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癡迷壁畫和造像的行者,追求美,而不是正確|2017,我們的故事

2018-01-04 | 文/葛蕾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時之極少者,名剎那。”——《俱舍論》

光陰似箭,彈指間,一年又將過去。2017年對我們來説是蹣跚起步的一年,有收穫,亦有遺憾,但欣慰的是,在追求佛教文化藝術的道路上,我們又認識了諸多同行者。

這些同行者中,既有不忘初心的佛教建築專家,又有孜孜不斷追尋妙相佛光的攝影師,既有民間古建保護志願團隊,又有癡迷佛教藝術的個人行者。因為共同的愛好和心願,將我們聯繫在一起,在宏大的佛教文化藝術領域,用熱愛,用汗水,用堅持不懈的行動,推動這個巨人在時代的洪流中緩緩向前。

歲末年初,我們用一組文章,分享這些同行者的故事。在這一年的彈指剎那間,我們每個人,既渺小又偉大。

宿小白

宿小白

他寫壁畫:“觀音的面容神韻縹緲,目光柔和而堅定,肩披綠色法衣,千百隻手臂以其修長的身體為中心向四週呈放射狀擴展,皆端莊安穩,所執諸物,各盡其妙,重疊交錯,密而不繁,體現了圓融無礙之美。”“畫面上隅,山峰疊起,樓閣重疊,祥雲繚繞,宛如仙境。兩位飛天乘雲翱翔,身軀頎長優美,衣帶飛舞飄逸如滿墻風動,令人醉心不已。”

他寫造像:“她們頭戴寶冠,面容恬靜,膚如凝脂,分著紅色和黃色衣裙,身體輕輕扭動,充滿律動感,穰吐著清新自然之氣,宛如一位清純可人的鄰家少女。”“以修長的身體為中心,二十六隻手臂各持瑞物左右對偶,呈輻射狀向四週散開,仿佛是從身體裏自然生長出來的,肢體連貫合度,具有一種渾然天成的美。結跏趺的坐式,賦予佛像安定感和力量。其精彩絕倫的均衡、豐潤、柔美和雕刻技藝的高超,令人一見即生傾慕之心。”

平遙雙林寺的二十六臂觀音像

平遙雙林寺的二十六臂觀音像

在宗教文化藝術領域,宿小白給自己的定位是美的傳播者和愛好者。從2010年開始,他到一些地方尤其是山西大地尋找寺廟裏深藏的精美壁畫和造像。他説,特別喜歡這些浸透了精神力量的作品,它們充滿靈性色彩,散發著特殊的能量和氛圍,身在其中可以暫時從世俗中抽離出來,用他自己的話説,是“在一個充滿醜陋器物的世界裏尋找一個審美之域,在變動不居的世界裏尋找一個自我安頓之處。”

從上大學起,他就熱愛書寫,偶爾在校刊上發表文章。後來進入北大讀研究生。三年時光,他在這個知識底蘊豐沛的海洋裏得到了浸潤和成長。畢業後,他留在北京工作,成為了“上班族大軍”中的一員。雖然工作生活穩定,但他始終覺得缺少點什麼,“每天都在重復同樣的日子,得為每天的醒來找到一個理由”。 

從2006年開始,宿小白經常拿著相機在北京的衚同裏拍攝衚同生活。他認為,衚同是現代都市生活的反面,是為人的羞怯而設的一個角落。衚同生活很像他童年時經歷的鄉村生活,無形中勾起了他的鄉愁。 

故鄉,不止是地理意義上的,也是精神意義的。一次偶然的機會,他接觸到了佛教壁畫和彩塑。那些來自古代的珍寶,歷經成百上千年歲月靜靜地佇立在那裏,沉靜而內斂,不事張揚,兀自用歲月釀造甘露,只待懂得它們的人來汲取。宿小白被深深吸引,他為一處又一處絕美的芳華而沉醉,“它們能讓我暫時超越日常生活的庸常,從人性的善惡中抽離出來,獲得一種內在的平靜和滿足”。

稷山青龍寺大雄寶殿壁畫之迦陵頻伽局部

稷山青龍寺大雄寶殿壁畫之迦陵頻伽局部

2010年到現在,宿小白常利用業餘時間到有壁畫、雕塑的寺廟、石窟中,尋找中國古代文化的精粹。後來,他開始寫一些賞析性文章。他覺得做這些事“能帶來更為持久的愉悅”。 

2017年對宿小白來説是“收穫”的一年。這一年,他在“中華佛文化網”平臺發表了25篇原創文章,在傳播美的同時,也擁有了不少忠實的讀者。

關於宿小白的2017,聽聽他是怎麼説的: 

Q:中華佛文化網

A:宿小白 佛教文化藝術愛好者 

Q:為什麼喜歡拍佛教壁畫和造像?

