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紀之後再來京 林風眠個展新春亮相北京畫院美術館

時間:2017-01-20 16:35:39 | 來源:藝術中國

資訊>藝訊>

“清寂鶩影——林風眠藝術精品展”現場

丁酉年即將來臨之際,又一檔重要展覽登陸北京畫院美術館。2017年1月20日,由上海市美術家協會、上海中國畫院、中華藝術宮、北京畫院共同提供作品的“清寂鶩影——林風眠藝術精品展”在北京畫院美術館開展。

歷史上,林風眠曾與北京淵源很深。他1926年從法國留學歸來之後,便擔任國立北京藝術專門學校校長兼教授,直至1928年被任命為國立藝術院(次年改名為國立杭州藝術專科學校)院長。北京期間首次聘齊白石擔任藝術專門學校教授,舉辦第一次個展,展出作品100幅,並組織其他大量美術活動。1963年,林風眠64歲時,“林風眠畫展”在中央美術學院陳列館展出。之後,林風眠大型作品展便未曾亮相北京。2007年,值北京畫院、上海中國畫院建院50年,由雙方策劃的“雙星璀璨:齊白石、林風眠精品特展”在中國美術館展出,而這一次北京畫院美術館的展覽則是林風眠的大型個展50餘年來首次亮相北京。

林風眠與李金髮、吳大羽以及巴黎高等美院的照片

北京畫院院長王明明説:“林風眠的路線和風格面貌在以啟蒙與救亡為主題的20世紀很難被認識和接受,所以無論是在民國時期還是新中國前三十年,林風眠的藝術經歷了長久的誤解和忽略,他本人也遭受了長時期的孤獨和苦難。但是只要一種藝術探索有價值,這種價值不可能被永久地埋沒和泯滅,因為價值的本質就在於實現。在新時期中國社會進入價值觀念和審美情緒多元化的時代背景下,林風眠的藝術逐漸被人們接受了。尤其在九十年代,當人們回歸到審美意境的觀照視野之中的時候,林風眠藝術的價值被發現了。綜觀20世紀中國畫發展的幾條主線,林風眠先生無疑是另一條“中西融合”路線上進行大膽實踐並取得了重要藝術成就和影響的20世紀的中國藝術大師。”

“清寂鶩影——林風眠藝術精品展”展覽匯聚了林風眠20世紀40至70年代精品36件,作品涵蓋了林風眠具有代表性的靜物、花卉、仕女、禽鳥、風景精品。展品大都源自上海市美術家協會、上海中國畫院、中華藝術宮收藏精品。北京畫院院藏的兩件作品也在展覽中首次呈現。

老人觀看林風眠年表

展覽亮點:雞年看86年前林風眠贈齊白石的《雞圖》

此次首次展出的林風眠贈予齊白石的《雞圖》(北京畫院藏),是齊白石的收藏品中的一件精品。畫面以淺淡的墨線,瀟灑流暢地畫出三隻白羽雞,雞冠如紅寶石般閃爍于其間。筆墨簡括,清新,看得出有借鑒民間瓷繪的成分。款署“齊白石先生正畫,後學林風眠,西湖一九三一春。鈐印:“林風眠一九三一”(畫印款)。

1931年,林風眠贈與齊白石的《雞圖》

這幅畫應是林風眠離京後,任教于杭州國立藝術學院以後的作品,由此可看出二人的情誼之深。在這幅畫的後面,其實有林風眠與齊白石這兩位中國美術史上的“巨星”之間為歷史所淡忘的故事——

林風眠(左)與齊白石(右)

1925年冬季,林風眠留學歸來,次年2月被任命為國立北京藝術專門學校校長兼教授。成為20世紀中國高等藝術學府中最為年輕的校長。1927年,他聘請齊白石到藝專任教,齊白石在《白石老人自傳》(齊璜口述,張次溪筆錄)中詳細記錄了此段往事:

“民國十六年(丁卯 一九二七年)我六十五歲。北京有所專教作畫和雕塑的學堂,是國立的,名稱是藝術專門學校,校長林風眠請我去教中國畫。我自認是鄉巴佬出身,到洋學堂去教習一定不容易搞好的。起初,我竭力推辭,不敢答允,林校長和其他朋友再三勸駕,無可奈何,只好答與允去了,心中多少有些彆扭,想不到校長和同事們都很看得起我,有一個法國籍的教師,名叫克利多(又譯克羅多),還對我説過,他到東方以後,接觸的畫家不計其數,無論中國、日本、印度、南陽,畫得使他滿意的,我是頭一個。他把我恭維得了不得,我真是受寵若驚了。學生們也都佩服我,逢到我上課,都是很專心地聽我講,看我畫,一點沒有洋學堂的學生動不動就鬧脾氣的怪事,我也就很高興地教下去了。”

