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瑪扎伯哈石窟壁畫:滄海桑田,探尋絲路遺珠

2017-12-04 | 文/苗利輝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瑪扎伯哈石窟外景

瑪扎伯哈石窟外景 

瑪扎伯哈石窟位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庫車縣東北30公里處的瑪扎伯哈村西南部戈壁丘陵上,海拔為1080~1090米。沿庫車東去烏魯木齊的314國道東行二十公里,折轉北行十公里左右,到達瑪扎伯哈村。由此再往北7公里左右即到著名的森木塞姆石窟。

石窟群位於瑪扎伯哈村西南部連綿起伏的戈壁丘陵上,石窟群範圍內分佈有多條洪水溝。石窟東面不遠處有一條小河流經,小河西岸的瑪扎伯哈村中有維吾爾族居民,種植有小麥、玉米等作物。

瑪扎伯哈石窟大約開鑿于西元7世紀。大部分洞窟已塌毀。洞窟形制以方形窟為主,主室頂部形制多樣,有縱券和穹窿式。進深達10余米的長條形講經堂在龜茲地區亦屬少見。

因破壞嚴重,瑪扎伯哈石窟保存的壁畫不多,第1窟穹窿頂下沿的“鹿野苑初轉法輪”和兩側的飛天為龜茲壁畫的上乘之作。

壁畫保存較多的是第8窟,主要題材有尊像、本生和因緣故事、佛傳故事、天相圖、菱格山水和紋飾。

瑪扎伯哈第9窟 右甬道外側壁 “佛説法圖”

瑪扎伯哈第9窟 右甬道外側壁 “佛説法圖” 

尊像包括佛與菩薩。其佈局方式,依據繪製壁畫洞窟的形制有兩種,一種繪製在穹窿頂方形窟內,其佈局方式和森木塞姆第42窟相同,即佛和菩薩像繪製在被分割的穹窿頂的一個梯形條幅內。佛與菩薩相間。如第1窟,但該窟穹窿外的平頂的四個角沒有繪出天王而是繪製了佛説法圖,很有特點。

另一種則繪製在中心柱窟的主室或甬道側壁上,繪製的均是佛像。第8窟主室側壁繪製的立佛頭光和身光中均有小化佛,第8窟主室兩側壁均繪大立佛,在立佛的頭光和背光中繪有連續的小立佛。與小乘佛教的佛陀造像有著明顯的不同,表現了大乘的佛“法身”觀念。這種情況在開鑿于西元4世紀的克孜爾第47窟後室涅槃佛圖像中已有體現,後來在屬於西元7世紀的第123和第160窟中以及臺臺爾石窟的第16窟中更進一步得到發展,反映出大乘佛教思想在龜茲地區亦有一定的影響。

第8窟的左右甬道外側壁及後甬道正壁描繪了大型佛立像,雖然畫面殘破脫落,但從那殘存的衣紋褶襞和優美的雙手上,仍可看到那些遒勁勻稱的線條,運用得嚴謹週密,顯得氣韻神妙,自然瀟灑,尤其是對手的刻畫十分精緻,柔軟豐厚的手掌和纖細的手指,傳達著佛祥和仁慈的溫情。此外,這些立佛像的頸部均佩帶有華美的頸飾,亦與龜茲地區一般的佛像裝飾不同,體現出其獨特的佛教理念。

本生、因緣和佛傳故事是龜茲石窟中表現最多的壁畫題材,但是瑪扎伯哈石窟中現在保存下來的並不多。

本生故事僅保存在第1窟門道券頂部位,可識別的有馬璧龍王救商客。

因緣故事壁畫主要保存在第8窟的主室券頂部位。但是非常特別的地方是在這處石窟群中,佛不僅有坐姿,也有立姿。兩者交替排列。此種表現應與有關禪經記載有關。據鳩摩羅什譯《禪秘要法經》卷中記載,“見坐像已,復更作念,世尊在世,執缽持錫,入裏乞食,處處遊化,以度眾生,我於今日但見坐像,不見行像,宿有何罪?作是念已,復更懺悔。既懺悔已,如前攝心,繫念觀像。觀像時見諸坐像,一切皆起,巨身丈六,方正不傾,身相光明,皆悉具足,見像立已。復見像行,執缽持錫,威儀癢序。諸天人眾,皆亦圍繞。”另外,因緣故事中的佛也不再是位於畫面的正中而是偏于一側。可惜這裡因緣故事剝落、煙熏嚴重,其題材已無法識讀。

