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富比佛造像專場,感受中國寫實風格藝術臻品魅力|一拍即合

2018-09-13 | 文/梵華君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今年紐約亞洲藝術週期間,蘇富比推出的“瓊肯:中國佛教造像”專場十分引人注目。呈現已故芝加哥著名藏家史蒂芬瓊肯三世(Stephen Junkunc)(1978年逝)的18件藝術精品,囊括近千年以來北魏至明代佛教石雕、夾紵幹漆及銅鎏金造像。我們選取了其中11件精美藏品,共同領略造像藝術的魅力。

唐 石灰石雕菩薩立像

石灰石雕菩薩立像

唐 石灰石雕菩薩立像

估價:10,152,971 - 16,921,619人民幣

唐玄宗年間,唐朝達到全盛時期,中國造像藝術精彩紛呈。通觀本像,姿態優雅,刻畫自然,衣裙及披肩宛然飄逸,發髻細密,花飾豐富,屬此時期中國佛教造像之經典。

中國石雕佛像傳統于西元五世紀得到發展。時北魏宮廷尚佛,禦令開鑿山西雲岡石窟,後又于六世紀初期在河南龍門及鞏縣建築石窟,編制龐大,極為可觀。此類宮廷禦制石窟造像由當時能匠精製,所訂立之工藝風格,對中國造像藝術影響深遠,並啟發其他獨立造像及石雕。

石灰石雕菩薩立像

魏拓跋建造大型石窟,意在鞏固中原統治,所制佛像,按歷代魏帝形像雕作。故此,該時期佛像並未承襲西亞或中亞風格,而是有意發展中國自有風格。此時期造像制式及風格化更強,不注重刻畫造像身體自然線條,意在表現其莊重威嚴、遠離世俗的宗教化形象。

石灰石雕菩薩立像

至北齊時期,佛像風格出現明顯變化,工匠開始自由借鑒印度及中亞造像風格。唐代初期,佛教造像風格轉向寫實,佛像形像向寫實風格的完全轉變見於盛唐。此時期造像著重美觀,感觀豐盛,以接近人形、外表臻美之形像傳達宗教資訊,易於贏取大眾接受。佛教石雕造像於此時踏入完全成熟期。除石雕外,銅、陶及木製造像亦呈相近風格。此時期無疑是中國造像史上最為出眾的時期之一,時之造像當屬中國寫實風格藝術臻品佳例。

石灰石雕菩薩立像

唐代佛教大為盛行,對社會所有階層均有重大影響,時佛寺廟宇大批興建,僧人還可減免賦稅,後雖因會昌滅佛一度稍有呆滯,卻未久及而又迅速復甦。

石灰石雕菩薩立像

唐玄宗本人雖更尚道教,卻對密宗佛教充滿好奇,其他唐代貴族亦大多對密宗深感興趣。印度密宗高僧于大唐為皇族弘法,備受朝廷器重,為皇帝主持各項儀式及法事。此外,宮廷禦令製作造像亦持續活躍,從唐代首都長安大明宮側安國寺(710年建)遺址出土之精美白大理石雕像即見。安國寺屬密宗佛教真言宗,所出土之大理石像均見描金繪飾,華美精細,若無宮廷支援,實難成之。

石灰石雕菩薩立像

  當某段時期宮廷對佛教支援稍有減弱,藝匠或因而轉向取悅民間信徒,更需突出佛像之華美外表。本像身軀婀娜,線條柔雅,身體重心置於一側,腹腰豐滿細緻,衣袍纖薄貼身,隱露雙腿,正屬盛唐石雕佳例。本像雖無明確性別特徵,然其像首發髻華麗,表明為女性形像,面容慈和,平靜恬雅,應為觀音形像。

