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余件精品文物齊聚國家博物館,共敘“秦漢文明”(圖)

時間:2017-09-19 10:24:28 | 來源:藝術中國

資訊>藝訊>

新聞發佈會現場,左起:中國國家博物館副館長陳成軍、中國國家博物館黨委書記黃振春、中國文物交流中心主任王軍、“秦漢文明”展策展人單月英

在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引來35萬人觀看的“秦漢文明”展,所展精品文物近日回到國內,中國國家博物館在原來160余件文物的基礎上再次精心選擇,並再與國內30多家文博機構合作,共呈現170件組300多件重要文物,“秦漢文明”大展于2017年9月17日開始,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南7展廳拉開帷幕,將展出至11月30日。

觀眾觀看秦站立俑

展覽背景:

西元前221年,秦王嬴政“奮六世之餘烈,振長策而禦宇內”,以赫赫雄師統一中國,創立“皇帝”稱號,拉開了中國歷史上統一的多民族的中央集權國家的恢弘序幕。秦朝創建文官體系,推行郡縣制度,採取統一文字、度量衡等制度以鞏固多民族國家的統一。漢朝繼承了秦朝創立的各項制度,在政治、經濟、文化、思想、對外交流等領域都有發展和創新,取得了輝煌成就,使中央集權得到加強。同時,漢朝在文化上逐漸擺脫戰國至秦時期文化的影響,在武帝時期完成蛻變,形成自身獨特的面貌和豐富的內涵。經過四個多世紀的經營與沉澱,秦漢時期的中國創造了厚重的多元文明,綜合國力和文化軟實力均居當時世界前列,秦漢王朝所建立的政治、經濟與思想體系不但為後世歷代王朝所取法借鑒,也為中華文明的持續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並對世界産生深遠影響。所有這些使秦漢時期成為中國歷史上至關重要的開創、變革與奠基時期,也成就其中國王朝歷史上第一個盛世的美譽。

觀眾觀看秦站立俑

這次展覽是圍繞秦漢時期“開創”“變革”“奠基”“繁榮”“多元”“開放”“厚重”的時代特點精心策劃的一場原創大展,從內容結構的設計到文物展品的甄選都不同於以往的展覽,呈現全新的面貌。此次參展的170件組文物中,一級文物約佔45%,其中包括著名的“皇后之璽”玉印、長信宮燈、兵馬俑、金縷玉衣、紙地圖、“滇王之印”金印、青銅方鬥、“中國大寧”鎏金青銅鏡、玉熊、雲紋玉高足杯、彩繪多枝陶燈、“西王母”陶座青銅搖錢樹等文物。

整個展覽由序廳、文治武功、長樂未央、事死如生、多元文化、絲路交通及尾聲七個部分,五大主題單元構成。

秦始皇兵馬俑

序廳部分展示一組秦始皇兵馬俑,象徵秦國橫掃六合,統一中國,建立秦王朝。展覽由此開序幕,引導觀眾進入展覽,遨遊秦漢時代。

觀眾觀看秦代宮殿瓦當

文治武功

文治武功單元通過建築磚瓦、秦詔文物、錢幣、印章、封泥、兵器、漢兵馬俑、熹平石經、《儀禮》木簡等數十件文物展品,輔以文字圖表等內容,圍繞政治、經濟、思想文化等領域制度的建設與完善,以及對邊疆地區的開拓,闡釋秦漢王朝對國家的經營與管理,重點突出秦皇漢武開創性的豐功偉績及為後世中國王朝歷史奠定的堅實基礎。通過本單元,觀眾將會了解到如下內容:


熹平石經殘石(一)

熹平石經殘石(二)

熹平石經殘石(三)

東漢青銅馬及牽馬俑

秦王嬴政統一中國後,建“皇帝”之號,自稱“始皇帝”,在全國範圍內推廣郡縣制,創建由中央官制和地方官制組成的複雜官僚體系,頒布“書同文”“車同軌”等法令,統一文字、貨幣、度量衡,修築直道、馳道及放射狀分支道路將王朝全境聯繫起來。漢王朝承襲秦制,以郡國並行制代替郡縣制,尤其是在武帝統治時期,為鞏固統一國家進行了政治、經濟、文化、思想方面的創新與改革:通過頒布“推恩令”“左官律”和“附益法”徹底解決諸侯王國問題,使中央集權得到鞏固;實行察舉制度選任官員,完善文官制度和官僚體系;改革貨幣政策,取消郡國鑄錢權,行五銖錢幣,建立穩定的貨幣制度;實施鹽鐵官營、均輸法與平準法等新財政政策,實現國家經濟的持續發展;採納董仲舒建議,獨尊儒術,確立儒家思想的統治地位;北征匈奴,鑿空西域。經過前後多代的經營,漢王朝建立起堅實的皇朝體制,使統一的多民族國家達到鼎盛。

