稷山青龍寺水陸畫:千官列雁行,妙動滿宮墻

2017-07-13 | 文/宿小白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執幡玉女

執幡玉女

本期攝影:宿小白

那天早晨天氣霧濛濛的。我從稷山縣城出發前往青龍寺。汽車穿過村莊以後,眼前出現了一片寬闊的丘陵地帶。只見山丘上青瓦紅墻的寺院與周圍的自然環境和諧地融為了一體。

步入寺院,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腰殿(彌陀殿),于元至元二十六年(西元1289年)重修,採用單檐懸山式屋頂,實為一座簡練樸素的建築。殿宇裏面與外觀的旨趣截然不同。濃墨重彩的繪畫把整個墻壁渲染得瑰麗無比,同時營造出一個洋溢著莊嚴肅穆感的空間——這是一鋪精彩絕倫的水陸畫。

禮佛圖

禮佛圖

青龍寺水陸畫將佛、菩薩、梵天帝釋、天王金剛、紫微大帝、閻王判官、帝王將相、賢臣烈女等三界眾多神祇人物,按尊卑排列組合,安排在“天地人”三段世界裏:中間(西壁)為彌陀凈土世界,兩側(南壁北壁)勾畫出熙攘的人間和森羅的地獄景象,眾人(鬼)仿佛受到神的召喚,徐徐行進在奔赴天國的路途上,極富超凡入聖、信仰得救的象徵意義。

驀然想起杜甫對吳道子所繪《五聖朝元圖》的頌揚:“森羅移地軸,妙動滿宮墻。五聖聯龍袞,千官列雁行。冕旒俱秀髮,旌旆盡飛揚。”似也符合這鋪壁畫最初帶給我的強烈印象。

西壁繪製神眾禮佛圖。最頂端是位階最高的位置,依照凈土宗的布列規則,繪三身佛:中尊法身佛毗盧遮那,左尊報身佛盧舍那,右尊化身佛阿彌陀佛,皆結跏趺坐,大有高高在上、俯視凡塵之意。

三身佛

三身佛

 三界諸神圖

 三界諸神圖

帝釋聖眾

帝釋聖眾

梵天聖眾

梵天聖眾

在三身佛下方,帝釋和梵天聖眾以側面行進的姿態,佔據著“禮佛圖”正中央的位置。帝釋天與梵天皆為佛教之護法主神,同屬佛教二十諸天。主尊頭戴珠冠,或持圭,或持法器,上身腰腹微微前傾,容曳的服飾,揮灑的廣袖,飄蕩的裙裾,纏繞在身上的飄帶舒捲自如。面對這雍容的體態和流動著的衣褶所表現出來的美,我們無法抑制住自己的感動。週遭祥雲繚繞,神氣飄然在雲霄之上,呈現出一派瑯圜福地的景象,更是讓人心馳神往。

帝釋諸神

帝釋諸神

梵天

梵天

中國繪畫乃線條雄辯的藝術。(宗白華)此畫中人物身上的線條緊勁連綿、迴圈超忽,尤其體現在衣褶的處理上,繁密緊直的線條如瀑布般傾瀉而下,盡頭的轉折連綿不斷毫不滯澀,悠然回轉化為修長飄蕩的弧線,如春雲浮空、流水行地,皆出於自然,又或是神來之筆。這是東晉快速流動的線條在元代的迴響,使畫面産生一種充沛的生氣感。

遵循自然法則是美的保障,就是最大限度地減少人力的干預,使之合乎自然,臻于自由的境地。

在眾多神祇之中,最易辨認的無疑是鬼子母,因其身攜孩童的形象已是深入人心了。

鬼子母

鬼子母

畫面中的鬼子母作貴婦人形象,面容雖有些漫漶不清,但雍容華貴的富麗情態依稀可見,讓人一下聯想起晚唐周昉的《簪花仕女圖》。只見其雲鬢巍峨,紗羅製成的花瓣嵌在冠上,橫向挑出一隻墜有珍珠的金釵,“浮動搔頭似有風”,輕盈的步伐帶動簪釵微微顫搖。右手舉于胸前,左手輕輕托住法衣的袖擺,廣袖袍衣隨風翻飛,結在肩頭的彩帶飄曳飛揚,流暢的動感呼之欲出,優美動人。局部看濃墨重彩瓔珞珠飾,整體看迎風而動有飄逸之姿,這個境界,最難將息。