石灰石雕菩薩立像

本像風格雖屬同時期典型,相近作例卻頗為鮮見。其整體風格與同時期石窟造像相類,然本地工匠基於石窟風格之上再發展出各自特色,亦不足為奇。山西太原天龍山石窟乃中國北部石窟之一,共二十一窟,包括自北魏末年至唐代年間造像,佛像輪廓柔和,其中部份石雕風格華麗,屬盛唐時期。(康蕊君)

北周 / 隋 大理石雕菩薩立像

大理石雕菩薩立像

北周 / 隋 大理石雕菩薩立像

估價: 2,707,459 - 4,061,189人民幣

觀其容貌、衣飾,此尊立像頗顯皇家風儀,集北周至隋之韻致于一身。北周至隋,造像甚稀,大理石雕且精工卓絕如斯者,尤難求得。此尊立像出自西安一帶。大理石造像殊為罕見,且重光之地皆在北周帝闕長安(即今西安)附近,似為大理石造像專供皇室之説提供佐證。

大理石雕菩薩立像


大理石雕菩薩立像

西元553年,中原西北(西魏政權)併吞蜀地,時局之變對北周菩薩造像影響深遠。北周造像尤好華美衣飾,此風格源於西北,傳自天竺,為蜀地佛教藝術奠定基礎。有如此尊,其時造像穿戴富麗,佩珠玉、束華冠,以彰寶相莊嚴。

此尊雖存北周遺韻,形軀筆挺,面容方正,鼻寬唇闊,然身量棄圓碩、取頎長,乃見隋代風尚。帔帛盤肩,前後交結,扣于腹背,頸飾正中另懸珠穗,垂至纖腰。手部形態承自早期造像,古樸厚實,別有意趣。

大理石雕菩薩立像

此尊立像,左手持凈瓶,右手缺失,或曾持楊柳枝,皆乃觀音菩薩所特有。

北齊 / 隋 砂岩石雕觀音首像

砂岩石雕觀音首像

北齊 / 隋 砂岩石雕觀音首像

估價:2,030,594 - 3,384,324人民幣

本尊首像眉目端雅,容貌安恬,逸群而出塵。面龐圓潤,配以華冠,相得益彰;冠上精雕花卉及波浪紋,既呈北齊菩薩裝飾風格,又見隋代造像三面之制。五官分明,屬北齊特徵,雙頰飽滿,冠飾富麗,則兼隋代韻致。隋人造像,崇尚自然,亦承前朝,以完美身相展現佛法清凈,勢之所趨,於此像已見端倪。

砂岩石雕觀音首像

北魏皇室尚佛之故致使菩薩造像隨之風靡。六世紀初葉,北魏宮廷于河南龍門、鞏縣開鑿石窟,工程浩大,于該時期中國造像影響深遠。所造佛像或坐或立,兩側輔以脅侍菩薩,是為典型。除石窟中宏偉造像外,另見大量造像碑,亦以主佛居中,菩薩分侍左右,與石窟寺一脈相承。

砂岩石雕觀音首像

六世紀,時局動蕩,政權頻更,中土佛教亦風行草從,諸般影響于其時宗教藝術即可窺見。現世渾濁,為尋超脫,廣大信眾皈投凈土宗,供奉阿彌陀佛(或菩薩,如觀世音等),以求往生凈土(西方極樂世界)。故而,六世紀中晚期,菩薩造像多如雨後春筍,本像及大量同期造像皆涌現於此。隋朝天子大興土木,立佛塔,建佛寺,造佛像,借助佛教信仰一統天下。佛教治國下,東歐亞大陸交流密切,佛法與藝術自南亞、中亞傳入中土,又經中土遠播朝鮮及日本。一時,四海之內,造像形貌氣象萬千。

