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哲思的“日月光華”:中國當代藝術展亮相威尼斯

時間:2018-06-12 15:29:12 | 來源:藝術中國

資訊>藝訊>

奎裏尼斯坦帕利亞基金會博物館外景

正值威尼斯建築雙年展期間,一場由威尼斯市政府支援,由中國藝術家參展的“日月光華——中國當代藝術展”于2018年6月6日下午在威尼斯奎裏尼斯坦帕利亞基金會博物館開幕。展覽雲集了二十多位中國當代著名藝術家的60多件作品,也是他們最具代表意義的作品呈現,眾多佳作有著共同的學術指向同場展出,對於歐洲觀眾來説,這是一次縱覽中國當代藝術面貌的機會。因此,本次展覽也被譽為威尼斯雙年展主題展以外,威尼斯最值得看的展覽。展覽也得到有著豐富策展經驗的We Exhibit機構的大力支援,確保展覽完美的視覺呈現。

卡羅•斯卡帕大廳開幕現場嘉賓合影

展覽開幕在博物館一層卡羅•斯卡帕大廳和庭院舉行,來自義大利和世界各地的藝術院係、美術館、基金會、畫廊的嘉賓,以及策展人、研究學者、收藏家濟濟一堂,與部分參展藝術家和觀眾一塊分享這來自東方的藝術。展覽承辦方奎裏尼斯坦帕利亞基金會博物館負責人Marta savaris 、西湖當代美術館副館長Pascal、威尼斯美術學院院長Giuseppe La Bruna分別致辭祝賀。

關於本次展覽主題,展覽藝術總監童雁汝南介紹:“日月光華”是中國恒古不變的主題,“日月”代表天地、陰陽,萬物,是畫面中的黑白;“光華”是日月呈現的形態,指人在天地間體驗到豐富多彩的世界,是畫面中的朱色。因此展覽表達的就是“天、地、人神”。童雁汝南同時提到將這一囊括中國當代藝術重要藝術家的展覽帶至威尼斯這個全球展覽品質最高的城市,並選擇在威尼斯雙年展、巴塞爾藝術博覽會期間展出,一方面為中國傳統文化的活化做出探索,同時也相信中國傳統文化有可能將會為全球當代藝術的反思提供一個源泉。

卡羅•斯卡帕大廳展覽現場

對於這一展覽的呈現,古根海姆美術館策展人Luca Massimo Barbero給予高度評價,他認為這是一場具有東方哲學思想和文化韻味的展覽,通過展覽對東方文化進行清晰透徹的講述、梳理,給人啟示,這在西方是非常難得的,對於西方學者來説,有著非常的學術、歷史價值。

參展藝術家崔憲基對展覽的空間呈現表示驚嘆,這一博物館是威尼斯古典建築的代表,100年前著名建築師卡羅•斯卡帕(Carlo Scarpa)對其進行修復與更新,使其有了現代感;100年後的今天,來自中國的當代藝術在此呈現,是在這座古典建築中重新構建了一個現代空間。而且在此融合的二十五位藝術家的作品的變現形式和內涵既統一在“日月光華”的主題當中,又體現出每個人的面貌特色與風格特色。

對於這樣一次展覽,參展藝術家陳文令提到這是將帶有中國DNA文明血脈的藝術推向世界文明建設的重要進程,這是一個既中國又國際,既傳統又當代的混血多元的群展。丁設認為展覽是中國當代藝術國際化語境下的呈現,提供了國際藝術了解中國視覺語言的可能。中國五千年的文明造就了中國人的審美,並滲透在血液中,從展覽也看出,中國視覺、中國藝術、中國文化在世界領域裏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並對世界文化發展有著巨大推動作用。

展覽海報 日月光華

展覽主題“日月光華”出自《尚書大傳•虞夏傳》“日月光華,旦復旦兮”句,意為“日月的光輝,日復一日都照徹在大地上”,表達了中國古代人民的宇宙觀和對未來世界的美好願景。日月光華,作為一個非常東方的詞彙,是對本次展覽精神的概括。展覽也意欲通過作品的視覺觀感,傳達中國傳統文化精神。“日月”即有空間概念,又是時間概念。在東方語意裏,日月象徵著自然宇宙。日月更替也意味著陰陽轉換,相剋相生,萬物在其中得以孕育生長。在中國傳統文化中,陰陽交替是萬物不滅的本源,是為天道。“光華”象徵著光明、美好,有昇華等含義,用光線和色彩的來表達。

