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佛教藝術考察記(四):一廟一城兩寺,非凡藝術洗禮

2017-12-07 | 文/丁曉飛 曼倩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中央美術學院宗教繪畫高級研修班的山西考察進入第五天,一行人驅車來到汾陽的一個平凡小村落,這裡竟然有一個非常熱鬧華麗的佛國世界,大自在的世界,被繪製在外表寒磣的小廟宇裏面。不起眼的村莊小寺廟,竟然也有這麼精美的大型壁畫,不由感嘆中華文明之厚重。

這座三開間的古建築隱蔽在這個不起眼的小院子中,單從外面看是無法想像殿內有保存完好、無與倫比的精美壁畫。

這座三開間的古建築隱蔽在這個不起眼的小院子中,單從外面看是無法想像殿內有保存完好、無與倫比的精美壁畫。

群組的人物組成了有節奏感的畫面,畫中人物造型、服飾、樂器以及建築都大有看頭。

群組的人物組成了有節奏感的畫面,畫中人物造型、服飾、樂器以及建築都大有看頭。

后土聖母廟裏的壁畫看上去非常新,古代畫師們用科學的方法,把礦物質顏料畫在墻壁上,經過幾百年的風雨,仍然色彩鮮艷,好像剛剛畫完似的。壁畫人物刻畫精緻,色彩紅綠為主,群組的人物動態顧盼生姿,互為呼應,構造出了豐富的畫面節奏。人物的細節刻畫精彩至極,除了嚴謹生動的勾線填彩之外,還運用了大量的瀝粉貼金技法。金色的線條分割了紅綠的對比色,也打破了紅綠色彩明度上的沉悶之感,用明亮的金色,活躍了畫面的氣氛,體現出富麗堂皇的宮廷氣派。這幅明代壁畫,除了雍容的聖母和她的朋友圈之外,畫面的每一個動物,每一件器物,都表現的精緻無比,雖然人物眾多,場面龐大,但並沒有雜亂之感。壁畫的繪製技術水準之高,絕非民間畫工能力所企及,應該是宮廷畫師作品,藝術水準可以直追北京法海寺的明代宮廷壁畫。

壁畫保存完好,經歷了幾百年的礦物材料依舊色彩艷麗,仿佛新作。

壁畫保存完好,經歷了幾百年的礦物材料依舊色彩艷麗,仿佛新作。

細看人物刻畫精緻,細節精彩,這兩張圖可以清楚的看到壁畫中多處瀝粉貼金的工藝,古時這裡定是一個富麗堂皇的殿宇。

細看人物刻畫精緻,細節精彩,這兩張圖可以清楚的看到壁畫中多處瀝粉貼金的工藝,古時這裡定是一個富麗堂皇的殿宇。

后土聖母廟壁畫人物塑造有很強的文人畫影響,文人趣味和民間壁畫工藝的結合,整體形成了廟宇的藝術風格。這幅道教主題的宗教繪畫,其中的生活氣息,世俗化的人物表現,反映了當時貴族階層審美的發展,折射出當時的社會風貌,所謂資本主義的萌芽,在藝術上也能窺見一些端倪。

很感嘆這個小小的廟宇承載了這麼豐富的世界,真是一花一世界,深厚的中國文明沉澱在鄉村的各個角落。這個廟宇的宗教繪畫藝術水準極高,當地人肯定極為喜愛,所以才能經歷各個歷史時期而完整的保存下來,鄉土中國,依靠信徒民眾的細心呵護,宗教藝術文脈延續不斷。

當天上午看完后土聖母廟,下午宗教繪畫班一行人又馬不停蹄的來到了平遙縣城。距離古城不遠,就是著名的雙林寺、鎮國寺。兩寺一城整體形成的世界文化遺産,展示了古代中原佛教文化的強大實力,即使歷經朝代更疊,仍有巨大影響力。

在平遙城內走街串巷,可以看看古老的建築院落和完整的老城墻,日升昌、協同慶這些錢莊證明了當年平遙城經濟的繁榮。如今古城裏旅遊商業開發得熱火朝天,擠滿了遊客,很難靜下心來體味此處的古樸,倒是附近鎮國寺、雙林寺的遊人不多,可以靜靜地體會宋元明等朝代大雕塑家們的精心力作。