砂岩石雕觀音首像

砂岩石雕鮮有本像之類者,大小如斯者更罕。

北齊 天保十年(559年) 大理石雕思惟菩薩三尊像

大理石雕思惟菩薩三尊像

北齊 天保十年(559年) 大理石雕思惟菩薩三尊像

估價:2,030,594 - 3,384,324人民幣

北齊一朝,相容並蓄外族文化、思想及信仰,本土風貌因而大為充盈,無論宗教或非宗教藝術方面,均乃中國藝術史上最氣象鬱勃時期之一,佛教造像輝煌成就在此一朝可謂登峰造極。北魏造像手法惟承南亞、中亞範式,時至北齊乃臻成熟,自成一格。然鑒觀北齊造像,仍顯虔敬莊嚴,慈靜平和,尚未見唐代造像明快、婀娜之態。

大理石雕思惟菩薩三尊像

本品三尊像呈河北曲陽大理石造像的簡約風格,主像面容刻畫細膩,尤為突出,以曲陽典型淺浮雕刻成,僅手部以高浮雕刻畫。左右尊者以更淺浮雕刻製,手法更為簡約,效果和諧莊重。

大理石雕思惟菩薩三尊像

本品主像思惟造型乃此時期佛像最具特色之一。除非造像刻款表明,此類造型佛像身份一直未有定論,説法主要有二,一為悉達多太子(後得道為釋迦牟尼佛)、二為彌勒菩薩,四、五世紀期間主要為前者,550年後則多為後者(見展覽圖錄《走向盛唐》,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2004年,頁266)。

大理石雕思惟菩薩三尊像

大理石雕思惟菩薩三尊像

大理石雕思惟菩薩三尊像

許湘苓文章《VisualizationMeditation and the Siwei Icon in Chinese Buddhist Sculpture》詳盡分析,六世紀期間社會政治動蕩,促成供奉彌勒菩薩、期望登兜率天之信徒漸多,詳見《Artibus Asiae》,卷62,號1(2002年),頁5-32。其時冥想流行,思惟形像亦于同期漸漸常見,相關經文要求信徒潛心靜思,觀望指定物件或法器以達目標。冥想時思想彌勒菩薩形像之法,主要依據《佛説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此經由沮渠京聲漢譯于五世紀中期。許氏並述,具創意之中國信徒取傳統佛教沉思形像,加上“思惟”一詞,為該形像注入新意義,以之代表彌勒信徒作冥想姿態,思索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之情境(前述出處,頁27)。當時信眾冥想之寺廟,多作佛教凈土裝飾,故此彌勒信徒訂制如此思惟造像,奉于寺廟,期望歸往彌勒菩薩兜率天,永離苦劫。

石灰石雕佛立像

東魏 / 北周 石灰石雕佛立像

估價:2,030,594 - 3,384,324人民幣

本品形制傳承六世紀中葉佛造像之盛行樣式,此類風格造像以東魏一朝為代表,集各地造像所長,融會貫通,至六世紀下半葉趨於成熟。此尊佛像歷千余載猶保存完善,誠為可貴,所雕佛祖面容和善,笑靨溫藹,滿含慈悲、上智之情韻;衣袍簡素質樸,不禁教人托想釋迦牟尼冥思入定而悟道成佛時之衣著相貌。

石灰石雕佛立像

約西元一世紀,佛教便已傳入中國,然直至四世紀以後,方漸成風氣,信徒日增;至五、六世紀呈蓬勃興旺之勢,招提櫛比,寶塔駢羅,僧院、尼庵星羅棋佈。西元494年北魏遷都河南洛陽,此後京師便為佛教傳播中心;北魏末期,只洛陽及其周邊地區便有近一千三百六十七座佛寺(參自《Return of the Buddha. The Qingzhou Discoveries》,皇家藝術學院,倫敦,2002年,頁24)。佛國洛陽之寺院多為專人指派營建,陳設奢華富麗,金剎與靈臺比高,廣殿共阿房等壯,王公巨賈競相供奉,慷慨善施。