平遙雙林寺的觀音菩薩造像

平遙雙林寺的觀音菩薩造像

A:曾經有那樣一個時代,它所創造的一切器物都是美的。古代這些浸染著精神之力的事物,其散發出的能量,千百年過去了依然還在,還能打動你的心靈,轉換你的觀念。古人真的非常厲害,一種精神力量貫注在裏面,可以流傳千古,讓我們現代人仍然可以感受得到。我想,現代社會之所以很難再普遍製作出那樣精美的器物,除了手工技術的退化、材料的缺失、匠班作坊制度的消失等技術因素,我覺得更重要的可能是這種精神力量特別是宗教精神的喪失。還有一個方面,就是我們這個時代太快,變化太快,人的心也不自覺地快速流變起來,很難慢下來,很難獲得平靜。在寺廟,面對這些具有永恒之美的壁畫彩塑,就進入了一個內向的世界,能感受到一種內在的平靜。

Q:今年一共寫了多少篇文章?

A:今年我一共撰寫了25篇關於彩塑壁畫方面的文章,大約9萬多字,圖片500多幅,大都先後在“梵華一念”公眾號上發表。在寫作的過程中,我越發感到我國古代建築藝術和宗教文化的博大精深,越發感到自己的無知。僅那些建築的專有名詞,佛像的手勢,菩薩的衣著樣式,就令人頭疼。好在美是直覺的,而不是知識的。我更多是以一個普通觀者的身份,分享自己面對佛像壁畫時的直觀感受,展示古人如何在一個物質匱乏的時代創造出了令人驚嘆的美。因此,這樣説來,我的寫作是不專業的,我把自己的書寫看作是傳播美的行為。換言之,我追求的是美,而不是正確。我記得有一個讀者在我的文章下面留言,説讀了我的文章,生發了去寺廟欣賞彩塑的願望,結果去了正在大修沒有看到,但讀了我的文章就算是看到了。這一點讓我非常欣慰。 

Q:今年都去了哪些地方?

宿小白

宿小白

A:大約五年前我曾制定過一個旅行計劃,一是從南向北沿著黃河行走,一是從東往西沿著絲綢之路行走(大致走向)。前者更多的是我們中國本土的文化,後者則體現了外來文化傳入被改造融入中華文化的過程。我們可以看到,兩者之間的交叉地帶是山西陜西一帶,這些地方在古代是文化非常繁盛的區域,也是文物古跡遺存豐富的區域。應該説,我這些年的旅行基本就集中在這一地帶。今年,我主要進行了兩次大的訪古,一是前往晉東南也就是濁漳河谷一帶考察古建築,走訪了高平開化寺、平順大雲院、稷山青龍寺、澤州玉皇廟青蓮寺等寺廟,等級之高、文物之精美,令人嘆為觀止。二是沿著麥積山—西安—延安—涇州(今天的慶陽和涇川一帶)—固原一線尋訪石窟,其實是絲綢之路東段的一部分。梁思成先生説,考察古建築是逆時代的工作。那訪古就是逆時代的旅行,你可以穿越時空與古人對話,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Q:寫作能給你帶來什麼?

A:寫作給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想像和體驗空間,因為眾所週知的原因,拍攝往往是匆忙的,但寫作讓我靜下心來重新體驗在寺廟欣賞壁畫造像時的心境,能讓我全神貫注去思考一件事情並且樂在其中。當然,寫作過程也充滿痛苦,比之物質享受,它獲得快樂要難一些,但一旦獲得,它的程度更深,也更持久。 

Q:你認為彩塑壁畫的價值在哪?

