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讀敦煌254石窟壁畫,領略古代畫師匠心|紙言片語

2018-02-06 | 文/葛蕾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敦煌莫高窟被譽為人類文化藝術的寶庫,這裡保存了自北涼到元代(414世紀)綿延一千餘年的石窟藝術,中華、印度、希臘、伊斯蘭等幾大文明在此交融碰撞,歷代虔誠的僧侶、供養人與匠師團隊為它傾盡心血。漫長的時間、廣闊的空間與善巧的心靈共同作用,形成了這座集壁畫、彩塑、石窟建築于一體的文化藝術殿堂。

然而面對敦煌莫高窟鋪天蓋地的圖像,沒有受過專業教育的我們應該從哪看起,又該如何去欣賞、理解這些圖像的含義呢?這些壁畫為何出現在那個窟裏?描繪了什麼?又想向觀眾傳達怎樣的資訊?如何解開這些千百年來留下的謎題?

本期推薦的這本新書將引導我們走進其中的一座石窟,讓我們的目光定下來,靜靜地、仔細地去欣賞一鋪壁畫,進而可以有序地循著古代畫師的營造方式,再去觀看同一石窟內的其他兩鋪壁畫,並能夠與窟內的其他圖像、塑像結合起來,理解它們的整體意涵和主題。這本書通過一個有代表性的例子,使讀者和觀眾更深層次地領會這些紛繁圖像背後的精神與思想,更具體地體驗到敦煌石窟的創建者構思每座石窟時的匠心和技藝,而這,正是莫高窟留給後世的最寶貴財富。

本書選出修建於北魏時期的敦煌第254號洞窟,正處於崖壁中間,採光良好,受流沙與潮濕影響較小。在它周圍,分佈著莫高窟修建時代較早的一批洞窟,著名的北涼275窟就在其北面不遠處。由此可見,這一帶也是被最初的營建者所相中的黃金位置。由於年代久遠、保存完整、藝術價值珍貴,254窟很少對公眾開放,而這本書正是對254窟的詳細講解和描述,使讀者得以領略它的精粹。

|圖書資訊:

細讀敦煌254石窟壁畫,領略古代畫師匠心|紙言片語

作者:陳海濤/陳琦

出版社: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出版時間:2018年1月

|作者簡介:

陳海濤、陳琦,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附中,後分別就讀于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專業、中央美術學院油畫專業,獲碩士學位。2006年畢業後同赴敦煌,從事敦煌藝術研究、闡釋影片設計、文化創意工坊策劃工作。主創完成《捨身飼虎》與《降魔成道》兩部文教數字動畫影片,合作發表《魏晉南北朝美學的具體呈現——以莫高窟第254窟壁畫藝術為例》、《中國漢魏六朝美學史研究與莫高窟北魏壁畫藝術鑒賞》、《莫高窟第254窟捨身飼虎圖的數字闡釋及影片創作》等論文。

|名家推薦樊錦詩(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他們結合原本所學的美術與電影專業背景,運用新的視角、新的媒體,致力於新時代敦煌藝術研究、闡釋與傳播……相信通過本書的整窟細讀,廣大讀者會發現古代無名匠師高超的藝術表現手法,窺見敦煌石窟的浩瀚璀璨,體驗到敦煌作為人類文明寶藏所具有的歷久彌新的價值與意義。

杭侃(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院長):以往有關敦煌藝術的書籍多為知識介紹,本書則通過詳盡的圖解,從壁畫結構、壁畫與窟內其他內容的關係入手,揭示匠人營造洞窟時的精心安排,使今日的觀者了解如何欣賞、理解洞窟圖像含義,既能深入,又能淺出,可謂是解析敦煌藝術的極好範例。

鄭岩(中央美術學院教授,美術史學者):這本書的作者是兩位年輕的藝術家。他們試圖站在當年畫師的角度,並結合宗教儀式的規程、歷史大戲的情節,引導我們細讀敦煌254 窟的繪畫。而我們最後看到的,可能遠不止是繪畫。

|文章節選:

局部三:虎食薩埵

細讀敦煌254石窟壁畫,領略古代畫師匠心|紙言片語

順著薩埵下垂的長袍與跳崖時伸出的手臂,觀者的目光來到了最驚心動魄的一幕——虎食薩埵。俯身啖食的大虎和眾小虎們承接了畫面上方發願救虎與刺頸跳崖兩部分所傳遞的“勢”。大虎背部的曲線弧度像是建築中的穹頂,沉雄下壓,把“勢”傳遞到了薩埵身上。而眾小虎盤桓在薩埵周圍,彼此身體筋節盤錯、弓背低頸,呼應了大虎的造型,也將“勢”匯集到了撲地的薩埵身上。畫面的“勢”由縱落轉為橫移,通過薩埵的身體與手的指向,繼續在畫面中運作。

