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CA尤倫斯早春藝術周:用藝術跨界展現傳統脈絡

時間:2018-02-06 10:24:34 | 來源:藝術中國

資訊>藝訊>

開幕之夜,《舞術》表演現場     圖片來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傳統藝術猶如葉脈經絡、河流山川,它與文化在洪浩與綿延流變的精神氣質之外,不乏錯綜微妙的紋理。我們一直所稱道的“傳統”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精神?“傳統”如何進入當代藝術和當代生活?當面對具體的藝術本身,沉浸其中,我們才能找到答案。

2018年2月2日至2月4日,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於春節前夕舉辦活動“脈絡:UCCA早春藝術周”作為今年文化節系列的開始,這三天的活動意欲探索當代的藝術家們是如何從傳統文化中汲取靈感並進一步推進其發展的。參與活動的藝術家呈現傳統藝術的當代新形態,試圖改變並加深觀眾對傳統藝術與文化的理解,並繼續為不斷增長的公眾群體提供近距離感受藝術的機會。

《舞術》表演現場    圖片來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開幕之夜:諸脈交織

2月2日,藝術周的開幕之夜上演了著名編舞家趙梁先生的最新作品《舞術》,呈現藝術家繼“東方靈欲三部曲”之後的又一全新嘗試。通過太極、查拳和刀槍棍劍等冷兵器的交鋒,身體的即興接觸與相互交融,舞者在剛與柔、陰與陽、離與合、起與止之間找到舞蹈與武術的契悟。《舞術》是一次解讀與傳承中華傳統文化的探索。“忘其形,得其意,歸其真”是趙梁導演構造《舞術》這部作品的本意。從混沌初開到禮樂文明,心念的起止、呼吸的往來,一切均在《舞術》的脈象中起落。

《舞術》表演現場    圖片來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武”“舞”同音,其狀離神合,悉遵道法,與肉身、與靈皆有聯結。武者攻守兼備,講求自我及與外界關聯之體認。舞者動靜兩宜,其肉身、靈欲皆存于生而為人之困惑與對天命的詰問之間。二者于形式上涇渭分明,精神上卻追求統一,以各自的哲學觀指導身體獲取根本經驗——以舞演武,以武喻舞,忘其形而得其意,破二元對立之法,持現代舞的身體建築觀,借禪悟之大念力,將當代武術從競技體育的驅使中剝離,歸其精氣神,融武舞共通之妙義。

《舞術》表演現場    圖片來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舞術》表演現場    圖片來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開幕之夜上,日本書道家萬美和樂師田淳(東京月桃三味線)共同出演《三味書》。萬美是一名年輕的書法家,從八歲起開始書法訓練。通過融合書道視覺文字藝術、日本書法及塗鴉發現了一種表達自我的新方式。田淳師承高橋竹山流,在演奏中加入自身獨特的哲學思維,將原本簡單節奏的三味線樂曲,詮釋成為具有韻律、令人想隨之舞動的現代樂風。他們把日本書道、塗鴉藝術、傳統三味線的音樂韻律以及現代音樂融合在一場表演之中,將傳統和當代的藝術形式天衣無縫地編織在一起,重構並慶祝二者蛻變帶來的全新可能性。

《三味書》表演現場    圖片來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藝術家萬美在表演中    圖片來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演奏中的三味線樂師田淳    圖片來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表演結束後的書法作品全貌    圖片來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公共表演:當傳統跨越國界

2月3日,公共表演。書法家萬美、三味線樂手與遠室內樂團的青年演奏者們共同為觀眾帶來公共表演《弦與墨》。演出將中日傳統器樂與書道藝術相融合,探索使東方傳統器樂演奏與書法表演相得益彰的全新可能。在同源異流的地理髮展線索脈絡之外,表演也展現了中日傳統藝術在當代媒介與審美價值方面的重構張力。

“遠”室內樂團成立於2014年3月,由中央音樂學院指揮係、民樂係學生自發組成。樂團以創作探索與舞臺實踐相結合,旨在推動中國年輕作曲家的現代音樂創作,提升中國樂器現代音樂演奏水準,吸納當今多元的民樂創作資源,與年輕作曲家攜手推進新作品的發展。

藝術家萬美在《弦與墨》中書寫    圖片來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弦與墨》中,樂師田淳在演奏    圖片來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遠”室內樂團在演奏中     圖片來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弦與墨》表演現場     圖片來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同天下午,藝術節放映凱文麥克唐納導演的紀錄片作品《天梯:蔡國強的藝術》。影片耗時兩年,從數千小時的珍貴歷史影像素材中擷取精華,是對藝術家蔡國強30年來在五大洲不同文化間工作和生活的深度記錄,也展現了藝術家壯觀藝術背後的另一個真實——內心的脆弱、掙扎、妥協,和對家人、故鄉、祖國土地深厚內斂的家國情懷。

《天梯:蔡國強的藝術》劇照    圖片來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工作坊與對談:追問傳統

