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印度到中國,絢麗多姿的花鳥嫁接圖像

2018-03-05 | 文/李靜傑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花鳥嫁接式圖像,亦即鳥雀與花卉的混合造型,其藝術創意近乎極致,構建裝飾紋樣史上一座里程碑。這種圖像創始於印度笈多時代,後笈多時代與帕拉時代延續發展,波及古印度大部版圖。初唐時期印度花鳥嫁接式圖像傳入並迅速中國化,武周至盛唐時期風行一時,連綿至五代前後,唐兩京所在中原地區始終是中心發展區域。中國花鳥嫁接式圖像數量之眾、發展程度之高,又非印度所能及。

筆者基於多年來在佛教物質文化研究過程中積累的相關資料,運用考古類型學和美術史圖像學方法,分別梳理印度與中國的花鳥嫁接式圖像,試圖厘清兩者各自的發展脈絡和文化內涵,並闡明兩者的內在聯繫。

點擊圖片閱讀詳情:

從印度到中國的裝飾造型藝術|花鳥嫁接圖像考

從印度到中國的裝飾造型藝術

印度花鳥嫁接式圖像伴隨笈多係纏枝蔓草流行開來,基於細部造型差異,可以分為後身作浪花形、後身作漩渦形以及口銜串珠三種不同表現形式的花鳥嫁接式圖像。其鳥雀或為林鳥,或為水鳥,形狀各異。為了闡明其花鳥嫁接式圖像的造型特徵,要從笈多係纏枝蔓草紋樣説起。

印度裝飾造型藝術現波斯元素|花鳥嫁接圖像考

印度裝飾造型藝術現波斯元素

印度花鳥嫁接式圖像伴隨笈多係纏枝蔓草流行開來,基於細部造型差異,可以分為後身作浪花形、後身作漩渦形以及口銜串珠三種不同表現形式的花鳥嫁接式圖像。其鳥雀或為林鳥,或為水鳥,形狀各異。

從中原到西域的纏枝蔓草紋樣|花鳥嫁接圖像考

從中原到西域的纏枝蔓草紋樣

中國流行的笈多係纏枝蔓草亦可細分為簡潔疏朗、繁縟稠密兩種表現形式,前者出現的時間早于後者,兩種形式長期並存。

纏枝蔓草鳳凰,融匯多樣文化|花鳥嫁接圖像考

纏枝蔓草鳳凰,融匯多樣文化

口銜綬帶花鳥嫁接式圖像以口銜綬帶為特徵,無疑受到了波斯薩珊造型藝術的影響。鳳凰、纏枝卷草、綬帶融匯造型,意味著中國、印度、波斯三大文化因素交織在一起。

走向極致的花鳥嫁接圖像造型|花鳥嫁接圖像考

走向極致的花鳥嫁接圖像造型

人與鳥花嫁接式圖像産生於盛唐時期,一直延續到遼宋早期,其尾羽的時間變化一如上述基本造型,係典型的中國化花鳥嫁接式圖像。枝葉形花鳥嫁接式圖像已知實例僅流行于盛唐時期,將印度笈多王朝以來花鳥嫁接式圖像造型推向極致,再次見證了大唐文化的創造力和生命力。

作者:李靜傑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

原文標題:《印度花鳥嫁接式圖像及其在中國的新發展》

原文刊載于《敦煌研究》2014年第3期

責任編輯:三木

上一篇:在“花之禦寺”, 領略日本最大木結構觀音像魅力|這世界

下一篇:犍陀羅“龍珠”及其在中國的新發展|中國龍珠圖像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