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展覽出世神韻——國博藏傳佛教造像精品展

2018-02-14 | 文/仵楠 劉迪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鎏金銅蓮花手觀音像 本期攝影:仵楠、劉迪

鎏金銅蓮花手觀音像

本期攝影:仵楠、劉迪

西元七世紀松讚幹布統治時期,佛教自中原內地、印度、尼泊爾傳入西藏,融合當地文化信仰、風俗習慣,匯聚佛教顯宗、密宗和藏地苯教等內容,形成獨具特色的藏傳佛教,與漢傳佛教共同構成了中國佛教最重要的兩大系統。二者經歷了一千四百餘年的互相交流、滲透與融合,造像藝術交相輝映,展現著中國佛教藝術的輝煌成就。

國家博物館近年收藏了豐富的佛造像,其中一部分已在佛教造像藝術專題展覽中展出,此次“近藏集粹”特展中“出世神韻”單元展出的這幾十件藏傳佛教造像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鎏金銅蓮花生像 西元16世紀

鎏金銅蓮花生像

西元16世紀

此像以布包頭,戴五葉冠,身著藏王裝束(穿絲綢長袍,腳著靴),挂長花環,左手托碗,右手持手鼓。蓮座造型規整精美,蓮瓣纖細飽滿,完全模倣永樂宮廷造像的臺座。蓮花生大師在西藏佛教史上佔有重要地位,得到藏傳佛教各派供奉,其金銅造像很常見,多數是左手托嘎巴拉碗,右手持金剛杵,右肩依骷髏杖,頭戴寧瑪派的蓮花帽。此造型的蓮花生像少見。

鎏金銅蓮花生像(側面) 西元16世紀

鎏金銅蓮花生像(側面)

西元16世紀

鎏金銅蓮花生像(局部) 西元16世紀

鎏金銅蓮花生像(局部)

西元16世紀

鎏金銅大白傘蓋佛母像 西元18世紀

鎏金銅大白傘蓋佛母像

西元18世紀

主尊三面,每面三目,正面呈忿怒相,怒目獠牙,兩側呈寂靜相,三面上原各有一發冠(已佚),頭上承千面,雙手在胸前結期克印,右手執如意輪,左手本應持一長柄傘蓋,已遺失。從背後痕跡看,在身兩側原應有千手,每只手上各生一眼,均遺失。大白傘蓋佛母是以息災降魔而著稱的密教本尊。

鎏金銅大白傘蓋佛母像(局部) 西元18世紀

鎏金銅大白傘蓋佛母像(局部)

西元18世紀

鎏金銅大白傘蓋佛母像(局部) 西元18世紀

鎏金銅大白傘蓋佛母像(局部)

西元18世紀

鎏金銅大白傘蓋佛母像(局部) 西元18世紀

鎏金銅大白傘蓋佛母像(局部)

西元18世紀

鎏金銅蓮花手觀音像 西元14世紀

鎏金銅蓮花手觀音像

西元14世紀

觀音頭戴三葉冠,冠頂為一尊無量光佛化佛形象,右手施與願印,左手在左膝上牽一枝蓮花。整尊造像四肢粗壯,肌肉結實,頗具東北印度帕拉風格。

鎏金銅蓮花手觀音像(局部) 西元14世紀

鎏金銅蓮花手觀音像(局部)

西元14世紀

銅釋迦牟尼坐像 西元7世紀

銅釋迦牟尼坐像

西元7世紀

此像螺發,眼及白豪處嵌銀,雙手結禪定印,結跏趺坐在圓形覆蓮座上。造像細膩精緻,造型寫實,是克什米爾造像藝術成熟時期的代表作。

泥金銅釋迦牟尼坐像 西元8世紀

泥金銅釋迦牟尼坐像

西元8世紀

此像螺發,眼及白豪處嵌銀,面部及脖頸處泥金,手施説法印。眼是斯瓦特造像和克什米爾造像常用的裝飾手法,由此尊造像的整體可判定它是斯瓦特造像。

鎏金銅金剛手菩薩坐像 西元9世紀

鎏金銅金剛手菩薩坐像

西元9世紀

此像雙手拖握金剛杵于胸前,結跏趺坐于圓形蓮臺上,上面陰刻“川”字紋,頗具尼泊爾風格。金剛手菩薩是佛身邊的侍從,在佛教密宗中是八大菩薩之一,被認為是密宗的起源。他手中所持金剛杵象徵無堅不摧,用以摧毀外道。

