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傳僧侶與法國哲學家在喜瑪拉雅十天都談論了什麼?

2017-08-24 | 文/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佛教究竟是什麼?為什麼它今天在西方有如此多的信奉者?如何理解這樣一種既古老又嶄新的智慧?這本《僧侶與哲學家》就要解答這些問題。

本書作者為一對法國父子,生物學博士馬修•理查德是法國著名哲學家、法蘭西學院院士讓-弗朗索瓦•何維勒的兒子,諾貝爾生物醫學獎得主法蘭索瓦•雅各布的學生,一直從事分子生物學最尖端研究。然而,他卻突然遠赴喜瑪拉雅山麓出家為僧,跟隨藏傳佛教的老師,探求古老的東方智慧。二十年後,他的父親來到尼泊爾加德滿都,兩人決定通過自由的談話,交流他們的疑問和各自對於對方的困惑。

父子二人,藏傳僧侶與法國哲學家之間,進行了一場為期十天的對談,涉及社會、文明、生命、宇宙等諸多重大話題。父親對佛教犀利的質疑,讓馬修有機會揭開佛法神秘的面紗。

這是東方智慧與西方理性之間一次震撼心靈的相遇。它像是一座搭在東西思想落差之上的橋梁,用聆聽的、容忍的、溫和的方式疏通雙方,讓東西方人各自照鏡子,看看自己,看看我們這個世界,這個時代。

|圖書資訊:

僧侶與哲學家

《僧侶與哲學家(賴聲川全譯本)》

作者:(法)讓-弗朗索瓦•何維勒 (法)馬修•理查德 著 / 賴聲川 譯

出版社: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4年09月 

|作者簡介:

讓-弗朗索瓦•何維勒(Jean-Francois Revel):

法蘭西學院院士,1924年生,哲學教授、政治評論家,所著政治評論在西方世界皆引起很大反響,曾任法國新聞週刊《快報》總編輯,現居巴黎。

馬修•理查德(Matthieu Ricard) :

佛教僧侶。生於1946年,曾為巴黎巴斯特學院分子生物博士。1972年移居印度,向佛教大師們學習,二十多年來過著佛教僧侶的生活。出家前曾寫過一本鳥類遷移的著作,出家後的作品有《頓悟之旅》。至今一直從事藏文經文的翻譯,現居尼泊爾謝城寺。

|譯者介紹:

賴聲川:

台灣知名舞臺劇導演,1954年生於美國華盛頓。美國加州伯克萊大學戲劇藝術博士。曾任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教授及院長。1984年參與創立劇團表演工作坊,擔任藝術總監。自1984年開始劇場創作,後陸續開創台灣舞臺劇市場,即興時事電視劇市場,受到中外媒體讚譽,並獲得諸多獎項。賴聲川同時是藏傳佛教信徒,譯有多本藏傳佛教書籍。

|譯者序:

賴聲川

賴聲川

當自己愛子養到二十幾歲,拿到生物學博士學位,正要展開充滿各種輝煌可能性的人生時,突然有一天,他告訴你,他要出家,而且要到遙遠的喜瑪拉雅山,你會做何感想?

法國著名哲學家及政治評論家、法蘭西學院院士讓-弗朗索瓦•何維勒(Jean-FranoisRevel),就碰到這個人生中極為特殊的難題。他的兒子馬修•理查德(MatthieuRichard)在諾貝爾生物醫學獎得主老師的教導下,以極優異的成績拿下博士學位,已經開始走向生物學界革命性的突破,突然之間,他決定放下這一切,放下他燦爛的家世(除了父親之外,母親是藝術家,舅舅是世界著名的探險家),到遙遠的國度,披上袈裟,剃髮為僧。

佛教……西藏……印度……尼泊爾……藏傳佛法……金剛乘……喇嘛……我們可以想像二十多年前,這些名詞對一位西方哲學家而言是多麼的陌生而遙遠。但是讓-弗朗索瓦必須面對,因為他兒子走了,去這些遙遠的地方,迎接這些陌生的事情。

馬修當年的決定,並不是因為他遭遇到什麼不如意或困境。簡而言之,他看到另外一種生活的可能性,一種充滿意義、令他振奮的生活方式。從小,因為他父母的關係,讓他有機會接觸各種著名的思想家及藝術家,包括超現實大師布列東、音樂大師斯特拉文斯基、舞蹈大師貝夏特等,而他研究所的指導老師就是諾貝爾獎得主法蘭索瓦•雅各布(FrancoisJacob)。馬修如果想在世俗中走完人生這一遭,成績必定是可預期的優秀、燦爛。但馬修卻説:“我一直有很多機會接觸許多極有魅力的人士。可是他們雖然在自己的領域中都是天才,但其才華未必使他們在生活中達到人性的完美。具有那麼多的才華,那麼多的知識和藝術性的技巧,並不能讓他們成為好的人。一位偉大的詩人可能是一個混蛋,一位偉大的科學家可能對自己很不滿,一位藝術家可能充滿著自戀的驕傲。各種可能,好的壞的,都存在。”(第一章)

