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禪舞《SUTRA》風靡歐美,一場關於空的哲學

2018-05-16 | 文/李芳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少林舞劇《Sutra》

少林舞劇《Sutra》

21口等同人高的箱子,時而砌為城堡,時而疊成骨牌,時而變為都市,時而化成蓮花……酷似棺材的箱子不斷推迭搬移,營造出不同的時空背景。十九位武僧、一位小沙彌與魔法師在其中或旋轉跳躍,或空翻對打,或穿梭共舞。東西方文化,在古典樂中不斷流淌、碰撞,迸濺出少林傳統背後信仰哲學的火花。

這是由著名舞蹈家Sidi Larbi Cherkaoui導演、英國雕塑家Antony Gormley擔任舞臺設計、波蘭作曲家Szyman Brzska和中國嵩山少林寺通力合作的跨國跨界大型現代舞劇力作——《Sutra》。

寬泛地説,該劇主要是Sidi Larbi Cherkaoui到少林寺與僧人同吃同住三月、舞與武融匯交流的成果。自2008年5月在倫敦沙德勒之井劇院橫空出世,該劇瞬間風靡歐美各大城市與藝術節,隔年被德國舞蹈雜誌Ballett&Tanz評為“年度最佳舞劇”,導演也榮膺“年度最佳編舞家”。此後巡迴至今,禪舞之風已席捲全球35國71個城市、累積20多萬人欣賞。剛剛過去的5月12日,它又在多倫多新力劇院精彩上演。

小沙彌與魔法師 空的哲學

小沙彌與魔法師

空的哲學

《Sutra》究竟講了什麼?

導演兼魔法師扮演者Sidi Larbi Cherkaoui説,原本並未想到與武僧共舞,但在少林寺住過一段時間,與武僧團團長釋延達法師接觸後,他發現僧人們不但熱衷武術,也十分熱愛藝術。

Antony Gormley的話更道出該劇的創作緣起:“少林寺提出,希望Sidi Larbi Cherkaoui創造跟他們平時的武術表演秀不同的東西,因為那種秀已經成了一種馬戲團式的雜耍。所以,他們想要回到禪宗的內涵,即關於空的哲學。”

我們將視線集中于“空”。《Sutra》,應譯為《經文》、《佛經》或《箴言》,但人們更喜歡叫它《空間》。21口箱子,從始至終都未發生質的改變,但它們卻幻化衍生出諸多不同的場景、空間。事物的意義被重新賦予、刷新,心相也隨之不斷演變,由此可見人們對其的認知可能一直是表面、不客觀的存在。這部《Sutra》或者《空間》,究竟是空非空,是武或舞,是禪非禪?

佛經中有種説法:空非空,有非有,即空即有,非空非有。

木箱上的武僧們

木箱上的武僧們

21口棺材?

看到箱子,很多人驚訝:它是否代表著棺材?

是的。曾在印度打坐三年的Antony Gormley為舞臺專門打造了21口長寬成三一比例的箱子,僅能容納下一個成人。這些看著像少了蓋子的“棺材”,對絕大多數人而言,是不祥之物,象徵著生命終結。但對Antony Gormley來講,卻意味著“接受或認知我們個人的局限性,然後去追尋如何逃離或超越它們”。

魔術師與武僧

魔術師與武僧

二元衝突

細心的觀眾發現,眾多杉木板材的箱子中,一口鋁合金箱子顯得有些突兀。Antony Gormley原本想將箱子統一為木箱,但Sidi Larbi Cherkaoui強烈要求其中一口換為鋁合金材質,作為他舞蹈中專用道具。他解釋道:“它可以被解讀為一個魔術師的箱子,或冰凍實驗箱,有點兒未來主義和太空時代感。”

同樣,武僧們著淺灰色練武裝,小腿處用黑帶綁起,而Sidi Larbi Cherkaoui穿同顏色的褲子,上身為深灰的休閒西裝,所謂同中有異,異中有同。

另外,在鋼琴、大提琴、小提琴等的通力合作下,舞臺音樂被賦予古典優雅的抒情風格。這與少林武術的剛硬氣息很不吻合。但據導演講,或憂傷柔和、或孤獨寂寥的音樂讓武術更富有哲學意味,這也是少林“禪武”到“禪舞”的關鍵元素之一。

舞者與武僧、杉木與金屬、太空與原始、個人與集體、東方與西方……服裝與道具,區隔簡簡單單,但營造出的二元世界很不簡單。

箱子打造的都市叢林

箱子打造的都市叢林

世界交融

Sidi Larbi Cherkaoui並未將劇本局限于二元對立,他在尋覓對立中的融合。

因此,有一幕武僧們換上統一的西服,站立、穿越于箱子打造的都市叢林中。並且到了最後,原本擺弄空間的魔法師和小沙彌,也從觀望的位置轉為進入神殿,與武僧們一起共舞,二元對立的世界,實現了逐步交融。

由此可觀,該劇又像是一位西方人赴東方少林朝聖的心路歷程,從文化碰撞到融匯貫通。

對這部劇的解讀,梵華君認為,應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一切生乎心、存乎念。

舞劇《Sutra》主創合影

舞劇《Sutra》主創合影

作者:李芳

圖片來源於網路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梵華日報|五台山推行“廁所革命”,《絲路花雨》將赴澳巡演

下一篇:梵華日報|百名書畫家五台山切磋書法,娘本唐卡藝術展深圳開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