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CHAUMET珍寶展 從拿破侖加冕用140克拉鑽石説起

時間: 2017-04-10 11:28:22 | 來源: 藝術中國

首頁> 資訊> 藝訊

“拿破侖一世加冕之劍”劍柄上(照片中最下方)的“攝政王”鑽石重達140克拉

2017年4月11日——7月2日,由CHAUMET Paris尚美巴黎與故宮博物院聯合主辦的“尚之以瓊華——始於十八世紀的珍寶藝術展”在故宮午門展廳對公眾開放,展出了來自法國十七家博物館以及故宮博物院的300多件藏品。

女人總是無法抵擋華麗珠寶的誘惑,而本次始於十八世紀的珍寶展更是將這種誘惑發揮到了極致。那麼就放棄抵抗隨小編一起,被流光肆意的珍寶環繞,在皇室的權力、動人的愛情以及現代的時尚中,盡情的流口水吧!

媒體前往午門展廳

拿破侖時代法國皇室的權力與愛情

拿破侖:

弗朗索瓦•熱拉爾 《身著加冕禮服的拿破侖一世畫像》 布面油畫 1806年

高223.3釐米,寬147.2釐米 法國科西嘉島阿雅克修市費斯奇宮美術館藏品

拿破侖在1799年奪取法國政權,並於1804年稱帝。1804年12月2日,拿破侖在巴黎聖母院舉行皇帝加冕大典。在短暫的輝煌時期,歐洲除英國外其餘各國均向拿破侖臣服或結盟,形成了龐大的拿破侖帝國體系。

這幅官方畫像《身著加冕禮服的拿破侖一世畫像》延續了法國繪製國王盛裝像的古老傳統。拿破侖身著加冕長袍,所有皇權象徵物一覽無余,包括寶座、倣羅馬帝王桂冠、榮譽軍團勳章項鍊、“正義之手”手柄、皇帝權杖和鑲嵌王冠鑽石的佩劍。這些無價之寶均由尚美巴黎CHAUMET創始人尼鐸精心打造,尼鐸成為皇室御用珠寶師。

《身著加冕禮服的拿破侖一世畫像》(局部)中佩戴的“加冕之劍”

《拿破侖一世加冕之劍》 1802年 尼古拉-諾埃•布臺,馬利艾虔•尼鐸,讓-巴提斯特-克勞德•奧迪奧特

金、雞血石、玳瑁、鋼 長 96 釐米,寬 12 釐米,厚 8 釐米 楓丹白露城堡藏品

其中“拿破侖一世加冕之劍”由時任法蘭西共和國第一執政官的拿破侖•波拿巴向尼鐸定制。這把儀式用佩劍,並要求使用璀璨炫目的法國王冠珠寶,尤其是美輪美奐的“攝政王”鑽石。

這顆重140克拉的傳奇美鑽在1698年開採于印度戈爾康達礦山,曾點綴在法國國王路易十五和路易十六的加冕王冠上,尼鐸將其鑲嵌在拿破侖佩劍的劍柄上。

寶劍上還鑲嵌了其他 42 顆同樣來自於法國國庫的寶石,代表著舊制度王室權力的延續,使其可以更加名正言順地執掌法國大權。這把象徵皇權的佩劍由拿破侖在加冕大典上佩戴,奠定了尚美創始人尼鐸卓越成就的基石。

拿破侖的軍政奇跡與輝煌成就是短暫的,但這把加冕之劍卻永遠的流傳了下來。後來拿破侖于滑鐵盧戰敗後被流放,1821年5月5日,病逝于聖赫勒拿島。

約瑟芬:

正所謂英雄配寶劍,美人配英雄。榮耀或許是短暫的,但見證愛情的信物卻可以永恒存在。

約瑟芬•博阿爾內遇到拿破侖時已是帶著兩個孩子的寡婦,她比拿破侖大6歲,而拿破侖那時候還沒有成名也不富有。兩顆心相互吸引靠近終於在1796年許下了婚姻的契約。集優雅和睿智于一身的約瑟芬助拿破侖登上皇位,是拿破侖的一生摯愛。

《拿破侖一世加冕大典》達雅克•路易•大衛 油畫 1805-1807年

高979cm 寬621cm巴黎盧浮宮和凡爾賽宮(各一幅)

拿破侖加冕當天,同時為約瑟芬皇后加冕(未展出,僅為配圖)

