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水陸畫:多出自民間無名畫師之手,映射時代變遷

2018-06-13 | 文/蔡元平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6月12日上午,由雲岡石窟研究院、西安水陸畫博物館聯合主辦的“明清水陸畫展”在雲岡美術館開展,本次共展出包含明清兩代的59幅畫作。

水陸法會是中國佛教法事中比較隆重的一種,而水陸畫是舉行水陸法會時懸挂的一種宗教題材畫,因而在宗教及繪畫史上有重要地位。

水陸畫以彩絹工筆重彩濃縮了中華儒、釋、道三教文化內涵,它的色彩明艷,筆法精湛,讓今人嘆為觀止。從這些水陸畫內容中,基本可以反映出我國不同區域的水陸畫特徵和藝術風格,為研究古代重彩畫藝術、宗教學、民俗學提供了珍貴的原始圖像資料。

西安水陸畫博物館館長蔡元平曾在《明清水陸畫的時代風格與收藏價值》一文中,對十余幅古代水陸畫藏品進行評述,這些畫來自四川、貴州、湖南、江西、山西、陜西、甘肅等地,反映出多彩的時代面貌——

作為古代寺廟舉行水陸法會時懸挂的水陸畫,有絹畫、布畫、紙畫,多為民間藝人的工筆重彩人物卷軸畫,俗稱道師畫、廟畫等。

水陸法會始於南朝梁武帝,到宋元明三代達到高峰,清代時逐漸衰落。新中國成立後,基本消失。水陸畫分為上下二堂,上堂繪諸佛、諸菩薩、諸聲聞、緣覺、諸天、天王明王、天龍八部、三清等,下堂繪忠臣烈士、陣亡將士等。上堂水陸畫像人物是超度者,下堂水陸畫上是被超度者。一般大型水陸法會上,一堂水陸畫的數量達到120幅,朝廷修設的水陸法會上水陸畫會多達200余幅。

現保存下來的水陸畫多數為明清和民國時期的,內容多為道釋儒三教卷軸式作品。更早期的一般很少,各地博物館收藏的水陸畫也多是這一時期的。西安市文物保護研究所藏有時代較早者,為元代大德元年(1297年)江西五嶽廟的水陸畫。敦煌藏經洞所藏水陸畫大多為唐宋時期所繪,可惜大多已流失海外。

水陸畫一般出自民間無名畫師之手,色彩以赭紅配綠色調,裝飾效果非常強烈,尤以神佛菩薩畫像的畫法最為精湛。在封建社會,為了擴展宗教的影響力,常用文學藝術形式來渲染其感染力。因為在封建社會老百姓大多不識字,而水陸畫則以勸善懲惡宣傳畫方式出現,文圖並茂,使人們很容易理解。民間水陸畫大多是供養人捐資所繪,有相當多的水陸畫均標有信男信女的姓名和有關捐錢者的文字,有的還有家居住址和年代日期。

明代水陸畫

水陸畫在明代發展到頂峰。明太祖朱元璋是僧人出身,他除了命畫院畫師給水陸法會作水陸畫外,還曾制多堂畫幅,用於鎮邊之用,於是民間水陸畫隨之盛行。這時的水陸畫皆以工筆畫面目出現,人物線條用高古遊絲描,與宋元時期的佛教繪畫比較接近(圖1)。

北斗九辰星君

圖1、《北斗九辰星君》

明朝水陸畫基本上以工筆重彩為主,用礦物質顏料繪成,雖經幾百年,顏色艷麗如新。佛像人物工整,用色三礬九染,畫面具有深厚的感覺。頭飾衣紋以金粉勾描,富麗堂皇,至今依然金光奪目(圖2)。

圖2、《千手千眼觀音》 明 絹本 縱170釐米 橫92釐米。菩薩分別持雙勝、如意、蓮枝、禪杖、經文等。頭頂髻珠螺發,面容清秀端莊,面部、手足渲染精緻,有立體感,衣紋有工細描金。座下蓮臺及須彌寶座十分精美。

