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展覽邯鄲古代石刻藝術 “北齊樣式”奇葩綻放

2018-02-14 | 文/劉迪 仵楠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唐石雕菩薩像 本期攝影:劉迪、仵楠

唐石雕菩薩像

本期攝影:劉迪、仵楠

石刻藝術是我國燦爛的文化藝術遺産,在富有民族傳統的藝術成就中佔有很高的地位。邯鄲的石刻藝術源遠流長,早在8000年前,磁山先民便開始鑿石為器。創造了石磨盤、石磨棒等原始的石刻藝術形態。邯鄲境內至今還保留著彌足珍貴的漢代“群臣上”和“趙國易陽南界”刻石。北朝時期鄴城一度成為中國北方的佛教中心,留下了南北響堂石窟和眾多的單體石造像,創造了佛教造像藝術的“北齊樣式”,對隋唐以後的造像藝術具有深遠的影響。

邯鄲古代石刻藝術 “北齊樣式”奇葩綻放

2005年6月,在邯鄲市文物局協調下,邯鄲市博物館聯合磁縣、峰峰礦區、武安、成安、永年、曲周、邱縣、臨漳等區縣文物部門,通過整合石刻藏品,聯合籌辦《邯鄲古代石刻藝術》陳列,並於2006年春節正式對外開放。該陳列展示了隋唐、東魏、北齊等時期的單體造像和北朝刻經藝術。反映了邯鄲古代佛教石刻雕塑藝術的成就。

《邯鄲古代時刻藝術展》集中展現了邯鄲近年來出土的單體造像,其中以鄴城的漢白玉造像、常樂寺的紅砂石造像最為精美。此外,還以圖片的形式展出了邯鄲境內的石窟造像藝術。

唐代佛教造像

唐代雕塑藝術在“大而盛”的社會和藝術語境中進入成熟階段,不但繼續了南北朝以來的風氣,還出現了表現內容更豐富、技巧更熟練的眾多佛教造像類型。唐代審美環境的改變反應到石刻造像藝術上,便出現了端莊豐滿,氣質渾厚的人物造型,從而達到了佛教造像藝術的頂峰。外來的神也在這個階段完成了漢化的進程,成為真正的本土化了的漢式佛像。


唐紅砂石羅漢頭像

唐紅砂石羅漢頭像

唐石雕羅漢頭像

唐石雕羅漢頭像

唐紅砂石羅漢頭像

唐紅砂石羅漢頭像

唐紅砂石羅漢頭像

唐紅砂石羅漢頭像

唐紅砂石羅漢頭像

唐紅砂石羅漢頭像

唐石雕羅漢頭像

唐石雕羅漢頭像

唐石雕菩薩頭像

唐石雕菩薩頭像

唐紅砂石觀音菩薩頭像

唐紅砂石觀音菩薩頭像

唐紅砂石觀音菩薩頭像

唐紅砂石觀音菩薩頭像

唐紅砂石羅漢頭像

唐紅砂石羅漢頭像

唐石雕佛頭像

唐石雕佛頭像

唐石雕羅漢頭像

唐石雕羅漢頭像

唐紅砂石供養人像

唐紅砂石供養人像

唐紅砂石羅漢頭像

唐紅砂石羅漢頭像

唐紅砂石羅漢頭像

唐紅砂石羅漢頭像

唐石雕菩薩頭像

唐石雕菩薩頭像

唐紅砂石觀音菩薩頭像

唐紅砂石觀音菩薩頭像

唐紅砂石男供養人頭像

唐紅砂石男供養人頭像

唐紅砂石羅漢像

唐紅砂石羅漢像

唐紅砂石釋迦頭像

唐紅砂石釋迦頭像

唐紅砂石釋迦半身像

唐紅砂石釋迦半身像

唐紅砂石釋迦説法像

唐紅砂石釋迦説法像

唐石雕佛坐像

唐石雕佛坐像

唐石雕佛像

唐石雕佛像

唐石雕菩薩像

唐石雕菩薩像

唐石雕羅漢像

唐石雕羅漢像

唐石雕佛像

唐石雕佛像

唐石雕力士像

唐石雕力士像

唐石雕菩薩像

唐石雕菩薩像

唐石雕供養人像

唐石雕供養人像

唐石雕佛像

唐石雕佛像

唐石雕坐觀音像

唐石雕坐觀音像

唐石雕天王像

唐石雕天王像

唐石雕羅漢像

唐石雕羅漢像

唐石雕菩薩像

唐石雕菩薩像

唐紅砂石菩薩像

唐紅砂石菩薩像

唐紅砂石天王像

唐紅砂石天王像

唐石雕佛坐像

唐石雕佛坐像

唐石雕天王像

唐石雕天王像

唐石雕佛坐像

唐石雕佛坐像

唐石雕菩薩像

唐石雕菩薩像

唐石雕普賢菩薩像

唐石雕普賢菩薩像

唐石雕文殊菩薩像

唐石雕文殊菩薩像

唐紅砂石釋迦半身像

唐紅砂石釋迦半身像

唐石雕天王像

唐石雕天王像

隋代造像藝術

經過兩百多年的南北朝分裂,隋文帝楊堅統一了中國。隋文帝楊堅自幼便生活在佛教寺院裏,所以在他的政權穩定後,詔令在全國範圍內恢復佛教,聽任出家,營造經像,並寫一切經置於寺內。

《續高僧傳釋明芬傳》記載,“仁壽(601-604)下敕,令置塔于磁州石窯寺。”地處中原的邯鄲地區雖然在隋代失去了政治中心的有利地位,但其作為佛教中心的影響並沒有衰弱。

隋石雕佛坐像

隋石雕佛坐像

東魏造像藝術

西元534年,北魏分裂為東魏和西魏,鄴城所屬地區為東魏,並繼而成為東魏的次政治中心。受雲岡石窟的影響,東魏造像的主流風格為“面為恨刻,削為容儀”的秀骨清像,但在以鄴城為中心的範圍內,已經開始彰顯出一種新的風格,為“北齊樣式”的形成打下了基礎。

東魏石雕佛坐像

東魏石雕佛坐像

銅鎏金蓮瓣屏觀音菩薩立像-北魏武泰元年(528年)

銅鎏金蓮瓣屏觀音菩薩立像-北魏武泰元年(528年)

銅鎏金蓮瓣屏觀音菩薩立像-北魏武泰元年(528年)

銅鎏金蓮瓣屏觀音菩薩立像-北魏武泰元年(528年)

北齊造像藝術

北齊佛教造像藝術在經過了東魏的短暫過渡後,一改前期清瘦作風,造像整體變得疏潔淳潤,面相豐頤而富有神韻。尤其在衣紋表現上,受當時畫家曹仲達“曹衣出水”畫風的影響,衣紋疏簡貼體,使人物形象在疏簡平淡中流露出內在的活力,從而開創了佛教藝術造像藝術史上的“北齊樣式”。

北齊漢白玉一佛二弟子背屏式造像

北齊漢白玉一佛二弟子背屏式造像

北齊漢白玉觀音菩薩背屏式立像

北齊漢白玉觀音菩薩背屏式立像

北齊漢白玉透雕五身像

北齊漢白玉透雕五身像

北齊造像磚

北齊造像磚

北齊漢白玉觀音菩薩背屏式立像

北齊漢白玉觀音菩薩背屏式立像

北齊漢白玉一佛二弟子背屏式立佛

北齊漢白玉一佛二弟子背屏式立佛

責任編輯:曾鑫

上一篇:微展覽出世神韻——國博藏傳佛教造像精品展

下一篇:大慧寺明代彩繪塑像群:無處不彩畫 無處不雕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