在禮佛圖中,有幾位侍女像畫得格外出色。畫中人無不姿容豐艷,秀色爛發,圓潤的臉龐,豐腴的身軀,挺直的鼻梁,微微翹起的櫻桃小口,輕雲蔽月般的眼眸,凝神而立的神態,可謂“仙子含愁眉黛綠”,直把仙女的嬌美質感,刻畫得栩栩如生。這偶然的遺存,讓我們通過它感受到一種時代風氣。 


侍女

侍女

托盤玉女

托盤玉女

執幡玉女

執幡玉女

玉女

玉女

我注意到一幅有趣的畫面。右下角帝釋的一隻手悠然探出,手薏緩轉青蔥指”,正欲從盤中取食。左側的天女目光向下,仿佛正凝視著這一幕,唇部蕩起神秘的微笑,其純真的表情,令人感受到少女般的天真爛漫。赤面護衛左手執幡,右手緊攥拳頭,側目關注著天女的一舉一動,嘴巴微張,似乎要發出內心的疑問,神態格外憨直。在這幅畫中,畫師主要利用了人物的姿態和他們在畫面中的相互關係來表達個性,製造出一種活潑生動的氣氛。一千年過去了,藝術家的筆意還在墻上流動。一覽之餘,我們還和他心心相印。

玉女天神

玉女天神

如果説這些玉女是陰柔之美的化身,那畫中的護法金剛則代表了陽剛之美。兩位護法善神相向而立,剛勁雄健,一名持弓矢,一名持寶劍,須短鬢,身上的盔甲緊密細緻令人眼花撩亂,周匝的火焰雲仿佛正在燃燒,增加了神像的威儀和動感,凜然的氣勢令人懾服。

護法善神

護法善神

護法善神

護法善神

護法善神

護法善神

用色彩和形態調和出來的繪畫,給人一種內在的精神上的感覺。唐代壁畫讓人感覺美好,宋代壁畫令人沉靜,元代壁畫似乎總透露著一股陰鬱低沉的調子。這尤其體現在殿內南壁所繪的十大明王像上。

明王像

明王像

明王

明王

十大明王像面目猙獰可怕,發髻豎立作赤黃色,正面笑容,右面微現忿怒相,左面大惡相,利牙嚙唇顰眉,全身立如舞勢。一覽之下,仿佛有一股子陰氣襲人而來,令人不寒而慄。中國藝術向來推崇含蓄美,金剛怒目不如菩薩低眉。這些張牙舞爪、氣勢洶洶的明王,反倒不如那些嫻靜的菩薩更讓人印象深刻。

十大明王像的下方,因有殿門分為東西兩鋪,東鋪繪有往古帝王子孫眾、后妃宮女眾、為國亡軀將士眾等,西鋪繪有五瘟使者眾、孝子賢孫眾、賢婦烈女眾等。這些人物,都是儒家所宣揚的忠孝仁義等倫理道德方面的典範。以此度化世人,確實比虛幻飄渺的佛道形象更具吸引力。


帝子王孫眾

帝子王孫眾

后妃宮女眾

后妃宮女眾

五瘟使者眾

五瘟使者眾

賢婦烈女眾

賢婦烈女眾

四海龍王眾

四海龍王眾

腰殿北壁繪製地獄場景。鬼王接引僧引領一群遭遇各種死法的亡魂,邁入陰森恐怖的地獄之中,開啟六道輪迴之路。這些冤魂大都是社會底層的勞動者,畫中情景深刻揭示出他們的不幸遭遇。宗教畫裏的苦難即是現實苦難的表現,又是對這種現實苦難的呻吟。當時的現實是異族征服者的殘暴統治和長期處於無休止的戰亂之中,人的生命宛如朝露,命運不可琢磨,惟有一心向佛方能脫離人間苦海。

陰曹地府面善大師等眾

陰曹地府面善大師等眾

古樸的寺院,精美的壁畫……看到這些,躁動不安的心漸漸歸於平靜,體味到清寧的安息感。那種沉鬱之中的平靜景象,在許多年以後仍然深深地印刻在腦海裏。在青龍寺的沉靜中,我所發現的,應該説是一種美的真實。當美到來的時候,一切都形同虛幻。

責任編輯:曾鑫

上一篇:陽曲不二寺壁畫:且向斜陽唱輓歌

下一篇:稷山青龍寺大雄寶殿壁畫:靈山只在汝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