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國

中國網

“大黃鴨”來了,還帶來了很多朋友!

“大黃鴨”來了,還帶來了很多朋友!

時間: 2022-08-10 14:50:18 | 來源: 藝術中國

世界上最小的鳥是蜂鳥,體長5cm左右,最大的鳥是鴕鳥,體長能達到300cm左右。而如今在今日美術館的門前廣場上出現了一個史無前例的巨型大鳥,足足有幾層樓高,一身漂亮的羽毛,頭戴金色派對帽,一臉驕傲的昂首站著。

弗洛倫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作品(製作中)

這個巨型大鳥是荷蘭國寶級藝術家、“大黃鴨之父”弗洛倫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的作品,8月6日,其個人大展《弗洛倫泰因•霍夫曼:歡聚!》在今日美術館上演。

本次展覽是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在中國內地的首個大規模個展,帶來了超過25件新作,包括霍夫曼二十餘年藝術生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展覽由今日美術館與R+Production聯合主辦,何京蘊女士擔任展覽顧問。

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個展《弗洛倫泰因•霍夫曼:歡聚!》開幕式現場

據主辦方介紹,本次展覽的展廳面積超2000平方,涉及室內室外共9個單元所串聯的展示空間,包括:“歡聚大派對”、“繽紛驚喜”、“買買買到倒”、“流行的感傷”、“協同•合作”、“享樂生活”、“天高任我飛”、“遊天玩地”、“歡聚吧!”,不同的主題對應著不同的展墻顏色,帶來了色彩繽紛的觀展體驗。

本次展覽策展顧問Anouchka van Driel(何京蘊)為荷蘭駐華大使賀偉民(Wim Geerts)及夫人Fennigje Hinse等嘉賓導覽

動物形象

本次展覽的作品全部都是動物形象,除了為人熟知的“大黃鴨”,在大廳裏還躺著的巨大“生日虎”、滿身名牌買買買的“猴子、松鼠、蛇”,頭戴派對帽的“小鳥”,懶洋洋躺平的“胖熊貓”、一個人過生日的“黑鼴鼠”等等。關於為什麼作品全部使用動物形象,藝術家在接受藝術中國專訪時曾表示:

“我的創作是一種比喻,與動物本身無關,而這些動物其實都是關於‘我們’的。在歐洲,千百年來的古老寓言和故事總是借用動物的形象,在中國也是如此。我喜歡用可愛的動物形象來講述故事,它們像一面鏡子反映出我們自己的行為,讓我們更好地理解他人和自身。比如《買買買到倒》系列中,猴子、蛇和松鼠手裏提滿了購物袋子,這反映了我的觀點——我們必須警惕過度消費和生産,這些人類行為在快速消耗地球資源。因此,我通過與動物的互動來解釋人類行為更深的含義,講述作品背後不同的故事。”

《買買買到倒》系列之《購物蛇》,2022,玻璃鋼

《買買買到倒》系列之《購物松鼠》、《購物猴》,2022,玻璃鋼

不難看出,在傳遞歡聚歡慶的快樂元素同時,藝術家也希望通過作品輸出更深層次的思考和內涵。

比如“享樂生活”系列, 3個躺著的動物形象——《胖鼠》、《肥貓》和《胖熊貓》,它們身材很臃腫並且懨懨欲睡,看似很幸福愉悅,但睡覺的含義其實也是和死亡相關,藝術家刻意避開直接談論這一較為沉重的話題,轉而通過巧妙的隱喻方式投射出一種值得深思的社會現狀。被放在一起的這三個角色雖然看起來友善可愛,但也藉由荒誕主義式的諷刺和批判來揭示了日益緊張的社會邊緣問題。

《享樂生活》系列之《胖鼠》,2022,玻璃鋼覆毛絨

《享樂生活》系列作品現場

《享樂生活》系列之《肥貓》,2022,玻璃鋼覆毛絨

《享樂生活》系列之《胖熊貓》,2022,玻璃鋼覆毛絨

《享樂生活》系列作品現場

互動

在本次展覽現場,很多參展作品都是可以互動與觸摸的,這與我們之前看到的大多數藝術展覽大不相同——很多時候展品都是禁止觸摸甚至拍攝的。在這一點上,而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完全相反,他非常期待觀眾能與藝術品拉近距離,甚至參與到作品當中。

比如在展廳三層的“協同•合作”板塊,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出推出了“十二生肖(Zodiac)”系列,12組動物形象全部都有半米高,來到現場的觀眾可以找到自己的屬相,並使用彩色橡皮泥在作品上進行創作和添加覆蓋,以此激發其創造力和成就感,這樣觀眾的身份也就轉換成了藝術家,互動行為也成為了創作作品的一部分。

“協同•合作”現場,觀眾可在展覽作品上自由創作

  “協同•合作”現場,觀眾可在展覽作品上自由創作

再比如在“遊天玩地”板塊,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創造出了一個五彩紙屑的遊戲天地。從孩童時代起,遊戲就一直伴隨著我們,而隨著年齡成長,成年之後的我們常常為了更嚴肅的追求而放棄遊戲,但實際上緊張的生活仍然需要遊戲的調配,以幫助我們保持年輕和活力。當認識到遊戲在我們生活中的重要性時,弗洛倫泰因•霍夫曼通過作品發掘出這個關鍵概念:有時通過雕塑的外形喚起人們對遊戲的回憶,有時則通過觀眾與作品的接觸與參與來喚起,有時則是創造某種感官體驗。在這個充滿五彩紙屑的空間裏,紙屑會飄落到每一個人的身上,創造出令人振奮和歡樂的本能喜悅,將觀眾從世俗的現實中帶離,進入到童年遊戲的場景當中。

