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木吐喇石窟奇觀:龜茲風與漢地風壁畫咫尺相臨

2017-11-13 | 文/趙莉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庫木吐喇石窟外景

庫木吐喇石窟外景

庫木吐喇石窟位於新疆庫車縣西約25公里的三道橋鄉庫木吐喇村。洞窟分佈在渭幹河出卻勒塔格山口東岸崖壁上。

現存的石窟群可分為兩區,分別稱為谷口區和窟群區。渭幹河流進山谷的南口處,散佈著32個洞窟,均開鑿在河床東岸及其溝谷內的懸崖峭壁上。在谷口區附近有兩處規模較大的寺院遺址,位於谷口區南端的山坡上的是玉曲吐爾遺址,隔河相望的是夏合吐爾遺址。

從溝口區循渭幹河東岸向北約2公里處有一大溝。大溝內外崖壁屹立,窟室密集,就是常稱的窟群區,共有洞窟80個。大溝溝口南側、渭幹河的東岸是第1-39和79、80窟之所在,洞窟或鑿在山腳,或開于山腰,鱗次櫛比,氣勢磅薄。第40-50窟及73-78窟散佈在大溝中兩崖高聳,仰首翹望,題名隱約,被稱為“題名溝”。溝口北側、傍渭幹河床有第50-67窟,拾階而上,即到著名的五連洞,即第68-72窟。洞窟駢比相聯,前有長廊相通,窟室高大,雄偉壯觀。立在窗前,放目眺望,天山余脈聳立前方;俯首下視,河水激蕩,驚心動魄,實是修行建寺的理想場所。

庫木吐喇谷口區第21窟主室穹窿頂“供養天人”

庫木吐喇谷口區第21窟主室穹窿頂“供養天人”

庫木吐喇石窟大致分三個時期:一是龜茲王國時期,約為西元5-6世紀。洞窟形制以中心柱和方形窟為主。

庫木吐喇谷口區第21窟主室穹窿頂“供養天人”

庫木吐喇谷口區第21窟主室穹窿頂“供養天人”

壁畫題材同克孜爾石窟發展期的壁畫相近。20世紀70年代在谷口區發現的第20和21窟壁畫保存較好。這時期的壁畫藝術受外來影響,尤其是犍陀羅的影響較大,人物的造型和服飾表現得最為突出。

庫木吐喇谷口區第20窟主室左側壁“坐佛、菩薩和紋飾”

庫木吐喇谷口區第20窟主室左側壁“坐佛、菩薩和紋飾”

同時,也有中原地區的因素,如谷口區新1窟天宮上方的雲氣紋和天宮椽頭上的獸頭圖案,但龜茲本地的藝術還是佔據主導地位。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29窟主室側壁“橫列因緣故事”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29窟主室側壁“橫列因緣故事”

二是安西大都護府時期,約為西元7-8世紀。洞窟形制仍為中心柱和方形窟,但壁畫出現了新的題材內容,除了龜茲本地特色的洞窟和壁畫外,出現了中原漢風壁畫。

庫木吐喇窟群區主室券頂左側“方格坐佛”

庫木吐喇窟群區主室券頂左側“方格坐佛”

龜茲風格壁畫除保持其基本內容、佈局和風格外,又打破了舊有的程式,如簡化了天相圖,出現了毗廬遮那佛像、塔中坐佛、橫列因緣故事,甚至菱格坐佛、方格坐佛等內容。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58窟主室正壁“帝釋窟説法”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58窟主室正壁“帝釋窟説法”

如窟群區第58窟,這是一典型的龜茲式中心柱窟,頂呈縱券式。主室正壁開大龕,龕內的塑像與龕外繪畫組成帝釋窟説法圖,龕右側乾闥婆彈奏著琉璃琴樂佛,左側帝釋天及妃以四十二事問佛,龕上方的半圓形壁面上,天人紛紛聚來聞法。八身天人在佛兩側對稱排列,向中央傾斜,有的散花,有的奏樂,有的持寶蓋,有的執花繩。場面宏大壯麗,氣勢奪人。

