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蘇魯穆尼亞寺:精美浮雕綻放古樸光華|這世界

2018-01-05 | 文/李芳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斯里蘭卡阿努拉德普勒古城的伊蘇魯穆尼亞寺

斯里蘭卡阿努拉德普勒古城的伊蘇魯穆尼亞寺

站巨石頂端賞一城落日,將一天旅行完美收尾,伊蘇魯穆尼亞寺(Isurumuniya Vihara)絕對是個不錯的選擇。

這座斯里蘭卡阿努拉德普勒城最古老的寺廟,建於天愛帝須王時代,約西元前250至210年。相傳此寺為安頓追隨摩哂陀的500僧人而建,之後又有數代帝王對此地加以修繕。時光流逝,王國變遷,這個寺廟甚至整座古城都逐漸被人遺忘。直至19世紀,這塊絕世珍寶終重現世人面前,散發璀璨光芒。

斯里蘭卡常見的嘟嘟車

斯里蘭卡常見的嘟嘟車

下午5、6點,坐著嘟嘟車,很快就到達目的地。這座寺廟位於帝沙池畔,有點兒偏僻,傍晚時分遊人更是三三兩兩,唯有鳥鳴枝頭,蝶嬉花間。

寺中美景

寺中美景

寺廟不大,主要包括象池、主殿、博物館、白塔和菩提等。遊覽古城的套票並不包含這裡,需另外購買。

展現人與馬的浮雕

展現人與馬的浮雕

寺廟之名不在建築之宏偉,而在於其浮雕之華麗精妙。進入大門,一座小石山映入眼簾,山旁矗立有主殿,主殿旁還有一汪水池。令人驚艷的是石山上的一組浮雕,一男子將右手置於膝蓋上,神情悠然自得,身後右側有一馬頭,目光注視著男子。雕工雖古樸,卻十分傳神。而男子的身份至今仍眾説紛紜,有人説他是貴族,也有人説他是神靈。

象池

象池

白象浮雕

白象浮雕

石山旁之水池名曰象池,石頭做的池子倒沒什麼特別,但池邊的大象浮雕卻極其吸引人。雕刻家們用樸素的線條勾勒出大象的動感,仿佛它們正在池邊嬉戲打鬧,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主殿外景

主殿外景

主殿內景

主殿內景

主殿不大,臺階口處有精緻的半月石和守護神浮雕,這在古城的寺廟中倒是十分常見。踱步進入,殿內有一尊巨大的臥佛,神態安詳,造型精美;旁邊還有一尊坐佛和立佛,佛弟子侍立左右。後壁上繪有眾弟子的圖像。往左還有一個洞窟,窟內正中坐有佛陀,右手施無畏印,左右兩側為幾位弟子,整組雕塑技藝精湛,殊勝優雅。

優雅的臥佛像

優雅的臥佛像

臥佛像細節

臥佛像細節

臥佛身後的佛弟子壁畫

臥佛身後的佛弟子壁畫

精美坐佛像

精美坐佛像

左側洞窟內的佛弟子像

左側洞窟內的佛弟子像

出了主殿,到達旁邊的考古遺址博物館,我已迫不及待見到名滿天下的《情人》浮雕了。見到實物,雕刻技法如此傳神,實在太美太驚人!一對男女,相依而坐,神情歡愉。男子面部飽滿,肌肉矯健,身形壯碩;女子身材豐滿,線條流暢,儀態動人。至於二者身份,目前也是各有説法。大多數人傾向於薩利亞和阿育卡莫拉的版本。薩莉亞為天愛帝須王的孫子,在愛上平民女子阿育卡莫拉後,他毅然決然放棄王位,不愛江山眷紅顏。浮雕表情豐富細膩,訴説著纏綿悱惻與忠貞不二,也因此它常被視為愛的象徵。

享譽世界的《情人》浮雕

享譽世界的《情人》浮雕

看到《情人》,另外一組浮雕就不得不提,那就是《國王之家》。話説在薩利亞夫婦退隱江湖、攜手白頭後,杜圖伽摩奴國王,即天愛帝須王之子、薩莉亞之父,親自前來探望,希望將二人帶回宮中。《國王之家》再現了那一幕場景。

《國王之家》浮雕(來源於網路)

《國王之家》浮雕(來源於網路)

博物館內還有其他不少雕塑,展示了阿努拉德普勒時期的雕刻技藝,並且總體呈現出明顯的印度風格。

博物館內的浮雕

博物館內的浮雕

博物館內的浮雕

博物館內的浮雕

在那個過於古老的年代,人們用樸素的工具,雕刻出如此驚人的作品,委實令人驚嘆。如今歲月讓這些遺跡和作品老舊,但磨不掉的,是其耀眼的歷史和無尚的光華。

主殿後的巨石上,矗立著一座白色佛塔,在碧空下如白蓮綻放。不過,最初佛塔早已不在,現在這個為重修之作。

白色佛塔

白色佛塔

佛塔旁還有一個小平臺,為寺院最高點。順著狹長的臺階一步步向上爬,如同追隨著佛陀的足跡。到達頂端那一刻,象池、主殿、菩提等滿目梵華盡收眼底。

微風習習,我心情大好,嘴角漾起笑意,看遠方落日熔金、霞光漸黯。

作者:Dinuka

編譯:李芳

文字來源:“Explore Sri Lanka”網站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梵華日報|中孟首次考古協作成果豐碩,隱元禪師漫畫書出版

下一篇:梵華日報|西藏寺廟國家級文物佛像案告破,新書《鳩摩羅什》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