石灰石雕佛立像

除洛陽地區,山東青州又為一佛教藝術製作中心,其周産石灰岩,出品佛像品質上乘。西元469年,北魏擴土至山東半島,經數十載(五世紀末),佛法便已普照此地。青州龍興寺窖藏曾出土大批六世紀時期佛造像,足證當時佛教興盛之勢,以及青州為佛像主要製作、供應之地。

石灰石雕佛立像

本尊佛像與青州造像頗為相似:開臉精緻清遠,笑容淺淡寧和;螺發肉髻形制嚴整緊密。北魏分崩離析後,北齊、北周兩朝對立東西,各自為政,時局變遷對於中國佛教藝術之影響可謂深遠。加之印度貴霜王朝時期犍陀羅及秣菟羅兩地造像藝術隨絲綢之路傳至中國,極大改變了本土造像表現形式,此番變化觀龍門、雲岡石窟造像便可了然。笈多王朝時期佛造像風格備投北齊皇室所好,講究輕紗透體,衣褶瀲艷如波,以突顯形體之曼妙,故而北齊佛造像風格亦隨之遞演,推陳出新。北周雖亦受影響,然皇室更鍾情于碩健之感,追求面容圓潤,五官飽滿之開臉,恰如本品。

宋至明初 石雕羅漢首像

石雕羅漢首像

宋至明初 石雕羅漢首像

估價:1,015,297 - 1,692,162人民幣

本例羅漢首像精雕而就,細節處面面俱到,所定格之神韻靈妙逼真,栩栩如生,加之其尺寸碩然,著實叫人過目難忘、印象深刻。

石雕羅漢首像

整體雕塑打磨圓潤,起伏自然、錯綜曲折之弧面活現頭骨輪廓,額骨見數道陰刻紋,線條流暢卻深入三分,使整體造型愈加深刻。前額、眼周及嘴角皺紋簡潔利落、絲縷分明,精準素描出年長智者面容特徵,更強化雕塑立體視效。羅漢雙眼微闔,低眸而視似冥思入定,威而不怒;嘴角略揚,笑容平和慈悲,傳達悲天憫人之情狀,是為羅漢首像之典範。

石雕羅漢首像

石雕羅漢首像

羅漢為釋迦牟尼佛之得道弟子,壽盡前雖已修成正果卻拒入涅槃,仍留世間守護佛法,教化度眾。羅漢法力超凡,集萬物智慧和靈性,脫離貪嗔癡妄;其形象于宋代備受推崇。李松認為,有宋一朝,各佛教宗派皆渴求正統,羅漢便成為連接自身教派與佛陀之直接紐帶。與此同時,敬造佛像以求精神慰藉的供養人日繼增加,故而尺寸巨大、形象寫實之羅漢造像大量問世,並見諸於各類材質,例如瓷塑、泥塑及石像。羅漢像多以十六成組、或十八成組、甚至五百成組之形象出現,被供奉于寺廟、佛窟,信徒借其寄思修身,參禪悟道(參自李松,《From the Northern Song to the Qing》,《ChineseSculpture》,紐黑文,2006年,頁389)。

北魏 石灰石雕維摩詰居士像

石灰石雕維摩詰居士像

北魏 石灰石雕維摩詰居士像

估價:812,238 - 1,015,297人民幣

本坐像刻畫維摩詰居士典型形象。維摩詰乃大乘佛教經書《維摩詰經》主角,此經文采豐富,深奧玄妙,中心思想乃“不二法門”,指超越世間種種之相對性,悟入無二無別,平等一如之境地。維摩詰能言善辯,為優婆塞(侍奉如來佛之居士),與諸位菩薩辯論,深顯其智慧及修行。此經深受中國貴族文士愛戴,許多刻畫維摩詰之書畫、壁畫及石雕隨之而生。經傳中有維摩詰示疾典故,故其刻畫形象多為依靠姿態。維摩詰居士最早期之典型形象,據傳為東晉名家顧愷之所繪。