2月4日,藝術周的最後一天,書道家萬美主持的公開工作坊與十余名參與者體驗了日本書道文化,並分享了自己學習書道及藝術創作的經驗。在工作坊中,萬美從由中文逐漸演變形成的平假名出發,探討比照書法藝術在中日之間的發展;參與者與萬美一同書寫漢字,然後學習將這些漢字轉變成平假名字符。萬美表示,她在自己的表演和藝術創作中並沒有想到自己是在進行塗鴉,而是沿著書寫這條線索繼續把身體的動作融入其中,這種結合併非刻意融合傳統與當代,是因為塗鴉更強調了身體的張弛,這一點啟發了她。另外,她覺得在筆和紙的觸碰之間筆尖的每一根毫都如同自己的神經,感受與紙的關係,感受變化的痕跡,這正是書道吸引她的地方。

藝術家萬美用日文為每位參與者書寫姓名

參與者練習書寫日文平假名

藝術家萬美為參與者講解漢語到平假名的流變

藝術家萬美對參與者進行指導

工作坊現場

在藝術周的最後舉行了題為“重訪此脈”的對談活動。舞蹈家兼編舞家侯螢、藝術家胡曉媛、建築師青山周平以及詩人西川,一同探討傳統媒介在他們作品中的運用。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策展人楊紫主持對談。

對談現場

藝術家胡曉媛根據自己的創作和生活經歷,提到“一個人的傳統”,例如她在吃桃子時發現的一種完美的掰開方式。一旦與現實産生關聯,個人經驗就具有了價值。她把綃這種傳統絲織物運用到作品中去,也因為她對動物性材料和觸摸感的迷戀。“傳統一定是與當下現實密切關聯的,它是活的,有生氣的,而不是一個空泛的架子”她説。

藝術家胡曉媛

青山周平通過他改造蘇州老庭院的案例説明,蘇州園林移步換景的特點決定了不能把眾多的房間彼此獨立起來。這種傳統的最核心之處在於一種流動的體驗,從建築與庭院的關係上來看,院子比建築更重要。他總結説:“什麼是我們要傳承下來的?可能是我們看不見的、體驗的部分、是物和物的關係,而不是符號的東西”。

建築師青山周平

候瑩認為一定要結合具體的情境才能進入傳統。她説:“當進入到李白在‘將欲行’時遇到‘忽聞岸上踏歌聲’這樣的景象時,才可以體會到詩人‘深千尺’的情感訴説是怎樣産生的”。作為文明的堆疊,當人們觸摸遺跡的質感後,會意識到人生的短暫,並嘆服那積澱産生的巨大能量,通過這種能量可以比較出當下的問題,並留給我們反思的空間。

舞蹈家、編舞家候瑩

什麼是傳統?對這個問題,西川用印度思想家阿西斯南迪(Ashis Nandy),的定義解釋道:“第一,傳統是一套過去的知識;第二,傳統是一套反抗現代性的東西;第三,傳統是一種保持我們生活具有延續性的力量。”在表現形式上,大多數人認為傳統是一種安靜,帶有紳士趣味且生活優越的東西,但農村和民間的傳統卻是另外一種截然相反的趣味。他給出了一個觀察傳統的視角,如果説向前發展,各種差異會趨同的話,那麼向後看,從一個城市衰落後的景象中便能找到它的精神根源。

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教授、詩人西川

談到藝術家怎樣取用傳統資源的問題,胡曉媛把這個過程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只根據自己的喜好選擇資源;第二階段是一種在了解整個系統後,潛移默化的順從,匠人精神也是如此;而第三階段藝術家會與傳統相互尊重,這個階段通過充分了解它背後的系統,就會知道哪些需要沿襲和摒棄。我們只能根據對經驗和印記的理解去創造,在這個過程中,傳統會潛移默化流淌出來。對此,青山周平表示:“我需要小心那個‘安全’的傳統”。對於創造者,傳統的價值和來自於拓展它的範圍和意義,或者對傳統經驗的再認識。在他看來,傳統有兩種,一種激發創造力而另一種會抑制創造力。只有基於自然的狀態,與精神相契合,這樣的傳統才是可取的。

關於傳統和當下的關係,西川表示,“當我們説到生活和藝術時,很多時候是不得已而為之的。現代社會的交通速度決定了我們的觀看只能是框架,而來不及品味傳統建築雕梁畫棟的細節。當生活方式被規定下來,再去面對過去的元素和材料的時候,它們的性質已經不同了”。傳統已經“陌生”,雖然某種傳統使我們熟知,但當我們遇見那些最老、最生僻的東西時反而會認為那是新事物。“因此,在不同的歷史上下文中,傳統的含義也不一樣。理解傳統就是理解我們的自身,理解你生活在什麼樣的條件下”他説。

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策展人楊紫

據悉,2018年,UCCA將策劃與舉辦一系列跨界文化節,使觀眾有機會集中體驗和探索涵蓋當代藝術、表演與銀幕藝術、歷史、文學、流行文化、科學與科技等不同領域的多種主題。拓展公眾對藝術的認知,併為觀眾帶來文化與學術的引領。

(注:部分文字和圖片由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提供)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相關文章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