本次參展作品以黑白、紅色系來闡釋主題。“黑”在中國古代代表天,古人視黑色為眾色之王。“白”代表光,具有純潔、明亮、充盈的本質。黑白相生,陰陽合一。“紅”在古代謂之“朱”,有人心的意思。相對於黑白的天地,朱則代表著人的文明。《開工開物》中道:“五章遙降,朱臨墨而大號彰。萬卷橫披,黑得朱而天章煥。”有彰顯文明、參悟天道、安身立命之意義。此三色也是東方宗教繪畫敷色系統的常用色,有很強的識別特徵,在應對當代語境下的解讀也有十分明確的含義。

開幕現場

整個展覽以色彩串聯起一條中國藝術的敘事邏輯,在中國文化觀中,日與月、陽與陰、黑與白,都是對天地宇宙萬物互相轉化,生生不息的比擬。對於中國藝術家來説,黑白世界就是天地宇宙。展覽作品中,仇德樹、申凡、洪淩、王天德、丁乙、展望、張方白、泰祥洲、王亞彬等藝術家作品都以黑白調喻示宇宙天地、萬物發展之規律。譚平、李磊、陳文令、丁設等藝術家的朱紅色調作品則詮釋著東方意蘊。“黑白生發五彩”,展覽作品從黑而白,而紅,直至五彩,也是一個延展的過程,馬樹青、楊述的抽象繪畫呈現給觀眾的正是五彩世界。黑色、色彩喻示宇宙,而宇宙萬物具有意義,從某種角度説是因為有人的存在。中國傳統文化世界觀中,“天地神人”觀是古人對世界的樸素理解與認知。參展作品中,隋建國、陳文令、童雁汝南從不同角度詮釋了人與宇宙的關係。人類在追尋自身來源和意義的過程中,宗教信仰是人類文化的標誌之一。楊詰蒼、楊冕的作品即從宗教素材獲取靈感。人的獨特之處在於創造。書寫是人類獨有的活動,是人類文明的象徵。藝術家徐冰、谷文達、王天德、秦風、丁乙、崔憲基、丁設等都以黑、白、紅為主色調,進行了書寫性探索。鄧國源和史金淞則從材料出發,探討了自然和人造材料再生的可能。展覽作品以黑白、紅為主,喻示天地人的關係。從對日光的運用到月光的想像,每個藝術家都運用各自擅長的手法,以具有個人風格的形式,不約而同的表達自身對於主題的理解。從而形成了主題的多維度解析,構成了日月光華的復調。

本次展覽所在的威尼斯奎裏尼斯坦帕利亞基金會博物館地處威尼斯島的核心地段,曾舉辦過Kiki Smith、Merz、Mona Hatoum、Georges Adeagbo等重要藝術家的展覽,是威尼斯最有學術分量的、最重要的美術館之一。展覽的開幕時間也在威尼斯建築雙年展與瑞士巴塞爾藝術博覽會期間,在此藝術盛期,中國傳統文化的浸潤將為當代藝術發展提供新的視角和思考,這也是舉辦此次展覽的初衷。展覽持續至2018年7月22日。


附:“日月光華——中國當代藝術展”參展作品解讀

《裂變 穿越時空之三》仇德樹--宣紙丙烯托裱于畫布--122400cm--2010

仇德樹的作品《裂變》,畫面是撕裂的宣紙上分佈出極簡的黑白色,藝術家把“裂”紋作為繪畫的線條。通過擦、磨、搓、挖、疊層等,使一千多年來的傳統文化象徵“宣紙”,表現出宣紙本身的材質美。底層顏色從後面透上來,有神秘的光感,使色彩依附統一於人工與自然相結合的藝術語言。“裂變”即有裂(破壞),又有變(新生),表達了中國傳統哲學觀的“物極必反”、互相轉化的觀點,宇宙世界總是在轉化中永恒不息地變化,迴圈。

《山水 C 39》申凡--布面油畫--96x93cm--2008

申凡以黑色線條構成在視覺質感上具有中國古代文人藝術氣質的當代藝術。他的作品作為純粹的視覺語言和和諧的整體,沒有任何放縱和多餘的成分。圖像由單色調(並常常是原色)組成,重新分析了古典山水畫的空間和筆畫結構,同時在新的媒介和空間關係中,再現了文人藝術中最重要的自然,自省,以及共通的感知對當下時代的穿透力。