我們先到了鎮國寺,這裡五代時期的塑像和五台山佛光寺的佈局類似,也是群組塑像,菩薩們雍容華貴的體態,完美傳承了唐代風采。

鎮國寺萬佛殿,五代時期建築,碩大的鬥栱總高超出柱高的三分之二,有明顯的唐代遺風,四週紅磚墻為清代後加。

鎮國寺萬佛殿,五代時期建築,碩大的鬥栱總高超出柱高的三分之二,有明顯的唐代遺風,四週紅磚墻為清代後加。

萬佛殿屋檐下的彩繪,現在已經褪色不少。

萬佛殿屋檐下的彩繪,現在已經褪色不少。

這組與大殿同期、至今保存完好的五代彩塑十分珍貴,濃郁的唐代風格,與敦煌45窟有些相似。

這組與大殿同期、至今保存完好的五代彩塑十分珍貴,濃郁的唐代風格,與敦煌45窟有些相似。

細看彩塑,造型豐腴,體態舒展,尤其這個角度的兩尊菩薩實在唯美,引人不得不駐足多看幾眼。

細看彩塑,造型豐腴,體態舒展,尤其這個角度的兩尊菩薩實在唯美,引人不得不駐足多看幾眼。

來到平遙的次日,我們走進了著名的雙林寺,和畫冊中見到的照片不同,現場感受立體而豐富。雙林寺不是印象中的皇家寺廟,而是富庶的平遙人捐資修建的民間寺廟,然而藝術水準卻極高。

一進山門,迎面看到元代塑造的四大金剛,歷經戰亂保存下來,氣度非凡。這四大金剛,高約三米,目光銳利,炯炯有神,因為用琉璃珠做瞳孔,所以眼神光亮,好像活的一樣。要想進入雙林寺,必須經過天王殿,信徒們從門口經過的時候,定會感覺每個角度似乎都有橫眉怒目的金剛在凝視著你,讓你完全的“坦白從寬”了。這四大金剛衣著樸素,沒有華麗的飾物,三尊赤裸上身,一尊係圍裙,肌肉高高隆起,眼睛努著、小腹鼓著,蘊含了巨大的力量。它們應該是元代武將的形象,讓人感覺到當年橫掃天下的大元軍隊的強悍實力,是雕塑史上的名作。

雙林寺的第一座大殿——天王殿,身高3米左右的元代四大金剛一字排開,侍立山門兩側,“天竺勝境”由此進入。

雙林寺的第一座大殿——天王殿,身高3米左右的元代四大金剛一字排開,侍立山門兩側,“天竺勝境”由此進入。

近觀元朝保留至今的四大金剛,造型寫實、生動,形象堅強有力,感覺他們是大力無比的勇士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神。

近觀元朝保留至今的四大金剛,造型寫實、生動,形象堅強有力,感覺他們是大力無比的勇士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神。

殿內背窗而立一字排開的四大天王,黑色琉璃製作的眼睛目光傳神。

殿內背窗而立一字排開的四大天王,黑色琉璃製作的眼睛目光傳神。

雙林寺簡直就是雕塑藝術的寶庫,明代的兩千多尊塑像只能委屈的往後排,還得先談談羅漢殿裏面的宋代十八羅漢。這十八羅漢略與真人等高,分塑于觀音兩側。羅漢像比例適當,解剖準確,形體厚重,造型優美,一個個神采奕奕,頗具個性。古代藝術大師運用純熟的傳統彩塑技巧,使這些羅漢塑像達到了呼之欲出、若聞其聲的藝術境界,體現了典型的高雅簡潔的宋代風格,讓人感覺到羅漢們自身修行達到的高級階段。羅漢們鮮明的個性,平易近人的氣場,完美的外輪廓,體現了高貴的氣質,寫實的塑造和線性雕刻完美集合,裝飾的恰到好處,不似後代那種過度的裝飾。

羅漢殿內北宋時期的十八羅漢像是雙林寺內歷史最久遠的泥塑,乃神品之作。這組在角落裏的醉羅漢和迎賓羅漢塑造的活靈活現,像是正有什麼話要説。

羅漢殿內北宋時期的十八羅漢像是雙林寺內歷史最久遠的泥塑,乃神品之作。這組在角落裏的醉羅漢和迎賓羅漢塑造的活靈活現,像是正有什麼話要説。

“靜羅漢”(左)和“降龍羅漢”(右)

“靜羅漢”(左)和“降龍羅漢”(右)

“啞羅漢”(左)和“羅怙羅”(右)

“啞羅漢”(左)和“羅怙羅”(右)

