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敦煌》導演王潮歌:我把命的一部分留在了這裡

2017-09-19 | 文/李芳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7/9/26/20179261506413715143_432_3.mp4

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7/9/26/20179261506413715143_432_3.mp4

王潮歌被授予“敦煌市榮譽市民”稱號

王潮歌被授予“敦煌市榮譽市民”稱號

白襯衫,黑褲子,小白鞋,一身清爽。

2017年9月18日,在《又見敦煌》週年慶典上,導演王潮歌被授予“敦煌榮譽市民”的稱號。

她毫不掩飾自己對敦煌的滿腔激情:“我把命的一部分留在了這裡。有了這個稱號,從此我就是敦煌人的兵了。”

而讓王潮歌付出了無數汗水、血水和淚水的《又見敦煌》,無論形式還是內容,處處都體現著顛覆和傳奇。

她説,藝術家創作,最應該做的就是創新出奇。

在去往敦煌莫高窟的必經之路上,陡現一片難以名狀的藍色晶體,在沙漠戈壁的背景襯托之下,它熠熠發光,如夢似幻。

這是《又見敦煌》的演齣劇場。它的靈感來源於“沙漠中的一滴水”。水,沙漠中最寶貴之物,象徵生命、希望以及對美好生活的無限嚮往。

如果這已讓你嘖嘖稱奇,裏面的演出一定會讓你更驚喜。

王潮歌説,這個演出有四個與眾不同的特點。

它有一個神奇的劇場。對於觀眾來説,與其説是觀看,倒不如説是一次親歷穿越的體驗;一進入劇場,就即刻進入了一個壯觀瑰麗的幻境。他們穿梭于一個又一個具象的歷史空間:在意向化的絲綢之路上,他們會看到一位位曾在敦煌歷史文化道路上留下不可磨滅印記的人物陸續走來;他們將親眼目睹王圓籙送出國寶,了解其內心的懺悔與無奈;他們又突然轉變為上帝視角,與不同古人對談;他們還可以坐下,沉下心看故事在捧沙的掌心裏再現。

《又見敦煌》劇照

《又見敦煌》劇照

它有史詩般的文學敘述。第一幕,當張騫、張議潮、米薇、王潮歌、王兒將……這些名字響起,眾聲答曰“我在”,擲地有聲而頗有一番含義:我從兩千一百年前走來,我從一千八百年前走來,我從五百六十七年走來,我從現在向你走來……此時此刻,華夏文明的傳承者們同在。第二幕,情節並沒有過分較真王道士到底是不是一個罪人,而是從他和菩薩對話的視角,展現出了懺悔、寬容和感動的精神。駝鈴聲聲中,菩薩説,即便塑像送走,即便碎為塵埃,但我的慈悲與愛永不離開。又比如第三幕,莫高窟壁畫中的人走出來,説我們的臉全黑了,能否讓美麗重現……這個瞬間,觀眾會恍然大悟,原來這個作品並沒有站在一個真實還原歷史的角度,而是希望通過每一個人的眼睛,去看待不同的歷史。 

《又見敦煌》劇照

《又見敦煌》劇照

它為旅行打上深深的文化烙印。旅行本身並不那麼重要,而去哪兒旅行、什麼方式旅行、旅行獲得了什麼則更有意義。《又見敦煌》的目的,就是讓南來北往的遊客,在這個古城,不只是浮皮潦草地照幾張相,而是深深地體驗它的文明,愛上它的歷史,獲得更大的文化滿足。

《又見敦煌》中的王道士

《又見敦煌》中的王道士

它創造了網路外的新奇體驗感受。在網際網路高速發展的今天,我們需要提供的文化産品,是更豐富的、藝術的,而不僅僅是商業的、網路的。《又見敦煌》恰恰就是如此。

難得的是,這部作品,不僅形式新,內容也十分走心。縱使徐徐開展的是兩千一百年的歷史畫卷,但卻沒有跌入“大而空”的俗套,每一幕的情感都直逼觀眾心田。

王潮歌説,有些歷史瞬間的設計,她自己都滿意的不得了。比如最後一幕,展現唐朝這個絲路最興盛的時代,她選擇了張議潮派十隊人馬到長安送信這段真實的歷史。但唯一剩下的一隊人馬進皇宮、與皇帝交談的情景則是藝術的再創作、再加工。在她的故事中,悟真和尚不肯進殿,想先問問皇帝,是否有跟他一樣的人來過。如果有,他就沒必要再進,如果沒有,則其他九隊皆已身埋黃沙。當皇帝知道絲路已通時,他大為感慨:悟真和尚帶來的不是一個口信,而是一條福澤子孫後代的大路啊!於是他命人把所有宮燈點亮,迎接悟真。就這樣,本看起來非常簡單的史實,變得實在和感動起來。

場景展示藏經洞中被運走的箱子

場景展示藏經洞中被運走的箱子

聊起走心,有人説,最震撼的是眾神佛從箱子裏出現的情景;也有人説,最感人的是眾人送別飛天的場景。

與之前創作過的山水、哲學題材不同,王潮歌坦言,像神佛、飛天這樣的佛教元素,駕馭起來很有難度。

《又見敦煌》劇照

《又見敦煌》劇照

她説,佛教不僅僅是宗教,更是一門學問。它深如大海,一兩天、一兩年、甚至一輩子也不過汲取一二。但是她卻認一個非常簡單的“理兒”,即你有你的觀世音,我有我的觀世音。在她眼中,佛教就是一種慈悲、寬懷、美好。

這種美好甚至早已貫穿她所有的作品當中。從來沒有反面角色、沒有對立面、沒有要罵要恨的人,有的是痛苦和對痛苦的關懷、對生命和故土的讚美。這種大的讚美、情懷,就是她作品中最常見的主題。

自《印象劉三姐》以來,每一部作品都叫好又叫座,堪稱藝術和商業成功結合的典範。

王潮歌

王潮歌

在王潮歌看來,藝術和商業從不矛盾。如果作品好,觀眾就多,觀眾多,商業就好。

王潮歌

王潮歌

“我真的從來沒有為了票房設計任何一個情節,我從來沒有為了去諂媚觀眾去設計任何一個情節,我從來沒有為了任何一個營收設計任何一個情節。任何的創作,由心而始,藝術是容不得雜的,容不得塵的,它要求純粹,但是我知道,純粹的藝術一定有好的票房。”她説。

回復過往,在王潮歌這麼多純粹的作品中,唯一不變的估計就是“變”了。

“藝術家應該讓這個世界因為他的存在而出現獨特的一筆,而不是步前人的後塵,或者步自己的後塵”,她説。

文字:李芳

攝影:仵楠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梵華日報|51國參加敦煌文博會,青海熱貢唐卡亮相恭王府

下一篇:從犍陀羅到龜茲再到敦煌,探尋佛教藝術本土化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