紅塵世俗與佛國世界的橋梁。而打坐正是禪宗的核心之一,可助人洞悉自身、週遭乃至萬物之美。

即使像我這種非佛教徒,也能從禪宗教義中獲得靈感,並應用於日常生活。它的確影響了不少群體,有作家、詩人、陶藝家,乃至矽谷精英等。

高山給人們體驗安寧的機會。不管你來自哪,不妨來此地山寺放鬆身心,讓花草香氣和緩緩水流舒緩神經。一個小小的週末之旅,還是相當值得。

高山市

高山市

作者:CARLA FRANCIS

編譯:李芳

來源:日本時報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梵華日報|深圳“列印”出最大可移動石窟,山寨龍門石窟辣眼睛

下一篇:傳寶大和尚榮膺東北名剎廣佑寺復建後首任方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