1536809765182494.jpg

本像輪廓分明,衣袍層疊,石灰石呈深灰色,雕刻屬河南洛陽南部龍門石窟造像風格。工匠圍繞口部刻一道深紋,營造慈悲祥和面容。斜肩及層疊衣袍,則以淺浮雕刻成,突顯整體構圖之線條感。鋻於本像尺寸,可推斷其或屬於一座刻畫與文殊菩薩辯論、眾尊及徒弟在旁觀看情境之佛殿或石碑。

 北魏 砂岩石雕飛天像

砂岩石雕飛天像

北魏 砂岩石雕飛天像

估價:676,865 - 1,015,297人民幣

此像刻畫飛天雙手高舉,蹲跪供奉,甚為獨特。其細節作淺浮雕,面容刻畫細膩,七分面造型,屬北魏石雕典型風格,尤多見於雲岡及天龍山等重要石窟。本像飛天窈窕優雅,面帶靜謐微笑,含蓄莊嚴,令人動容,原應屬於一組巨大造像群。

砂岩石雕飛天像

砂岩石雕飛天像

本像姿態動感豐富,結高發髻,應屬飛天造型。飛天出自印度文化,屬於仙女,北魏期間,飛天形像常見於佛壇、三尊像及石窟,營造凈土曼妙氣氛。飛天多為仙女形象,起舞奏樂,伴于諸佛菩薩四週。

 北魏 石灰石雕菩薩首像

石灰石雕菩薩首像

北魏 石灰石雕菩薩首像

估價:541,492 - 812,238人民幣

本像佛冠屬北魏典型,與河南龍門、鞏縣石窟彌勒及菩薩像尤為相近。此二石窟均由北魏宮廷禦令興建,無疑對佛教造像發展影響關鍵。

石灰石雕菩薩首像


石灰石雕菩薩首像

此類北魏造像,表現當時美學標準,面容刻劃風格突出,首形修長,五官細膩,頂戴高冠,突顯線條之美,營造空靈氣韻,實乃佛教追求超脫世俗純潔簡凈之表現。

南宋 夾紵幹漆羅漢首像

夾紵幹漆羅漢首像

南宋 夾紵幹漆羅漢首像

估價:338,432 - 541,492人民幣

寫實風格之佛像,在宋代尤受歡迎。本像所用之夾紵幹漆工藝,與造像滿富表現力之風格渾然吻合,所成宗教造型之寫實度,其他材質及手法難及。

夾紵幹漆羅漢首像

夾紵幹漆羅漢首像

幹漆夾紵起始以木柱為蕊,泥塑作模,貼蘸漆麻布以為胎。復施重漆,巧工精雕,敷彩添色,最後割開背面取出木蕊泥坯,只余薄麻漆層,脫胎成像。此法工法繁複,製作艱巨,大費周章,加上幹漆纖巧,易於損壞,故此現存宋代宗教夾紵幹漆造像甚為鮮見。

 隋 / 唐初 銅鎏金觀音立像

銅鎏金觀音立像

隋 / 唐初 銅鎏金觀音立像

估價:67,686 - 101,530人民幣

此尊觀音菩薩金姿寶相鑄造精良,雖依隋代經典之制,然趨唐代豐腴之韻。身形婀娜,體態俊雅,如是造型早在此像已見濫觴,後至唐代愈加發展。

銅鎏金觀音立像

隋唐所塑觀音形象多具貴冑氣概,佩寶珠,戴華冠,一手托凈瓶,為信眾調苦解厄,綿延福壽,一手持楊柳,亦有除病祛痛之效。

指 引

拍賣會:紐約亞洲藝術周蘇富比拍賣

專場:瓊肯: 中國佛教造像

拍賣時間:

拍賣地點:紐約


責任編輯:鄭芮

上一篇:梵華日報|流失海外敦煌古文獻數字化,國寶彩塑疑遭破壞性修復

下一篇:日本大報恩寺“慶派”佛像展:領略鐮倉時代佛教藝術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