《故春》洪淩--布面油畫--170260cm--2016

洪淩作品以單色把泥土林木春花山野的自然生機與魅力展現出來。飽滿構圖的畫面強調了節奏迴旋的力量與動感,灰色有些朦朧的感覺中傳達出些許溫柔。作品強調了層次感、色層在一遍遍積累中使得單色也擁有豐富層次,且不斷的産生畫機引導意象與意境的生成。

《後山圖——郭尚先行書書論》王天德--宣紙、墨、火焰、郭尚先書法-196.5132.5cm-2017

王天德作品畫面充滿古意的灰調是由火灼而成,建構出虛實痕跡的空間關係。鏤空的香焰書寫覆蓋于底層的書法與山水,造成局部鏤空線形凸顯濃墨若隱若現的字跡或碑版拓片,字形殘缺,不僅像是經過歲月時間的侵蝕,從而流下時間痕跡,更像是一件十分當代的具有先鋒意識的作品。

《飛來石#4》展望--不銹鋼--937356cm-(底座:140.51063cm)-2014

展望的作品《飛來石》是一件天地之間不期而來的異物。是用不銹鋼鍛造而成,經過焊接、打磨、拋光,變成一個同鏡子般材質的假石頭。它被安裝在一塊鏡子上面,鏡子被撞碎,展示了石頭飛來落地的瞬間。所有材質都顯示了一個沒有任何餘地的反射效果。作品運用光線在不銹鋼和鏡子上的映照,反應日月變化,時間和空間的關係。也反應著威尼斯船劃過的粼粼波光。

《三鷹圖》張方白  布面油畫  300cmx200cmx2  2016

張方白的作品以油畫材料創作了具有水墨意味的黑白抽象形象,黑白對比中蘊著萬千氣象,是藝術家通過長期對中國水墨、碑帖、線條的體悟,逐漸形成畫面中凝固的造型和毛茸茸的線條,在抽象形式中存在著禪意。藝術家認為:對繪畫造型個性化的追求以及低沉的勞作,更能接近道的精神、藝術的本源。

《黃鍾大呂》泰祥洲--水墨絹本--2840cmx8--2017

泰祥洲的系列作品《黃鍾大呂》以黑白單色拓展了馬遠的《水圖》,馬遠是中國古代畫水最有成就的畫家。水在老莊哲學中,是智慧和聖賢的象徵。藝術家以水為元素,體現天地的律動不同形態。將水昇華為波、流動性、物態等物質原理的載體。以看似單調的顏色,在作品中提供觀看水的新視覺,賦予水新的觀念、意蘊。

《紫林》《洛伽岩》王亞彬--布面油畫--165x146cm-164x125cm--2017

王亞彬的作品以黑白色構建了繁複蔥郁、勃勃生機、抽象意味的樹林。巧妙的留白變成了樹中的光線,從黑暗中照進來,形成幽深的空間構成。畫面古樸、渾厚而又微妙、無拘無束、率意而為卻又韻味悠長的筆痕墨跡,以及那似曾相識卻又緲如幽夢的出人意表的意象,使黑白世界具有萬千氣象,有一種古樸幽深而又天真自然的獨特韻致。

《無題》譚平--布面油畫--200300cm--2007

譚平以平涂的大紅鋪滿畫面,在鮮亮色塊中,隱藏著細微的亮點,如紅色的星空。圖像的形式從大的充滿空間的圓,漸漸分解成為游動的點,不斷游離于這種時間與空間的不確定的平衡中,通過色彩的一次次覆蓋,逐漸將表層的圖像逐漸隱到後面,最終消失于涌動之中,在平面艷麗的色彩後面,有另一個深度與層次,存在著暗示與隱喻,意義與象徵。

《來自太陽的歌》李磊--布上丙烯--5040cmx6--2016

李磊以抽象的構圖,畫心中的太陽和心中的光。紅色的光,在藝術家看來就是生命的本源。這個光,並不是太陽發出的那個可見的光,而是從心裏發出的,或者説是精神發出,也可以説是構成生命本質的那個光。藝術家在追尋這個光,實際上就是藝術家對自我內心的剖析。

《見微知著》陳文令--銅著色--45x45x30cm--2015

陳文令的作品風格非常鮮明,充盈著一種內在的張力,紅色男孩匍匐在大地上,仿佛在聆聽來自大地深處的振顫。作者傾盡全力塑造的小紅孩是與大地自然聯通的、天然本真的、無憂燦漫的形象,與現實世界中成人的緊張、焦慮、恐懼、矯飾形成強烈的對照。