長子崇慶寺彩塑之普賢菩薩

長子崇慶寺彩塑之普賢菩薩

A:無論寺觀,還是石窟,都是古代人信仰觀念的物理存在。可以説,沒有宗教信仰的地方,就沒有宗教建築、壁畫和彩塑。中國古代彩塑壁畫的魅力之所以經久不衰,絕不僅僅是把石頭和泥巴賦予人的形狀這麼簡單,它蘊含著深厚的傳統和信仰。一方面源於壁畫彩塑製作的傳統範式(範式、模本)和師徒相傳的匠班制度,另一方面則體現了一種信仰的力量,甚至熔鑄了製作者的生命和希望。在現代人看來,這些彩塑壁畫都是藝術作品,但在古代,它們不是為欣賞而製作出來的,而是作為宗教禮儀空間的一個組成部分,是信仰的産物。美術史家巫鴻在《禮儀中的美術》一書中,曾講過這樣一個古代人的故事,師傅在一絲不茍地製作一尊佛像,就連背部的每一個細節都進行了精心雕刻。徒弟很不理解,説這些地方人又看不到,為什麼還要花這麼多力氣?師傅回答:神會看到。這個故事很好地説明瞭古代彩塑藝術的精神價值,也回答了為何我們現代人再也造不出如此精美的塑像。

Q:為什麼想要把這些壁畫和造像都拍下來?

高平開化寺壁畫之普光法堂會

高平開化寺壁畫之普光法堂會

A:現代社會,人和人、人和物之間越來越呈現出一種稍縱即逝的關係。所以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先去看那些美好易碎的事物。我有很強的危機感,覺得這些美好的東西總有一天會被改造甚至消失、毀滅。今年,我去山西拍攝一個寺廟的壁畫,趕到的時候工人正在施工,説是要重建,就拆得剩下一堵墻了。壁畫是清代的,很精美,但很快就會沒有了。我跟工人説,能不能把這堂壁畫保留下來。他們回答我:我們説了不算。所以,我覺得保護這些文化遺産非常緊迫,一是我們要有強烈的保護文化遺産的意識,這些東西消失了就不會再回來了;二是要建立一個包括寺觀、壁畫、彩塑等在內的數據庫,摸清底數,實現可查可追蹤可管理;三是要有一個文物修復的標準,本著修舊如舊的原則,保持它原始的風貌,不能在上面蓋個新的或者重繪。有個村子有個古廟,廟裏有壁畫,年久失修,村民就集資重建,把建築整飭一新,壁畫也全部用現代顏料重繪,這等於重新定義了一座建築,同樣是一種巨大的破壞。

Q:你認為如何讓古建文物活著?

長子法興寺彩塑之圓覺菩薩

長子法興寺彩塑之圓覺菩薩

A:現在我們很多寺廟都是歷史建築,而不再具有靈性價值,這是非常大的遺憾。今年,我去鍾山石窟參觀,這是一個宋代石窟,規模宏大,非常精美,更重要的是它還活著,就是宗教禮拜的功能還在。它對當地人是免費開放的,可以進來燒香祈願。雖然這是較低層次的宗教活動,但總是保留了它的宗教價值。希望有一天這些寺廟石窟能真正恢復它的靈性價值,成為修行的地方,而不僅僅是旅遊景點和文物古跡。 

Q:2017年在佛教文化藝術領域有沒有要感謝的人?

A:首先要感謝讀者,他們的鼓勵是我寫作下去的莫大動力。還要感謝鄉村建築的守護者,是他們在默默守護我國古代的這些珍貴的藝術品。 

Q:2018年有什麼計劃?

A:我打算繼續尋訪石窟,主要是川渝一帶的石窟,那是中國石窟非常集中的一個區域,藝術水準也相當之高。希望為大家奉獻更多精彩的作品。我相信,閱讀一個人的文字,也是一種相遇。 

(記者:葛蕾)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往期連結:

她的寺院設計讓人感動到落淚,對2017沒有遺憾|2017,我們的故事�

專注中國佛窟十餘年的攝影師,為自己喜歡的事而活|2017,我們的故事�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梵華日報|一誠長老荼毗現六百餘顆舍利,佛教遊中國給印度上課

下一篇:梵華日報|中孟首次考古協作成果豐碩,隱元禪師漫畫書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