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畫風不一樣的日本和尚,世俗卻不墮落|般若頭條

2017-09-04 | 文/李芳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京都的坊主酒吧

京都的坊主酒吧 攝影:Onni

簡單素樸的清水混凝土墻,並不顯眼的招牌,昏暗柔和的燈光,紅酒、威士忌杯觥交錯,緩緩流淌的古典樂,代替呼叫鈴的銅缽,身著僧侶服的調酒師,充滿禪意的酒單……

這是日本京都坊主酒吧(和尚酒吧)中的一瞥。

與我們想像中焚香誦經、持守戒律的僧人而言,日本的和尚充滿了一些“另類”的色彩。比如酒吧裏的坊主,除了僧人,他還是老闆,還有可能是丈夫、父親……

在日本佛教的特有體系下,僧人們不會被“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的兩難所困惑,也不需要面對“和尚經商”的種種質疑和不解。他們所關心的,是今天的客人會不會多,寺廟的運營是否後繼無人。他們談論著柴米油鹽的現世話題,卻又懷抱著普渡眾生的遠大理想,出世即入世,生活即修行。

日劇《朝5晚9》劇照

日劇《朝5晚9》劇照

不負如來不負卿

“悄悄問聖僧,女兒美不美”。每每看到《西遊記》裏深情的女兒國國王慘遭御弟哥哥滅燈的橋段時,人們都難免一陣長吁短嘆,畢竟和尚婚配在中國乃是禁忌、破戒。然而2015年,一部戲稱“霸道住持愛上我”的日劇《朝5晚9》橫空出世,不少人都瞪圓了雙眼:日本的和尚居然可以娶妻!

一想到僧人,多數人的腦海中會浮現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形象。不過在日本,隨著老年化程度的不斷加深,許多寺院已傳承至年輕一輩。本就“骨骼清奇”的日本男女關係在近年來愈發劍走偏鋒,和尚自帶禁欲氣質的偶像劇光環讓不少女性“心動不已”,加之其安定穩重、能賺錢、高學歷,讓眾多女性內心的小兔子歡跳不已。

《朝5晚9》中帥氣的男主角

《朝5晚9》中帥氣的男主角收穫無數少女心

嫁進寺院,不僅另一半有了著落,心靈也得到治愈和解脫。而對寺廟而言,他們同樣也是樂意的,于私的好處這裡自然“不可描述”,于公而言,有利於匯聚人心,更好地傳播佛法。比如幾年前日本的廣濟堂曾出版過一本《美男和尚圖鑒》,平常還會開設專門的僧職男性相親會,寺院在解決僧俗眾人終生大事的同時,也收穫了更多的信眾。

日劇《朝5晚9》劇照

日劇《朝5晚9》劇照

日本和尚開酒吧

日本和尚開酒吧

酒場作道場

娶老婆的日本和尚有不少,會喝酒的很普遍,穿著袈裟在花街縱橫馳騁的僧侶也時有耳聞,不過經營酒吧又是另一回事了。目前,日本只有四處和尚酒吧,一家在大阪,兩家在東京,還有一家在京都。在最酷愛下班之後來一杯的島國,當夜幕降臨,這些酒吧紛紛張開雙臂,迎接忙碌了一天的客人。

“極樂凈土”、“無盡地獄”、“完美極樂” ……初來乍到的客人,千萬不要被酒單上的名字嚇到,他們都是僧侶調酒師特地調出來的美酒;連價格所用的“元”也為“緣”所替代,有緣千里來一杯,您瞧,多有意思。

這裡是治愈係的地方,悠揚典雅的佛樂利於撫平心中嘈雜。食客們一時興起,可以參加簡短的法事;或者乾脆只是坐下來,和僧侶們交交心,卸下一天的疲憊。

京都坊主酒吧的老闆——住持羽田

京都坊主酒吧的老闆——住持羽田 攝影:Onni

不懂酒的和尚不是好Waiter(侍者)。在京都的坊主酒吧裏,住持羽田發明瞭幾款創意雞尾酒,“諸行無常”便是其一。既然是諸行無常,這酒的配方也會隨著他每日“無常”的心情做調整。

住持羽田與客人聊天

住持羽田與客人聊天 攝影:Onni

客人喝酒時也會與住持聊兩句。有人曾問起羽田開酒吧的初衷,他回答:利他自助,兩全其美。人們心情苦悶時,喜歡到寺廟解疑釋惑,但寺廟過於神聖而嚴肅,阻擋了一部分人的步伐。世人多愛酒,開一間酒吧,人們毫無包袱地來到這裡,放鬆之餘還會獲得新的人生啟迪,寺院同時也有了日常運營必需的經費。

東京新宿田谷區的酒吧坊主藤岡善信説,人們以為喝酒與佛教是相悖的,其實二者可以相互配合。人喝酒會將心中的怒氣釋放,此時可能是向他們講解佛理的最好時機。

看來這些坊主們,是既懂佛法,又善於將其活用於杯盞之間,而他們的身份也常常輾轉于住持、老闆、丈夫、父親之間,難怪不少人感慨:矮油,真的很酷呦!

