炳靈寺石窟:千年絲路明珠盡顯十萬佛洲風采

2017-11-23 | 文/劉迪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小積石山丹霞地貌

小積石山丹霞地貌 

炳靈寺石窟位於甘肅省永靖縣西南約52公里處的小積石山中,這裡是中原、河西走廊、青藏高原交界地帶。自漢代以來,這裡是絲綢之路從中原進入河西走廊的必經之地,又是各民族政權爭奪的軍事要地。

群峰像一道屏障屹立在炳靈寺東方

群峰像一道屏障屹立在炳靈寺東方 

炳靈寺最早稱“唐述窟”,是羌語“鬼窟”之意。《水經注河水》記載:“彼羌目鬼曰唐述,復因名之為唐述山,指其堂密之居,謂之唐述窟。其懷道宗玄之士,皮冠凈發之徒,亦往棲托焉。”唐述山即小積石山,唐述窟即今炳靈寺。後歷有龍興寺、靈岩寺之稱。明朝永樂年後稱炳靈寺,係藏語“仙巴本郎”的音譯。“仙巴本朗”就是十萬彌勒佛居住的地方,亦是十萬佛洲的意思。

遠眺炳靈寺石窟入口

遠眺炳靈寺石窟入口 

很多的歷史文化,賦予我們這個時代無價的財富。在此後1600餘年的歷史變遷中,炳靈寺石窟植根于隴中地區的文化土壤,不斷沐浴絲綢之路、唐蕃古道上西來東往、南傳北去的佛教思潮,形成了既有時代烙印,又獨具地方特色,富有藝術感染力的雕塑和壁畫藝術。炳靈寺石窟融合了多個朝代的造像藝術,早期受印度犍陀羅、秣菟羅及涼州造像影響,中期受雲岡、龍門和長安地區造像影響,晚期受藏傳佛教影響,被譽為“中國石窟的百科全書”。

炳靈寺石窟大門

炳靈寺石窟大門 

進入炳靈寺大門後沿著山體蜿蜒前行,棧道隨山就勢,風光秀麗。左側峰壁上石窟龕群鱗次櫛比、層層疊疊,大大小小的摩崖石刻顯示著古絲綢之路中西佛教藝術交流的繁盛。拾級而上,一側的佛龕因地制宜,形式靈活,題材和內容也趨於多樣。 

炳靈寺石窟分佈在下寺、洞溝、上寺三個區域,現存窟龕216個,造像815尊,壁畫900平方米,石刻題記62處,各類佛塔56座,藏品438件。窟龕集中分佈在下寺區長350、高60米大寺溝西側的崖面上。

第25龕佛像

第25龕佛像

第125龕 釋迦、多寶二佛並坐像 北魏

第125龕 釋迦、多寶二佛並坐像 北魏 

一路走來,崖面各具特色的窟龕、雕像令人目不暇接,多種藝術風格也在我們眼前次第呈現。如第25龕佛的通肩袈裟,陰刻線衣紋均由左肩斜下展開,明顯受到了西域造像的影響。到了北魏時期,炳靈寺石窟再掀起開窟高潮,雕塑和壁畫主題反映出以釋迦、多寶並坐為主的法華三昧禪觀和三世佛觀。令我印象深刻的第125龕內的一組釋迦、多寶二佛並坐像,長眉細眼,高鼻薄唇,面容清秀,雙目微微下視,嘴角略含笑意,好似輕聲細語地訴説著什麼。這一組合宛若南朝竹林內清談玄學的文人雅士,人物造型簡練,神情刻畫入微,堪稱一絕。

第64龕 佛、菩薩、天王像 盛唐

第64龕 佛、菩薩、天王像 盛唐

第4窟 一佛二弟子二菩薩 初唐

第4窟 一佛二弟子二菩薩 初唐 

炳靈寺石窟以下寺最為壯觀,這裡2/3以上(130多個)窟龕建於唐代,特別是唐高宗、武則天時期。這裡不但窟龕數量多,而且藝術水準達到了高峰。走到第64龕時,我被精巧生動的造像所吸引,此龕雕一佛二菩薩二天王,雕鑿時間為儀鳳三年(西元678年)。中間的佛像眉宇清秀,寧靜從容;菩薩像身軀呈“S”形,嫵媚動人,下著“曹衣出水”式輕薄貼身的長裙;左右兩天王雙足各踩一小鬼,雕鑿簡潔生動,表達出唐代藝術家“以形寫神”的審美情趣。在中國石窟藝術中,可居於最完美的作品之列。

第4窟北壁 迦葉 初唐

第4窟北壁 迦葉 初唐

第4窟南壁 阿難 初唐

第4窟南壁 阿難 初唐 

此時,一老一少的脅侍弟子開始大量出現在佛的兩側,建於初唐的第4窟內一佛二弟子二菩薩,年長的迦葉高鼻深目,瘦骨嶙峋,老成持重;另一邊的少年阿難則清秀俊朗,面圓潤、微笑、袖手,衣紋簡潔突出,表情和藹可親。

第171龕 彌勒佛大座像 盛唐

第171龕 彌勒佛大座像 盛唐 

漸漸臨近此行的重點,率先出現在眼前的是第171龕高27米的彌勒佛大座像,它面帶微笑,端詳和藹,上半身依山石雕,腰部以下為泥塑,雄渾莊嚴。2013年修繕竣工後煥然一新,為炳靈寺石窟中體量最大的標誌性佛像。