而婚後兩天拿破侖便奉命指揮義大利軍隊擺脫奧地利統治。他給愛妻的信中寫道:“我沒有一刻不在注視著你的照片,沒有一刻不在你的照片上印滿我的吻。”

後來拿破侖曾經有一次在去歌劇院途中遇刺,火藥在帝後兩輛馬車中間爆炸,拿破侖的馬車沒有注意到而先行,皇后的馬受驚停了下來。同車的女官請示她要不要回去,她拒絕了。所幸逃過一劫的約瑟芬雖然臉色蒼白,但她卻説:“波拿巴已經走了,我怎麼能讓他一個人去?”

《約瑟芬皇后畫像》 讓-巴提斯特•勒尼奧 約1809年 布面油畫

高59.4釐米,寬46.8釐米巴黎法蘭西學會多斯尼提葉爾基金會收藏

按法國皇室的禮儀,皇后在一天中要換三到四次衣服,都要有配套的首飾。從1805年起, CHAUMET成為了約瑟芬皇后的主要珠寶供應商,應拿破侖之邀專為皇后創作了多套雍容華貴、嵌滿珍珠寶石的珠寶首飾。

《麥穗冠冕》約 1811 年 弗朗索瓦—勒尼奧•尼鐸(1779–1853) 約 1810 年

金、銀、鑽石高 6.5 釐米, 寬 15 釐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麥穗是古羅馬神話中豐收女神克瑞斯的標誌,象徵著繁榮與豐産。在法蘭西第一帝國時代,它成為最受青睞的珠寶圖案。約瑟芬皇后本人就很喜歡佩戴麥穗造型冠冕,代表著約瑟芬皇后想要生兒育女的希望。這款金銀質地麥穗冠冕由九支麥穗組成,鑲嵌總重66克拉的舊式切割鑽石。

約瑟芬珍珠首飾

約瑟芬日常首飾

展出冠冕

因為約瑟芬一直無法生育,拿破侖終於提出了要和約瑟芬離婚。1809年11月30日,約瑟芬和拿破侖一如往常共進午餐,拿破侖一喝完咖啡就屏退左右。

他走近約瑟芬,拿起她的手按在心口,凝視了片刻説道:“約瑟芬,我親愛的約瑟芬!你知道我愛過你,我在人世得到的僅有的幸福時刻都是你一人賜給的。但是,約瑟芬,我的命運要高過我的意志;我最珍貴的愛情必須讓位給法國的利益。”

1810年1月10日,拿破侖和約瑟芬離婚,但是拿破侖給予了約瑟芬一系列優待,保留了她皇后的尊號。雖然拿破侖一生中先後有過幾個女人,但只有約瑟芬真正佔據著他的心。

約瑟芬死後,拿破侖在她的墳前痛哭不已,他説:“約瑟芬是我最親愛的人,至少她不會拋棄我。”拿破侖在臨終時,嘴裏還念著約瑟芬的名字。

瑪麗-露易絲

1810年3月11日,18歲的奧地利女大公瑪麗-露易絲和法國皇帝拿破侖一世聯姻。一年後她為拿破侖生了一位皇子,出生不久便被封為“羅馬王”。從拿破侖為露易絲向CHAUMET定制的珠寶來看,他們曾經或許也一度有過濃情蜜意之時。

左側為瑪麗-露易絲肖像畫中其子頭像

 

《寶石拼寫瑪麗-露易絲皇后芳名手鍊》 傳為尼鐸之作 1804年 – 1810年

金、精細珍貴寶石長15.8釐米 義大利羅馬市拿破侖博物館藏品

藏頭詩手鍊是CHAUMET自始至終不斷創新“情感珠寶”藝術的明證。這類手鍊遵循藏頭詩的創作原則,由鑲嵌的每個寶石名字的首字母組成暗語,如情話、追思、姓名等無一不足,只有送禮和收禮者才能心領神會。

《瑪麗-露易絲皇后紅寶石鑽石全套首飾複製品》 約1811年

金、銀、白剛玉、鋯石與石榴石 尚美巴黎CHAUMET藏品

冠冕高8.5釐米,直徑19釐米;梳形發飾高12.5釐米,長16釐米;

小皇冠直徑14.4釐米;項鍊直徑24釐米;

