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提加達拉德尼亞寺:達羅毗荼風格的石頭寺|這世界

2017-12-29 | 文/李芳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康提加達拉德尼亞寺(Gadaladeniya Vihara)

康提加達拉德尼亞寺(Gadaladeniya Vihara)

清晨,驅車行駛在康提至科倫坡的主幹道上,淩冽的寒風像針一樣,扎得我打了個寒顫。抬頭,看晨曦初照,遠山如黛。我知道,與甘波羅王朝密不可分的加達拉德尼亞寺就在不遠處。那個年代,藝術是何等地絢麗多姿!

駛離康提十幾公里,終於到達目的地。此時,雲消霧散,摘下層層面紗的日光終不再含蓄,炎炎地照在地上,加上如洗的碧空,遠觀佛寺,愈發顯得壯美。

寺院附近銷售著精美的銅制工藝品

寺院附近銷售著精美的銅制工藝品

加達拉德尼亞寺,1344年由甘波羅王朝首任國王布伐奈迦巴忽四世下令修建,全部建於山頂岩石之上,凝結了多位設計大師的心血。後慘遭葡萄牙殖民者破壞,18世紀時又得以重修,由南印設計師Ganesvarachari主持建造,因此建築呈現出明顯的達羅毗荼風格。

中央佛塔有保護頂

中央佛塔有保護頂

漫漫石階通往擊鼓廳,從其狹窄的門道通過,我看到一個高高的石臺上,一尊白色寶塔矗立正中,高約15英尺,四根柱子為其撐起一個保護頂,相傳此頂已歷經數百年風雨。寶塔四週各環抱有一座小塔。五塔形制相同,通體抹白灰,各塔入口處有精美雕飾,塔中也奉有小佛像。

石質主殿的入口(來源於網路)

石質主殿的入口(來源於網路)

下石臺,繼續向前,就到達主殿。這座全部由石頭建成的主殿,因維修無法入內,頗有些可惜。但從入口向內看,正中有一尊銅坐佛,金光燦燦,背後為巨大的龍紋佛龕,鮮艷精緻。身旁還有四尊立佛。屋頂形狀因維修無法判斷,不過據寺志記載,最初為石質圓頂,可能結合了窣堵坡的樣式。

主殿的坐佛像(來源於網路)

主殿的坐佛像(來源於網路)

龍紋佛龕

龍紋佛龕

主殿內壁畫已有些斑駁不清

主殿內壁畫已有些斑駁不清

深受印度建造者的影響,此地的整體風格,與其説佛寺,更像是印度教神廟。

主殿入口兩側各有三柱,此處浮雕尤為精緻,連臺階上都雕飾著動感的舞者和鼓手。主殿之內的坐佛,與阿努拉德普勒時期佛像的安詳靜謐不同,坐佛周身散發出一種自豪和權威,這也許同樣受到了印度教的影響吧。

門柱上的浮雕充滿動感(來源於網路)

門柱上的浮雕充滿動感(來源於網路)

主殿一側乾脆有一座印度教神廟,供奉著毗濕奴像,據經典《大史》記載,因為那時佛陀已不在,毗濕奴,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被選中拯救斯里蘭卡和佛教,因此他在當地人心中有著特別的尊崇地位。神廟與其他建築一起,體現著佛教和印度教在同一場所文化藝術上的融合。

文明恰恰因邂逅、碰撞、交融而多姿多彩、琳瑯滿目。想到此,出寺瞬間,心情大好。

寺內一處佛龕

寺內一處佛龕

寺中一角

寺中一角

另外,寺內各角有不少小水洼,洼中植有株株睡蓮,待盛夏時節,我必重遊此地,賞嫩蕊凝珠,聞蟬聲悅耳。

佛塔附近有一處小水洼

佛塔附近有一處小水洼

作者:Mahil Wijesinghe

編譯:李芳

文字來源:斯里蘭卡《星期日觀察家報》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梵華日報|北京文物僧塔垃圾成堆,老外佛係男登《非誠勿擾》

下一篇:梵華日報|龍泉之聲開通法文、德文版,星雲大師祝福60對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