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藝術熱度不減,蘇富比專場呈現喜馬拉雅藝術|一拍即合

2018-03-13 | 文/葛蕾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今年的紐約春季亞洲藝術週期間,蘇富比將呈現兩個喜馬拉雅藝術專場。其中,在322日舉行的“印度、喜馬拉雅和東南亞藝術品”專場上,將主要拍賣一些精美的西藏和喜馬拉雅青銅雕塑、唐卡繪畫、佛教禮器、印度古典雕像以及一些印度微型畫。在這個專場上,可以看到13世紀西藏青銅佛造像、2/3世紀貴霜時期犍陀羅佛立像和14世紀銅鎏金釋迦摩尼佛造像等藝術珍品。

我們整理了其中的五件拍品,一起領略喜馬拉雅藝術魅力。

13世紀 西藏青銅佛造像

十三世紀 西藏青銅佛造像

十三世紀 西藏青銅佛造像

高度:97釐米

估價 1,500,000 — 2,000,000 美元

這尊十一面八臂觀音菩薩立像的主手施合掌印,下方右手施與願印,手中獨立鑄造的法器已經丟失。觀音身批天衣,腰間係有寶石扣的僧伽梨,佩戴飾有寶石的瓔珞和臂釧、三環手釧和圓形的串珠耳環。三主面頭戴鑲有半寶石的精美頭冠,面作慈悲相,頂上三層七面頭戴鑲有寶石的頭冠,作嗔怒相,頂部為阿彌陀佛頭像,面部、頭髮及頭冠均為彩繪。

十三世紀 西藏青銅佛造像

這一菩薩形象在西元10到12世紀佛教傳播時期的藏傳佛教中廣為流行。此形象和東印度帕拉時期(西元750到1200年)的造像一致,比如現今收藏在布達拉宮的一尊12世紀孟加拉國北部銅合金佛像。

佛教在尼泊爾早期還不是很流行,西藏的佛教活動可能是受印度佛教文化的影響。現如今的佛像外形風格確實在很大程度上受帕拉時期藝術傳統的影響,比如同樣在帕拉佛像中看到的相同線性站姿,瓔珞上獨特的倒置淚滴狀垂飾,四週環繞著花瓣。可參照敏卓林寺一座十一世紀帕拉時期戴頭冠的佛像所佩戴的瓔珞,亦可參照位於聶唐寺的西元1150-1250年銅合金如來造像。相同的還有水滴狀瓔珞、臂釧設計,留在頭冠上的鑄道,頭冠上的捲曲藤蔓,以及小型的佛像造型。

十三世紀 西藏青銅佛造像

位於西藏的聶唐寺曾是古印度佛學大師阿底峽(西元982-1054年)的主要居住地之一,據説他曾雇傭印度藝術家創造了這尊重要的佛造像。它是現存于西藏地區以外的創作于西藏藝術史早期形成時期的大型銅合金佛像中的一尊。

2/3世紀 貴霜時期犍陀羅佛立像

2/3世紀 貴霜時期犍陀羅佛立像

2/3世紀 貴霜時期犍陀羅佛立像

高度:157.5 釐米

估價 1,000,000 — 1,500,000 美元

此佛像站姿略微彎曲,帶褶僧伽梨衣披在肩部形成了一個圓領,左手持僧衣一端。橢圓形臉龐的比例完美,低垂的雙眼之上一副彎眉,鼻梁高挺,雙唇緊閉,額上雙眉間一隻慧眼。從額上中間往後呈波浪狀的發束,在頭頂作圓頂髻。

2/3世紀 貴霜時期犍陀羅佛立像

這件雕像完美體現了在西元1至5世紀的犍陀羅時期,在印度次大陸西北部盛行的藝術風格。國際化是犍陀羅藝術的主要特徵,它融合了希臘、羅馬、塞西亞、伊朗和其他受印度影響的傳統文化。這些交織在一起的多元化藝術靈巧的展示在了這尊佛立像上,它是當時希臘標誌人物或傳教士的典型。佛像正面具有帕爾邁拉文藝術特點,而對稱的橢圓形臉龐和刻畫較深的雙眼這種藝術手法則可以追述到希臘的古典傳統藝術。僧衣平行褶皺類似于羅馬帝國傳統藝術,而佛像自內而外煥發出的靈性則來自於印度。佛像丟失的右手很可能施無畏印,即無所畏怖,使眾生心安,也象徵教誨和同意。比例勻稱的面部,細長且沉重的眼皮,以及透過僧衣的衣襬和褶皺微妙展示出的強有力的上身,都顯示出了犍陀羅工匠高超的技藝。