泥金銅金剛薩埵像 西元10世紀

泥金銅金剛薩埵像

西元10世紀

金剛薩埵意為“金剛勇猛心”,是密教第二祖。密教在印度流行後,金剛薩埵造像開始盛行,有時有明妃為伴,總是以菩薩形顯現。此像是東北印度帕拉王朝時期樣式,流行于西元8-12世紀。

鎏金銅地藏菩薩坐像 西元10世紀

鎏金銅地藏菩薩坐像

西元10世紀

此像左手持蓮枝撐在后座上,右手持握摩尼寶,呈遊戲坐姿,整體呈現西元9世紀尼泊爾造像的特色。地藏菩薩有多種化身,在佛教密宗中呈菩薩形象,為八大菩薩之一。

鎏金銅釋迦牟尼立像 西元11世紀

鎏金銅釋迦牟尼立像

西元11世紀

此像頭頂飾寶珠,左手提承衣角,右手施無畏印。腳下有榫,原應插在單獨鑄造的臺座上,是尼泊爾造像。

泥金銅文殊菩薩像 西元11世紀

泥金銅文殊菩薩像

西元11世紀

文殊菩薩的基本形象為右手持寶劍,象徵以智慧劍斬煩惱結,左手持蓮花,代表純潔無染,蓮花上放置般若經,象徵智慧與慈悲。此像裝飾稚拙、簡樸,是西藏工匠的早期作品。

泥金銅釋迦牟尼坐像 西元12世紀

泥金銅釋迦牟尼坐像

西元12世紀

此像為尼泊爾造像。尼泊爾常用紅銅鑄造佛造像,紅銅不如黃銅表面平滑光亮,所以尼泊爾造像往往以泥金或鎏金裝飾。

鎏金銅綠度母像 西元12世紀

鎏金銅綠度母像

西元12世紀

此像眉心與雙睛嵌銀,呈遊戲坐姿。其豐潤的身材、靈動的體態、喜悅的申請,以及蓮台下一圈細扁的聯珠紋,都帶有鮮明的印度帕拉風格。

泥金銅那若空行母像 西元12世紀

泥金銅那若空行母像

西元12世紀

那若空行母頭戴五骷髏冠,脖子上挂人頭鬘,左手高舉盛滿血漿的嘎巴拉碗,右手持金剛鉞刀,左肩上搭人頭杖,是在西藏製作的帶有帕拉風格的造像。空行母,源於印度達羅毗荼的女性崇拜。那若空行母是印度大成就者那諾巴按照《勝樂續》關於那若空行修煉方法傳承的,噶舉派最先求得,繼而流傳至全藏各教派。藏傳佛教密宗重視空行,僧俗常在寺廟或家中佛龕中供奉那若空行母。

泥金銅觀音像 西元13世紀

泥金銅觀音像

西元13世紀

此像為舒相坐,面部和頸部泥金。觀音發髻前有一尊小的阿彌陀佛,衣飾有南亞人特徵。帕拉王朝時期,佛教密宗藝術形成了獨特的風格,西元12-13世紀藏地開始流行製作帕拉風格的造像。此像製作細膩,古樸電壓,屬於對帕拉風格造像的模倣作品。

鎏金銅阿彌陀佛坐像 西元13世紀

鎏金銅阿彌陀佛坐像

西元13世紀

此像為西藏造像,作品規整、精巧,頗具尼泊爾造像的風韻,但已不是對尼泊爾風格的簡單模倣,融入了藏族審美情趣。

泥金銅蓮花手觀音像 西元13世紀

泥金銅蓮花手觀音像

西元13世紀

在佛教圖像志中,持蓮花菩薩的造像多通稱為“蓮花手”,但在對菩薩造像識別時,需要通過蓮花上或者頭冠上的標識來詳加辨認。如在蓮花上置金剛,是大勢至菩薩或金剛手菩薩;在蓮花上置經書,是文殊菩薩。