在接下來的二十多年光陰裏,這一對父子各自在選擇的領域中努力。讓-弗朗索瓦編輯法國最具影響力的週刊、寫書。他所撰寫的知識性論述成為世界性的暢銷書籍。評論現代民主體系的《沒有馬克思,沒有耶穌》(NiMarxnijesus,英文名WithoutMarxorJesus)早已成為現代政治評論的經典之作。

而馬修在同樣的二十幾年之後,交出了一份迥然不同的人生成績單。閉關、修行,有十二年光陰,他朝夕跟在本世紀最偉大的藏傳佛法老師之一頂果欽哲仁波切的身邊,直到欽哲仁波切一九九一年圓寂為止。現在,他出版了許多本佛法書籍的翻譯本,而他與生俱來的藝術才華並沒有浪費:多年來,馬修用他的攝影鏡頭捕捉他周邊經常令人不可思議的人與物,拍攝喜瑪拉雅山區以藏傳佛法為中心的生活及祭典。記錄他老師欽哲仁波切的攝影作品《證悟之旅》,前幾年以精裝本問世,頗受好評。

法國媒體一直對這對父子保持著好奇而不解的眼光,無法了解讓-弗朗索瓦和他出家的兒子之間的關係,甚至有報道傳出父子之間二十多年來已斷絕了關係、未曾説過話的謠言。於是出版家安排了一次父子對談,讓兩人開懷暢談,討論當年馬修離家的原因及心情、討論他們定義中的生命意義、東西方哲學的異同、西藏的命運、人類的未來……這些對談成了這本《僧侶與哲學家》,是一次極富感性的理性對談,兩位知識分子之間,一對父子之間。

至於為什麼是我翻譯這本書,簡而言之,是馬修指定的。這並不意味著我把這次翻譯工作視為一個因朋友拜託而做的事情,反而以極大的熱誠擁抱任務,投入到翻譯工作中。和馬修認識多年,雖然我沒有馬修的良好因緣,可以和欽哲仁波切朝夕相處十二年。在仁波切圓寂之後,有一次馬修到台灣來,在我們家住了一段時間。幾年前,當馬修的攝影作品《證悟之旅》在美國出版,他曾邀請我幫忙出版中文版。可惜因為牽涉到攝影作品印刷問題,無法與原出版商談妥合約事宜。去年,《僧侶與哲學家》出版了,馬修通過先覺出版社的同仁表示,希望我幫忙做翻譯工作。雖然我曾任專業翻譯,但佛法的翻譯是另一種挑戰,對錯差距可能造成一位修行者在修行上的偏差,責任非常重大。因為有太太丁乃竺在我身邊,就不擔心這方面的問題。事實上,沒有她幫忙仔細校對,這本書的翻譯是無法完成的。另外還要感謝藏語顧問張惠娟女士,以及幫我整理稿子的戴若梅和仇冷。

翻譯過程中,我和馬修一直通電子郵件,有一次,我跟他説:“不知為什麼,我感到你‘指定’我翻譯這本書是非常有意義的,我感到這和我們跟欽哲仁波切的緣分有關。在他這一生中,你完成了你和他之間的緣,可惜,他在世時,我只是開始意識到我的緣。”

馬修回復説:“是的,真奇妙,在這一方面,欽哲仁波切一生中所織出的關係,到現在仍然持續地在開花!”

《僧侶與哲學家》法文版出版後,已翻譯成二十幾種語言,影響甚大。它像是一座搭在東西思想落差之上的橋梁,用聆聽的、容忍的、溫和的方式疏通雙方,讓東西方人各自照鏡子,看看自己,看看我們這個世界,這個時代。

中文版出版前夕,我到印度菩提伽耶旅行,這裡是佛陀的證悟之地,我與馬修相會,並參加了一次研習會。從台北到印度的飛機上,我仍忙著做最後的校閱。走進德里機場過海關時,在擁擠的隊伍中,我的旁邊站了一位法國女士。我驚訝地發現,她手上拿的正是法文版的《僧侶與哲學家》。向她招手,取出包裹裏的英文版和中文譯稿給她看。驚訝之餘,我們會心地微笑,仿佛明白了彼此從此書中所得到的深切收穫。但願中文版讀者能夠得到我在翻譯過程中所得到和感受到的一切。

責任編輯:三木

上一篇:故宮給四僧辦了最大的書畫展,現在還出了一套書

下一篇:明代摩崖造像佛頭被盜,日本機器人誦經唸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