2/3世紀 貴霜時期犍陀羅佛立像

這尊立像是犍陀羅地區保存至今、為數不多的幾尊珍貴的真人比例立像中的一座。目前最高的一尊犍陀羅佛立像高達三米,出自薩爾依巴赫洛。犍陀羅雕像的類型多種多樣,眼前這尊雕像則是斯沃福或因霍爾特所定義的成熟時期的作品。

佛立像手中所持僧衣襬這一細節刻畫的很自然,為這尊安詳的佛像增添了一絲現實主義色彩,日本東京國家博物館的一尊小型佛立像也有手持僧衣襬這一造型。

面部表情、髮型以及披著的僧衣和出自薩爾依巴赫洛的一尊巨大半身佛像頗為相似,後者目前存于白沙瓦博物館。而這尊佛立像更加完整,且左手的雕刻也更加細膩美麗。

14世紀 銅鎏金釋迦牟尼佛造像

14世紀 銅鎏金釋迦牟尼佛造像

14世紀 銅鎏金釋迦牟尼佛造像

高度:32.5 釐米

估價 800,000 — 1,200,000 美元

佛像左肩披半透明袈裟,雙手施説法印,趺坐于仰覆蓮瓣底座之上。底座下方雕刻著裝飾半寶石、蹲伏著的獅子,蜿蜒的花卉從中間向兩邊延伸直至背面,底座背面殘存著一固定柄腳,未經裝飾。

14世紀 銅鎏金釋迦牟尼佛造像

這座熠熠生輝的鎏金銅佛像描繪的是釋迦牟尼雙手在轉法輪、闡佛法。底座的獅子是釋迦族的象徵,代表著古印度王權。底座上蜿蜒的藤蔓代表釋迦牟尼趺坐的底座上蓮花的枝蔓,蓮花寓意純潔和克己。

14世紀 銅鎏金釋迦牟尼佛造像

這座佛造像濃縮了14世紀紐瓦爾藝術家為西藏顧客製作的佛像風格。佛像簡約而精美,從佛身的完美比例,底座所鑲嵌的美麗色彩的寶石以及濃烈的鍍金色調中,可以一窺尼泊爾雕像的傳統風格。

14世紀 銅鎏金釋迦牟尼佛造像

底座設計表現出藝術家在雕塑裝飾中喜用華麗的藤蔓裝飾,對比出自西藏中部的一座文殊菩薩鎏金銅像,其趺坐的底座亦鑲有寶石和蜿蜒的藤蔓。Pratapaditya Pal在其所著的《喜馬拉雅的藝術》一書中寫道:“蓮花底座上這種花卉設計在西藏繪畫中很常見,但在尼泊爾銅像上很是罕見。”

14世紀 銅鎏金釋迦牟尼佛造像

底座背面未經裝飾的長方形表明這座佛像曾被安放在一個更大的寺廟裝置上。背面的孔洞原本插有一個堅固的柄腳,用來將佛像固定在原位。可對比萊特博格博物館中Berti Aschmann收藏的14世紀鎏金銅不空成就佛像上鑲嵌的珠寶和簡約優雅的線條,它曾于2014年在亞洲協會博物館的“丹薩替的金色幻影”展覽中展出過。亦可對比丹薩替寺的兩座鎏金銅金剛亥母造像中所趺坐的蓮花底座上蜿蜒的藤蔓。還可比照直貢梯寺所藏14世紀鎏金銅金剛薩埵造像,它們在底座上有著相似的蜿蜒藤蔓和精美的珠寶鑲嵌。