這段往事迄今九十年整,此展在北京畫院美術館舉辦,無疑留給觀眾某種回憶與遐想。

三十六件原作精品:看世紀老人的赤子藝術之心

1979年,80歲的林風眠致信王一平、沈柔堅、呂蒙,將留在上海中國畫院的105件作品捐贈給國家。這批作品涵蓋多個階段、多個題材,是林風眠藝術水準最高的一批代表作。北京畫院本次展覽的部分作品就來源於這批作品。

由於戰亂等原因,林風眠早期如《摸索》等大型油畫作品已毀壞,我們難尋蹤跡。縱觀其一生藝術創作,代表風格則是從1938年辭去國立杭州藝專校長之後,從浪漫主義到立體主義的西方藝術演變風格與以漢唐藝術為主的中國早期傳統和民間藝術相結合,創作的風景、仕女、禽鳥、花卉、靜物等題材。當然這些題材依然貫穿著林風眠“調和中西藝術”的理想。

林風眠 《春》 1962年 紙本設色 40x38cm 上海美術家協會藏 (2)

林風眠説:“每個時代都有其很好的時代感的創造,我們要保存我們固有的、很好的東西,吸收外面的東西。一個畫家在研究學習的時候,應該嚴格,在創作的時候,應當自由,自己要畫什麼就畫什麼,天不怕地不怕畫自己的畫,這樣就能創造自己的東西、和時代結合的一種東西,我覺得將來我們中國的繪畫應向這方面發展。”

確實,林風眠並不在意使用何種工具、顏料,在他的風景作品中,宣紙、毛筆、水墨、水粉都存在,而在他1931年贈與齊白石的《雞圖》中,用的是絹布,畫的是大寫意,甚至印章都是以硃筆自己畫上去的,但絲毫不能掩飾林風眠在藝術上的靈氣與創造力。他並不刻意追尋傳統的舒服,因為這種詩意的、將自然萬物人格化的、裝飾的美早已滲入他的血液和靈魂。

林風眠《騖群》50年代 66.5x66CM 上海中國畫院藏

本次展覽題目為“清寂鶩影”,展覽中以“鶩”為主題的繪畫確有很多。畫面中,烏雲低沉,境界開闊,一隻只野鶩,在蘆葦蕩之上,奮力逆風前行,如同箭一般,刺破時空。據説這是林風眠遵醫囑,外出散步時,讓他靈感突閃的一幕。這不正是林風眠自己的寫照嗎?大半生遭受艱難困厄,但從未意志消沉,任何事情都不曾阻擋過他對藝術真理的追求。看看他畫的花朵吧,色彩如此鮮艷,如同火焰一般燃燒,在看他的風景,無論光線是多麼昏暗,總有那一抹藤黃,讓人感到生命的存在,又或是淺淺的新綠,讓人感到生命的萌生……林風眠的繪畫之所以感人,是因為有生命的頑強在其中。

林風眠 《菖蘭》1961年 紙本水墨 66x69上海美術家協會

好友艾青讀《林風眠畫集》之後,寫成《彩色的詩》,發表在1980年1月《詩刊》上

畫家和詩人

有共同的眼睛

通過靈魂的窗戶

向世界尋求意境

色彩寫的詩光和色的交錯

他的每一幅畫

給我們以誘人的歡欣

他所傾心的是日常所見的風景

水草叢生的潮濕地帶

明凈的倒影、濃重的雲層

他所傾心的是日常所見的風景

水草叢生的潮濕地帶

大自然的歌手——

橄籬笆圍住的農舍

有一 片藍色的幽靜

遠處是遠山的灰青

山麓的溪潤和亂石

暮色蒼茫中的松林

既粗獷而又蒼勁

使畫面濃郁而深沉

也有堤柳的嫩綠

也有秋日的橙紅

也有荒涼的野渡

也有拉網的漁人

對蘆葦有難解的感情

從鷺鴛和蘆葦求得和諧

迎風疾飛的秋鶩

以低壓的雲加強悲鬱的氣氛

具有慧眼的貓頭鷹抖動翅膀的魚鷹

從公雞找到民間剪紙的單純

從喧鬧的小鳥找到兒童畫的天真

新的花、 新的鳥

新的構思、新的造型

大理花的艷紅、向日葵的粉黃

潔白的荷花、繡球花的素凈

檸檬嫩黃、 蘋果青青

櫻花林中、 小鳥啼鳴

線條中有節奏

色彩中有音韻

淩亂中求統一

參錯中求平衡

玻璃的杯子、玻璃的缸

細頸的古瓶、古裝的美人

……

想必,艾青是用文字對林風眠的繪畫進行了最好的闡釋。

本次展覽將持續至3月5日。丁酉新春之際,齊白石與林風眠兩位20世紀中國美術史上的巨星,他們的作品將在北京畫院美術館等待觀眾的到來。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相關文章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