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者拉傑:一生只做好一件事,畫唐卡不會停下來

2017-09-27 | 文/葛蕾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7/9/26/20179261506389197865_432_3.mp4

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7/9/26/20179261506389197865_432_3.mp4

宗者拉傑

宗者拉傑

“當一個人用心只做一件事時,往往才能達到意想不到的高度。”

唐卡畫師宗者拉傑説,他這一生最大的成功就是策劃繪製了《中國藏族文化藝術彩繪大觀》(以下簡稱《彩繪大觀》)。這幅總長達一千米的巨幅唐卡畫卷,是這位國家級非遺項目熱貢藝術代表性傳承人50年的心血之作。

宗者拉傑1951年出生於青海省循化縣文都鄉牙訓村。在他的家族裏,沒有人畫唐卡。直到3歲那年到寺院去玩耍,他看到有人在畫唐卡,非常喜歡,模倣著他們的樣子畫畫。隨著漸漸長大,去寺廟的次數多了,宗者拉傑逐漸對唐卡這門藝術産生了濃厚興趣。之後在寺院裏拜了師父,出家修行,學習唐卡繪畫技藝。

宗者拉傑唐卡作品:五尊文殊菩薩(局部)

宗者拉傑唐卡作品:五尊文殊菩薩(局部)

動蕩的文革十年迫使他還俗,直到1962年,新的政策允許寺院恢復後,宗者拉傑才又回到寺院,重新投入心愛的唐卡繪畫事業。之後,他更是穩穩地把握住了寺院組織集中學習唐卡繪畫的機會,為日後繪製唐卡長卷打下了堅實基礎。

宗者拉傑唐卡作品:財神(黑唐)

宗者拉傑唐卡作品:財神(黑唐)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黨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以及一些文化上的因素對宗者拉傑激勵特別大。在看到藏區很多唐卡的品質、礦石原料的使用上,都粗製濫造,遠非上乘。他萌生了一個念頭,要創作一個從內容到形式都非常有品質,並具有歷史意義的作品。

最開始設計《彩繪大觀》這幅長卷時,宗者拉傑也曾想過自己一人獨立完成,後來發現並不現實。因為,僅僅是草圖的繪製,以他一己之力可能就需要35、6年的時間才能完成。因此,他希望把藏區的畫師集中起來,群策群力一起繪製這幅作品。從1990年開始,先聚集200人,再到400人,最後宗者拉傑逐漸集中了500多名全藏區知名的畫家,共同繪製長達618米的《中國藏族文化藝術彩繪大觀》上卷。

1999年8月,《彩繪大觀》上卷繪製完成,同年9月被收入“大世界基尼斯之最”。直到今天,很多當初參加過這幅長卷唐卡繪製的人都已經過世,但他們的作品被永遠保存在了青海藏醫藥文化博物館。宗者拉傑説,繪製這幅長卷唐卡時,外界並不知道它有多大價值,畫家們也都是在默默無聞地付出。但當現在唐卡的價值被外界高度認可時,他們卻已不在人世。如果説有什麼遺憾,宗者拉傑説,就是覺得對不起他們。目前他正籌備出一本畫冊,希望用這種方式把這些人的貢獻都記載下來,傳承下去,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對他們的懷念與感激之情。

《彩繪大觀》是整個藏族文化的百科全書,裏面涉及的內容從藏族的起源、藏族的歷史發展、藏族宗教的形成以及各個教派的演變,到藏族整個民族的文化,如民間文學、民俗文學、民俗文化,還有藏族的飲食文化、喪葬文化等,包羅萬象。此外,因為《彩繪大觀》是各個教派、各個地區的畫師共同繪製完成,所以它也是民族之間團結的象徵。

《彩繪大觀》上卷618米,正在繪製的下卷在完成後會達到400多米。上卷的繪製已經花費了37年的時間,下卷預計也需要12年來完成。整個長卷總共將花費50年光陰。50年對於一個人來説是生命的多半。宗者拉傑説,組織繪製《彩繪大觀》是他風華正茂的時候,精力充沛,作品品質也最高。這件作品完成以後,他一生的願望都圓滿了。

宗者拉傑把今天的成就歸功於他的老師。他説:“老師不為錢不為利,一心想的都是如何把學生帶好。現在很多人畫唐卡是為了賣錢,但老師不是。對於老師來説,畫唐卡是他心中的一個信仰,對於所畫的內容,他是懷著崇敬的心情來看待。”這個理念也深深影響了宗者拉傑。

繪製唐卡所需要的顏料

繪製唐卡所需要的顏料

當問及是否計劃退休時,他表示還沒有停下來的打算。雖然已經將近70歲的年紀,宗者拉傑現在零碎時間還會教授學生,畫一些小的唐卡。“畫唐卡是一生的事業,是不會停下來的”。現在,宗者拉傑開辦了一個培訓學校,為的是傳播唐卡文化。學生裏面有來自回族、蒙古族、漢族等。

授課時,宗者拉傑不僅教授繪畫技藝,還注重道德方面的教導。雖然有些學員上有老下有小,需要唐卡給他們帶來的利益來生活,但他提醒一定要有底線,那就是要保證唐卡的品質。

“品質不能騙人,品質騙人的話,不僅對自己的名譽受損,對整個唐卡藝術的聲譽也會有影響。”宗者拉傑説。

他語重心長地表示:“一定要要認認真真的畫,認認真真的傳承,把中國這些優秀的東西傳承下來。不能編造假的東西,也不能騙人,不能為錢而奮鬥,而是要為藝術的傳承而奮鬥到底。”

這是他最大的希望。

記者:葛蕾

攝影:仵楠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王潮歌:我把命的一部分留在了敦煌

下一篇:周煒:藏傳佛教藝術可真正發揮民心相通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