銅四臂觀音像 西元14世紀

銅四臂觀音像

西元14世紀

主尊為四臂觀音,左側為金剛手菩薩,右側為文殊菩薩,他們合稱密乘事部“三怙主”,象徵大悲、大力、大智,是修行者的守護者。四臂觀音為藏傳佛教尊崇的七觀音之一,在藏地有非常崇高的地位,被認為是雪域高原保護神,有“雪域怙主”之稱。

鎏金銅彌勒立像 西元14世紀

鎏金銅彌勒立像

西元14世紀

彌勒著菩薩裝,雙手結説法印,並各牽一枝蓮花,花芯處飾法輪和寶瓶,這是彌勒的標識。佛經對彌勒形象沒有詳細描述,在實際造像中出現多種彌勒形象,印度和中亞地區主要流行立像和結跏趺坐像。

泥金銅金剛手菩薩像 西元14世紀

泥金銅金剛手菩薩像

西元14世紀

菩薩右手高舉金剛杵,左手在胸前結期克印,手釧、腳鐲皆飾纏繞的蛇,表明其龍神之主的身份。金剛手形象有平和相和忿怒相兩種,在不同教派中有不同身份,變化身很多。此尊為金剛手的忿怒身。

泥金銅馬頭金剛像 西元14世紀

泥金銅馬頭金剛像

西元14世紀

馬頭金剛是觀音化身之一,8世紀中葉由蓮花生大師傳入西藏,在藏傳佛教中地位特殊,既是秘密主尊,又是護法神。在造像中,馬頭金剛多以單身形式出現。

泥金銅大日如來像 西元13-14世紀

泥金銅大日如來像

西元13-14世紀

此像為菩薩裝的大日如來佛,結跏趺坐在三角形仰俯蓮臺座上,身後飄起帛帶,上身框在飄動的天衣裏。此像與同時期多數同類造像不同的是,帛帶不連貫,在肩頭和腿邊皆呈燕尾狀,仿佛兩邊各佩一條絲帶,應是為了突出裝飾效果。

鎏金銅彌勒像 西元15世紀

鎏金銅彌勒像

西元15世紀

彌勒是所有佛中唯一有垂足坐姿的,這是辨識他的標誌之一。此像施轉法輪印,佛經記載,彌勒在未來世將下生人間,在轉輪聖王國土的華林園三轉法輪,度盡不同根基的眾生。

銅阿彌佗佛像 西元15世紀

銅阿彌佗佛像

西元15世紀

此像頭像五葉冠、圓形耳璫、瓔珞、臂釧、手鐲、腳鍊,皆鑲嵌寶石,在裙子和身下坐墊處錯嵌金、銀,組成花卉及莖蔓。坐墊下有單層仰蓮座,再下是波羅風格的多層折角臺座。背光造型繁複,倣波羅六拏具背光,不過變成有馬頭的猛獸以兩後蹄站立,前蹄抱立柱,頂部為只有臉和手的阿盧那,雙手握住鳥尾。

鎏金銅寶帳護法像 西元15世紀

鎏金銅寶帳護法像

西元15世紀

寶帳護法是大黑天的形態之一。大黑天梵語為瑪哈嘎拉,是藏傳佛教主要護法神之一,有二臂、六臂等數種不同形象。此像為二臂瑪哈嘎拉,頭戴五骷髏佛冠,右手持金剛鉞刀,左手持嘎巴拉碗,脖上挂有人頭蔓、青蛇項鍊。原所踏伏屍人、底座及身後火焰已佚。

鎏金銅彌勒像 西元15世紀

鎏金銅彌勒像

西元15世紀

彌勒著佛裝,結跏趺坐于圓形臺座上,臺座左邊開出一枝蓮花,中間有一化佛,雙手施禪定印托缽,有舟行背光,之上的花蕊托花瓶。此像多處鑲嵌綠松石,為整尊造像增色不少。

鎏金銅阿瓦德敦哇像 西元16世紀

鎏金銅阿瓦德敦哇像

西元16世紀

阿瓦德敦哇是阿底峽大師的老師。阿底峽首次拜會他是在黑山南的黑岩石下,當時大師著毛衣,鋪皮墊,體粗腹大,目赤色青,半跏而坐,此尊造像表現的大概就是這一情景。之後,阿底峽又兩次向阿瓦德敦哇學法,第一次得其傳授了“發心等法”,第二次跟從阿瓦德敦哇八年,系統學習了中觀,獲得月稱一派的中觀見。

