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爾哇阿旺桑波,在浮世繁華中靜默修行

2016-12-26 | 文/王金梅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初識噶爾哇阿旺桑波,是在一次世界性佛教會議的餐廳裏,幾百人的熙攘與嘈雜與他無關,他身披紅色袈裟安坐一隅,帶著出世的安靜光芒……這位來自青海循化的出家人,與眾多聲名在外的佛教界人士不太一樣,但他是青藏高原眾多為信仰堅守的出家人的縮影,苦行清修、遍步各地,一生只為做一件事。

苦學三十年重振薩迦宗風

噶爾哇阿旺桑波誕生於薩迦昆氏家族,是元朝忽必烈帝師八思巴的後裔,十世班禪大師的親侄子。“噶爾哇”本意為政教合一的領袖,歷任“噶爾哇”均由薩迦昆氏家族世襲。文都大寺經元朝帝師八思巴法王授記,由第二任帝師亦憐真創建於1272年,是青海最早的藏傳佛教薩迦派寺院。文都大寺是十世班禪大師幼年學經的母寺,也是大師生前回鄉進行宗教活動的主要場所。文都大寺如今是青海省重要的愛國愛教教育基地、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也是眾多佛教信徒嚮往的信仰寄託之所。

9、噶爾哇阿旺桑波接受中華佛文化網專訪.jpg

噶爾哇阿旺桑波接受中華佛文化網專訪

噶爾哇阿旺桑波,1967年出生,十三歲出家為僧,現為文都大寺第二十六任座主,由十世班禪大師親自任命,深受十世班禪大師教誨。曾赴哲蚌寺、扎什倫布寺、拉卜楞寺、薩迦寺等多所著名藏傳佛教寺院學習。

出身並不寒酸的他,卻選擇了一條並不“舒適”的求學之路。他在幾個寺廟輾轉求學期間,曾以流浪乞討為生,忍受饑寒交迫的病軀,任由袈裟磨破,仍堅持一步步丈量信仰實現的距離。用他的話説即是“求得為接引眾生的佛緣”。

如今,眾多社會職務加身的他,有時也會輾轉各地,參與各種會議和學習,但是無論走到哪,他總要隨身攜帶一個包裹,裏面有八思巴法王和十世班禪大師法相、香爐、供品、日常做功課的經文。無論他走到哪,住在什麼樣的地方,哪怕只容得下一張床的小旅館,他都要尋得空間,精心擺好這個“移動的供壇”,這是他時時不忘的“本分”,更是一生不改的事業。

噶爾哇阿旺桑波多年致力於重振薩迦宗風與佛教文化的弘揚,2002年完成了重修八思巴法王親建的文都大寺三界威嚴大依怙殿,並在薩迦祖寺領受了薩迦昆氏家族傳承的獨特法門。

2文都大寺皇家護國護法殿外景.jpg

文都大寺皇家護國護法殿外景

噶爾哇阿旺桑波説,一直以來,十世班禪大師的教誨縈繞於心:“要做一個愛國愛教的僧人。祖輩先賢為我們留下了輝煌燦爛的文化遺産,作為傳承者和接班人,要繼續發揚先人的智慧精神,把歷史賦予的使命承擔好、傳承好。”

歷十三載復建“世界吉祥萬佛塔” 

2016年9月,在青海省循化十世班禪大師的故鄉,舉行了一場獨特而盛大的紀念活動。為紀念世界和平使者帝師八思巴與愛國愛教高僧十世班禪大師,漢傳、南傳、藏傳三大語系高僧齊聚文都城,共同慶賀世界吉祥萬佛塔重建竣工,祈願世界吉祥、國泰民安、民族團結宗教和睦。 

萬佛塔落成慶典上,一向內斂持重的噶爾哇阿旺桑波在致辭中數度哽咽,這是他帶領他的寺廟僧眾,在社會各界的幫助支援下,歷時十三載,才終於建成的“雪域聖塔”、“心願之塔”,也是目前青海省最大的一座佛塔。

元朝帝師八思巴除了推動藏族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全面發展之外,為元朝的穩定、發展,以及全國各民族間的團結和文化交流,作出了巨大貢獻,在歷史上樹立了愛國愛教、民族團結、祖國統一的典範。744年前,亦憐真之兄朵思麻本欽益西迥乃在先前八思巴受比丘戒之地,為世界息滅戰亂而建造了吉祥萬佛塔。作為安多地區薩迦昆氏後裔,十世班禪大師曾多次提出要在故鄉重新修建吉祥萬佛塔。為了完成十世班禪大師這一心願,噶爾哇阿旺桑波倡議並主持重建了世界吉祥萬佛塔,以紀念帝師八思巴與忽必烈以佛教的慈悲和智慧,為世界和平、祖國統一、民族團結作出的貢獻。

