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神僧墨跡及水墨畫展:流淌于字裏行間的中日友誼佳話

2018-09-10 | 文/李芳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神僧的交流——賞玩墨跡及水墨畫”展

“神僧的交流——賞玩墨跡及水墨畫”展

宋元時期,中日關係雖不復唐朝那般親密,正式使臣來往也不見多,但雙方仍通過僧人、商旅往來保持著一定聯繫。尤其文化方面,隨著中國禪宗迅速傳入日本,雙方的佛教文化交流又邁向新的高峰。禪宗,正逐步獲得日本皇室、貴族的理解和支援,並受到以幕府為代表的武士階層的歡迎,在當時社會生活和文化藝術等各個領域都産生廣泛影響。

中國僧侶帶去的,不僅僅是經典教義,也包括書畫作品。師徒相授之下,日本本地僧侶們也紛紛創詩作畫,並涌現不少佼佼者,如曾入相國寺為僧的“畫聖”雪舟。中日佛教文化來往之密切,從僧人的諸多墨寶中亦可窺知一二。

墨跡、水墨畫,作為時人創作的第一手資料,往往原始而真實,除本身的文物價值外,其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中日禪宗史、文學研究、文字書法茶道研究等方面都極有史料價值。

日本現存墨跡作品中,據傳赴日僧留下的至少有190件,另有458件為未曾赴日的宋元禪僧作品。其中,有近400件留存于日本各圖書館、博物館等收藏機構及寺院。被日本政府指定為重要文化財的有192件,被指定為國寶的有25件。

9月1日至10月8日,位於東京都港區的根津美術館將為公眾奉上一場名為“神僧的交流——賞玩墨跡及水墨畫”展覽,于諸多神僧創作的書法及水墨作品中,譜寫一曲中日佛教文化交流的佳話。展品中,中國元代高僧因陀羅所繪的《布袋蔣摩訶問答圖》被指定為國寶。

國寶 因陀羅所繪《布袋蔣摩訶問答圖》

國寶 因陀羅所繪《布袋蔣摩訶問答圖》

中國元代水墨禪畫14世紀 

日本根津美術館收藏

此圖為元代高僧因陀羅所繪,楚石梵琦禪師題讚,表現的是蔣宗霸向布袋和尚求法的故事。蔣摩訶本名蔣宗霸,遭黜罷官後洞悉人世,棄家出走,在奉化剡溪旁遇到布袋和尚。他當眾下跪,口稱“師父”。從此師徒二人,浪跡天涯,隨之雲遊三年。相傳在後梁貞明二年,二人跋山涉水去到福建時,跳入長汀溫泉中洗浴。蔣宗霸在布袋和尚背心上發現有只眼睛,炯炯發光,很是威嚴。

《布袋蔣摩訶問答圖》細節

《布袋蔣摩訶問答圖》細節

《布袋蔣摩訶問答圖》題讚部分

《布袋蔣摩訶問答圖》題讚部分

畫面右側,楚石梵琦禪師題讚曰:“花街鬧市,恣經過。喚作慈尊,又是魔。背上忽然揩只眼,幾乎驚殺蔣摩訶。” 寥寥數語,描寫出師慈祥、徒嚴肅的場景。

此幅作品中,線條玲瓏流暢,濃淡襯托有力,書畫結合,寶富禪機且氣勢雄渾,深受日本藝術家及普通民眾喜愛,被日本人奉為國之瑰寶。

重要文化財産 《劍門妙深與圓爾尺牘》

重要文化財産 《劍門妙深與圓爾尺牘》

中國南宋淳祐九年 (1249年)

常盤山文庫藏

此作品為來往信件,由中國高僧劍門妙深寫給日本京都東福寺開山住持圓大師的,二人曾為同學。劍門妙深在信件中告知了他們師父無準師範的死訊及遺願。

《劍門妙深與圓爾尺牘》細節

《劍門妙深與圓爾尺牘》細節

從這封信,後人可以看出,即使返回日本,圓大師依舊與遠在中國的老師、同學維持著非常緊密的聯繫。

重要文化財産 無學祖元墨跡《付衣偈斷簡》

重要文化財産 無學祖元墨跡《付衣偈斷簡》

日本鐮倉時代 1280年

日本根津美術館收藏

無學祖元,浙江寧波人,為宋代臨濟宗派高僧。宋祥興一年(1279年),日本北條時宗邀請無學祖元渡日,住建長寺,出任該寺第五任住持。無學祖元在日本教化僧俗,弘揚臨濟禪風,受到日本朝野的一致尊崇,他開創的“佛光派”為日本最有影響的禪宗流派之一。

此作品為無學祖元將衣缽傳于其嗣法弟子——長樂寺住持一翁院豪時所作。

重要文化財産 天章周文所繪《江天遠意圖》

重要文化財産 天章周文所繪《江天遠意圖》

日本室町時代 15世紀

日本根津美術館收藏

有詩、有畫、可懸挂的卷軸,為“詩畫軸”。該圖為日本高僧、水墨派重要奠基人天章周文繪製,共有12位僧人為其題讚。

作品中,靜謐的山澗旁,矗立著一座茅草小棚,簡單樸素,絕世而獨立。幾筆淡彩間,禪僧理想中的隱世躍然紙上。

《江天遠意圖》細節

《江天遠意圖》細節

恰逢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週年,身在東京的人們,不妨走進日本根津美術館,感受數百年前于書畫間流淌的禪意情懷、友誼佳話。

日本根津美術館

日本根津美術館

作者:李芳

資料、圖片來自日本根津美術館官網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梵華日報|中國黃檗文化主題展亮相東京,唐卡藝術節拉薩開幕

下一篇:梵華日報|網際網路宗教資訊管理辦法公佈,尼泊爾打造跨喜馬拉雅佛教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