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報恩寺“慶派”佛像展:領略鐮倉時代佛教藝術魅力

2018-09-13 | 文/李芳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京都大報恩寺:快慶、定慶的佛像”展覽

“京都大報恩寺:快慶、定慶的佛像”展覽

大報恩寺,又名千本釋迦堂,是位於日本京都上京區的一座鐮倉時代古寺,創建年代具體可追溯至安貞元年(1227年)。

鐮倉時代,幾位赫赫有名的佛教雕塑巨匠橫空出世:運慶、快慶、湛慶、定慶……他們所屬的僧團一般會在名字中用一“慶”字,於是被統稱為“慶派”。

大報恩寺,因藏有諸多日本“慶派”創作佛像而聞名。10月2日至12月9日,該寺內的眾多精美造像將集中亮相東京國立博物館,以此拉開2020年建寺800週年系列紀念活動的序幕。

本次展品中,有快慶創作的佛陀十大弟子立像,快慶弟子行快所作的釋迦如來坐像,以及定慶做所的六觀音菩薩像。其中,釋迦如來坐像為首次對外公開。

日本國寶 大報恩寺本堂

日本國寶 大報恩寺本堂

不過,除了眾造像珍品,大報恩寺的本堂也不得不提。作為京都眾建築中的頂級元老,日本中世為數不多的建築之一,它被指定為國寶。

中央:日本重要文化財産 釋迦如來坐像 行快作  左右:日本重要文化財産 十大弟子立像 快慶作

中央:日本重要文化財産 釋迦如來坐像 行快作

左右:日本重要文化財産 十大弟子立像 快慶作

釋迦信仰的蓬勃

平安時代末期,隨著日本天皇制的沒落,武士階層的崛起,佛教在日本發展逐漸開始下坡。源平合戰,源氏和平氏家族的連綿戰火,亦將東大寺的大佛也一併毀滅。

鐮倉時代初期,大報恩寺初建,時人曾感慨,佛法早已沒落。佛經教義已失去魅力,佛弟子中也未出現出類拔萃者。

如此歷史背景下,重回佛陀教誨的釋迦信仰,開始在民間蓬勃發展起來。

佛陀十大弟子立像

佛陀十大弟子立像

僧人義空創建大報恩寺,寺內供奉的主佛即為釋迦如來。尊崇釋尊在世間説法的神聖地位,大報恩寺為佛法沒落時代的人們,提供了一處心靈綠洲。

十大弟子立像之“迦旃延立像”

十大弟子立像之“迦旃延立像”

十大弟子立像之“舍利弗立像”

十大弟子立像之“舍利弗立像”

佛陀十大弟子立像,各弟子面目神態皆不同,體現著一定的印度、西域特徵。佛像風格整體偏寫實,有貧苦、衣不蔽體者,亦有富貴、雍容華貴者,身軀、衣裳的刻化細緻入微,如若真人站立面前,栩栩如生,淋漓盡致。

日本重要文化財産 六觀音菩薩像 定慶作

日本重要文化財産 六觀音菩薩像 定慶作

六大觀音款款來

定慶所作的六觀音菩薩像,有聖觀音(地獄道)、千手觀音(餓鬼道)、馬頭觀音(畜生道)、十一面觀音(修羅道)、準提觀音(人道)和如意輪觀音(天道),身高皆1.8米左右,體現著六道輪迴的理念。

千手觀音立像

千手觀音立像

馬頭觀音立像

馬頭觀音立像

如意輪觀音坐像

如意輪觀音坐像

佛教寺院中,本尊為觀音者不佔少數,但密教六觀音同時供奉且為同一僧匠所雕刻者,世間怕唯有大報恩寺了。

相比其他神佛,提起觀音,人們心中都油然而生幾分親近。定慶所作六觀音中,除馬頭觀音露出獠牙,略顯威嚴之外,其餘五尊皆面容柔和、慈悲。每尊的髮型、手勢、衣著都各不相同,雕工繁複精美,體現著非凡的技藝。

六尊觀音,在日本中世時期同類造像中,是唯一完整保存原始光環和底座的。

據準提觀音像內遺藏文獻所示,此組群像為定慶于1224年所作。補充一句,日本平安時代末期到鐮倉時代初期,“慶派”的首要代表為運慶。定慶認真學習運慶的風格,注重對佛像具體部位的精雕細琢,是後運慶時代最傑出的佛像雕刻大師之一。

十一面觀音立像(左)及準提觀音立像(右)的背後細節

十一面觀音立像(左)及準提觀音立像(右)的背後細節

從觀音像精緻的頭飾、柔軟飄飛的衣帶,都可以看出這一點。她們給人以生動且確確實實的入世感,在佛法沒落時代,也許恰好為需要之人提供了寶貴的精神寄託。

京都,一個從古至今飽嘗戰亂之地,又經歷了明治初期的滅法運動。如今這釋迦坐像、十大弟子像以及六觀音像能完美保存下來,著實令人唏噓感慨。

大隱隱于市的京都大報恩寺

大隱隱于市的京都大報恩寺

保存這些稀世佳作的大報恩寺,一直深藏于大片居民區內。如今,諸天神佛走出大隱,走進人聲鼎沸的國立博物館,讓更多世俗之人沐浴佛陀智慧,領略鐮倉時代獨屬於“慶派”的絕世藝術魅力。

東京國立博物館

東京國立博物館

作者:李芳

圖片來自東京國立博物館及京都大報恩寺官網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蘇富比佛造像專場,感受中國寫實風格藝術臻品魅力|一拍即合

下一篇:梵華日報|中日韓三國佛教界代表齊聚神戶,蘇富比拍賣撤最貴佛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