觀眾拍攝鎏金銀青銅蟠龍紋壺

鎏金銀青銅蟠龍紋壺

西漢 錯金青銅勾連紋鈁 (局部)

漢 騎馬俑

漢  漆盒

西漢 青銅騎獸人物博山爐

長樂未央

長樂未央單元展現當時上層社會的生活。通過對畫像磚、漆器及動物俑等文物的展示,闡釋在秦朝廢墟中創立的西漢王朝經過數十年休養生息,經濟逐漸恢復,農業和手工業在文帝和景帝時均得到較大發展,倉廩充實,人民安居樂業,出現“文景之治”,其國力在武帝時期達到全盛,漢朝成為當時世界上最繁榮富強的國度之一。考古出土的大量漢代文物內涵豐富、工藝精湛,其中既有豪華的樓宇院落,也有肥碩的牲畜家禽、琳瑯滿目的燈具、熏爐、炊器、酒器以及各種男女偶俑,足以為例證。通過各種樂舞陶俑、日用器具、家居設施、編鐘、娛樂物品等,使觀眾仿佛通過時光隧道,穿越回那個沸騰而喧囂的時代,體驗漢代王公貴族燈光搖曳、熏香嫋嫋、珍饈滿案、美酒飄香的奢華生活,領略大漢王朝的富強、物質的充裕、市場的活躍和文化的發達。


西漢金縷玉衣

西漢彩繪陶牛

西漢彩繪陶牛(局部)

陶辟邪座

漢 陶燈

漢 陶燈(局部)

西漢 彩繪陶著衣武士俑、文官俑、女侍俑

東漢 西王母陶座青銅搖錢樹(局部)

西漢 陶繞襟衣舞俑

西漢 陶曲裾衣舞俑

西漢 長信宮燈

西漢 陶跽坐甲胄俑(後)、馭手俑(前)

事死如生

事死如生單元講述當時的人們如何看待死亡。本單元將展示滿城竇綰墓出土的金縷玉衣、鎏金鑲玉青銅枕、玉九竅塞、漢景帝陽陵從葬坑出土的兵馬俑和彩繪陶家畜、海昏侯墓出土的馬蹄金等精美文物,詮釋漢代人對死後命運的關注以及對待死者的“事死如事生”之態度。正是這種態度孕育了漢代的厚葬之風,人們不僅在墓室的形制和結構上模倣現實生活中的房屋,隨葬品方面也儘量做到應有盡有,凡是生人所用的器具、物品等,均納入墓中。而且製作大量的人俑隨葬,可以在死後世界繼續保衛或侍奉自己。尤其是王侯貴族對永生不朽的追求,導致了喪葬用玉的高度發達,由玉棺、玉衣、玉套、玉面罩、玉枕、斂屍玉璧、玉握和玉塞等組成的喪葬用玉便成為漢代統治階層最具特色的喪葬習俗,貫穿兩漢四百餘年的時間。漢代特色鮮明而又內涵豐富的喪葬文化也是秦漢文明厚重內涵的重要組成部分。

戰國至東漢初  魚形杖頭飾

西漢 虎噬人飾青銅鉞(局部)

西漢 鎏金青銅鹿燈

 鎏金青銅鹿燈(局部)

西漢 青銅祭祀貯貝器(出土于雲南,局部)

西漢 青銅剽牛祭祀扣飾(出土于雲南,局部)

西漢 鎏金青銅雙人盤舞扣飾(出土于雲南,局部)

秦 嵌料鎏金青銅神獸形飾

西漢 青銅駱駝形鈕鐘架構件

漢 嵌寶石金牌飾

漢 八龍紋嵌寶石金牌飾

西漢 青銅四牛鎏金騎士貯貝器 (出土于雲南)

秦 雲紋玉高足杯

西漢 鎏金青銅狩獵紋當盧

西漢 金飾

西漢 鎏金青銅鍾

西漢 青銅宮中行樂錢

西漢 鎏金銀嵌寶石青銅骰

西漢 鎏金涂銀青銅俳優俑鎮

鎏金青銅犀牛及馴犀俑 (出土于江蘇)

