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注中國佛窟十餘年的攝影師,為自己喜歡的事而活|2017,我們的故事

2017-12-28 | 文/葛蕾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時之極少者,名剎那。”——《俱舍論》

光陰似箭,彈指間,一年又將過去。2017年對我們來説是蹣跚起步的一年,有收穫,亦有遺憾,但欣慰的是,在追求佛教文化藝術的道路上,我們又認識了諸多同行者。

這些同行者中,既有不忘初心的佛教建築專家,又有孜孜不斷追尋妙相佛光的攝影師,既有民間古建保護志願團隊,又有癡迷佛教藝術的個人行者。因為共同的愛好和心願,將我們聯繫在一起,在宏大的佛教文化藝術領域,用熱愛,用汗水,用堅持不懈的行動,推動這個巨人在時代的洪流中緩緩向前。

歲末年初,我們用一組文章,分享這些同行者的故事。在這一年的彈指剎那間,我們每個人,既渺小又偉大。 

2017年5月,袁蓉蓀在川北水寧寺石窟

2017年5月,袁蓉蓀在川北水寧寺石窟

本期策劃,我們與攝影師袁蓉蓀聊了聊他的2017。

袁蓉蓀,四川成都人,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中國國家地理》雜誌簽約攝影師。因熱愛攝影,自2005年起,他放棄穩定的工作,專職拍攝我國大江南北的石窟造像,一拍就是十年。十年後,他將所拍攝的影像集結出版,著成《空谷妙相——時光中的中國佛窟》一書。2016年12月,他的《空谷妙相》攝影展與同名畫冊在成都文軒美術館首展和首發以後,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從此,袁蓉蓀漸漸為圈子內外的人所熟知。

相比起一個人拍佛窟的清冷時光,2017年對於袁蓉蓀來説是熱鬧的一年:今年3月在北京798藝術區推出《空谷妙相》攝影展;6月在深圳做“巴蜀佛窟裏的人間煙火”演講;7月為配合四川省圖書館收藏《空谷妙相》畫冊,在省圖舉行同名作品展;9月《空谷妙相》作品參加中國平遙國際攝影大展,同名畫冊獲“鳳凰衛視優秀攝影畫冊獎”;10月以後,為四川省攝影家協會、普照寺、白塔寺等舉辦《空谷妙相》作品講座……就在接受我們採訪的過程中,他還在忙著為12月底的廣州《空谷妙相》攝影展做準備。

2017年,喜愛石窟、佛像的袁蓉蓀也並未停下腳步,一有時間,他就又一頭扎進那些佛窟裏,用鏡頭觸摸被時光浸染的古物,用心聆聽古人的虔誠與智慧。袁蓉蓀説,他喜歡安安靜靜和佛窟在一起的日子,這是真實的生活,在尋找與發現的旅程中,也會不時感受到意外的驚喜。

袁蓉蓀説,尋找拍攝佛窟的這十年是他生命中最有意義的十年,過去的時間,雖然有很多有意義的工作經歷,也創作出不少的作品,但覺得這十年的中國佛窟作品更有歷史意義。而即將過去的2017年,是終於釋懷後人生修行的再開啟,溯源水迢迢,尋佛路漫漫,又一個新的起點。

Q:中華佛文化網

A:袁蓉蓀,攝影師,專注佛像、石窟攝影

Q:《空谷妙相》系列展覽是您2017年的一件大事,它是此前十幾年拍攝石窟、佛像作品的集中展現。策劃這個系列展覽的初衷是什麼?

2016年12月,《空谷妙相》攝影展在成都文軒美術館揭幕

2016年12月,《空谷妙相》攝影展在成都文軒美術館揭幕

A:尋找拍攝中國佛教石窟十餘年,自2016年12月《空谷妙相》攝影展與同名畫冊在成都文軒美術館首展和首發以後,引起各界反響,也契合我想讓更多人了解中國佛窟藝術的心願,為此,開始籌劃在一些重要地域的系列展覽。

Q:2017年在全國各地,包括北京、深圳、成都等,辦了這麼多展覽,為什麼會選擇在這些地方辦展?