主殿釋迦殿內的釋迦牟尼主像,造型雍容華貴、面容豐滿,遺憾的是顏色因翻修産生色差。

主殿釋迦殿內的釋迦牟尼主像,造型雍容華貴、面容豐滿,遺憾的是顏色因翻修産生色差。

釋迦殿內的“普賢菩薩”(左)和“文殊菩薩”(右),為典型的倣宋風格明朝泥塑。

釋迦殿內的“普賢菩薩”(左)和“文殊菩薩”(右),為典型的倣宋風格明朝泥塑。

殿內四週佈滿講訴佛傳故事的明代泥塑,圖為局部細節,可以看到人物刻畫生動,場景細膩,故事性非常完整。

殿內四週佈滿講訴佛傳故事的明代泥塑,圖為局部細節,可以看到人物刻畫生動,場景細膩,故事性非常完整。

到了明代,佛造像的裝飾性更加突出,典型的代表就是這尊著名的韋馱像,明代的華麗在它身上表現的淋漓盡致。這尊韋馱像可以喻為雙林寺塑像群這個王冠上最璀璨的寶石,塑像不高,為1.6米,造型方法上表現了韋馱的身體扭轉,充滿了力度和動感。造型優美,裝飾華麗,具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被稱為全國“韋馱”之冠。

雙林寺可以用“貴”來形容,一方面是氣質的華貴,大明的高貴氣質,韋陀、水月觀音的雍容華貴;另一方面是幾千個佛像,規模宏大的懸塑大排場,讓人感覺到富貴的平遙人對佛祖全心全意的敬仰。這麼大規模的塑造,在古代也是不小的工程,能夠出鉅資製作這麼精美的佛寺造像,體現了古代平遙人的聰明智慧和虔誠信仰,能歷經時代滄桑而完整保留下來,足見平遙人對這座巨大藝術寶庫的認同。

雙林寺千佛殿主像“自在觀音”

雙林寺千佛殿主像“自在觀音”

著名的天下第一韋馱像,靜態的塑像表現出一種強烈的動感,S型扭曲的動作不僅沒有讓人有不舒服的感覺,反倒能感受到一種強大的力度與動勢。

著名的天下第一韋馱像,靜態的塑像表現出一種強烈的動感,S型扭曲的動作不僅沒有讓人有不舒服的感覺,反倒能感受到一種強大的力度與動勢。

眼神與頭部的方向反向,是這尊塑像極其精彩的地方,極大增加了整體的動態節奏感。

眼神與頭部的方向反向,是這尊塑像極其精彩的地方,極大增加了整體的動態節奏感。

千佛殿內佈滿懸塑,所有佛像角度前傾,與進入殿內的參拜者上下呼應,此外還能減少落塵。

千佛殿內佈滿懸塑,所有佛像角度前傾,與進入殿內的參拜者上下呼應,此外還能減少落塵。

千佛殿門樑上方的佛像,因在背光處所以保存較為完好,色彩非常漂亮。

千佛殿門樑上方的佛像,因在背光處所以保存較為完好,色彩非常漂亮。

千佛殿背窗而立的供養人像,寫實的泥塑展現了明代世俗人物服飾和穿戴。

千佛殿背窗而立的供養人像,寫實的泥塑展現了明代世俗人物服飾和穿戴。

菩薩殿內的26手千手觀音,彩塑與殿內空間比例恰當,因殿內光線較暗,所以顏色保留較好,觀音面部光澤和唇色都是原色。

菩薩殿內的26手千手觀音,彩塑與殿內空間比例恰當,因殿內光線較暗,所以顏色保留較好,觀音面部光澤和唇色都是原色。

千手觀音手部細節

千手觀音手部細節

大雄寶殿及內部塑像是明末清初所建,由於當時所用的金色含鉛,如今已氧化變黑,圖為三身佛前面的鐵鑄包泥接引佛。

大雄寶殿及內部塑像是明末清初所建,由於當時所用的金色含鉛,如今已氧化變黑,圖為三身佛前面的鐵鑄包泥接引佛。

文:丁曉飛

攝影、圖釋:曼倩 

【相關閱讀】

山西佛教藝術考察記(一):雲岡石窟,簡靜的魏晉風骨

山西佛教藝術考察記(二):感受豪邁剛健的遼金氣派

山西佛教藝術考察記(三):佛光寺,夢回唐朝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梵華日報|西藏建非遺“基因庫”,敦煌藝術在美大放異彩

下一篇:梵華日報|四川破獲文物被盜案,普陀山召開文物鑒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