鎏金銅札查巴像 西元16世紀

鎏金銅札查巴像

西元16世紀

造像后座有藏文:“親見馬頭明王並伏魔,享受利樂逝往空性界,此尊名叫札查巴,向此上師做禮拜。在倫熱地方建造。”札查巴是仙多那卡拉地方的一個乞丐,在乞討時總帶一卷關於音律的書稿,因此被稱為札查巴,意思是持書行乞的人。札查巴得到一位瑜伽士的喜金剛灌頂和傳授,禪修六年,得到了大手印的究竟證悟。

鎏金銅阿�佛像 西元16世紀

鎏金銅阿佛像

西元16世紀

造像為菩薩裝,雙手結印,左手托金剛杵,身下仰蓮座下為折角座,兩邊為獅子托載臺座,中間為黃財神像。阿佛又名不動如來,是早期大乘佛教諸佛之一,在大乘佛教中的地位主要體現在佛國凈土思想中。

鎏金銅噶瑪派祖師像 西元16世紀

鎏金銅噶瑪派祖師像

西元16世紀

據造像頭戴的黑色僧帽判斷其是一位噶瑪巴。噶瑪噶舉派黑帽係的傳承源於第二世活佛噶瑪拔希。噶瑪拔希在康藏地區很有影響,曾拒絕忽必烈的邀請,追隨了蒙哥汗,獲賜一頂金邊的黑色僧帽。蒙哥汗死後,噶瑪拔希又支援與忽必烈爭奪皇位的阿裏不哥,因後者失敗,被忽必烈監禁,三年後才釋放。噶瑪拔希死後,讓迥多吉被認定為噶瑪拔希的轉世,正式建立了轉世制度,這是西藏第一次認定活佛轉世,黑色僧帽被視作傳承的信物。

鎏金銅卓彌釋迦益希像 西元16世紀

鎏金銅卓彌釋迦益希像

西元16世紀

蓮座後部制藏文“向上師卓彌譯師釋迦益希敬禮”。卓彌釋迦益希生於藏曆水蛇年(西元993年),吐蕃王朗達瑪的三世孫扎西則巴為弘揚佛法,派卓彌等人前往印度求學,他學成歸來在後藏建牛古壟寺,翻譯佛經,收徒傳教,一生譯著頗多,門徒甚眾。

鎏金銅宗喀巴像 西元16世紀

鎏金銅宗喀巴像

西元16世紀

宗喀巴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創始人,著名的宗教改革家。他強調僧人戒律,提出自己的修習次第。他在闡化王扎巴堅讚的支援下在拉薩大昭寺舉辦了盛大的祈願大會,又在扎巴堅讚的贊助下創建甘丹寺。之後,宗喀巴弟子絳央卻傑建哲蚌寺,釋迦也失建色拉寺。根敦珠巴在後藏建扎什倫布寺,格魯派得以迅速發展起來。

鎏金銅財寶天王像 西元17世紀

鎏金銅財寶天王像

西元17世紀

天王一面二臂,右手所持法器已佚,左手抱一隻吐寶鼬,象徵財源滾滾,隨時準備佈施人間。多聞天王為佛教四大天王中守護北俱盧洲的北方天王,名朗梯色,又稱毗沙門天王。因其能降伏魔怪,護持財物,樂善好施,為人間佈下無窮財富,又稱為財寶天王。

泥金銅文殊菩薩像 西元17世紀

泥金銅文殊菩薩像

西元17世紀

文殊菩薩是大乘佛教中以智慧著稱的菩薩,與普賢菩薩併為釋迦牟尼佛的兩大弟子。格魯派創教領袖宗喀巴大師被其徒眾認為是文殊菩薩的化身,傳説他通過上師烏瑪巴的傳言,間接問法于文殊菩薩,解決疑惑,並在文殊菩薩智慧力量的鼓勵下,完成了許多重要的佛學著作的寫作。

泥金銅普惠毗盧佛像 西元17世紀

泥金銅普惠毗盧佛像

西元17世紀

佛像雙手結禪定印,捧法輪,全跏趺坐在雙層蓮座上,肩披寬帛帶,至肘部纏繞飄起。這一裝飾手法是對明朝永樂和宣德時期宮廷造像的模倣。毗盧佛為梵文音譯,全稱毗盧舍那佛,意譯為大日如來,變化身有結禪定印的胎藏界毗盧佛,結禪定印持法輪的普惠毗盧佛,結智拳印的金剛界毗盧佛。

