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泰斗饒宗頤先生逝世 享年101歲

時間:2018-02-06 11:52:58 | 來源:藝術中國整理

資訊>藝訊>

國學泰斗饒宗頤先生

2018年2月6日,國學泰斗饒宗頤先生於淩晨子時時分在睡夢中安詳逝世,享年101歲。

饒宗頤(1917年8月9日—2018年2月6日),字伯濂、伯子,號選堂,又號固庵,廣東潮州人。中國當代著名的歷史學家、考古學家、文學家、經學家、教育家和書畫家。饒宗頤先生長期潛心致力於學術研究,他在傳統經史研究、考古、宗教、哲學、藝術、文獻以及近東文科等多個學科領域均有重要貢獻。其茹古涵今之學,上及夏商,下至明清,經史子集、詩詞歌賦、書畫金石,無一不精;他貫通中西之學,甲骨敦煌、梵文巴利、希臘楔形、楚漢簡帛,無一不曉;人謂“業精六學,才備九能,已臻化境”,在國際漢學界享有崇高聲譽,被譽為“國際矚目的漢學泰斗”“整個亞洲文化的驕傲”,與錢鐘書、季羨林並稱為“北錢南饒”和“北季南饒”。

饒宗頤先生生前曾獲多項獎譽、榮譽博士及名譽教授銜,包括法蘭西學院儒林漢學特賞,法蘭西學院外籍院士,巴黎亞洲學會榮譽會員,法國索邦高等研究院首位華人榮譽人文科學博士,中國國家文物局及甘肅省人民政府授予敦煌文物保護、研究特別貢獻獎,香港政府大紫荊勳章以及香港藝術發展局終身成就獎等 。1962年,饒宗頤先生獲得有“國際漢學界諾貝爾獎”之稱的“儒蓮獎”。2011年12月13日,饒宗頤先生被推選為西泠印社第七任社長。2013年3月23日,第五屆世界中國學論壇在上海展覽中心舉行,饒宗頤先生被授予“世界中國學貢獻獎”。2014年9月,饒宗頤先生榮獲首屆“全球華人國學獎終身成就獎”。

饒宗頤先生生前所作書法

家學豐厚 終成一代宗師

饒宗頤先生的父親饒鍔,為潮州大學者,著作甚富。饒鍔在家鄉建立了潮州最大的藏書樓“天嘯樓”。少年饒宗頤感覺學校的教育並不適合自己,寧願獨自一人躲進天嘯樓裏自學。在父親的悉心栽培下,饒宗頤打下了良好的傳統文化根基。“做學問是文化的大事,是從古人的智慧裏學習東西。”饒宗頤朝夕沉浸于父親數以十萬計的藏書海洋“天嘯樓”中,每天與書為伴,與詩為偶。其父去世後,16歲開始,饒宗頤繼承先父遺志,續編其父饒鍔的《潮州藝文志》,後刊登于“嶺南學報”,這成為他踏入學術界的第一步。

饒宗頤曾經自述:“我家以前開有四家錢莊,在潮州是首富,按理似乎可以造就出一個玩物喪志的公子哥兒,但命裏註定我要去做學問,我終於成了一個學者。我小時候十分孤獨,母親在我兩歲時因病去世,父親一直生活在沉悶之中,但他對我的影響很大。我有五個基礎來自家學,一是家裏訓練我寫詩、填詞,還有寫駢文、散文;二是寫字畫畫;三是目錄學;四是儒、釋、道;五是乾嘉學派的治學方法。”

饒宗頤先生生前所作書法

饒宗頤説,家學是做學問的方便法門。要做成學問,“開竅”十分重要,要讓小孩心裏天地寬廣,讓他們充滿幻想,營造自己的世界,同時要注意引導他們少走彎路。

1935年,由著名學者溫丹銘舉薦,年僅18歲,僅有初中肄業學歷的饒宗頤破格被聘入廣東通志館中,專職藝文纂修。他幾乎將館裏收藏的所有地方誌都看過,這段編纂地方誌的經歷,對於他後來百科全書式的學問體系構建,起到基礎性的影響。

饒宗頤先生早年以治地方史志為主,中年以後兼治四裔交通及出土文獻,壯年由中國相片史擴大到印度、西亞以至人類文明史的研究,晚年則致力於中國精神史的探求。饒宗頤先生的研究領域,囊括了上古史、甲骨學、簡帛學、經學、禮樂學、宗教學等十三個門類,他出版著作六十余部,著述3000萬言,僅《饒宗頤二十世紀學術文集》浩浩十二卷,就達1000多萬字。