耳墜各高5釐米,寬3釐米;手鍊各長18釐米

CHAUMET曾為瑪麗-露易絲皇后定制過一套紅寶石鑽石首飾,原件于1811年1月16日交付于皇后手中,現已失傳。為紀念原作,尼鐸父子工坊完成了這套複製品。通過忠實還原的設計圖,可以看到這套首飾包括小皇冠、冠冕、梳形發飾、項鍊、耳墜、腰帶和成對手鍊。

《瑪麗•露易絲皇后哥特風腰帶》 1813 年 弗朗索瓦—勒尼奧•尼鐸

金、天然珍珠、縞瑪瑙 長 83 釐米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瑪麗•露易絲皇后哥特風腰帶》這條腰帶之所以被稱為“哥特式”,是因為它沿襲了中世紀女士長腰帶的風格,從腰部一直垂到裙擺。這件配飾鑲嵌一枚古希臘羅馬浮雕寶石,展現了文藝之神阿波羅在帕納塞斯山戰勝巨蟒皮同的場景(巨蟒就倒在他腳邊)。

這枚罕見的浮雕石是拿破侖的妹妹寶琳娜•鮑格才王妃送給其嫂瑪麗—露易絲皇后的禮物。同樣難能可貴的是,裝盛這條腰帶的腰帶匣也完好無損地保存下來,並帶有皇家武器紋章以及“Nitot & Fils Paris n1”(尼鐸父子于巴黎,第1號)的字樣。

然而瑪麗•露易絲在拿破侖開始打敗仗的時候就離他而去,帶著他們的兒子回到了維也納老家,在四個月後下嫁給了她的情人。

其他皇室成員首飾:

《巴德公爵夫人項鍊與耳環套裝首飾》 1806年(于1820年改款)

金、銀、祖母綠與鑽石項鍊:高 20.5 釐米,寬 20 釐米耳環:高 5.7 釐米,寬 2.4 釐米

倫敦維多利亞與艾爾伯特博物館藏品

拿破侖與約瑟芬贈予收養的公主,約瑟芬皇后的侄女斯蒂芬尼•德•博阿爾內大婚的鑽石祖母綠首飾,包括冠冕、項鍊、耳環和一對手鍊。 1820年,這條項鍊經過改良,加在後排的祖母綠可取下作為耳環佩戴。

 

《孔雀羽藍寶石可轉換胸針》 約 1870 年普洛斯帕•莫雷爾

金、銀、藍寶石、紅寶石以及鑽石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拿破侖之弟傑羅姆•波拿巴懷錶》 1809年

製表師阿伯拉罕–路易• 寶璣與珠寶師弗朗索瓦-勒尼奧•尼鐸

 內有款識Breguet No 615 金、銀、鑽石、天然珍珠、琺瑯

直徑5.5釐米巴黎拿破侖基金會藏品,拉佩爾捐贈

 

《歐仁妮皇后“三葉草”胸針》 1852年

于勒-讓-弗朗索瓦•弗森綠色半透明琺瑯、鑽石、金、銀

高3.7釐米,寬3.4釐米 尚美巴黎CHAUMET藏品

拿破侖三世與歐仁妮皇后的訂婚信物,代表著瞬間的感動和愛意初萌的美妙。

皇冠大道

在展廳的中央有一條“皇冠大道”,兩側陳列著各個時期CHAUMET設計的璀璨奪目的皇冠。

展廳中的“皇冠大道”

《“野薔薇與茉莉花”冠冕》讓—巴提斯特•弗森 約 1830 年

金、銀、鑽石 高8.9 釐米,寬20.3 釐米 貝德福公爵藏品

第七代貝德福公爵弗朗西斯•羅素為愛妻安娜—瑪麗亞定購了這款冠冕, CHAUMET 博物館留存了原設計圖。冠冕通過再現鮮活靈動的自然場景,充分展現了弗森的自然主義風格特質。花枝上裝有迷你彈簧, 會令花朵隨著佳人的移動而微顫,仿佛在風中搖曳,平添了一份自然風情。

《洛伊希騰貝格”冠冕》 讓—巴提斯特•弗森約 1830 年 - 1840年

金、銀、祖母綠、鑽石 高9釐米,寬14釐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這件冠冕由可拆卸的八部分組成,金銀質地托架上共鑲嵌 698 顆鑽石和 32 顆祖母綠,中央花朵的花心是 一顆近 13 克拉的六角形哥倫比亞祖母綠。這件佳作完美演繹了讓—巴提斯特•弗森的自然主義風格,冠冕上的每朵花飾均可拆下,用作發飾或胸針,而且都能隨著佩戴者的移動而顫動,仿佛被賦予了生命。這款冠冕來自洛伊希騰貝格家族,為約瑟芬皇后的直系後裔。