第169窟外景

第169窟外景

進入第169窟需要經過一段很陡的樓梯

進入第169窟需要經過一段很陡的樓梯 

在其右側懸崖峭壁間的折梯,這是通往169窟的路。它是炳靈寺現存早期石窟中最重要的一窟,堪比莫高窟藏經洞。爬上169窟的路並不容易,我們幾乎都是手腳並用,緩緩移動,時不時往下看看,試想當年開窟造像的情形,難度可想而知。

第169窟西南側崖面斷裂嚴重

第169窟西南側崖面斷裂嚴重 

進入169窟,首先感覺這是個形狀極不規則的洞穴,窟內造像和壁畫都是應不同時期的要求先後營造而成,並無統一規劃。窟內滿壁開龕造像或繪製壁畫,洞窟、塑像、壁畫反映了佛教初傳入漢地時中國早期石窟的面貌特徵。其中,西南側崖面斷裂嚴重,頂部造像、壁畫大部分脫落,留存下來的這些造像、壁畫和題記,彰顯古人智慧。

第169窟西壁

第169窟西壁 

西壁是169窟中最早選擇造像的區域,佛像位置高懸,錯落不齊,大小不一,這種佈局對禪觀具有特殊的效果,在崖壁濃墨淡彩的變化中,呼之欲出。站在169窟內,眼睛不願錯過任何一處,這裡麵包含了太多驚喜。

第169窟20龕 釋迦苦修像 西秦

第169窟20龕 釋迦苦修像 西秦 

169窟內第20龕是西秦時期的釋迦苦修像,表現了釋迦牟尼苦修時身體骨瘦如柴,肋骨、胸骨凸顯,腹部凹陷。佛像的樣式具有犍陀羅苦修像的特徵,這尊雕像也是中國石窟中現存最早的釋迦苦修像。

圖17-第169窟16龕 思惟菩薩像 西秦

第169窟16龕 思惟菩薩像 西秦 

在低於膝蓋的角落,一尊西秦的思惟菩薩像面帶微笑地看著世間變幻。菩薩像長髮披肩,面帶微笑,舒相坐姿,座椅靠背為倒三角魚鱗紋裝飾,與莫高窟第275窟菩薩的靠背非常相似。

第169窟12龕 説法圖 西秦

第169窟12龕 説法圖 西秦 

除了雕像,169窟還有大量西秦時代的壁畫,以表現大乘佛教內容為主。壁畫技法採用中原傳統的線描法與西域暈染技法相結合的方式,色彩傳承了涼州地區以石綠、土紅為主的形式。

 第169窟12龕 菩薩、飛天 西秦

第169窟12龕 菩薩、飛天 西秦 

如第12龕內的説法圖,在以墨線勾勒輪廓線條的基礎上,僅在雙眉、鼻梁、頸部施以白色的暈染,體現了中西繪畫初步結合的特徵。畫面中雙飛天身軀彎曲呈“U”形,于佛右側獻花起舞,菩薩身著袒右肩袈裟,持物供佛,一黃髮捲曲、高鼻深目的西域人單膝跪向佛陀,烘托了佛陀説法的精彩場面。 

第169窟11龕 説法圖 西秦

第169窟11龕 説法圖 西秦

第169窟11龕 説法圖供養人形象 西秦

第169窟11龕 説法圖供養人形象 西秦

第169窟11龕 維摩詰像 西秦

第169窟11龕 維摩詰像 西秦 

第11龕的説法圖,佛、菩薩、飛天的造型具有西域式特點,而旁邊供養人的形象卻是漢民族特徵,展現了佛教初傳入漢地時與中原文化結合的藝術形式。在11龕下方所繪的維摩詰像是我國石窟中現存最早的維摩像。畫面中維摩詰面容俊秀,半臥于帳內床榻上,與顧愷之畫維摩詰像有“清贏示病之容,隱機忘言之狀”相印證,表現的是《維摩詰經問疾品》的內容:維摩詰為在家信佛的居士,他常常稱病在家,因其道行高深,佛要派弟子前往探病,維摩詰利用這樣的機會向眾菩薩、弟子們講説其佛教思想。南北朝時期,表現維摩詰的雕刻和壁畫在各地流行。

大寺溝外景,正值枯水期,崖壁上的石窟隱隱可見

大寺溝外景,正值枯水期,崖壁上的石窟隱隱可見 

身處佛國世界的第169窟,驚嘆于中國石窟藝術帶給我們的震撼,正如範文瀾先生在《中國通史》一書中寫道:炳靈寺石窟與敦煌莫高窟、天水麥積山石窟並駕齊驅,有著同樣重要的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

遠眺第171龕的彌勒大佛

遠眺第171龕的彌勒大佛 

時光流轉,物換星移,跨越1600多年的炳靈寺石窟,向人們展示著一幅幅豐富璀璨、博大精深的佛教藝術畫卷。 

圖文:劉迪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12部門聯合發文 從十方面治理佛教道教商業化問題

下一篇:梵華日報|法門寺佛指舍利紀念大會,拉撲楞寺藏文古籍“數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