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振宇“泥洹”——喚醒泥土的尊嚴與生命

時間:2017-08-24 | 片長:00:04:25 | 來源:藝術中國

資訊>藝訊>


高振宇 “泥洹”系列

“泥洹”之詞意是涅磐,泥洹在這裡是泥的涅磐。自古到今,泥這種柔軟的溫和的物質被用來模倣本不屬於自己的屬性——金的屬性,銀的屬性,玉的屬性。唯獨沒有“自己”。這樣炫目的表演,既是泥的迷失也是製作者的迷失。迷于“技”中,失于本心。

——高振宇

中國藝術研究院副院長譚平在高振宇介紹下觀看展品

文、圖/許柏成

2017年8月23日下午,“泥洹-高振宇”在中國美術館開幕。這是1997年“器皿之心”、2006年“玉出昆崗”之後,高振宇第三次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個展。也許是巧合,30年來,高振宇幾乎每隔10年都會在這裡舉辦展覽,將新作呈現與大家見面。開幕式現場,嘉賓雲集,共同感受“泥洹”喚醒記憶的力量。

藝術家高振宇與嘉賓交流

這三個展覽也清晰地呈現出他的思考和實踐,從提出“器皿因為有用而美”,到對造型原理和方法的悟道與個性表達,這一次他以“泥洹”回溯到人類文明鴻蒙之時,釋放泥土的天性,重新發掘千萬年來人與泥土相處的記憶。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導師、藝術家徐累在拍攝展覽作品

展覽佈置非常簡約,僅在展廳四週與中間位置擺放了展臺,把陶器置於展臺之上,打上燈光,再無其他,連標簽都貼得遠遠的,不打擾人們對展品本身的關注。展臺是現代幾何形,卻以折線之狀,給人延綿不斷之感。重要的是這種現代的、白色的、平整的展臺,更顯示出這些陶器的原始、泥土醬色和豐富的內在變化,展臺冰冷,卻更襯托出陶器的粗礪,以及藝術家用雙手賦予它們的溫度與生命。顯然,藝術家在讓陶器自己説話,不加任何修飾與説辭。

裝飾以麻布紋的小壺

從一進展廳開始,是高振宇製作的小型的茶壺、茶杯、花器等,在這些茶壺、茶杯上,他印上了麻布紋,這種紋樣多見於他家鄉宜興周邊出土的幾千年前的古陶器上,而他也在壺底刻上了“安化古韻”四個字,由此也開始了本次展覽中對中國器物歷史的回溯。

高振宇“泥洹”系列作品

越向展廳裏面走,高振宇的作品所追尋的時代也越久遠。歷經新石器時期、舊石器時期,他的作品形狀脫胎於人類石器時代的砍砸器、刮削器等,他把這些作品稱為“石核”,意為石頭的內心,這是人類最早給自己製作的器具。

高振宇“泥洹”系列作品

高振宇曾用紫砂重塑宋、元、明、清等中國歷史上不同階段的器物,體會造物者的心境,近來,他正在研究夏、商、周時期的器物,乃至進入舊石器和新石器時期,而越向前回溯,他越感受到人與泥土這種聯繫。

表面是麻布紋的陶器

他期待充分發揮泥土的天性,幾十年做紫砂壺的經驗,可以使他充分了解並完全呈現出泥土的性格。例如他在用手塑造一個器皿時,土突然往下一沉,呈現出一條非常完美的曲線,這完全是出於土的天性,正如他笑著説:“這不是我做的,而是天做的。”這樣的作品還有很多,不論小的如花器,大的如酒缸,它們都是塊然而存,是獨立的存在。

觀眾觀看“泥洹”系列

在高振宇青少年學做紫砂壺的時候,他就在思索泥土本身的屬性,幾十年來,他一方面努力探索陶藝的現代化語言,另一方面也時刻記著這個發端于幾十年前的觀念。在與泥交融在一起的時候,藝術家已經忘了自己的存在。正如他在“泥洹”前言中所説,“泥的語言、泥的表情、泥的肌理就埋藏在我們的細胞之中,一旦通過創作表達出來時,就可以立刻喚醒人們萬年以來與它相處的記憶。泥的歡暢、泥的靜穆、泥的自由,在這裡釋放。”

陶器的現代性和泥土最初的生命,其實並不矛盾。

“泥洹”系列(局部)

“泥洹”系列(局部


“泥洹高振宇”展覽現場

裝飾以印紋的茶壺

“泥洹”系列作品


觀眾觀看“泥洹”系列

觀眾觀看“泥洹”系列

“泥洹”系列之花器

觀眾拍攝“泥洹”系列


“泥洹高振宇”展覽現場

“泥洹高振宇”展覽現場

本次展覽是中國藝術研究院“文化傳承丹青力量”中青年藝術家系列展之一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相關文章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