 “遊天玩地”板塊,五彩紙屑佈滿全場

“在展覽中,我尋找最大的可能與觀眾進行互動。對我來説,觀眾有可能和我共同創作作品,這一點這非常重要。與其他博物館或畫廊展示的藝術作品嚴禁觸摸相比,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夠一直被觀眾觸碰。所以最大的挑戰在於能夠找到合適的材料、比例尺度和使用方法,還要檢驗它能否被大量觀眾觸摸。比如‘享樂生活系列’,它像家一樣溫暖,能包裹觀眾,讓人想要停留在裏面並被輕輕包住。”——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在接受藝術中國專訪時這樣説道。

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個展《弗洛倫泰因•霍夫曼:歡聚!》展覽現場

荷蘭大使館文化參贊何甫(Bart Hofstede)參觀展覽

放大

我們可以看到,弗洛倫泰因•霍夫曼以往的作品往往體積大得驚人,譬如最令我們所熟知的大黃鴨。

《大黃鴨》,2022,玻璃鋼,235×292×220cm

原版大黃鴨模型(複製品),2022,木、玻璃鋼、噴漆、橡膠大黃鴨玩具,83×60×11.5cm

丹·布裏爾的家族畫像(亞當·維拉茨,1633)與大黃鴨,2022,布面油畫

而弗洛倫泰因•霍夫曼本人也是個大個子, 1.92米的身高使他在觀察日常物件時有著獨特的視角,而這也引發了他“放大”小巧事物的渴望——在這些巨型玩偶中間,“大個子”也成了“小人國”的居民。通過運用特殊材料和幾何倍的放大手法,霍夫曼打破了人類對日常事物的慣有認知,仿佛與其互換視角,製造全新的美學體驗。

在本次展覽中我們得以繼續看到弗洛倫泰因•霍夫曼的巨型藝術作品,其中最為引人矚目的當屬位於二層大廳的《生日虎》。

位於今日美術館二層大廳的巨型作品《生日虎》

今年正值虎年,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創作《生日虎》的靈感就是源於中國的傳統民俗文化。這只巨型老虎擁有和波音飛機一樣大的體積,用弗洛倫泰因•霍夫曼自己的話來説就像被“卡”在大廳中一樣。為了方便觀察,展方特意在三層墻壁上設置了一個方便觀察的小窗,以便讓觀眾觀察與拍攝它的全貌。雖然是個超級“大”傢夥,然而實際它確是一個呆萌撒嬌的“小”虎崽,躺著開心玩耍的它在慶祝自己的一週歲生日。

展廳三層墻壁上的小窗可以完整看到《生日虎》的全貌

“它包含了我們在生活中有時會忽視的元素,比如活潑外向、躺在地板上像孩子一樣去玩耍。我們有時需要喚回這些感覺。” 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在接受藝術中國專訪時表示。

另外,據主辦方介紹,這只巨大的《生日虎》是在展廳內組裝完成的,使用了約200萬隻乳膠氣球。按主辦方最初的計算可能需要100萬個乳膠氣球,但是組裝時發現遠遠不夠,於是再次訂來80萬個、以及20萬個作為補充使用,最終使用數量為200萬個左右。

《生日虎》的組裝過程(動圖截取自視頻號“歡聚-霍夫曼大展”視頻)

在長達2個多月的展期中,氣球的狀態可能會逐漸變化收縮,這也正如本次展覽的主題“歡聚”一樣:展期臨近結束就像派對進入尾聲,酒水會減少,蠟燭會燃盡,但歡樂和相聚的情感卻會永遠存在。

《生日虎》現場

“對我而言‘歡聚’不僅是與更多人聚會,也是carpe diem(拉丁文:活在當下)——把今天當做最後一天來對待。我期待這個主題讓觀眾理解生命是如此脆弱且寶貴,在我們太晚意識到之前,好好珍惜並享受當下;另一方面,就像中國哲學講的‘陰陽’,事物都是有兩面的:我們在歡聚的同時,也需要對它心存敬畏。” ——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在接受藝術中國專訪時説。

另外,流行歌手、音樂創作人李宇春將首次以藝術家的身份與弗洛倫泰因·霍夫曼進行聯合創作,本次聯合共創藝術項目將於9月份正式發佈。 

李宇春與弗洛倫泰因·霍夫曼的聯合創作藝術項目將於9月正式發佈

據悉,本次展覽將在今日美術館1號館展至10月23日。(圖文:蘭紅超)


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個展《弗洛倫泰因•霍夫曼:歡聚!》展覽現場

《天高任我飛》系列

《天高任我飛》系列之《生日帽小鳥(藍)》,2022,玻璃鋼

《五彩紙人》,2022,不銹鋼噴漆

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個展《弗洛倫泰因•霍夫曼:歡聚!》展覽現場

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個展《弗洛倫泰因•霍夫曼:歡聚!》展覽現場

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個展《弗洛倫泰因•霍夫曼:歡聚!》展覽現場



“大黃鴨”來了,還帶來了很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