緊挨龕的上方中央,表現帝釋窟之所在毗陀山。菱形山格中,樹木挺立,池水盪漾,野獸出沒,毒蛇盤曲,鳥雀佇立,矯健的崖羊或漫步,或奔騰,草廬中苦修者靜坐,既是故事的背景,又起到了裝飾作用。整個構圖對稱勻衡,並在同中求異,使熱烈、繁雜的氣氛顯得莊嚴宏偉,富有韻律感。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14窟“西方凈土變局部”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14窟“西方凈土變局部”

漢風洞窟中則繪出中原大乘佛教的《凈土變》和《藥師變》等經變畫。在人物造型、裝飾圖案、繪畫構圖上,都與敦煌莫高窟有相似之處。如窟群區第14窟。該窟為方形窟,主室正壁繪《阿彌陀經變》,阿彌陀佛坐中央,兩側脅侍觀世音、大勢至菩薩。佛和菩薩上方的華蓋上摩尼寶珠閃爍,“重寶瓔珞”,“珍妙寶網羅覆其上”,“七寶諸樹周遍世界”。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16窟主室正壁“華蓋與飛天”,現藏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16窟主室正壁“華蓋與飛天”,現藏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該經説,當阿彌陀佛集會宣法時,聞者“莫不歡喜,心解得道”,即時“四方自然風起,普吹寶樹出五音聲,雨無量妙華”。虛空中,天花亂墜,各方諸佛端坐蓮中前來赴會,樓閣飄住藍天,彩雲烘托著的飛天持花盤供養,懸挂在兩側的日、月失去了光輝。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73窟“凈土變中的‘未生怨’”,現藏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73窟“凈土變中的‘未生怨’”,現藏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下方,眾菩薩、天人和阿修羅、夜叉、龍王等天龍八部圍繞,畫面宏大,氣勢磅薄。雖然人物眾多,但在聚散變化之中求統一,生動豐富而又完整。這幅經變畫是初唐我國中原盛行阿彌陀凈土變的反映,可能是庫木吐喇石窟最早出現的經變圖。

龜茲風格的壁畫與漢地風格的壁畫咫尺相臨,是庫木吐喇石窟特有的奇觀。

三是回鶻時期,約為西元9世紀及其以後時期。雖然此時已為龜茲石窟的衰落期,但回鶻文化特色的佛教藝術給庫木吐喇石窟增添了新的內容和風格,是研究回鶻文化的重要遺存,其壁畫內容基本與中原相同。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45窟主室券頂“茶花”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45窟主室券頂“茶花”

在藝術上,首先以漢風為基礎,又吸收龜茲佛教藝術的因素,更主要的是,發揚了回鶻民族自己的文化傳統,而形成符合本民族愛好和審美觀的風格及特色。如窟群區第45窟,該窟為中心柱窟,縱券頂,形制上繼承了龜茲本地區的特點。主室中脊繪團花圖案,以圓形蓮花為中心,周圍綠葉和茶花環繞,兩側又以帶狀茶花紋裝飾,活潑規整,具有時代特徵。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45窟主室右券頂“因緣故事”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45窟主室右券頂“因緣故事”

中脊兩側繼承龜茲風的橫列因緣故事,但又有所不同,是由較大的佛像和縮小了的有關人物相對而坐,具有坐佛的效應。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79窟主室壇基正面“回鶻供養人”

庫木吐喇窟群區第79窟主室壇基正面“回鶻供養人”

在龜茲石窟群中,庫木吐喇石窟保存回鶻壁畫最多,內容也最為豐富。回鶻風洞窟內出現了漢文和回鶻文合璧的供養人榜題,這是十分罕見的珍貴資料。

作者:新疆龜茲研究院研究員 趙莉

圖片提供:新疆龜茲研究院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絲路拾遺:新疆克孜爾尕哈石窟壁畫藝術大觀

下一篇:龜茲壁畫裏的風神圖像:與眾不同的西域鬼神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