圖2、《千手千眼觀音》 明 絹本 縱170釐米 橫92釐米。菩薩分別持雙勝、如意、蓮枝、禪杖、經文等。頭頂髻珠螺發,面容清秀端莊,面部、手足渲染精緻,有立體感,衣紋有工細描金。座下蓮臺及須彌寶座十分精美。

明萬曆年間(1573~1620年),佛事繁盛,這一時期的水陸畫存世較多,各地現存明晚期的水陸畫大多為這一時期所繪。在繪畫風格上,嚴謹細膩,人體合乎比例,造型既準確又生動(圖3)。畫面設色和諧,線條流暢而有節奏感,表現出人物鬚髮、肌肉、服飾的不同質感。

圖3、《鬥母天並諸天眾像》 明 絹本 縱136釐米 橫87.5釐米。鬥母是北斗眾星之母,是道教的智慧女神。相傳鬥母是一位王妃,名紫光夫人,類似佛教中之觀世音菩薩。

圖3、《鬥母天並諸天眾像》 明 絹本 縱136釐米 橫87.5釐米。鬥母是北斗眾星之母,是道教的智慧女神。相傳鬥母是一位王妃,名紫光夫人,類似佛教中之觀世音菩薩。

明代水陸畫繪製手法繼承了元代以來的壁畫形式,但水陸畫在佛教主尊的基礎上增加了佛道儒各類圖像,使水陸畫具有一套完整的規制。由於朝廷重視,民間藝人較多,繪畫技藝成熟。尤其絹本所繪水陸畫,人物勾畫細緻傳神,設色鮮艷明麗。

清代水陸畫

清早期的工筆重彩水陸畫保留了明代風格,但遠遜明代水陸畫的幅數和精美。清晚期,水陸畫風格發生了變化,追求華麗的效果和飽滿的畫面。同時,兼工帶寫的作品較多,還出現了文人畫中的水墨淡彩畫法。

清早期的繪畫風格

清康熙、雍正年間,國家局勢基本穩定。這時期的水陸畫極為工整,風格接近明代,畫風仍很嚴謹,多重彩描金,造型準確,生動自然,用筆勁挺流暢,能夠將不同服飾的質感恰到好處地表現出來(圖4)。雍正九年(1731年)的正佛圖,為湖南靖州府會同縣寶山寨林萬才、林門張氏捐銀4錢同修。所繪釋迦摩尼佛像接近明代的風格,用筆精緻,且反覆多次渲染,畫面更顯厚重(圖5)。

圖4、《玉皇大帝像》 清康熙 紙本 縱130釐米 橫60釐米。玉皇大帝面部勾描精細,作品追求色彩的明亮和華麗的裝飾,尤其頭飾和衣紋全用金線描繪,十分精緻。

圖4、《玉皇大帝像》 清康熙 紙本 縱130釐米 橫60釐米。玉皇大帝面部勾描精細,作品追求色彩的明亮和華麗的裝飾,尤其頭飾和衣紋全用金線描繪,十分精緻。

圖5、《正佛》 清雍正 紙本 縱130釐米 橫60釐米。這是一幅較為工整的重彩人物畫。衣紋採用高古遊絲描,袈裟圖案描金甚細,尤其是下部阿難、迦葉面部刻畫細緻生動,人物形象及風格與明代壁畫十分相似,有明顯的清早中期水陸畫的韻味。

圖5、《正佛》 清雍正 紙本 縱130釐米 橫60釐米。這是一幅較為工整的重彩人物畫。衣紋採用高古遊絲描,袈裟圖案描金甚細,尤其是下部阿難、迦葉面部刻畫細緻生動,人物形象及風格與明代壁畫十分相似,有明顯的清早中期水陸畫的韻味。