《三色堇”冠冕》傳為弗森之作約 1850年

金、銀、鑽石高7釐米,寬18釐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在法國,三色堇的花語為“我想你,請你也想起我”, 因此常用於傳達私密情懷的飾品。這款冠冕由三朵三色堇花構成,每朵均密鑲鑽石,既可組合在一起,也可分別拆下作為胸針佩戴。

《康乃馨”冠冕》約瑟夫•尚美 1907年

鉑金、鑽石 高7釐米,寬19釐米日本澳爾濱藝術珠寶協會藏品

尚美巴黎 CHAUMET 于 1907 年為法國富有的工業家亨利•德•溫德爾的夫人專門製作了這款冠冕。其創作靈感源自法國珠寶師奧古斯丁•杜福洛于1767年出版的《珠寶設計圖合集》,書中收錄了多幅自然主義風格的康乃馨花束胸針設計圖。

《“金鐘花”冠冕,又名“波旁-帕爾瑪”冠冕》 約瑟夫•尚美

1919年鉑金、鑽石 高7釐米,寬18釐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

這枚冠冕作為公爵之女海德薇•德•拉•羅什富科與西斯•德•波旁—帕爾馬王子的結婚賀禮,後者是末代奧地利皇后兼匈牙利女王齊塔的兄弟。採用獨門絕技,在一個隱秘的梨形托架上巧妙鑲嵌多顆鑽石,令其渾然一體,創造出“ 視覺陷阱” 的獨特效果。

《巴洛克珍珠冠冕》 尚美巴黎CHAUMET 約1920–1930年

鉑金、天然珍珠、鑽石 高6釐米,寬26釐米 尚美巴黎CHAUMET藏品

在一戰結束到二戰爆發前的戰間期,尚美巴黎CHAUMET世家以珍珠飾品創作藝術而聞名於世。這款珍珠冠冕鑲嵌二十六顆精細珍珠,因形狀不規則而被稱為巴洛克珍珠。中央的大粒珍珠重達75格令(法國古代重量單位,1格令相當於53毫克),堪稱稀世珍品。

《波旁—帕爾馬全套首飾之冠冕》 馬塞爾•尚美 1936年

鉑金、紅寶石、鑽石 高4釐米,寬23釐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尚美巴黎 CHAUMET 曾為愛麗絲•波旁—帕爾瑪公主與西班牙阿方索•德•波旁—西西裏王子的婚禮專門創作了一 整套珠寶飾品,這件冠冕就是其中的之一。製作用寶石均來自奧地利皇帝弗朗茨—約瑟夫遺産,這件冠冕還可轉換為項鍊。

中法皇室珍寶

為與故宮博物院相呼應,本次展覽還將多件中法珍寶並置,這些瑰寶相映生輝,仿佛穿越時空而來只為赴一場藝術盛宴。

折扇

《道光帝繪山水圖折扇》 清道光

縱29.1釐米,橫48釐米 故宮博物院藏品

扇黑面,泥銀行書詩句:“雲凈天空眼界寬,心清隨地總能安。存誠當儉無需論,同道知音自古難。野水遙兮秋墅外,斜陽初下遠峰端。曰窗曰壁仍嫌巧,不見嚴冬破屋寒。”

落款為“道光乙未仲夏錄舊作思儉居詩,御筆”,下鈐“道光宸翰”白方、“養正書屋”朱方印,背面泥金彩色仙猿桃樹圖,取獼猴獻壽之寓意。

《布洛克威爾侯爵夫人中國靈感折扇》 弗森父子 1830年

漆藝木骨、紙、水粉、珍珠母貝、象牙、蛋白石、金色金屬、翠鳥羽毛

高38釐米,寬70釐米 法國歐塞爾市政廳埃克莫博物館藏品

在十九世紀,折扇是貴婦們不可或缺的配飾,也是她們施展魅力的重要“武器”。貝利公爵夫人為參加東方主題舞會,特意向弗森訂購了多把折扇。

這把中國風折扇展現了一個古中國戰場,以水粉繪製,並鑲嵌精細的珍珠母貝。但由於1830年法國爆發7月革命,折扇未能交付給公爵夫人。最終,法蘭西第一帝國元帥達武之女布洛克威爾侯爵夫人作為結婚嫁粧得到了這把折扇。

