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讀懂一個鄉情的中國——“豐子愷的藝術世界”在京開展

時間:2018-10-26 | 片長:00:01:14 | 來源:藝術中國

開幕式前,由兒童合唱團帶來童聲合唱《送別》

一片片的落英,都含蓄著人間的清味——散文家俞平伯如此評價豐子愷的繪畫。

豐子愷之孫豐羽博士在開幕式上致辭

2018年正值豐子愷誕辰120週年,10月25日,“漫畫人間——豐子愷的藝術世界”在北京中國美術館拉開帷幕。作為今年豐子愷紀念展覽的第三站,與香港亞洲協會“詩韻——當豐子愷邂逅竹久夢二”、浙江美術館的“此境風月好——豐子愷120週年回顧展”有所不同,北京展用150余件(套)作品展示出豐子愷的散文家、翻譯家、藝術理論家、裝幀設計家、音樂教育家和畫家六個身份,這些作品分別來自中國美術館、浙江博物館、豐子愷家族及個人收藏。

“漫畫人間——豐子愷的藝術世界”展覽現場

展廳中,書籍、影像、文獻簡單呈現了豐子愷的散文、翻譯、裝幀設計、美術理論、音樂教育等多方面成就,然而他終究首先還是一名畫家。他跟隨李叔同學畫,後赴日本留學,吸收了日本畫家竹久夢二洗練的技法、淺白易懂的筆墨和朦朧的傷感,旅日的清朝畫家曾衍東則啟發了他的幽默與不拘一格,促使他突破了以往的筆墨程式,正如別人評價豐子愷的繪畫——“在他之前,沒人這樣畫過,在他之後,也沒人這樣畫過”。

“漫畫人間——豐子愷的藝術世界”展覽現場

本次展覽中,繪畫主要以如下四個部分來呈現——“古詩新畫”、“大樹畫冊”、“恩狗畫冊”和“護生畫集”。豐子愷善於在日常生活中發現詩情畫意,在他的眼中,普通的生活反而最具有濃濃的情趣味道,而且他以文人式的筆墨提煉表現出來。他崇拜兒童,他曾説“我的心為四事所佔據,天上的神明與星辰,人間的藝術與兒童”,他以兒童的純潔與無瑕,細緻描摹世間的溫柔與感動,因此,日常生活的光景在他的眼裏都有了詩意。

“漫畫人間——豐子愷的藝術世界”展覽現場

豐子愷畫中不僅有人間的清味,也充滿了對民艱的悲憤。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之後,他寫下“寧當流浪漢、不做亡國奴”的立心之言,帶領一家老小開啟了逃難之旅,這一走就是九年。《大樹畫冊》是豐子愷在流亡途中所作,一路所見,滿目瘡痍,平民百姓所受之苦難,如刀痕在心,“邇者,蠻夷猾夏,畜道橫行于禹域,慘狀遍佈于神州,觸目驚心,不能自己,遂發為繪畫,名曰大樹”,這是《大樹畫冊》的成因。正如他在開篇所寫“大樹被斬伐,生機並不絕。春來怒抽條,氣象何蓬勃”,在中華民族最危亡的時刻,他內心仍然充滿了民族生生不息的希望,他曾畫《漫畫日本侵華史》,但怕因此連累同行流亡的相親,終在途中把未完成的畫稿沉入水中。

“漫畫人間——豐子愷的藝術世界”展覽現場

美學家朱光潛曾説:“子愷從頂至踵是一個藝術家,他的胸襟,他的言動笑貌,全都是藝術的。他的作品有一點與時下一般畫家不同的,就在於他有至性深情的流露。”《恩狗畫冊》即是“恩狗小時候看的畫”,是豐子愷以圖教子,或記錄幼子恩狗的趣事,題跋皆以桐鄉方言寫成,令觀眾不免會心一笑,又意味深長。“教惟以愛”的精神貫穿豐子愷的一生,他與幼子豐新枚(乳名“恩狗”)有400余封通信,這批信件將於11月9日在豐子愷的家鄉桐鄉博物館展出,父子在通信中填詞賦詩,既有父親對幼子的叮囑,也包含了對時事的看法與洞見,與近年來人盡皆知的“傅雷家書”風格不同。