清中期的繪畫風格

乾隆時期,社會繁榮。水陸畫風格已有較大的變化,人物用鐵線描法,線的韻律感強。人物臉部呈橢圓形,色彩濃厚艷麗,用凹凸不平的染色法,使人物動態更為生動。而且大多描金,尤其眼部在燈光照射下,往往出現美麗的光彩。這也是乾隆時期水陸畫的一個明顯標誌(圖6)。

圖6、《天府》 清乾隆 紙本 縱120釐米 橫56釐米。這是一幅江南水陸畫中的陽府,主用紅黃之色,畫面明亮精神。該畫由湖南靖州會同縣信士捐銀所修,年代為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

圖6、《天府》 清乾隆 紙本 縱120釐米 橫56釐米。這是一幅江南水陸畫中的陽府,主用紅黃之色,畫面明亮精神。該畫由湖南靖州會同縣信士捐銀所修,年代為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

嘉慶時期,水陸畫的形式變化不大,大多還採用工筆重彩畫法,勾勒渲染十分細膩(圖7)。

圖7、《馬元帥》 清嘉慶 紙本 縱120釐米 橫60釐米。三隻眼的馬王爺是道教三眼神將之一,民間常説“讓你知道馬王爺有三隻眼 ”的俚語。圖中馬元帥為白麵武生,有三目,腳踏風火輪,手持長槍,槍上繞蛇,極具陽剛之氣。舊時一些城隍廟供奉馬元帥。

圖7、《馬元帥》 清嘉慶 紙本 縱120釐米 橫60釐米。三隻眼的馬王爺是道教三眼神將之一,民間常説“讓你知道馬王爺有三隻眼 ”的俚語。圖中馬元帥為白麵武生,有三目,腳踏風火輪,手持長槍,槍上繞蛇,極具陽剛之氣。舊時一些城隍廟供奉馬元帥。

清晚期的繪畫風格

道光、咸豐年間,外敵入侵,太平天國興起,社會動蕩。水陸畫也因此受到影響,工筆重彩水陸畫的數量有所減少,出現了兼工帶寫的水墨淡彩作品。道教題材的水陸畫明顯呈上升趨勢。風格不像以前那麼嚴肅,更加接近現實生活。

在道光年間,水陸畫用彩十分艷麗。但與前期相比,衣飾花紋有所減少,背景的祥雲簡單,只是線描平涂(圖8)。

圖8、《左禦》 清道光 紙本 縱140釐米 橫55釐米。四禦又稱四輔,是道教天界尊神中輔佐“三清”的四位天帝,即玉皇大帝、紫薇北極大帝,勾陳天皇大帝和后土皇帝。畫面以線為主,採用紅、黃、綠三色。四神雍容而持重的儀錶,肅穆而莊重的神情,使氣韻得以貫通。

圖8、《左禦》 清道光 紙本 縱140釐米 橫55釐米。四禦又稱四輔,是道教天界尊神中輔佐“三清”的四位天帝,即玉皇大帝、紫薇北極大帝,勾陳天皇大帝和后土皇帝。畫面以線為主,採用紅、黃、綠三色。四神雍容而持重的儀錶,肅穆而莊重的神情,使氣韻得以貫通。

在咸豐年間,水陸畫的筆法徹底發生了變化,用色較淡。以線為主,以色為輔。這時期的道教水陸畫有所增多,出現多種單色水墨線描的繪畫形式(圖9)。

圖9、《道德天尊》 清咸豐 紙本 縱125釐米 橫60釐米。太上老君在道教三清中排列第三,但在民間,前兩者知名度不高,而太上老君卻是人們極為熟悉的神仙,諸如老君殿、老君洞等。這是一幅以線為主、以色為輔的水陸畫作品。

圖9、《道德天尊》 清咸豐 紙本 縱125釐米 橫60釐米。太上老君在道教三清中排列第三,但在民間,前兩者知名度不高,而太上老君卻是人們極為熟悉的神仙,諸如老君殿、老君洞等。這是一幅以線為主、以色為輔的水陸畫作品。