茶壺

《畫琺瑯八棱開光提梁壺》 清乾隆

通高37cm,口徑9.1cm,底徑13.5cm 故宮博物院藏品

壺八棱形,八面做開光處理,內彩繪設色山水和花鳥圖各四幅,相間排列。提梁鍍金嵌金星料石,銅鍍金曲流,下為銅鍍金“”形足架,架內有一畫琺瑯菊花紋小盒,可盛燃料,用以加溫。壺底、盒底均署“乾隆年制”款。

此提梁壺的製作集金屬、琺瑯和料器加工為一體,其造型為倣西洋式樣,而圖案主題則是中國傳統的山水花鳥畫,用筆工致,當出自宮內名家之手筆。這是一件融東西方文化為一體的畫琺瑯精品之作。

《中國風格茶壺與奶油罐》亨利•都彭歇爾,讓--瓦倫丁•莫雷爾(金銀匠)于勒-康斯坦-讓-巴提斯特•佩爾(裝飾工藝師)

茶壺:約1848年;高50釐米,寬28釐米奶油罐:約1849年;高12.5釐米,寬18釐米鎏金銀 巴黎盧浮宮博物館藏品

這套茶具展現了十九世紀法國對中國藝術的癡迷。其創作者儒勒•佩爾(Jules Peyre)是一位裝飾工藝大師。1844年,這款中式茶具在巴黎工業品展覽會上展出。

壺身飾有以玳瑁為底襯的花枝紋四葉形圓雕圖案,壺蓋和奶壺上則點綴以中國風裝飾的小型圓雕圖案。壺蓋把手為佛犬造型。茶壺的提手和壺嘴宛若粗糙多結的樹枝。連接提手與壺身的支桿模倣中式建築元素。圓形底座也採用類似風格,幾何鏤空圖案中穿插花卉裝飾,底柱飾以噴火銀蛇。

戒指

《鎳合金戒指》 民國

直徑1.6cm 故宮博物院藏品

戒指鎳合金質,素圈。戒指內壁鏨刻英文“I LOVE YOU FORGET ME NOT”(我愛你 不要忘記我)。此為遜帝溥儀俘淪為戰犯後交出的物品,應是溥儀與婉容之定情信物之一。其顯示出近代中國受西方首飾工藝與時尚的影響。

《“拉謝爾”戒指》 傳為弗森之作 1842年

拿破侖私生子亞歷山大•瓦勒斯基贈于女演員拉謝爾的戒指

金、琺瑯、鑽石 高0.5釐米 直徑1.5釐米 尚美巴黎CHAUMET藏品

亞歷山大•科隆納•瓦勒斯基伯爵是拿破侖一世與瑪麗•瓦爾思佳的兒子。他與法國十九世紀最偉大的女演員拉謝爾發生過一段戀情。這枚琺瑯金戒指共鑲嵌五顆鑽石,指環內側刻有“Alexandre 23 9bre 1842”(亞歷山大1842年9月23日)的字樣,記錄了他們的相逢與相戀。

故宮博物院其他藏品:

《寶石冠》清鈿

橫29cm,縱19.5cm,高20cm 故宮博物院藏品

 

《銀鍍金點翠嵌珠雙龍紋長簪》清

通長24.5cm,通高5cm 故宮博物院藏品

 

《翠如意》 清乾隆

通長47cm,如意頭長10.5cm,如意頭寬8cm,如意柄寬4cm 故宮博物院藏品

CHAUMET 現代設計

展覽中芳登廣場模型

芳登廣場位於巴黎市中心,1811年CHAUMET創始人尼鐸在芳登廣場15號開店,後來約瑟芬尚美在1907年選擇12號創立了新的尚美珠寶店。波蘭作曲家肖邦曾經在芳登廣場12號度過了最後的人生。