《10020160403050》丁設--紙本水墨--39X66cmx5--2016

丁設的作品以無限迴圈的紅色米字構圖,以抽象語言表達對宇宙、世界的探索和表現。不斷環復的紅色米字格子的涂劃有如修行之舉,使觀眾感受一種奇妙、寧靜、激蕩、運動、震懾人心的力量。藝術家以看似簡單的點線營造出遼闊的空間,畫面表現出的無限性,令人尋味,隱含著類似中國禪學的宇宙觀。

馬樹青的彩色抽象繪畫注重在作品中留下時間的痕跡。藝術家使用透明的和不透明的兩種材料,在不同色彩層層疊加中被覆蓋,不可見或因透明可見,表現藝術家理性與感性的交織,在覆蓋和被覆蓋中,時間的流逝在畫面上被固定下來,可視與不可視共存于繪畫過程中,並且在作品中一點點透露給觀者。

《鏡子》楊述  鏡子、木板、Led,布面丙烯畫  180x260cm  2016

楊述作品中光線和豐富色彩表達他所理解的“光華”之意。區別於傳統意義上的西方抽象藝術,作為經歷中國當代藝術30年變遷的當代藝術家,楊述習慣於把抽象的意念和行動痕跡看作是擺脫繪畫性約束的手段,骨子裏有人文主義情結的知識分子特性,把無意中所流露的“大象無形”的東方式的精神理念注入其中。

《無常》隋建國--鑄鉛--303030cm--2006

隋建國以頭骨形象,喻示人在自然宇宙中的生死變幻以及人類的生生不息。隋建國在藝術探索中對創作觀念、作品形式、媒介選擇、處理方法、時空經驗等多個方面都有獨特的理解和認識。他的作品將觀念與形式巧妙地結合在一起,帶有很強的符號性,這些符號大多與社會、歷史的特殊記憶密切相關。他的創作逐漸拋離了個體的身份進入了更為宏觀的視角,探討了中國傳統哲學觀念中過去與未來、生與死等宏大命題,從中可以看到一種對時間與空間概念的文化探索。

《Face-To-Face》童雁汝南--布面油畫--41x33-cmx12--1997-2018

童雁汝南的肖像畫,人物的面目模糊不清,猶如東西方對於世界起源都同樣想像的那樣:宇宙世界是混沌不清的,童雁汝南以不清晰的肖像回望人類發源的混沌之初。童雁汝南的肖像畫根植于中國山水精神,也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繼承。

《十一日談系列:紫光土》楊詰蒼  絹本重彩  142389cm  2009-2013

楊詰蒼作品《紫光土》來源於《十一日談》系列作品之一,藝術家運用傳統工筆技法,描繪了他想像中的天堂。這個天堂是根據文藝復興時期佛羅倫薩作家喬萬尼薄伽丘的小説《十日談》而創作。藝術家想像中的天堂不受任何限制,毫無權威和暴力。他處理了物質和精神的超越、個人的解放、普世的愛和自然等主題,以此喻示藝術家的天堂理想。

《CMYK-文藝復興》楊冕--布面丙烯、透明樹脂--240x110cm--2015

楊冕用自己獨創的(CMYK)四色圓點構成畫面,作品選擇了使用印刷品來傳播文藝復興三傑中的-達芬奇的《最後的晚餐》、米開朗基羅的《創造亞當》、拉斐爾的《嘉拉提亞的凱旋》三張作品。用四個顏色(CMYK)的圓點重新創作,然後把他們重貼在一起的方法,來呈現通過媒介傳達出的文藝復興繪畫,讓觀眾通過對這件作品的認識,來思考我們對宇宙人生,對宗教信仰等哲學思考。

《杜甫-曲江之一》徐冰--紙本水墨--99239cm--2012

 徐冰的英文書法通過對中西文字文化的融合、貫通,發展出全新的方塊英文書法。本次展覽作品中的“英文方塊字書法”是藝術家徐冰創造的一種看起來像中文,但實為英文的書寫形式。內容是中國古代著名詩人杜甫的詩歌,內容與形式形成古今中外的對話。觀眾面對這些來自“英語文化的東方書法”,會獲得一種從未有過的經驗。在這種既熟悉又陌生的轉換中,提供的是一個跨越時間和空間的場,提供了全新的可能性的體驗。表達了藝術家對藝術與社會及不同文化之間關係的看法與態度。