同治光緒年間,清王朝江河日下。這時間的水陸畫受外來文化的影響,多采用復色方法,色彩變化明顯突出。同時,服飾亦隨著社會發展而變化。服飾趨於簡化,不像前朝那樣繁瑣,紋飾大為減少,頭冠的裝飾亦簡單化(圖10)。

圖10、《水府》 清同治 紙本 縱150釐米 橫65釐米。水府為三元大帝中的下三品水官解厄大帝,傳説是陳子�與龍王三女所生。他神力無邊,被元始天尊封為下元三品五氣水官洞明大帝,住金靈長樂宮,總管九江大帝、四瀆神君與三河四海之神。

圖10、《水府》 清同治 紙本 縱150釐米 橫65釐米。水府為三元大帝中的下三品水官解厄大帝,傳説是陳子與龍王三女所生。他神力無邊,被元始天尊封為下元三品五氣水官洞明大帝,住金靈長樂宮,總管九江大帝、四瀆神君與三河四海之神。

光緒年間是清晚期歷時最長的一個時代,現存這一時期的水陸畫較多。其風格受西方文化藝術的影響,色彩在不同程度有所變化,繪畫風格不像以前精細,服飾相對簡單(圖11)。

圖11、《總壇》 清光緒 紙本 縱53釐米 橫30釐米。師教總壇圖上方為三清,中間為玉皇大帝,下部兩層人物按地位尊卑分級別排列,下方正中為供養人伍桂林題記,時間為光緒三十年(1904年)。

圖11、《總壇》 清光緒 紙本 縱53釐米 橫30釐米。師教總壇圖上方為三清,中間為玉皇大帝,下部兩層人物按地位尊卑分級別排列,下方正中為供養人伍桂林題記,時間為光緒三十年(1904年)。

宣統水陸畫基本上是光緒年間風格的延續,但色彩明顯暗淡,不像前朝那樣富麗堂皇,線條的功力有所減弱(圖12)。

圖12、《四帝》之一 清宣統 紙本 縱100釐米 橫56釐米。這是由貴州黎平府仁順文培喜捐的四帝圖中的一副。圖中人物線條流暢,尤其鬍鬚的線描功夫很到位,但是人物頭冠、衣紋已經明顯簡單化。

圖12、《四帝》之一 清宣統 紙本 縱100釐米 橫56釐米。這是由貴州黎平府仁順文培喜捐的四帝圖中的一副。圖中人物線條流暢,尤其鬍鬚的線描功夫很到位,但是人物頭冠、衣紋已經明顯簡單化。

民國時期的繪畫風格

民國時期,社會動蕩,水陸畫的品質大幅度下降,著色不像以前用礦物原料,致使色澤較暗,且有褪色現象。除少數精品外,大部分作品較粗糙,這種現象在民國前期較少。民國時期有大量的“黃板紙”水陸畫,由於較硬,不如宣紙柔軟,雖然年代不長,但開裂較為嚴重。這一時期民間信仰的地方神像在水陸畫中比例增大,布本水陸畫在北方大量流行,一般為細布(洋布)繪製,俗稱百神圖,多為供養人捐給小型廟宇。其畫法仍採用傳統的工筆重彩,肌肉部分多用復色渲染,富於立體感。而文人所繪水陸畫的筆法和用色與民間藝人有所區別。清以前布本水陸畫一般為麻布、粗布繪製(圖13)。

圖13、《天君》 民國 紙本 縱130釐米 橫54釐米。護法天君回神瞪眼作英雄亮相之態,面部神態描繪細膩,衣紋渲染與眾不同。款為“大漢中華民國元年歲次壬子林鐘月下浣,繪事姚壽昌”,姚壽昌為著名畫家王雪濤的老師。

圖13、《天君》 民國 紙本 縱130釐米 橫54釐米。護法天君回神瞪眼作英雄亮相之態,面部神態描繪細膩,衣紋渲染與眾不同。款為“大漢中華民國元年歲次壬子林鐘月下浣,繪事姚壽昌”,姚壽昌為著名畫家王雪濤的老師。