A:選擇這些地方有一定的地域文化意義,便於中國佛窟文化的傳播。我希望通過展覽、講座來傳播佛窟文化,讓社會各界更加關注保護這些珍貴的文化遺産。

2017年3月,《空谷妙相》攝影展在北京798映畫廊開展

2017年3月,《空谷妙相》攝影展在北京798映畫廊開展

2017年6月,袁蓉蓀在“一席”做演講

2017年6月,袁蓉蓀在“一席”做演講

2017年7月,袁蓉蓀在四川省圖書館舉辦《空谷妙相》攝影展和講座

2017年7月,袁蓉蓀在四川省圖書館舉辦《空谷妙相》攝影展和講座

Q:《空谷妙相》展現的是“人間佛教”,體現的是“人供佛、佛佑人”的人佛關係。在舉辦展覽的一年來,有沒有一些新的體悟?

A:六祖惠能頓悟禪法,以“一念悟時,眾生是佛”開示世人,智慧詮釋了佛與人的關係,佛即眾生,眾生皆佛,佛就在人間蒼生百姓間。久遠的石刻造像與今日的男女老幼相遇一起,相融一起,春山回望,讓我感到人心深處對“精神家園”的需要和尋求。

Q:一直以來,您拍攝石窟、佛像的腳步從未停歇,雖然今年主要在策展辦展,是否有去新的地方拍攝佛窟?

A:雖然中國各地石窟我基本上都已走過,但是時代在發展,石窟會隨著時代變化而變化。我會繼續關注石窟造像在一些特別地域的變化,同時,對於以後各地文物考古中新發現的石窟,持續關注拍攝。比如,2016年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蜀道申遺中,考察荔枝古道新發現的幾處唐代石窟,我今年5月就專程趕到川東去尋覓拍攝。這些佛窟都在萬源縣、宣漢縣、大竹縣等地的大巴山深處,地偏路險,藏在深閨人未識。

10月在平遙攝影節展覽結束後,我開始穿行中原大地,往山西昔陽縣、長治縣、澤州縣,河北井陘縣、唐縣、邯鄲響堂山,河南安陽市等地石窟禮佛拍攝,大多因新的思考去重訪,個別是新發現而去彌補遺漏。如今,越來越覺得視頻資料的重要,今年再拍攝,除了沿襲過去的圖片拍攝外,更注意拍攝視頻圖像備用,靜態和動態的影像結合,更加完整地留存中國石窟文化藝術。

2017年5月,在四川大竹縣

2017年5月,在四川大竹縣

2017年5月,在四川宣漢縣、萬源縣

2017年5月,在四川宣漢縣、萬源縣

2017年5月,在川東渠縣

2017年5月,在川東渠縣

2017年10月,在山西省澤州縣

2017年10月,在山西省澤州縣

2017年10月,在中原地區

2017年10月,在中原地區

Q:在拍攝過程中有遇到過什麼印象深刻的事?

A:5月去川東,我設計的行程特意先到川東北的巴中市,為什麼呢?因為我2011年曾經拍過的稻田裏的巴中沙溪石窟,後來聽説為修建達州到巴中的達巴鐵路,規劃在鐵道線裏的這個唐代石窟,從2014年開始,歷時半年時間,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組織分塊切割,整體遷移到了別處。心裏一直很梗,牽掛著這些唐代造像的歸宿,所以專門趕往沙溪村想看看究竟。漂亮的綠化帶,八車道的寬敞柏油路,我在這摸不著方向,問了好多人打聽石窟遷移到什麼地方,也沒人能回答。開車四面八方轉,終於在一個小賣店打聽到了準確的資訊。在鄰村一座山的陡坡上,找到了拼接起來的沙溪石窟。之後我又找到了石窟的原址,就在幾條鋼軌穿過的地方,難怪我找不到,因為這裡的山都被剷平了。

