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文人是少年 有寬厚也童真——張郎郎個展開幕

時間:2017-07-09 22:40:15 | 來源:藝術中國

資訊>藝訊>

“一個文人的‘從心童畫’”張郎郎個人畫展開幕式現場

7月8日,“一個文人的‘從心童畫’”張郎郎個人畫展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美術館開幕。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副院長張敢、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劉巨德、華融信託總經理沈易明、101中學同學會代表、北京秋醒樓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馬冰、藝術家張郎郎在開幕式上致詞。

一九四三年十一月生於延安的張郎郎,一九六八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美術理論係,曾任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係教員、院刊編輯。張郎郎的母親是曾被稱為“大有小魯迅之風”的作家陳布文,他的父親則是美術家、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設計者之一張仃。大家對於張郎郎的了解,更多的集中在他作家的身份,《從故鄉到天涯》、《大雅寶舊事》、《寧靜的地平線》等。特殊的人生經歷,以及藝術家庭的學術氛圍是張朗朗創作的給養,他雖然不是一直活躍在畫壇的“職業”畫家,卻一直畫著、思考著,年過古稀卻以一種平靜、童真的繪畫面貌呈現出文人繪畫的氣質。


藝術家張郎郎在開幕式上致辭

“一個文人的‘從心童畫’”展覽現場

“藝術家張郎郎專業是美術史理論研究,人們常常開玩笑,學美術史的人對歷史了解的太多,常常被美術史上各個藝術流派影響,從而失去自己要表達的內容。但張郎郎顯然是很清楚的表達了自己所要表達的對象”,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副院長張敢教授在開幕式上説到。“張郎郎用一顆純真的心面對生活所帶給他的不公,他更多的不是去怨恨,而是去面對生活,他用童真的心寬容著這個世界”。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劉巨德劉巨德在開幕式上回憶了張郎郎一家在特殊歷史時期遭遇到的不公平待遇。“張郎郎身上最可貴的是那份與生俱來的陽光,他用一顆純真的童心面對歲月中的不公正,沒有去怨恨,而是寬容和樂觀的態度。”張郎郎不同尋常的特殊人生經歷,曾經的生與死的慘痛,透過畫筆成為對生命的頌歌。

在那些坎坷的歲月裏,張郎郎從未放下對繪畫的熱愛。與其説是他對繪畫的堅持,不如説在灰暗的世界裏繪畫給了他表達的途徑。這種表達避開了激烈和憤怒,轉化為平靜,在後來的日子裏又變成了對這個世界的寬容和善意,最後這些情感化作了張郎郎筆下的童真。

藝術家張郎郎在開幕上與嘉賓合影

觀眾觀看作品《迷茫》和《往事》

世紀60年代,張郎郎用紅藍鉛筆和信紙畫了兩幅繪畫,分別是《迷茫》和《往事》,範鑄明先生文革時期與張郎郎在同一監獄,他出獄時將這兩張畫縫在棉衣裏帶出了監獄保存下來。70年代,範鑄明先生請英若誠長女旅美畫家英小樂將《往事》放大。

本次展覽策展人、北京秋醒樓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馬冰在接受藝術中國採訪時説到,藝術家張郎郎的作品所展現的完全是個人經歷的而表現,他的創作沒有顧及市場,只是非常單純的畫畫,並且完成父親沒有完成的道路,是對其父親張仃“畢加索+城隍廟”風格的延續。2017年是藝術家張仃誕辰一百週年,這樣的展覽也是藝術家張郎郎對其父親最好的一種紀念。“張朗朗繪畫的顏色最為打動我,這種顏色一般都是兒童才有,是兒童的畫法。而最好的藝術家一定是返璞歸真、一定是有童趣的,包括畢加索在內”馬冰説。

張郎郎把自己的繪畫定義為文人畫。他將超強的文學表現能力轉化為有力、感人的線條筆觸,作品中鮮亮的用色、隨性的用筆,呈現出他對生活的熱愛,而其背後是他豐富厚重的人生體驗,深沉的文化積澱,與人性的光彩。

展覽將持續至7月17日。

藝術家張郎郎在開幕式現場

“一個文人的‘從心童畫’”展覽現場

1  2  3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