瑪扎伯哈第1窟 主室穹窿頂外緣 “鹿野苑初轉法輪”

瑪扎伯哈第1窟 主室穹窿頂外緣 “鹿野苑初轉法輪” 

佛傳故事壁畫保存在第1窟和第8窟,這兩個洞窟佛傳的分佈位置均與龜茲石窟佛傳圖的通常分佈位置不同。第1窟的主室頂部後端左側三角平面繪“鹿野苑初轉法輪”故事畫。這個故事講述的是佛成道後,為他最初五位弟子講法的事跡,它標誌著佛陀傳法事業的開始,是佛教史上的重大事件,也是佛教石窟藝術中著力表現的題材之一。畫面正中,佛結跏趺坐于方形高座上,表情安詳平靜。方座下正中繪一法輪,象徵著佛法的傳播,法輪兩側各繪一鹿,仰頭望佛,似乎也為佛法所感染。五位弟子分坐于其兩側,表情專注,正在認真聆聽著佛祖的教誨。他們兩側分繪梵天和帝釋天,作飛行狀,姿態優美。整個畫面佈局緊湊,人物安排合理,極具匠心。為同類作品中的上乘之作。

瑪扎伯哈第1窟 主室穹窿頂外緣 “飛天”

瑪扎伯哈第1窟 主室穹窿頂外緣 “飛天” 

第8窟左右甬道內側壁中上部各繪一幅説法圖,描述釋迦牟尼成道後説法教化的故事,題材不辨。後甬道正壁繪降魔成道,壁畫被揭取。在龜茲地區的其他石窟群中,説法圖一般繪于中心柱窟的主室側壁,降魔圖則一般繪于中心柱窟或方形窟的主室前壁或側壁。該窟繪于後甬道前壁,龜茲地區僅此一例。

涅槃圖僅保存一例,位於第24窟主室門道上方。此種佈局方式在龜茲地區並不多見,還見於克孜爾第161窟和第189窟。

瑪扎伯哈第9窟 右甬道外側壁“鞦韆”

瑪扎伯哈第9窟 右甬道外側壁“鞦韆” 

天相圖也是龜茲石窟中心柱窟和方形窟中經常出現的題材。瑪扎伯哈第8和第29窟保存有天相圖的壁畫。第8窟天相圖以日天為中心,向右依次繪:立佛、立佛、風神、大雁,向左側依次繪:風神、金翅鳥、月天、大雁,與龜茲地區一般日月天位於券頂中脊兩端不同。

佛教通常所講供養人是指供養“佛法僧”三寶的人。既包括世俗信眾,也包括寺院中的僧侶。他們將私有財産奉獻給佛教個人或社會團體,奉獻的私有財産有物質和精神兩個方面的,內容無所不包,唯一的條件是要有利於佛法而不是對它有所損害。洞窟完成之後,他們的形象被畫在洞窟裏,表現他們對佛陀的恭敬虔誠和埋藏在心裏的善良願望。

瑪扎伯哈石窟中的供養人保存不多,僅見第8窟主室前壁龕側壁上所繪的供養比丘,虔誠肅穆,表達了對佛法的無比敬仰。

 瑪扎伯哈第1窟 主室穹窿頂外緣 “飛天”

瑪扎伯哈第1窟 主室穹窿頂外緣 “飛天” 

瑪扎伯哈石窟中保存較多的紋飾有筒瓦紋、垂帳紋、卷草紋。一般繪製在中心柱窟或方形窟的疊澀部位或者甬道的頂部與側壁的結合部位,既起到了分割不同空間的作用,也具有很強的裝飾性。

瑪扎伯哈石窟的藝術風格為龜茲風格,未見有漢文和回鶻風的影響。壁畫佈局,尤其大幅拱形壁畫的處理上,善於使用菱格形式,從而使得整個畫面多而不亂,極富裝飾性。人物造型龜茲化,採用曲鐵盤絲的線條和暈染法,注重人體的結構,人物比例適當,富有美感。

作者:苗利輝 新疆龜茲研究院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圖片來源:新疆龜茲研究院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龜茲壁畫裏的風神圖像:與眾不同的西域鬼神形象

下一篇:新疆臺臺爾石窟:壁畫風格獨特 題材佈局隨意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