日本信行寺的寺院咖啡館

日本信行寺的寺院咖啡館

腦洞火力全開

日本僧侶的打開方式絕不止這些。

“佛教傳入日本近1500年,但是民眾並不真正懂佛教,無論寺院怎麼講經,就是吸引不來人。既然這樣,就搞街頭講經好了。於是我們就在人潮集聚的鬧市主動出擊了。”信行寺的住持淺野弘毅,也是一家咖啡店的老闆,曾如是説。

僧人Waiter

僧人Waiter

摩登的鬧市連空氣都是燥的,而寺院咖啡館卻開闢了一片清涼的“秘境”。再洶湧喧囂的熱浪,到了這兒都會冷卻下來。人們喝杯咖啡,抄抄經書,跟僧人們聊聊煩惱,或者親手製作一串佛珠……在這裡,佛法不再高深晦澀,而是通過時尚輕鬆的表現方式,將安靜沉穩的能量傳播給人們。

除了在鬧市尋一處芳草地,在寺院裏,僧人們也紛紛大開了腦洞。富山縣的善巧寺,每年都會定期舉辦誦經搖滾音樂會,東京的常圓寺會在週末辦瑜伽課,還有寺院僧人開設彩粧教學課程……形式種類五花八門,令人眼花繚亂。

日本僧侶到府服務做法事

日本僧侶到府服務做法事

世俗化那些事兒

關於日本佛教世俗化那些事兒,中國社科院榮譽學部委員楊曾文教授告訴我們四個字:非今日始。

日本僧人

日本僧人

這個深入塵埃的過程中,有兩個關鍵詞不得不提——“檀家制度”和“肉食帶妻”。

德川時期,幕府為了排擠基督教的傳播,以及結合戶籍制度來控制老百姓,將佛教寺院搖身一變成為國家重點機關單位,為政府處理這些身後大事。

楊曾文教授在《日本佛教史》一書中寫道:“佛教寺院被納入幕府統治的體制之內,僧人擔當類似近代戶籍和治安警察的功能……任何人不管真實信仰如何,必須隸屬佛教的某個寺院,成為它的檀那、檀家;祖先及自己親人的葬儀、祭祀儀式一定要委託檀那寺去辦;要定期向寺院繳納錢財、物品。於是在寺院和信徒間形成了固定的關係,此即‘檀家制度’。還有,佛教寺院還承擔了一定程度的基礎教育。此時的日本佛教已經非常社會化了。”

德川之後的明治政府鞏固了“檀家制度”的地位,同時它還“創造性”地制定一些政策,比如“肉食帶妻”。

《日本佛教史》中有這樣一段話:“在僧人的社會身份和普遍性的生活規則方面,從1872年以後政府廢除僧位、僧官;規定僧侶只是一種職業,命他們稱姓氏;解除過去政府對食肉、娶妻和蓄髮的禁令;禁止僧尼托缽化緣等”。

毫無疑問,這對日本僧人在近代以後廣泛進入世俗社會,身兼傳教之外的其他職業,以及近代僧團的建立,起到了非常積極的作用。

總而言之,在日本,僧人是種職業。至於能幹什麼,吃肉娶妻開酒館,這是一道多選題。

日本佛寺前的僧人

日本佛寺前的僧人

為了生存也是蠻拼的

除了歷史淵源,現實的因素讓僧人們選擇了較以往更世俗化的道路。
從德川、明治時期一路走來,歷史的車輪不斷前進。如今的日本正逐步邁向一個老齡化社會,人口越來越少,而年輕人對宗教的情懷也越來越淡。無論在葬禮還是其他方面,人們在寺院裏花的錢越來越少,寺院經濟也因此遭遇重創。僧人們心急如焚,甚至有人預言,日本現有75000座佛寺中,可能有40%將於2040年前消失。

日本名寺淺草寺

日本名寺淺草寺

現有寺廟裏,名氣大的光靠信徒的香火錢,就能保證“日子過得還闊以”。而那些不知名的小寺廟,卻在大眾的漠然中逐步走向末路。住持們身兼數職,除了主持寺院,還要去別的地方打零工。在日本,如果一座寺廟實在無力維持,它的命運要麼是被政府收購,要麼則被大型寺廟合併。

為了避免出現以上結果,也為了收穫更多的信眾,日本的佛寺不得不開發“經濟頭腦”,做不得已的變通。

日本僧人

日本僧人

世俗卻不墮落

歷史的特有沿革和現實的迫切需求,造成日本佛教“順自其然”地成為了現在這個這樣子。

這個國家完全沒有戒律麼?非也然也。這個國家健全的宗教法律、清晰的宗派制度,十分明確地定下了僧人的規矩和職責。在世俗法律和宗派制度的雙重制約下,他們雖“酒肉穿腸過”,卻也能做到“佛祖心中留”。

一位經營咖啡館的住持説,人們想到佛教,總想到死亡,那麼生活呢?當佛教走入生活,世人更容易明白人生的目標,過上更好的生活,這又有何不可呢?

日本僧人

日本僧人

另外一位酒吧坊主説,任何的對話都可能帶來精神的覺醒,我們就提供這樣的機會。其實,通往佛陀的路不止一條呢。

主筆:李芳

圖片來源於網路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梵華日報|陜西寺廟功德箱升級保險櫃,日本超度機器人無人下單

下一篇:梵華日報|普陀山學院迎“開學季”,終南山古寺將展長幅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