18世紀 銅鎏金大威德金剛造像

18世紀 銅鎏金大威德金剛造像

18世紀 銅鎏金大威德金剛造像

高度:36.5 釐米

估價 250,000 — 350,000 美元

銅鎏金大威德金剛像為清代北京風格造像。大威德金剛亦稱大威德明王,是藏傳佛教格魯派主修的重要護法神。藏語稱其為“雅曼達嘎”,意思是降閻魔尊。

此尊造像有九頭,中間一頭是大水牛形,張著血盆大口,頭上戴著五骷髏冠,有三十四隻手,擁抱著明妃羅浪雜娃。最上一頭如來形的,是阿彌陀佛化身。在明王的十六足之下,分兩組,一邊各踏著水牛、黃牛、鹿、蛇、狗、綿羊、狐狸,象徵著八位天王,而另一組腳下則踏著鷲、梟、鸚鵡、鷹、鶴、雞、雁等,象征鎮壓修法中的邪魔和愚昧。三十四隻手中各拿著鈴、杵、刀、劍、弓、箭、瓶、索子、鉤、戟、傘、蓋、骷髏棒等兵器,寓意智慧、勇猛、精進、堅固等。

18世紀 銅鎏金大威德金剛造像

大威德金剛是無量壽佛變化而來,以威猛力降伏惡魔(阻礙修法的外敵和困難等),這就是“威”,以智慧力摧破煩惱業障,是眾生從無明中解脫出來,謂之“德”,合即大威德金剛。此像從製作工藝複雜繁瑣,難度極高,且手中持物完整,細節刻畫入微,是一件精心之作。

大威德金剛底座和明妃風格類似中世紀印度北部和東部青銅器,這可以從積累在清朝宮廷收藏中的印度早期金屬雕像中看出。

18世紀 銅鎏金大威德金剛造像

若佩多傑(西元1717-1786年),三世章嘉活佛,也是乾隆皇帝(西元1735-1796年)的佛教導師,受印度佛教起源的啟蒙,是早期印度佛教藝術的崇拜者。他負責宮廷藝術品的製造,對於雕像的外形和風格有著重要影響。他對於中世紀印度的欣賞成就了乾隆時期雕像藝術傳統。

18世紀 銅鎏金大威德金剛造像

這種對印度佛教和雕像風格的尊敬,在18世紀被帕拉藝術風格發揚光大。宮廷收藏的帕拉雕像鑲嵌金銀銅,和大威德金剛擁有相似的底座,參見收藏在故宮博物館的清宮藏傳佛教文物。亦可對比清宮內的大威德金剛造像,它們擁有相似的蓮花底座。還可對比于2015年3月在紐約佳士得拍賣行拍賣的18世紀大威德金剛銅造像和沙克蒂銅造像。

15/16世紀 銅鎏金金剛持造像

15/16世紀 銅鎏金金剛持造像

15/16世紀 銅鎏金金剛持造像

高度:34 釐米

估價 150,000 — 250,000 美元

這尊精美的造像描繪的是結跏趺坐的金剛持。其雙手于胸前相交,右手置前結吽迦羅印,左手持金剛鈴,右手持金剛杵,象徵慈悲與智慧的結合,亦是密教修行的最高成就和境界。頭戴五葉寶冠,冠結垂于耳側耳垂花,周身裝飾繁縟並多處鑲嵌綠松石和青金石。

15/16世紀 銅鎏金金剛持造像

金剛持是印度梵語意譯名稱,藏語稱“恰那多吉”。關於其身分和地位有多種不同的説法:有本初佛即最原始的佛陀;又為報身佛;另是法、報、化三身的總集;也為總攝五方佛的智慧與功德稱之“第六金剛持”或“金剛總持”,是藏傳佛教崇奉的最高尊神。

15/16世紀 銅鎏金金剛持造像

此尊造像上身袒露,胸前配飾纓絡,纓絡間鑲嵌連珠紋樣,腰係連珠,腰帶下著長裙,覆至腳踝,衣緣處飾以陰刻花紋,再現了帕拉時期早期造像原型,體現了尼泊爾和西藏地區造像的鮮明特點。

資料來源:蘇富比拍賣行官方網站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梵華日報|千年莫高窟百年植樹成蔭,明海建議2022年停止養熊

下一篇:海嘯過後,她繼承衣缽重建寺廟,為鄉民找回希望|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