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19日 星期四

廣汽菲亞特再投47億 廣州長沙分食JEEP

  馬爾喬內在為Jeep品牌做的決策進行檢討,承認今年他在這個品牌上推進緩慢:已經于6月在美國投産的新切諾基車型,推遲了四個多月才上市;簽訂在中國生産Jeep車型的框架協議10個月後,才處理好地方政府關係,進入行政審批階段。

  作為菲亞特和克萊斯勒集團CEO,馬爾喬內在11月初的一次會議上承認“有些決策太天真”。不過老馬也在表現其改變局勢的能力——此前克萊斯勒放出消息,已經和廣汽集團達成了Jeep 在華生産選址共識。

  按照廣汽集團此前的規劃,Jeep品牌將在廣汽菲亞特框架內國産,並且將有一部分産能移師廣州。“廣汽菲亞特廣州分工廠確實在為旗下SUV産品國産做準備,但目前還沒有關於菲亞特品牌和Jeep品牌如何組合的相關資訊。”廣汽內部人士11月4日稱。

  從菲亞特廣州分廠項目目前規劃的産能、投産車型和建設時間節點來看,Jeep國産並非只局限在廣州,可行性最大的方案仍然是適度平衡廣州、長沙兩地政府利益,在兩地共同生産。

  廣州發佈項目報批的消息並沒有讓長沙沮喪,廣汽菲亞特所在地長沙經濟技術開發區主管招商的負責人11月1日對本報記者表示:“兩地都生産,但細節還不能透露。”

   廣州欲獨吞JEEP

  今年1月15日,菲亞特-克萊斯勒聯盟就與廣汽在克萊斯勒總部簽署了擴大在華生産、銷售乘用車合作的框架協議。根據協議,未來廣汽菲亞特的産能將會被提高,以滿足未來菲亞特-克萊斯勒聯盟車型在華國産化的需求。

  但此後這一項目演變成了廣汽集團所在地廣州和廣汽菲亞特所在地長沙兩地政府之間的拉鋸戰:地方政府為了能獲得汽車項目帶來的巨大産值,對於引進Jeep國産項目互不讓步,廣汽和菲亞特成了夾心餅乾。

  事實上,早在2009年廣汽菲亞特項目最終確定前,廣州就曾經力主廣汽菲亞特落戶該市,甚至已經在廣州環保局挂出了環評公告。對於發展前景更被看好的Jeep國産項目,廣州態度堅決。

  廣汽集團在與克萊斯勒談判的初期,曾提出借用廣汽乘用車的過剩産能生産Jeep的方案。廣汽至少考慮了四個方面的因素:利用了廣汽乘用車過剩産能;讓廣汽自主品牌學到技術和生産工藝;滿足廣州政府利益訴求;避免廣汽菲亞特異地建廠政策限制。

  儘管這一方案可使Jeep儘快國産,但對於馬爾喬內來説,利用廣汽菲亞特過剩産能和共用配套商,才是最經濟的做法。所以反對Jeep離開長沙,長沙政府方面也借此提出了留住Jeep的態度。

  廣汽此後提出第二套方案:Jeep部分車型留在廣汽菲亞特長沙工廠生産,但前提是規劃好廣汽菲亞特第二工廠,並選址廣州。廣汽集團高層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多方基本上能理解這套方案,今年廣汽乘用車發展勢頭較好,廣汽集團也無需為其過剩産能擔憂。

  項目實際推進遵循了上述方案的大致路徑。從産能規劃上看,廣州分工廠規劃産能只能滿足Jeep市場需求的一部分。2012年Jeep進口車在中國市場銷量已經達到4.6萬輛,增長達117%,按照其目前銷量增長速度,至2016年該工廠建成時,Jeep進口車的銷量將遠遠超過其一期産能。