《佩尼•惠特尼夫人“羽翼”珠寶》 約瑟夫•尚美 1910年

左翼:高4.7釐米,長15釐米;右翼:高4.7釐米,長16釐米

鉑金、鑽石、琺瑯 尚美巴黎CHAUMET藏品

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初期,以羽翼為主題的珠寶飾品一直倍受推崇。流傳到今日的各種羽翼飾品就是最好的例證。最引人注目的作品中包括這對羽翼珠寶,由佩尼•惠特尼夫人于1910年7月6日在紐約購入。

羽翼上共鑲嵌566顆鑽石,並飾有708個圓花飾,可裝在一個底座上作為冠冕佩戴。1896年,她與哈利•佩尼•惠特尼成婚,後者的家族是美國標準石油公司的一個大股東。

佩尼•惠特尼夫人酷愛珠寶,大力資助藝術事業,在紐約創立了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她是美國億萬富翁中,在“美好年代”時期成為尚美巴黎CHAUMET座上賓的代表之一。

《貝殼紋飾三角胸衣胸針》 約瑟夫•尚美 1913年

高10釐米,寬8.5釐米,厚2.3釐米

金、銀、鑽石、海藍寶石 私人藏品

三角胸衣胸針是一種大型胸飾,通常別在貴婦的低胸晚禮服上。這款三角胸衣胸針鑲嵌著一枚令人驚艷的322克拉海藍寶石。海藍寶石被賦予多種象徵意義,代表婚姻的幸福美滿和夫妻雙方的忠貞不渝,這件胸針也正是作為新婚賀禮而創作的。

《舞姬長項鍊》 約瑟夫•尚美 約1920年

鉑金、米珠、藍寶石、鑽石 高55.5釐米,寬12.5釐米,厚2.7釐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二十世紀初,巴黎珠寶商們與印度王公建立了聯繫,後者拿出他們美不勝收的珍寶藏品,讓巴黎珠寶商加以重新切割、改造,糅合歐洲技藝與印度豐富多姿的色彩與造型,創作出風格迥異的新式珠寶飾物。1910 年底,約瑟夫•尚美成為巴黎第一個向印度派出特使的珠寶世家。

“舞姬”鏈之名源於傳統印度舞者常佩戴的造型相似的流蘇鏈(法語原名中的“ Bayadre”一詞源自葡萄牙語“baldhadeira”,意為舞女)。在“咆哮的二十年代”,用微小珍珠串成的多排長項鍊頻繁出現在尚美巴黎CHAUMET 世家的珠寶作品中。

 

《Liens 緣係•一生寬手鐲》 2003年

白金和鑽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極其簡約的手鐲線條佩戴于腕間,具有強大的象徵意義。建築設計的強韌與鑽石線條的精緻互相融合,刻畫出 CHAUMET 的現代風格 Liens 連結符號,象徵兩個靈魂之間牢不可破的命運相連與緣分牽絆。

《“眩彩花園”冠冕》 2017年

斯科特•阿姆斯特朗為尚美巴黎 CHAUMET 特製

白金,紅金,長方形切割、方形切割及明亮式切割鑽石,綠碧璽與石榴石

高10.7釐米,寬16.3釐米 尚美巴黎 CHAUMET 藏品

為迎接本次展覽,尚美巴黎 CHAUMET 特邀倫敦中央聖馬丁藝術設計學院的學生創作了一款二十一世紀冠冕。在尚美巴黎 CHAUMET 自然主義創作傳統以及《法式花園》一書的啟發下,英籍學生斯科特•阿姆斯特朗設計出一款現代法式花園造型冠冕,從眾多作品中脫穎而出,拔得頭籌。

這款冠冕的線條無論是曲線還是直線都簡潔直接,宛 如一幢具有立體感的建築,整體的對稱性不時在細節處被打破,成串的綠色碧璽與黃色石榴石點綴其間,既展現出傳統法式花園的恢宏氣勢。(圖文/孟媛 部分作品圖由CHAUMET提供)

《“眩彩花園”冠冕》珠寶製作師

CHAUMET法方翻譯、導覽者,及《“眩彩花園”冠冕》設計者(右一)

觀眾走進展廳

從午門展廳望向遠方

午門展廳藻井

展覽現場

展出時的光影動畫效果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故宮漫步

在看完展覽之後,不妨在故宮中走一走。在人海茫茫中,找尋一方寂靜的紫禁城。

 

故宮景色

勾欄與琉璃瓦

宮殿

太和殿前

宮殿一隅

夕陽下的紅墻

落日中的故宮

宮殿前的甬道

余輝中的鉤心鬥角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