還有這次在南響堂山石窟的拍攝,令我感動難忘,在交流中他們看了我拍攝的石窟畫冊後,大開綠燈,前幾年來沒能打開的洞窟為我打開拍攝,後來他們忙事情去,乾脆把捆在木板上的大把鑰匙都交給我,自己開門鎖門慢慢拍,這是難得的信任。

2011年7月,袁蓉蓀拍攝的巴中沙溪石窟原貌

2011年7月,袁蓉蓀拍攝的巴中沙溪石窟原貌

2017年5月,巴中沙溪石窟原址

2017年5月,巴中沙溪石窟原址

2017年5月,現在的巴中沙溪石窟

2017年5月,現在的巴中沙溪石窟

2017年9月,袁蓉蓀獲得“特殊待遇”,拿到河北響堂山石窟的鑰匙

2017年9月,袁蓉蓀獲得“特殊待遇”,拿到河北響堂山石窟的鑰匙

2017年9月,河北響堂山石窟

2017年9月,河北響堂山石窟

Q:您專注拍攝佛教石窟,但是從作品中卻看到人生百態,這種風格是怎樣形成的?

A:古代石窟造像無聲潤物的生命力不只在廟堂之高,更在村落之遠。在不斷的拍攝思考中,意識到百姓生活的日常具有的當代性,鮮活的眾生百態承接石窟千年的世俗文化,是我想用影像表達的文本意義。

Q:您曾經説,那些歷史遺留下來的傳統文化是最美的。未來還有什麼新的拍攝計劃?

A:都常説,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中華文明五千年,中國大地有太多的文化遺存和豐富多彩的傳統技藝。對於這些,我一直就在關注中,早年和這些年利用拍攝石窟文化的間隙,也不斷在拍攝積累,所以,未來也會繼續傾心中國傳統文化。

Q:您之前辭職拍佛十年,家人支援嗎?

A:開始那些年也不理解。這也難怪,一聽説我又要出門下鄉就有意見,當然,安全方面的擔心更多一些。漸漸地習以為常了,知道這些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必須要做的事,也由理解到支援了。作為我的家人,覺得我做了自己喜歡的、有意義的事情,我能夠如願,她們就開心了。

Q:您曾經提到過,您辭職是為了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現在的生活是您喜歡的生活嗎?

A:《空谷妙相》畫冊能夠得到許多人的喜愛,我感到很欣慰。石窟藝術太冷僻了,更多人的認知需要一個過程,我明白這點,一直寄希望於往後的歲月。因為早想明白了,所以才義無反顧地去做這個事,這樣的生活就是我自己想要的生活與結果。

Q:往往有些人想追求自己的夢想,而又被現實羈絆,您怎樣看待這樣的現象?

A: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精神世界,人活著需要理想支撐,多想想心中的遠方。但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太骨感,現實生活中又不能太理想化。初心不改,希望常在,不要好高騖遠,先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業,多為自己的夢想追求打下一個好基礎。

Q:2017最有成就感的是什麼?

A:在深圳華夏藝術中心大劇場舞臺上脫稿40多分鐘演講《巴蜀佛窟裏的人間煙火》。

Q:用一個詞來總結2017的話,會選擇哪個詞?

A:了然。

Q:除了攝影之外,未來還有哪些想要做的事?

A:旅行和繪畫。

近年袁蓉蓀經刊登傳播的部分歷史文化專題

近年袁蓉蓀經刊登傳播的部分歷史文化專題

袁蓉蓀攝影作品——四川樂山唐代彌勒大佛

袁蓉蓀攝影作品——四川樂山唐代彌勒大佛

(記者:葛蕾)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往期連結:

一位佛教建築專家的初心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梵華日報|一誠長老追思法會舉行,清東陵頒布史上最嚴保護辦法

下一篇:梵華日報|北京文物僧塔垃圾成堆,老外佛係男登《非誠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