鎏金銅釋迦牟尼立像 西元18世紀

鎏金銅釋迦牟尼立像

西元18世紀

臺座背後刻藏文“八蚌”,表明此像是八蚌寺造像。此像主要模倣印度佛教造像克什米爾風格。八蚌寺的開創者司徒卻吉迥內是一位偉大的藝術家,他師承噶瑪噶赤畫派。該藝術流派的另一位藝術大師十世噶瑪巴卻多英傑終生癡迷克什米爾金屬造像,確吉迥內在雲南期間曾參觀過卻多英傑鑄造的克什米爾風格佛造像。

鎏金銅六世夏瑪巴曲吉旺秋像 西元17世紀

鎏金銅六世夏瑪巴曲吉旺秋像

西元17世紀

夏瑪巴(正式全稱為昆津夏瑪巴)也稱紅帽喇嘛,後來又稱紅帽噶瑪巴,是藏傳佛教噶瑪噶舉派中的最高持教法王之一,也是最早擁有活佛轉世制度的藏傳佛教領袖之一。夏馬巴和噶瑪巴有互相認證的傳統,已在位的一方與新登位的一方為師徒關係。曲吉旺秋是第六世夏馬巴。

鎏金銅司徒卻吉迥內像 西元18世紀

鎏金銅司徒卻吉迥內像

西元18世紀

此像左手結禪定印,右手結施無畏印。底座後部有藏文題款:“此遍知者卻吉迥內像,是為了作為旺傑多吉的信奉像,積聚善資材使所有親友受益,在八邦寺教證法輪洲建造,祈願吉祥”。西元1700年,司徒卻吉迥內生於今德格龔埡鄉,後被認定為八世司徒活佛,西元1727年,在德格土司支援下正式創建八蚌寺,並使之成為噶瑪噶舉派的又一中心。在佛學、歷史、語言、文學、天文、歷算、醫學、藝術,乃至政治等多領域都有成就。病逝于西元1774年。

銅摩利支天像  西元18世紀

銅摩利支天像 

西元18世紀

此像一面兩臂,面若少女,寂靜含笑,左手在胸前拈無憂樹枝(已佚),右手下垂在膝前揚掌向外,展五指作與願印,坐于野豬上,下接單層蓮臺,底邊刻有“土觀呼圖克圖誠心金銀造”十一字。呼圖克圖為藏語朱必古的蒙語音譯,其意為化身,為長生不老之意。清代對蒙藏地區冊封呼圖克圖者,名載于理藩院冊籍,每一代轉世必經中央政府承認和加封,乾隆之後以金瓶掣簽確定轉世者。在西藏地區,呼圖克圖的地位次於達賴和班禪。有些可出任地方政府攝政。此像為乾隆時期二世土觀呼圖克圖施造。

泥金銅妙音佛母像  西元18世紀

泥金銅妙音佛母像 

西元18世紀

妙音佛母身著天衣,雙手在胸前捧琵琶(已佚),神情專注,側耳傾聽,下身著長裙,長裙以錯金銀工藝裝飾出細小花朵紋飾,臉、脖頸、腳和手部泥金。妙音佛母為文殊菩薩的眷屬,她也是賜予各種智慧及文藝才能的本尊。

鎏金銅葉衣佛母像  西元18世紀

鎏金銅葉衣佛母像 

西元18世紀

此像三面六臂,每面均現忿怒相。主臂雙手置於胸前,右手持金剛手,左手持金剛索(已佚);其餘兩雙手臂展開于身側,分別持有金剛斧、花朵和樹葉,還有弓和箭,除花朵與樹葉外,其餘法器均遺失。以如意坐姿坐于蓮臺上。葉衣佛母身居深山叢林,項戴綠葉花環,腰穿樹葉草裙,故而得名。這些草葉代表各種藥材,可祛除瘟疫、諸毒,象徵修持葉衣佛母可帶來的治療與法力。藏地寺院常供奉或修持葉衣佛母,祈求保祐僧眾免受瘟疫之災。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微展覽德化白瓷中的佛教藝術

下一篇:微展覽邯鄲古代石刻藝術 “北齊樣式”奇葩綻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