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華日報|深圳“列印”出最大可移動石窟,山寨龍門石窟辣眼睛

2018-10-11 | 文/李芳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我們每天整理佛教界、文藝界的一些重要新聞,讓您一覽佛教文化藝術相關資訊。

【不能錯過的重要新聞】

深圳“列印”出世界最大可移動石窟|10月10日,利用3D列印技術原大複製出的世界最大可移動的雲岡石窟第12窟“音樂窟”,在深圳通過專家驗收。雲岡石窟仿佛行走到深圳,令在場專家和觀眾大為驚嘆。這座完全按原型複製的大窟由雲岡石窟研究院與浙江大學合作研發,並由深圳美科圖像有限公司運用高精度三維數據採集和3D列印。

炳靈寺石窟今年連遭暴洪災害致多處損毀|甘肅炳靈寺文物保護研究所所長賀延軍近日透露,今年7月以來,世界文化遺産炳靈寺石窟遭遇四次強降雨引發的山洪泥石流災害,造成多處窟區進水,局部壁畫被毀、佛像淹沒,遺産環境、文物本體、基礎設施等受到不同程度損毀。今年連續降雨持續時間長達兩個月。每次強降雨過後,工作人員都通過水泵抽積水、開挖排洪溝、清淤泥積沙、裝沙袋築防洪墻等措施抗洪搶險。但是窟區濕度過高,岩體持續滲漏積水,部分洞窟和佛像開始長青苔,文物本體保護和修復面臨巨大難題。

洛陽現山寨版龍門石窟|近日,距洛陽龍門石窟景區僅8公里處現一山寨龍門石窟,吸引不少遊客前往參觀。該石窟是由當地一個農家樂景區專門找工匠鑿出來,對外完全免費開放,主要是為了吸引更多遊客前來就餐。不少遊客看到窟內造像後,直言能把人“醜哭”。

“數字龍門”研討會在龍門石窟研究院召開|近期,“數字龍門”研討會在河南洛陽龍門石窟研究院召開,來自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高校,故宮博物院、雲岡石窟研究院、大足石刻研究院、麥積山石窟藝術研究所等文博單位共30余名專家學者參加會議,共同研討數字化在文物保護、研究、考古、修復、展示、應用等方面的相關經驗,展望文物及博物館的數字化未來發展趨勢,共商“數字龍門”發展大計。

“傳統+科技”助流失海外珍貴壁畫初次“回家”|“千年壁畫百年滄桑——古代壁畫暨流失海外珍貴壁畫再現傳播與展示”展于10月10日在太原美術館開展,80余件流失海外至今未歸的古代壁畫以新面貌初次“回家”。此次展品都是中國流失在海外至今未回歸的國寶精品,江蘇理工學院劉海粟藝術學院運用傳統壁畫技藝和現代新型材料及科技手段相結合的製作手法,以與古代壁畫相同介質作為基底,對流失海外的古代壁畫進行了再現性複製和臨摹,使之從國外大墻上走下來“回歸祖國”。山西是中國寺觀壁畫遺存最為集中、最為精彩的省份。但在上世紀20年代,大量文物流失海外,壁畫也未能倖免,流失到歐、美、亞洲等一些國家的博物館及私人手中。

鞏義石窟寺因閉館整修暫停對外開放|10月10日至10月20日,鞏義石窟寺因加固整修,暫停對社會開放。鞏義石窟寺始建於北魏孝文帝太和年間,距今已有1500多年。它是第二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我國九大石窟之一,同龍門石窟、雲岡石窟並稱北魏三大皇家石窟。鞏義石窟從西到東依次排列,現存洞窟5個、千佛龕1個、摩崖大像3尊、大小佛像7743尊、造像題記及其他碑刻186篇。

專家確定天梯山石窟一造像為沮渠蒙遜“為母造丈六石像”|首都師範大學考古係教授寧強近日在甘肅省武威市天梯山石窟考察研究確定,當地一尊站立佛像正是北涼王沮渠蒙遜為其母祈福所造的“丈六石像”。這尊佛像位於天梯山石窟殘破洞窟一個方形殿堂窟內正壁中央,約5米高,身體略微前傾,體型飽滿厚重,頭部已嚴重毀損,但身軀保存較為完整。佛像雙腿並立,右臂斜下垂,左臂抬起,身體兩側有袈裟長袖殘痕。據《法苑珠林》等古文獻記載,沮渠蒙遜曾在此山崖“為母造丈六石像”。沮渠蒙遜雖是匈奴人,但早年就深受漢地儒家文化的熏陶,特別推崇孝道。他接受佛教信仰之後,仍然堅持儒家文化的核心觀念以孝道為先,沮渠蒙遜用“女身佛像”為其母祈福。

“古笙今世笙文化藝術展”即將在智化寺開展|10月13日,北京文博交流館將舉辦“古笙今世笙文化藝術展”。展覽將於2019年5月結束。笙是世界獨一無二的中國特色傳統樂器,象徵萬物生生不息,源遠流長,見證了中國禮樂文明和傳統音樂文化的發展歷史。展覽將以中國傳統樂器“笙”為主線,以圖像的形式展示各大博物館收藏的與笙有關的藏品,以實物的形式展示傳統笙與現代笙樂器,簡要勾勒出笙的發展歷程,展示出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笙文化。

瀋陽法輪寺大威德金剛懷業、伏業火供圓滿|10月8日,由夏壩仁波切主持,在瀋陽法輪寺舉行殊勝圓滿大威德金剛懷業、伏業火供法會。仁波切首先為在場信眾授予歸依,並簡略開示歸依三寶之理。仁波切依續部所説,在半月形之紅色火供爐前,面西而坐,帶領僧伽大眾,依據儀軌修做懷攝三界一切有情的懷業火供。

【這些人的那些事兒】

王旭東訪問香港大學並作專題講座|10月9日,敦煌研究院院長王旭東應邀在香港大學研究生堂王賡武講堂作題為《人類的敦煌,共同守望》的講座。他通過大量精美的圖片和極富感情的語言,深入淺出地闡釋了絲綢之路與敦煌的前世今生,輝煌燦爛的敦煌石窟藝術及其文化價值與精神內涵,敦煌藏經洞的發現、文物的流散與敦煌學的發端,回顧了敦煌研究院74年的發展歷程以及在敦煌石窟保護、文化價值挖掘和傳承弘揚方面所取得的成績,展望了未來讓敦煌研究院發展成為國際上文化遺産保護的典範,國際最具活力的敦煌學研究實體和國際最具影響力的敦煌文化展示與交流平臺,讓敦煌走向世界,讓世界走近敦煌的願景,敦煌作為全人類的文化遺産,需要社會各界共同守望。

【數字】

81|2016年7月1日,莆田畫家易明豪在廣化寺法師引領下,觀摩釋迦文佛塔內的神像,受到感染,決定用畫筆將塔內浮雕神像一一描繪下來。耗時年余,81幅巨幅《佛音》系列作品終於完成。該系列作品尺寸高達一米八,與真人等身。今年10月20日起,《佛音》系列作品將以“佛之光”為主題,在莆田南山廣化寺、莆田三清殿、莆田市博物館等地巡展。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中國人對佛教文化的貢獻(中):弘揚佛教文化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