4忽必烈為帝師八思巴送行至文都塑像.jpg

忽必烈為帝師八思巴送行至文都塑像

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印順讚重建雪域聖塔為“盛世盛事”,不僅告慰先賢,也為世界和平帶來光明和福祉。印順説,噶爾哇阿旺桑波繼承和發揚了先賢高僧崇高的愛國愛教精神和虔誠的弘法傳統,不忘初心、嚴於律己、勤勉精進,無論是人品、修持還是學問,都贏得了佛教界同行的稱讚。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青海省政協副主席、青海省佛教協會會長仁青安傑在萬佛塔落成慶典致辭中説:“世界吉祥萬佛塔作為目前青海省規模最大的佛塔,具有豐富的歷史文化內涵,必將在展示黃河文化、祈福祖國繁榮昌盛、各民族同胞和諧安康等方面,顯示出巨大的精神力量。”

創因明佛學院助人們認識自心

噶爾哇阿旺桑波的另一個身份,是十世班禪大師因明佛學院院長。他在雪域高原上克服重重困難,聯繫社會各界力量,創辦了十世班禪大師因明佛學院,並親自參與教材制定,培養出很多愛國愛教的青年僧才。

十世班禪大師因明佛學院教學大樓_副本.jpg

十世班禪大師因明佛學院教學大樓

噶爾哇阿旺桑波認為,因明學是藏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瑰寶,也是我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藏傳因明學廣泛吸收東方文化的精髓,歷史悠久,研究人才輩出,獨具特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論體系。研究藏傳因明學不僅是研究一種文化遺産,而且是深入研究人類的一種文化現象,探討其深層內涵、挖掘其理論價值,更具有時代和現實意義。因明學是藏傳佛教修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也有助於現代人“離開煩惱得到快樂”。

“因明學是什麼?因明學是幫助人們認識自心的學問。”噶爾哇阿旺桑波説,“人的本性其實沒有好壞之分,只有心態的變化,如果把握住心態的變化,時時刻刻讓心處在好的狀態,壞人也能變成好人,若不能把握住自己的心,這一刻是好人,下一刻就可能做壞事。” 

噶爾哇阿旺桑波認為,因明學在現實生活中也有很多妙用。很多人喜歡到寺廟裏面拜佛,求佛與菩薩保祐,因明學是讓人知道,佛與菩薩不能賜給我們所需要的一切,我們的一切是我們的因緣來創造的,而因緣是自己的往昔所為。我們想要快樂就要去積聚産生快樂的因,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儘量行善,不起傷害他人之心。如果沒有認識到一切互為緣起,我們就會忽略自身努力的重要性。

8、青海文都大寺第二十六任座主噶爾哇阿旺桑波.jpg

青海文都大寺第二十六任座主噶爾哇阿旺桑波

佛陀説“吾為汝説解脫法,當知解脫依自己”就是這個道理。佛教的殊勝之處就在於它從不強求,從不收買信徒。

問及噶爾哇阿旺桑波如此苦行清修,動力源何?他以一個精妙的反問作答:“青藏高原自然生活環境這麼惡劣的地方,為什麼出現這麼多高僧大德?”因明學在這裡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學習因明學,能夠認識到人生的寶貴,懂得生命的價值,因而為生命樹立起一個遠大而崇高的信仰目標,這種信仰的力量,能夠克服和超越物質的匱乏,帶來心靈深處的幸福平靜,而只有心底的平靜,才有助於接近佛法以及世間萬法之根本。

釋迦牟尼佛在世時,從未以壯大佛教僧俗群體為目標,他僅希望眾生“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盤”。噶爾哇阿旺桑波在為眾生求得解脫的道路上亦在無止境地求索,他以身體力行的方式朝著自己不改初衷之願一步步前行。這個願望樸素而莊嚴,令他願意窮盡一生的光陰與力量去追尋。在每一個山窮水盡時,他默念起心願:“讓每一個生命都離開煩惱得到快樂”。那是他的彼岸燈塔,在暗夜裏發出渺小卻偉大的光芒,指引著他通往下一個柳暗花明。

噶爾哇阿旺桑波簡介:十世班禪大師親侄、青海省政協常委、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青海省佛教協會副會長、青海文都大寺第二十六任座主、西寧宏覺寺住持、十世班禪大師因明佛學院院長、青海省因明學會會長。

責任編輯:曾鑫

上一篇:網路大V延參法師暢談網際網路+傳統文化

下一篇:嘉木樣圖布丹:行至凈土處,坐看情起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