生死依託

虎食薩埵

虎食薩埵這一情節是所有捨身飼虎圖像所要表現的重點,但是如果對比其他各地的圖像,就會發現敦煌254窟的圖像具有一種獨特的內在秩序。在西域地區的圖像中,薩埵倒地承受著眾虎的啖食,姿態與254窟十分相似,這一樣式可能曾對敦煌地區産生過直接影響,但在造型上比較簡略僵直。而北魏之後的一些圖像往往會將這一場面處理得非常血腥慘烈,似乎是要彰顯眾虎的兇猛以及血淋淋的氣息。

新疆喀喇沙爾 (今焉耆地區)捨身飼虎圖

新疆喀喇沙爾 (今焉耆地區)捨身飼虎圖

在 254窟之後的若干捨身飼虎圖像之中,虎食薩埵的場面被表現得越來越激烈,甚至血腥。虎的體量越來越大,形象也越來越兇猛。在莫高窟北周第 428 窟的捨身飼虎圖中,如同巨石壓頂一般的大虎和分食獵物的小虎,頃刻間就會將薩埵啖食殆盡

在 254窟之後的若干捨身飼虎圖像之中,虎食薩埵的場面被表現得越來越激烈,甚至血腥。虎的體量越來越大,形象也越來越兇猛。在莫高窟北周第 428 窟的捨身飼虎圖中,如同巨石壓頂一般的大虎和分食獵物的小虎,頃刻間就會將薩埵啖食殆盡

在五代第 72 窟中,眾虎們強悍的撕扯之下,薩埵顯得如風浪中的小舟,右上方一隻小虎張嘴吐舌地奔來,將給他帶來致命一擊

在五代第 72 窟中,眾虎們強悍的撕扯之下,薩埵顯得如風浪中的小舟,右上方一隻小虎張嘴吐舌地奔來,將給他帶來致命一擊

在莫高窟宋代第 55 窟中,薩埵被眾虎撕扯得四肢斷離,下方的一隻虎仔口中銜著他的一隻手臂。還有許多類似的圖像渲染現場的血腥、撕扯的暴烈

在莫高窟宋代第 55 窟中,薩埵被眾虎撕扯得四肢斷離,下方的一隻虎仔口中銜著他的一隻手臂。還有許多類似的圖像渲染現場的血腥、撕扯的暴烈

在日本法隆寺一尊約製作于西元 7 世紀中葉的玉蟲廚子佛龕中的捨身飼虎畫面中,被撕開身體、肝腸涂地的薩埵倒在地上,眉眼緊閉

在日本法隆寺一尊約製作于西元 7 世紀中葉的玉蟲廚子佛龕中的捨身飼虎畫面中,被撕開身體、肝腸涂地的薩埵倒在地上,眉眼緊閉 

對比美術史中的種種表現,再回望254窟的飼虎場面,方覺出其中包含的犧牲之肅穆、相互依存的平和與慈悲生命的永恒感,畫面極為深刻地呈現了薩埵捨身的真意。

254窟的畫師用一種更加細膩動人的細節描繪和沉穩肅穆的整體把握來塑造這一關鍵場面。薩埵身體橫臥擔當著猛虎的啖食,他雖然承受著常人難以想像的劇痛,卻並沒有失去知覺癱倒在地,而是渾身凝聚著一股結實飽滿的力。他胸部在努力地向上挺起,一隻手臂向前探出,手掌張開,在紫外光的觀察下,腹部的鮮血還清晰可見,但正是這只手,腕部全力支撐起大虎用力蹬地的後腿;一隻腳也盡力勾起,讓小虎可以穩穩地站立;臀部以及彎曲的臂肘和左腿也頑強撐著地,整個身體在充滿變化與張力的同時,又嚴格處於同一水準線上,呈現著一種剛毅、安寧的穩定狀態。正是這些細節塑造,使254窟的捨身飼虎圖像突破了尋常的“驚悚寫實主義”畫法,增加了畫面情感的穿透力,畫師關注的不是眾虎撕扯、肝腸涂地的慘狀,而是薩埵獻身時肅穆、堅毅、崇高的宗教意味,從而恰當傳達出這個故事所強調的“全力奉獻”的精神內涵。“長歌之悲,過於慟哭”,這種平靜的處理更有助於調動觀者對薩埵慈悲心靈的體驗,也足見畫師對佛教義理的高度理解和藝術匠心。

薩埵平靜地躺在眾虎之間,支撐身體以供眾虎撕咬啖食

薩埵平靜地躺在眾虎之間,支撐身體以供眾虎撕咬啖食

薩埵在生命即將終結之際,依然全力奉獻,以手腕支撐著老虎後腿,兩者的造型緊密契合

薩埵在生命即將終結之際,依然全力奉獻,以手腕支撐著老虎後腿,兩者的造型緊密契合

薩埵擔負著老虎啖食的力量

薩埵擔負著老虎啖食的力量

“勢”之運作

 

