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尋南韓新入世遺山寺,在喧囂塵世收穫寧靜與責任|這世界

2018-08-31 | 文/李芳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南韓海南頭輪山大興寺

南韓海南頭輪山大興寺

粗獷質樸的石墻,圍裹著一個空曠典雅的小院,我站在那裏,目不轉睛地盯著一個棕色方板,任熱浪不停拍打著我的面頰。“來者/到達/不入內”,究竟為何意呢?左思右想一番,突然意識到我走到了僧舍區,該止步了。

我在哪?前幾日,還在南韓首爾。當我人生中第一寶寶呱呱墜地,我慌了。於是,我一路南下,去探尋剛剛加入世遺大家庭的七座古寺。我希望安靜下來,甚至渴求得到一些啟示,告訴我以後怎麼當好一個父親。

此刻的妻兒正在一家産後康復中心,有長輩照顧。不過,我依然承認自己不是個稱職的丈夫和父親。我發誓,經過這最後一次遠離責任的“逃亡”,以後我會努力迎接所有的一切。

七座寺廟都很吸引人。梁山通度寺據説奉有佛舍利,安東鳳停寺有著南韓最古老的木構建築之一,榮州浮石寺的創建人是南韓華嚴宗始祖義湘法師,報恩法住寺的寶塔巍峨高聳,公州麻谷寺的建築與周圍渾然天成,順天仙岩寺的石橋很出名。

大興寺

大興寺

不過,最終我決定來到海南大興寺,就是我此刻腳下的土地。寺院初建的具體年代眾説紛紜,但我聽到最多的是西元426年,由新羅時代的凈觀尊者建造。在南韓諸多寺院中,它真的算個老者了。

海南這個地方真的美不勝收。山林上的薄霧,宛若舞動的輕紗,隨著山勢傾瀉而下,一頭扎進海浪裏。從頭輪山道立西元車站一路走來,到大興寺2.6公里的路途,中間倒也不乏樂趣。小餐館、商店林立,兜售著當地的特色時蔬及小食。有趣的是,當地製作的啤酒也整整齊齊地擺放著,等待來者的品嘗。其實已經沒必要了,熱浪已讓人神經麻痹,昏昏欲睡。路旁還有淙淙小溪,水面映著斑駁的樹影,很多家庭在此搭起了帳篷,在相對涼爽的環境中,悠閒地度著清淺的時光。

塔院

塔院

進入大興寺首先要經過一柱門,入口處的遊仙館是南韓最古老的旅館。古色古香的蓋瓦,正回憶著往日輝煌的歲月。百年古松中開闢的一條小路,通往寺裏的塔院。林立的石塔,緬懷著諸多大師,見證著千年曆史。我有個不太恰當的比喻,這就是露天版的威敏斯特大教堂。

隨後,我到達解脫門,名字很是讓人放鬆。門後就是寺院的建築群,再往後就是巍峨的頭輪山,遠望如一尊臥佛,輕輕地勾勒著天際,曲線連綿起伏又莊嚴殊勝。

沿著礫石鋪就的前院,我向聖寶博物館走去。第一層中奉著一尊孩童容顏的佛陀立像,突然又勾起了我初為人父的萬千思緒。第二層的陳列,一一枚舉了寺中的諸多名僧,如西山大師,生於1520年,在73歲高齡時在全國上下奔相走告,呼籲僧人全力抵抗日本侵略。在他引領下,僧人們神勇非常,可見國家生死存亡面前,一腔熱血的不僅有世俗男兒,還有修行僧人。還有Choeui大師,堪稱南韓佛教界的米開朗琪羅,書法、繪畫、茶藝等樣樣精通。兩位大師都是以蓮座姿勢到達西方凈土世界的。

離開博物館時,經詢問工作人員得知,寺中北院的大雄寶殿和南院的千佛殿是不得不看的。那就先去南院吧。

千佛殿

千佛殿

刺耳的陽光下,小蟲子嗡嗡地飛來飛去。我走進有200年曆史的木構建築——千佛殿,推拉的門上裝飾有精美的花紋。門上方有兩條龍,色彩雕工華麗繁複,雙目圓睜,威風凜凜地注視著我。

兩條龍威風凜凜

兩條龍威風凜凜

看到殿內層層的小佛像,我震驚了,足足1000個,每一尊的神情都有所差異。它們從南韓東南部一家採石場而來,到達此寺的旅途也頗為傳奇。1817年,裝載它們的船隻被暴風吹到日本,然後在港口海關處被扣留。之後又經過種種輾轉,最終到達如今的大興寺。在千佛營造的神聖氛圍中,我的心靜下來了。

殿內千佛莊嚴

殿內千佛莊嚴

北院的大雄寶殿,原建築已毀於1899年的大火,現在的殿宇是1901年由法翰大師重建的。無論門檻還是梁柱都由松木製作而成,也因此,大雄寶殿內松香瀰漫,與內壁的褪色丹青遙相呼應,營造出一種樸素的質感。

大雄寶殿

大雄寶殿

然後我選擇爬上山,一片鬱鬱蔥蔥中,我放空思緒,任雙腳跋涉,于滿是苔的青石和赭色的泥土間。半小時後,我汗流浹背,臉紅得像甜菜根一樣,終於快到達北彌勒庵了。一個穿灰袍的僧人彎腰坐在那裏,對我的造訪一點兒也不吃驚,到是他身旁的兩條珍島犬,狂吠著仿佛要掙脫開鎖鏈,把我嚇得夠嗆。

靜靜地觀這尊11世紀的摩崖石刻佛像,此時此刻,只有我一人,這在世界文化遺産地,是多麼難得。

石刻佛像

石刻佛像

懷著敬畏之心,我下山去了。當寺院鐘聲響起,我剛跨出解脫之門。渾厚而低沉的聲音震蕩著空氣,也震蕩著我的心神。佛陀發大願普度天下,而蕓蕓眾生中的我,是時候返程,扛起責任了。

在返程的公交車站,我遇到三個中年婦女,她們都來自光州。其中一人的兒子已經不小了。我詢問她有什麼育兒經驗。她説沒什麼可以分享的,就是給他自由啊。

我會帶著這句話,帶著探尋古寺的種種收穫,回到首爾,做一個好父親。

作者:Matthew C. Crawford

編譯:李芳

來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圖片來自網路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梵華日報|學誠被免去龍泉寺住持職務,盛唐菩薩像將亮相紐約

下一篇:梵華日報|第七屆留學僧赴新入學,大佛寺舉行高層次佛教學術研討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