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8日 星期五

寶馬在華患上高管後遺症?

  李邈

  前不久,寶馬中國最年輕的副總裁朱江(原寶馬中國MINI品牌副總裁,後轉為華晨寶馬合資自主品牌“之諾”負責人)突然離職,隨即閃電加盟亞馬遜,自此完成從“線下”到“線上”的職場變奏。

  在大數據時代,這樣的選擇並不令人意外。但從年初寶馬原大中華區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史登科宣佈提前退休開始,寶馬在華多位高層離職仍令外界認為倉促突然。

  其中,原寶馬中國副總裁陸逸加盟路虎中國,原華晨寶馬高級副總裁戴雷奔赴英菲尼迪,戴雷加盟英菲尼迪不久,即將原“寶馬係”的三位得力幹將(均為高級經理級)何闊、王媛和劉旭招致麾下,出任總監級要職。這還不算完,11月1日,曾任華晨寶馬銷售副總裁的段建軍,11月1日正式出任北京梅賽德斯-賓士銷售服務有限公司銷售及市場行銷執行副總裁。加上朱江,寶馬在華高層也在閃電般地完成更替。

  如此規模的跳槽是否正常?對此,正反輿論均有涉及。贊成派認為跳槽意味著業界對於寶馬近年發展的肯定,有利於人才發揮作用;反對派指出“一朝天子一朝臣”,接替史登科的安格將建立自己的人才體系。

  上述分析都不為過,但筆者更傾向於前者。

  商業社會,企業論成敗必然是結果導向。銷量、利潤、客戶滿意度猶如達摩克利斯之劍,推動企業決策者前行。與深諳中國文化的史登科相比,雖然90年代安格即推進寶馬在華銷售,但對中國的深入解讀,與精通中文的史登科尚存差距,這是客觀存在的事實。想要讀懂中國,與團隊形成真正的默契,需要安格付出更多的時間和溝通成本。

  其中,戴雷成為英菲尼迪中國事業部的總經理,而陸逸和段建軍則分別成為路虎和北京賓士的2號人物,這本身即是業界對人才的肯定,同時也是對於寶馬過去成績的肯定。

  回過頭看,上述高層的離職是否會帶給預期的動蕩?

  從結果導向看,目前尚未出現這種跡象。在外企中,寶馬是毫無疑問的大公司,大公司中絕少出現“一票否決權”制,更多的是群策群力,而非英雄主義。

  多位高管相繼離職後,寶馬在華銷量並未出現明顯異動,前三季度在華銷量284964輛,同比增長20.2%,保持著對於奧迪的追趕勢頭。同期奧迪銷量為35.5萬輛,同比增長20.6%。而賓士則銷售15.2萬輛,9%的增長令其逐漸被奧迪、寶馬甩得越來越遠。

  形成體系的寶馬,並未因高層離職而放慢擴張的節奏,前不久寶馬在華第400家經銷商宣佈開業,隨即寶馬4係如期上市。此前,朱江離職外界猜測可能會推遲華晨寶馬合資自主品牌“之諾”的上市,但在廣州車展上,“之諾”同樣如期現身。

  與多數豪華車品牌相比,寶馬進入中國時間較早,近年發展也為自身儲備了相當的人才。前不久,剛剛履新的華晨寶馬銷售副總裁朱彤和寶馬中國經銷商發展總監田勝在接受《中國企業報》專訪時,對未來格局侃侃而談。且並不缺乏對於寶馬的認知。

  以田勝為例,2007年進入寶馬,至今6年時間,分別先後負責政府事務、銷售運營、經銷商發展等多份工作。

  席間,職務更高的朱彤更願意稱田勝為“田老師”且共事多年。鋻於銷售與經銷商發展的緊密關係,這種合作將更多地助推寶馬渠道的推進與銷售。

  筆者認為,寶馬未來面臨的不是體系問題,不是人才問題,更不是渠道問題。在渠道方面,與奧迪接近400家4S經銷商相比,寶馬4S經銷商有300家,另外100多家以更為多元化的形式出現。如銷售網點、售後網點、城市展廳等。而未來關注汽車金融、二手車領域也無可厚非。

  未來寶馬在華最大的尷尬依然是車型國産化的問題,華晨寶馬發展速度有目共睹,但國産化新車型引入遲遲未傳新聞。相比之下,奧迪和賓士均動作頻頻。

  此外,逐步上手工作的安格,對於中國如何解讀?如史登科力推的“寶馬文化之旅”等品牌延伸策略,是將加大力度還是維持現狀?寶馬在華仍存在極多的看點。

  • 來源:中國企業報 作者:李邈
  • 編輯:劉姍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