畫面中暗含一橫一縱的基準線,從獻身到新生,由捨身到成佛,因果關聯,傳達了佛教的義理,也為畫面紛紜複雜的視覺表現建立了內在的框架與依據

畫面中暗含一橫一縱的基準線,從獻身到新生,由捨身到成佛,因果關聯,傳達了佛教的義理,也為畫面紛紜複雜的視覺表現建立了內在的框架與依據

 圖中所包含的橫縱關聯之“勢”形成了畫面的“骨”,在此基礎之上,畫面各個部分的“勢”連接匯通,充分展開

圖中所包含的橫縱關聯之“勢”形成了畫面的“骨”,在此基礎之上,畫面各個部分的“勢”連接匯通,充分展開

當觀眾順序看過畫師精心選取的五個場景,不難意識到,這幅壁畫的創作者,一直在利用姿態及色彩等造型語言,引導著觀者重新對這個著名的佛教故事進行深入體會。這種視覺上的方向感和運動性,在中國傳統美學中可被歸為“勢”的範疇,它超越單個具體的物象,代表了一種帶有趨向性力量的運作與轉化,使有限的畫面蘊含著可被感受到的力量與生機。“勢”的營造,尤被古代中國人看重,風水堪輿有龍勢,軍事打仗有陣勢,書法運筆有筆勢,文章結構有文勢,在繪畫藝術中同樣如此。“勢”的連接與承遞往往與畫師最想傳達的核心主旨緊密關聯,在潛移默化中將分散的物象與情節貫穿起來,賦予畫面精神性的同時又調動觀者的主觀感受。在前面的局部分析中,我們已經多次提到“勢”的引導作用,下面就更整體地總結一下“勢”在這鋪壁畫中的運作。 

首先,通觀整幅畫面,我們會注意到畫師早已埋伏下的兩條基準線:垂直方向上,發願的薩埵王子的長袍,形成向下的視覺趨勢,指向吃奶的小虎,它昂首挺胸的姿態表達了重獲生機的喜悅,而小虎腳下就是獻出生命的薩埵。捨身伏地的薩埵就如牢固的基石,將小虎的生命托起,小虎的尾巴在薩埵的胸口輕拂,兩條生命間似有一種默契與溝通。都是視覺的實現,全無一句説教,把發願、捨身奉獻與獲得新生聯繫了起來,産生了生死相托的象徵性;水準方向上,右邊捨身刺頸的薩埵,與左邊象徵成佛的白塔的塔基,連成一條直線,將薩埵的捨身與未來的成佛貫穿了起來。兩條基準線,一縱一橫,從獻身到新生,從捨身到成佛,因果關聯,既具有佛教的義理,又建立了畫面的內在視覺框架。“勢”的運作和豐富的細節在這一框架內變得井然有序,意味深長。 

另外,我們再看這一縱橫骨架之上“勢”的運作。薩埵舉手發願、刺頸跳崖兩部分的動勢匯合,傳遞到躺在眾虎之間的薩埵身上,又通過薩埵的身體與手的指向傳到悲悼的王兄,再經由王兄身姿的轉折,來到哀悼的父母,進而曲折繞行至最終的白塔。但一切並未結束,白塔的藍色塔檐又將我們的視線引向塔基的基準線,再次與捨身奉獻相連。處於各個時空片段中的人物在“勢”的作用下彼此關聯,共同構成了對薩埵慈悲精神的完美演繹——對天發願的堅定,刺頸跳崖的決絕,拯救生命的擔當,以及親人經歷無盡悲痛後的紀念讚頌,這一切通過複雜、精確的構圖和造型處理,每個局部既是其自身,又是整體運作力量的一部分,飽含象徵性與精神性,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這一橫一縱的內在框架,以及圍繞框架展開的“勢”之運作與情感的表現,也讓我們聯想到魏晉南北朝時期另一個重要的美學概念——“風骨”。慈悲奉獻、捨身成佛的義理是“骨”,承擔著畫面的內在凝聚之力,雖然未必能被一下子明確察覺,卻在觀看中起到統領作用,是那些豐富曲折的情節背後的骨架;而連接畫面各個情節的“勢”,則是情感充沛、負責調動感染之力的“風”,細膩、跌宕、深入人心。二者統一在作品中,將嚴密的佛教義理與動人的情感表現相結合,呈現出主體人格的崇高之美。 

對比所有捨身飼虎的圖像史,從早期西域及克孜爾石窟限于菱形格內的簡化表現,到敦煌後期及中原地區乃至日本的多種樣式,似乎再沒有哪個畫面試圖在一個狹小的空間中建構如此複雜的“勢”,承載如此多彩的形象、嚴密的義理、深邃的象徵與情感,這也正是254窟這鋪壁畫如此為現代觀眾所激賞的重要原因吧。儘管我們無法得知一千五百年前,這位畫師下筆時的全部思緒,也無法了解薩埵究竟帶給他怎樣的內心震撼,不過,他把自己的信仰和情感飽含匠心地凝結在這塊古老的石壁上,讓它穿越千年,至今仍在觀者心中回蕩。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梵華日報|向農村非法宗教活動説“不”,首部歷代僧人詩歌集出版

下一篇:梵華日報|汪洋走訪在京全國性宗教團體,“海派文化藝術節”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