十巨冊《饒宗頤二十世紀學術文集》

根據先生自己歸納,其著述可分為:“敦煌學”、“甲骨學”、“詞學”、“史學”、“目錄學’、“楚辭學”、“考古學”(含“金石學”)、“書畫”等八大門類。饒宗頤先生的學術代表作《中國史學上之正統論》,該書煌煌五百頁,以前所未有的體量系統梳理了“正統”這一中國史學(實出自公羊學)的核心問題,至今仍是中國政治史、思想史研究者的必讀名著。朱維錚先生評價此書:“就寡聞所及,國內近數十年專究歷史觀念史的論著本就稀見,而以正統論為題進行全面系統考察的專著更未發現。我所見而又是同行公認的力作者,唯饒先生這一部。”

饒宗頤先生的學術代表作《中國史學上之正統論》

茹古涵今,國之耆宿

饒宗頤先生是第一位講述巴黎、日本所藏甲骨文的學者,也是第一個系統研究殷代貞卜人物。1959年,他出版巨著《殷代貞卜人物通考》,以占卜人物為綱,將占卜的大事融會貫通,全面地展現了殷代歷史的面貌。

1962年,法蘭西漢學院將“儒蓮漢學獎”頒給了饒宗頤。這個獎項被譽為“西方漢學的諾貝爾獎”。由此,饒宗頤與羅振玉、王國維、郭沫若、董作賓並稱為“甲骨五堂”。

七十年代,饒宗頤首次將敦煌寫本《文心雕龍》公之於世,成為研究敦煌寫卷書法的第一人。他和法國漢學家戴密微共同出版重要著作《敦煌曲》,書中利用敦煌出土資料,全面探究敦煌曲子詞的起源問題。

此後,他又獨立出版《敦煌白畫》一書,專研散落在敦煌寫卷中的白描畫稿,填補了敦煌學研究的一項空白。這兩部著作的問世,奠定了饒宗頤在敦煌學研究領域的重要地位。

他通曉英語、法語、日語、德語、印度語、伊拉克語等六國語言文字。其中梵文、古巴比倫楔形文字,在其本國亦少有人精通,而饒宗頤先生以中國人卻能通乎異國“天書”。 

饒公題詞:求是求真求正

饒宗頤還精通古琴,還是撰寫宋、元琴史的首位學者,他善於詩賦,書畫作品更是清逸飄灑、自成一家。2003年他捐出自己大部分的藏書,在香港大學建成饒宗頤學術館。

饒宗頤1974年就發表了“海上絲綢之路”的文章,是最早提出“海上絲綢之路”的學者。他説,我們中國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國家,自古以來就在不斷地接受外來的文化。在西北方向的西域,有一條“絲綢之路”,它是中外文化交流的橋梁與紐帶。而在海上,還有一條“絲綢之路”,那便是“海上絲綢之路”。從時間上看,海上的“絲綢之路”或許會更早。“我説這些,都是從考據的角度講的,我們講究考據,主張讓事實來説話。”

饒宗頤先生在香港大嶼山上手書的巨幅《心經》

天人互益 益人為宿

有人説,饒宗頤不食人間煙火,安心書齋做學問。其實不然。

香港大嶼山有一遊覽勝地,38株巨木鐫刻著斗大的《心經》全文。這是世界上最大的戶外木刻心經簡林,是饒宗頤2002年創作的,他曾説,要為香港開啟智慧。

“心無挂礙中的‘挂礙’,是指自己造出來的障礙。現在的人太困于物欲,其實是他們自己造出來的。”

饒宗頤曾寫過一句廣為人知的詩,“萬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以表明自己的人生態度和追求。“我是彈古琴的。有一次,我和學生在海上彈琴,作了兩句詩。‘萬古不磨’,就是中國人講的‘不朽’,中國人講‘三不朽’,即立德、立功、立言。”

“這個‘自在’,是佛教的話。我寫心經簡介,第一句就是‘觀自在菩薩’,‘自在’,就是像觀世音一樣。‘中流’,在水的中央,説明有定力,有智慧,有忍耐,有六個波羅蜜,就是要保持一種自在的心,是一種境界。”

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前矗立四個大字“慈悲喜舍”

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前矗立四個大字“慈悲喜舍”,也蘊含著他對人間的一片悲憫之心。

“我對人類的未來是悲觀的。人類自己製造各種仇恨,製造恐怖,追求各種東西,變成物質的俘虜,掠奪地球資源不夠,還要到火星去,最終是自己毀滅自己,人類可能要回到侏羅紀,回到恐龍時代。全球化同時意味能源消耗、環境惡化,大自然正在懲罰人類破壞所造成的惡果。”