鎏金青銅犀牛及馴犀俑 (出土于江蘇)

鎏金青銅象及馴 (出土于江蘇)

漢  紙繪地圖

漢代日晷 (出土于內蒙古)

西漢金牛 (出土于新疆)

漢晉時代 “王侯合昏韆鞦萬歲宜子孫”錦枕

漢晉時代 綴絹暈緙花毛織袋

西漢 青銅孔雀雉雞飾高蓋杯

多元文化

多元文化單元通過青瓷、青銅工藝製品、鑄鐵製品、造紙、造船技術、醫療、天文計時方面的文物和邊疆各族的特色文物讓廣大觀眾領略秦漢時期中國領先世界的文化軟實力以及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多元文化。秦漢時期,中國的許多文化知識與科學發明都居於當時世界前列。造紙術的發明使人類書寫材料發生了劃時代的革命。太陽黑子和新星的最早記錄、《周髀算經》和《九章算術》的問世以及張衡測量地震方位儀器地動儀的發明,均顯示了當時中國在天文、算學、地震學等領域的重大貢獻。《黃帝內經》《傷寒雜病論》的影響以及針灸麻醉技術的應用,説明中醫學的基本體系已經建立,並在病理研究、診治、針灸等方面取得重要成就。冶煉鋼鐵技術的發展、紡織技術的革新、瓷器的燒造和船尾舵的發明等,都充分顯示了中國在應用技術領域的創新精神和能力。西域文化、滇文化、百越文化、匈奴文化等邊疆文化在與中原漢文化的交流融合中得到豐富和發展,它們與漢文化共同構成秦漢時期多元的燦爛文明。

漢 玻璃杯與帶凹飾玻璃杯 (出土于廣西)

西漢 鎏金青銅當盧(出土于山東濟南)

東漢 綠柱石、水晶串石及 西漢 肉紅石髓動物串墜(均出土于廣西)

東漢 “延年益壽大宜子孫”錦雞鳴枕

東漢 “邪相劉”石柱 (出土于山東濟南)

東漢 金飾 (分別出土于江蘇、廣西)

東漢 劉漢造石獅

絲路交通

絲路交通闡釋秦漢時期絲綢之路的開通及與域外的文化交流。西元前138年,為聯合大月氏攻打匈奴,漢武帝派張騫出使西域,東西方之間的文化交流進入新紀元,由先前自發的臨近地區之間的自然傳佈轉變為在中原王朝經營下的自覺交流,形成了後人所稱的“絲綢之路”。這條絲綢之路被稱作“綠洲絲綢之路”或“沙漠絲綢之路”,以長安和羅馬作為兩端。當時與漢朝遣使通好的國家除了周邊諸國外,還有遙遠的條支(今伊拉克)和大秦(羅馬)。海上絲綢之路在秦漢時期即已成形,漢政府積極開展與域外的海路交流,在徐聞、合浦等港口發舶遠洋,通使互貿。絲綢之路的開通與發展將秦漢王朝與域外聯繫起來,中國的絲綢、漆器、銅鏡等源源不斷向外輸出,域外的珍奇物品也陸續輸入中國,使異域文化逐漸融入漢文化中,有力地促進了秦漢時期中國與周邊國家以及西方國家的文化交流,充分顯示了大一統的秦漢王朝開放和包容的胸懷。

本單元選取20余件展品,既有域外舶來品,也有融合異域文化因素的中國製品,它們共同見證了秦漢時期中國與域外的友好往來和文化交流,也是對“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鑒而豐富”的有力證明。

西漢“中國大寧”青銅鏡  周邊銘文:“中國大寧,子孫益昌,黃裳元吉,有紀鋼。聖人之作鏡兮,取氣于五行。生於道康兮,鹹有文章。光象日月,其質清剛。以視玉容兮。辟去不祥。”

西漢 “中國大寧”青銅鏡(局部)

“尾聲”部分特別展出“中國大寧”鎏金青銅鏡,以對祖國的美好祝願結束展覽。

觀展Tips:

考慮到本次展覽參展文物極為珍貴,為確保文物安全和展廳內良好的參觀秩序,每天將按不同時段(上/下午)安排發放3000張門票(免費),觀眾需要在“秦漢文明”展廳入口處領票入場,每人每天限領一張。(文中圖片拍攝/許柏成)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