  折中方案:長沙生産小型SUV

  但根據廣東省發改委公示的項目資訊,廣汽菲亞特廣州分廠規劃産能為:一期達到6萬輛/年的産能,二期根據市場需求逐步達到16萬輛/年整車生産能力。“沒有一個品牌會在國産時産能設計不滿足已經達成的市場。”一位汽車業內人士説。

  此外,廣州分工廠産品規劃和投産時間點等資訊,也印證長沙基地將先利用廣汽菲亞特過剩産能先投産Jeep品牌。按照汽車國産慣用邏輯,優先生産車型應為進口車型中的熱銷車型,以保證快速上量和品牌正常運轉。事實上,Jeep進口車在中國市場銷售得最好的是緊湊型SUV指南者和自由客,去年銷量3.3萬輛,佔總銷量的72%。

  而廣州分工廠將生産的車型確定為C-SUV和B-SUV乘用車、自主品牌汽車及新能源轎車。據可靠消息,第一款投産車型將是Jeep品牌中級SUV自由光;自主品牌汽車和新能源汽車的規劃是為了滿足異地建廠的國家政策。

  馬爾喬內最初規劃Jeep品牌將在2014年下半年國産,廣州分工廠明顯無法做到,而因為菲亞特與Jeep已經實現資源共用,廣汽菲亞特長沙工廠可以實現:近年Jeep品牌在馬爾喬內的掌管下積極擴充産品線,SUV進行大型化和小型化延伸,而新開發車型力主與菲亞特資源共用,其中進入量産最後階段的Jeep小型SUV與菲亞特500L同平臺。

  長沙政府相關人士證實了兩地共同生産方案被相關方認可。本報記者在11月1日向長沙經濟技術開發區負責人提問“Jeep品牌是不是已經確定在廣州生産”,其連聲回答:“(兩地)都搞都搞。”為了實現平臺共用與儘快搶佔SUV市場,有接近廣汽菲亞特的人士透露,廣州分廠與長沙工廠將可能分別投産中大型SUV和緊湊型、小型SUV。

   馬爾喬內等不起

  廣州和長沙在過去的十個月上演了一場汽車項目爭奪戰,雙方互不相讓使得廣汽集團和菲亞特-克萊斯勒聯盟都無法輕易抉擇:廣州政府為廣汽集團的實際控制方,而長沙為廣汽菲亞特所在地。

  馬爾喬內甚至放言,廣汽如果再無法處理兩地政府關係,Jeep品牌在華生産將可能選擇其他的合作夥伴。他實在沒耐心再等下去。

  菲亞特收購克萊斯勒後,後者在最近兩年開始反哺前者,菲亞特在全球多個市場陷入低增長或負增長困局。10月31日,菲亞特宣佈下調2013年的盈利和銷售預期,盈利預期從此前的12億至15億歐元範圍,下降為9億至12億歐元範圍。原因是經濟衰退導致的菲亞特銷量暴跌抵消了旗下克萊斯勒産品的強勁表現。

  歐洲汽車市場已經連續六年下滑,近期加入下滑行列的還有菲亞特曾一度表現不俗的拉丁美洲市場,義大利汽車業和菲亞特股東人心惶惶。

  菲亞特寄望新興市場的高速增長幫助其擺脫困境。依靠克萊斯勒的增長個,今年前三季度,菲亞特-克萊斯勒累計全球銷量達到334.43萬輛,同比提升3.6%。其中中國市場增長最快,今年前9個月,菲亞特-克萊斯勒在中國的月均銷量接近1萬輛,其中大部分為Jeep品牌車型。9月,菲亞特-克萊斯勒在中國銷售1.25萬輛,同比增長高達149.9%。

  面對菲亞特品牌和Jeep品牌進展不暢的中國戰略,馬爾喬內至少要承受兩重壓力:集團整體業績繼續下滑,股東方抱怨加劇;市場增長空間在眼前卻無法付諸行動,Jeep品牌再次錯失這一輪SUV熱。

  • 來源:
  • 編輯:林彥中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