季羨林曾倡導“天人合一”,饒宗頤則更進一步,提出一個新概念“天人互益”,“一切事業,要從益人而不是損人的原則出發和歸宿。”

“我們要從古人文化裏學習智慧,不要‘天人互害’,而要製造‘天人互益’的環境,朝‘天人互惠’方向努力才是人間正道。”

饒宗頤先生手書“心無挂礙”

 安身立命,為人修學  靜候浩蕩光風

關於人生哲學,饒宗頤曾提出“安頓説”。他認為,“一個人在世上,如何正確安頓好自己,這是十分要緊的”。為此,應做好三件事:一是“天人互益”;二是“物物而不物于物”;三是“慈悲喜舍”。

隨著年齡的增大,饒宗頤先生生前已不再沒日沒夜地鑽研學問,他也開始進入海德格爾所説的那種生活,“人,當詩意地棲居”。

饒宗頤先生生前在香港的居所位於跑馬地,在賽馬日從陽臺望下去,可一覽駿馬競逐英姿。饒先生常在躺椅上看著,當休閒節目。他甚少出門,幾乎不應酬,每天清晨四五點醒來,寫字、看書、做研究,然後睡個“回籠覺”,中午就到附近一個潮汕飯館用餐。“我是每天坐在葫蘆裏。”他引用元代詩人的一句話:“一壺天地小于瓜。”他在自己的天地裏,清靜達觀,身心愉悅,自然長壽。

“我從14歲起,就學‘因是子靜坐法’,早上會沐浴和靜坐,然後散步,晚間九時必寬衣就寢。”

“古人説‘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身體不好怎麼行萬里路?因為有了強壯的身體,為了研究一個問題,我可以跑到發源地去考察。1962年,我第一次跑去莫高窟,當時環境很艱苦,但是樂趣無窮,因為我親自印證了我所知道的東西,而且受此啟發,又有新的問題産生了。研究問題要窮其源,‘源’清楚了,才能清楚‘流’的脈絡。”

饒宗頤先生生前揮毫創作

百歲老人筆耕不輟 靜悟中自成風貌

2017年11月18日上午,由中國美術館、香港大學主辦,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承辦,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民政事務局、饒學聯匯、聯合出版(集團)有限公司支援的“蓮蓮吉慶——饒宗頤教授荷花書畫巡迴展”在中國美術館開幕。展覽以荷花為題材,呈現饒先生晚年法備氣至、諸體並蓄的書法風韻和潑墨點染下荷花的萬千氣象,是先生深蘊的文化境界和靜悟中自成面貌的精神寫照。展覽開幕式上,饒宗頤先生及其家屬、饒宗頤學術基金將展覽中4件(套)中國畫和6件(套)書法,共計10件(套)精彩作品捐贈給國家。

饒宗頤 蓮蓮吉慶 中國畫 紙本設色 13834cm 四聯 2012年 中國美術館藏

饒宗頤 鑄古今異字 書法 紙本 34138cm 1990年 中國美術館藏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説,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境界。饒宗頤在為人修學中也有自己的“三境界”:“漫芳菲獨賞,覓歡何極”為第一重境界,意為在孤獨裏思考和感悟,上下求索。“看夕陽西斜,林隙照人更綠”為第二重境界,“日愈西下,則其影愈大”,饒宗頤認為這是一般人不願進入的一重境界,因為一般人的精神都向外表露,既經不起孤獨寂寞,又不肯讓光彩受掩蓋,只是注重外面的風光,而不注重內在修養,他們看不見林隙間的“綠”。其實,越想暴露光彩,就越是沒有光彩。“紅蔫尚佇,有浩蕩光風相候”為第三重境界,意為無論如何都要相信,永遠會有一個美好的明天在等候自己,只有這樣才沒有煩惱,自主人生,自成境界。

饒宗頤 書法 紙本 長樂延年 13834cm二聯 2017年 中國美術館藏

饒宗頤先生千古!


本文綜合自:

1、《眾讀 | 饒宗頤,自學成才的一代通儒》(眾讀:lu-studio)

2、聶薇:《一個人在世上,如何安頓好自己這很重要》(財經網,2014年11月13日)

3、“他是整個亞洲文化的驕傲”|饒宗頤先生百歲壽辰(群學書院,2017年8月9日)

4、《百歲老人饒宗頤中國美術館舉辦“蓮蓮吉慶”書畫巡迴展》(藝術中國,2017年11月20日)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