《簡詞典日月光華》谷文達--破墨書畫--48.5178cm--2018

谷文達的非傳統書法文字再造,是試圖以當代觀念對固有的東西進行改變,從而獲得新生。他的當代水墨畫的新探索和突破主要基於融匯山水畫藝術和書法藝術這兩大成熟的藝術語言。此次展覽作品以極具個人特色的書寫方式創作的《簡詞典日月光華》正是本次展覽的標題,也是藝術家特別為這個展而作。作品以他一貫的組合形式,把“日月光華”四字通過合理的排布,拼寫成既具有漢字美學特徵、又不可真正辯讀的方塊字符。水墨筆法的運用使文字濃淡水潤光澤具有豐富的層次感。

《山水社會》秦風  亞麻紙、墨、丙烯  90960cm  2015《慾望風景系列》秦風  亞麻紙、墨  260x84cmx5  220x90cmx2

秦風不懈追求筆墨語言的無限可能性。無論是用水墨還是丙烯,在紙和畫布上動態的視覺形式,都具有明顯的書寫性。在他的作品中,可以很明顯的看到他與17世紀中國畫家八大山人的相似和契合。雖然創作形式不斷地在變化,秦風還是延續了一定的傳統,沿襲著人們熟知的黑色的抽象形式。他的裝置作品以濃重的墨色傳達了象徵性的意圖以及強烈的視覺效果。在此系列中又出現了朦朧的中國山水畫的痕跡。與中國傳統繪畫中的山水一樣,這些意像是藝術家想像力的産物,而並非對外在世界的直接描繪。

《十示》丁乙  手工紙上彩色鉛筆  42.5X31CM  2016

丁乙的作品極具個性化的標誌性風格,便是一貫以來利用“十”字形的圖案,重復和細緻地構造的畫面。“十”字在西方有重要的宗教意義,在中文語境中,“十”字形代表著方位方向和時區,暗含天地空間與日升月落的關係。丁乙探索出了一種抽象的審美學,有條理的抽象作法,重復圖案裏的變化,使他的作品在中肯的當代藝術抽象繪畫裏顯得尤為迷人,並能引起人的好奇心。其作品中那些和諧一致的“十”字形元素把嚴謹和動態相互之間的複雜影響以視覺方式具象呈現了出來。

《月亮》崔憲基--綜合材料--可變尺寸--2009《打坐系列-a》崔憲基--綜合材料--100x100cm--2009

崔憲基萃取狂草書法“感性”、“直性”、“真性”的要訣,融入于當代繪畫藝術創作之中。他的“狂草”是脫離于文字用途的,是不可讀的。只抽出書法的視覺元素與最為本能的感性,可以説這是東方藝術哲學以獨有的脈絡與世界共鳴的熱抽象。漢字筆型代表溝通的方式,作品試圖以具有中國文化色彩的象徵物探尋中西文化溝通的可能。

《墟園》鄧國源  報廢汽車材料、汽車漆  1303080cm  2016

鄧國源的作品以汽車金屬殘骸做成。藝術家認為:面對當代藝術現狀,其複雜程度是空前的;對傳統經典形式,語言的結構與文本的顛覆重建,是困難重重的;然而,在經過深長的思慮之後,他把自己的“先鋒”指向定位在“人與自然”、“人與藝術”、“自然與藝術”的關係中,通過對材料的處理,又以新的形式重生。因此,人、藝術、自然的關係也將通過人為的或自我的轉換,不斷變幻,生成新的關係。

《林泉再造—積松》史金淞--實物脫胎、青銅鑄造、不銹鋼等--115x95x65cm--2016

史金淞的自然物再造直接運用螺絲、螺桿等國際標準連結件將其榫結重構成各種具有中國傳統人文審美的樹木樣式,作為一個物質性的精神象徵,為全球化時代提供一種東方式的角度和契機。對廢舊材料和凋零的自然之物的利用,表明世間事物莫不在迴圈往復中,萬物不滅。


日月光華——中國當代藝術展

開幕:2018年6月6 日

展覽:2018年6月6日-7月22日

地點:奎裏尼斯坦帕利亞基金會博物館

支援單位:威尼斯市政府

承辦單位:義大利奎裏尼斯坦帕利亞基金會博物館

協辦單位:威尼斯大學、威尼斯美術學院、威尼斯博物館聯盟、We Exhibit機構、西湖當代美術館

藝術總監:童雁汝南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