水陸畫的收藏

目前我國古玩市場所見水陸畫多為清中晚期之物,清早期的不多。明代的一般較少,明以前的在市場上偶爾也會出現。明和明以前的多為絹畫,絹有粗細之分。明晚期到民國,大部分為紙本、布本,絹本較少。水陸畫收藏分為三類:

一、皇家寺院所藏。多為宮廷畫師所為,是以細絹為材質的工筆重彩畫。繪製細緻,裝裱精良,如山西省博物館藏保寧寺明代水陸畫和首都博物館藏明清水陸畫。如今這類水陸畫在收藏市場上已經很少見,而且價格不菲。

二、一般寺廟所藏。這些作品往往為當地博物館所收藏,有絹本、紙本和布本,為民間藝人所繪,由善男信女捐資。清早期一幅作品用銀4錢至1兩,並由幾人合捐。到了清晚期則以銅錢計算,少則200文,多則500文。這類作品在市場上較多。

三、祭祀道士所藏。這類作品較多,水準偏低,而且裝裱較粗,多用於小型水陸法會和道士超度亡靈。新中國成立後,偏遠地區的祭祀道士仍在從事喪事道場,所以利用率高,破損程度較大。時代多為清晚期和民國時期。由於這些作品檔次不高,以紙本和布本為主,絹畫極少,所以價位偏低。

由於水陸畫藝人多是虔誠的宗教信徒,宗教的信仰使他們對待每一件作品的繪製都一絲不茍。這些藝人或是父子關係或是師徒關係,有些藝人甚至幾代相傳,所以繪畫功底紮實,因而所繪水陸畫幾百年來色彩依然鮮艷亮麗,衣紋金線仍是金光閃閃。而現今寺廟繪製的水陸畫已很難達到這樣的效果。

水陸畫的裝裱天地留得較小,有的幾乎沒有天地,地桿長出而不裝軸頭。除乾隆以前的地桿較粗外,清晚期和民國的都很細,所以畫面多起褶皺,很容易破損。

偏遠地區現存的水陸畫由當地宗教信徒保存下來的有相當數量,在湘西有成捆的水陸畫被放在2層的木樓中幾十年未動。這些水陸畫往往延續了上百年,所以很有收藏價值。在經濟發達地區的大城市周邊,所存水陸畫“文革”期間幾乎被毀殆盡,所剩無幾。

與文人畫相比,水陸畫品相相對較差。水陸畫流失到民間後,保存環境極差,南方空氣濕度大,還不時有水災,同時寺廟的香火煙熏,加之蟲蛀鼠咬等因素,大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殘破褶皺現象。所以,能保存下來非常不易。

改革開放以來,水陸畫在收藏市場出現。但由於認識不足,許多水陸畫被日本、法國、南韓等民俗收藏者買走,國內藏家亦有收藏,但為數不多。如今,我國對非物質文化遺産日漸重視,水陸畫的收藏隊伍有所增加,水陸畫的價值逐年上升,許多早期水陸畫已經出現在藝術品拍賣會上。近幾年來,隨著宗教文化再度興起,出版了不少的水陸畫圖冊,山西省博物館出版的《明代水陸畫》詳細介紹了明代宮廷水陸畫,《明清水陸畫冊精選》以及《佛教水陸畫研究》等介紹了壁畫和卷軸水陸畫,同時重點記載了水陸法會儀軌。這些圖書的出版無疑對水陸畫收藏有較大推動作用,水陸畫收藏的價值空間會更大。

作者:蔡元平 中國水陸畫學會會員、西安市水陸畫博物館館長

原文刊載于《收藏》雜誌。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因明學與文化人類學比較”研討會在西寧宏覺寺舉行

下一篇:梵華日報|《中國文化史跡》出版,新加坡佛學院在中國大陸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