展覽再現豐子愷晚年繪製《護生畫集》的起居場景

六集450幅的《護生畫集》則是豐子愷與老師李叔同之間一個關於約定的故事。1928年,豐子愷決定繪製50幅護生畫,為弘一法師慶生。老師叮囑他:“畫集應是通俗的藝術品,應以優美柔和的情調,讓閱者生發淒涼悲憫的感想。”十年之後,豐子愷又完成了第二集60頁《護生畫集》,弘一大師非常高興,很快為畫集配上了文字,並回信“朽人七十歲時,請仁者作護生畫集三集,共七十幅;八十歲時,作第四集,共八十幅;九十歲時,作第五集,共九十幅;百歲時,作第六集,共百幅。護生畫功德於此圓滿。”收到信之後,豐子愷回信,信中只有八個字“世壽所許,定當遵囑”。

《恩狗畫集》,題文:恩哥拿一根紅絨線來,説“阿姊!做個帽子給先姊家的外甥戴。”

1942年,弘一大師圓寂。豐子愷如約在老師冥誕70、80、90之際,繪製了第三、四、五集護生畫,共240幅。後來文革開始,擔任上海中國畫院院長的豐子愷被列為“上海市十大批判對象”,身體和精神收到一次次的嚴重摧殘,儘管如此,他依然沒有忘記對老師的承諾。1970年被查出患有嚴重肺炎的豐子愷,被允許回家養病。也許,他預料到自己將不久於人世,在回家後不久即每天4點鐘起床,著手構思與創作,終於在1973年完成了第六集《護生畫集》的一百幅作品。此時,離弘一大師百歲誕辰尚有5年時間。然而,一年多之後,豐子愷因肺癌與世長辭。從第一集50幅護生畫集誕生,到第六集百幅護生畫集完成,共43年的時間,450幅護生畫不僅是對承諾的堅守,更超越了私人情感,蘊藉著一份博大的慈悲情懷。

《大樹畫集》,題文:“我願化天使,空中收炸彈”

“護生者,護心也。去除殘忍心,長養慈悲心,然後拿此心來待人處世,這是護生的主要目的”。豐子愷以通俗淺顯的故事,卻可令人泣以血淚,以教人善待生命、慈悲為懷,歌頌了人性中的善與愛。例如在第六集《首尾就烹》一幅畫的是在鍋中被烹飪的一條鱔魚,它用自己的頭和尾巴深入沸水的鍋底,努力的弓起腹部,廚者驚訝,剖其腹,發現腹中滿是魚籽。他不禁感嘆:動物尚且甘心忍痛保護自己的孩子!再有一例則是歌頌了生死不渝的愛情,“明代成化六年,鹽城天縱湖的一名漁夫捕住一隻雄鴛鴦烹之,這時一隻雌鴛鴦脫離群飛的隊伍,注視著沸鍋,徘徊在空中悲鳴著不忍離去,當漁夫剛一掀開鍋蓋,雌鳥便一頭扎進鍋中沸湯而死。”這兩則關於動物的小故事,無一不像無聲處之驚雷一般給觀眾以極大的震撼,豐子愷以簡潔的筆墨,帶給人們的心靈以震顫之後的感動。

護生畫集》之“訣別之音

中國古建築園林學家陳從周説:“能置是非與度外,這就是襟懷,是中國讀書人最高貴的品質。如果説弘一法師的作品是清凈的沒有一點煙火氣,那麼豐先生的作品則新切得沒有一點世俗氣”。

護生畫集》之“首尾就烹”

從香港,至杭州,再到北京,最終到家鄉桐鄉,正值120週年誕辰的豐子愷正逐漸改變著他單純一個漫畫家的形象,他作品中深厚的民族的情愫與信仰逐漸被我們發掘。在豐子愷的畫中,草長鶯飛,鄉情悠悠,雖然表現的都是生活中的平常光景,卻足以慰藉心靈、滋養靈魂,雖然描繪的都是下裏巴人都可聽懂的通俗故事,卻蘊含著民族心靈深處的精神價值。

《護生畫集》之“鴛鴦殉侶”

《恩狗畫集》

《恩狗畫集》

小松植平原,他日自參天》 

《貧女如花只鏡知》

《人散後,一鉤新月天如水》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相關文章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