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國

中國網

版畫的基因竟然如此豐富,在蘇州看十位名家的版畫“整合”

版畫的基因竟然如此豐富,在蘇州看十位名家的版畫“整合”

時間: 2022-07-01 12:28:32 | 來源: 藝術中國

展覽海報

名家談展覽&版畫

北京畫院院長、本次展覽策展人吳洪亮先生談到:版畫好像很傳統,對於蘇州人來説更是這樣。但其基因中的能量又很強悍,乃至滲入到你每時不忍離身的手機。當代藝術好像很先鋒,但也不是從天而降,如何演化而來,版畫思維恐怕起到了某些推波助瀾的作用。

本次展覽以“整合”為名,簡單的表述就是藝術家們作品的整合。匯聚了徐冰、隋建國、張曉剛、蘇新平、王華祥、孟祿丁、洪浩、陳琦、馮夢波、邱志傑,10位在當今頗具影響力的藝術家,每人5件,共50件版畫作品。因藝術家各自的創作背景不同,又自然關聯到了油畫、雕塑、裝置、影像等多種不同的藝術形式,使此展又多了一層以版畫為媒,集聚而成的深意。

“整合”(ACCUMULATION)一詞有合眾聚力得以功成之意。古人用其形容諸多著作的彙編,如《古今圖書整合》。現在,從過往的積體電路、系統整合到光整合晶片,不僅是一些科技的名詞,更是思維方式的建構。由此可見,“整合”顯示出了某種持續性的活力以及力量匯集後的廣度和難度。

總之,這是一個不大的展覽,但內質非凡。當代意識與版畫基因的碰撞,恐怕會給你帶來一條頗具啟髮式的思考通道。

蘇州工業園區公共文化中心主任季詡淙談到:中國是有著上千年曆史的版畫這一古老畫種的故鄉和搖籃,無論是唐代盛行的佛教版畫還是明清時期盛極一時的書籍木版插圖,以及民國時期作為革命武器的新興木刻,中國的版畫藝術都有過輝煌的歷史。進入21世紀以來,隨著科技的發展,經濟社會的進步以及藝術樣式的多樣化,中國版畫創作發展更加多元開放,在當代語境中邊界被不斷拓展。

在中國著名當代藝術家中,有不少人正是從學版畫開始其藝術生涯,甚至藝術圈有“學版畫的比學其他畫種更容易往當代藝術、當代觀念的方向走”的説法。究其原因,第一,版畫創作者需要對木版、銅版、石版與絲網版等各種繪畫材料的效果有著更為豐富深刻的認識;第二,版畫創作者除了要考慮繪畫的基本因素之外,更要考慮手工、製版、印刷等環節,精細程度和技術要求比普通繪畫更強;第三,版畫在印出來之前是無法看出整體準確效果的,創作者需要更多設計思維與傳統思維的融合,版畫創作,前期的嚴密構思、嚴謹的創作步驟,最適合以觀念創新為特徵的當代藝術,因而版畫起家的藝術家們可以更好的把握藝術方向,創作的思路也更寬。 

本次在蘇州金雞湖美術館舉辦的“整合——中國當代藝術名家版畫展”,將展出徐冰、隋建國、張曉剛、蘇新平、王華祥、孟祿丁、洪浩、陳琦、馮夢波、邱志傑等10位當代藝術家不同版種、不同技法的版畫作品,讓我們通過這些作品感受到藝術家們的創作熱情與探索精神,讓更多的藝術愛好者認識到版畫藝術的美學意義和價值,讓優秀的版畫藝術融入社會、溝通大眾,更能體會到這些優秀的代表性版畫作品對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所起到的積極推動作用。

展覽作品創作介紹

刷底色、打蠟、製版、滾墨、拓印......版畫創作的程式性需要系統整合的綜合能力,此次展覽既是版畫創作思維的“整合”,也是版畫創作方法的“整合”。本次展覽的10位藝術家,運用了不同的版畫工藝完成創作。這些技術本身,就非常有意味。

徐冰·數位微電壓印刷

數位微電壓印刷即數位微噴技術,指通過電腦微電壓方式控制噴頭將墨水噴到對應的介質上進行直接列印。數位版畫是利用此項技術將傳統版畫中的造型語匯利用電腦轉換,再經平臺輸出印製出來的具有一定限量的複數性版畫原作藝術。《鳳凰》手稿在高精度的掃描後既保留了原有的創作痕跡,具有現場感,也通過版畫的規定性印痕呈現獨有的美感。數位印刷讓手稿變得愈加均勻和平整,邊線分明;使用UV墨水噴印讓作品具有顆粒感,原作的藝術語言得到進一步拓展。

《鳳凰圖三》,微電壓印刷工藝,畫紙76×56cm,畫芯57.5×41cm,2014

隋建國·黑白木刻

黑白木刻是中國傳統版畫技藝,其特點在於不借助色彩的補充,通過畫面中對於點、線、面的黑白構成的運用營造整體畫面的氛圍及形態。藝術家利用雕塑創作中常用的角磨機在前期智慧設定的程式下運作,離心運動的過程中在木板上刻畫出豐富多變的曲線,理性的程式操作與偶發的創作行為在白色線條裏共同生成機械的美與力量,傳統性的黑白木刻與當代性的創作行為和諧相生,在嚴謹的作品印製中呈現藝術家最感性的情緒思維。

《時間與蟲洞2》,黑白木刻,56 × 76 cm,2019

張曉剛·銅板套色

銅板套色屬於蝕刻法,指在飛塵腐蝕法製成分色版的基礎上利用滾筒分版套印的銅板版畫工藝。藝術家採用傳統銅版畫創作中的腐蝕、套色,在創作過程中對光線進行層層的套色造染,將個人標誌性的家庭照片圖式強化出來的同時將瞬間的時刻與隱匿的情緒印製在作品畫面中。

《鏡子2號》,銅版套色,48 × 34 cm,2019

蘇新平·銅板照相腐蝕

銅板照相腐蝕指將製成陽圖底片的原稿圖像經由碳素紙連續曝光,然後過版到銅滾筒表面,經顯影、腐蝕製成凹版的銅板版畫工藝。本組作品由多張小素描畫作組合形成,先通過照相製版再轉印至銅版,對轉印色彩的選取與恰當應用,使得作品在保留素描的豐富層次感的前提下,通過利用銅版畫的特性增加作品的肌理質感,藝術家的個人圖示也融入在微妙的銳利感中。

《風景之二》銅版照相腐蝕,56 × 76 cm,2019

王華祥·1銅板幹刻+4黑白木刻

銅板幹刻屬於凹版技法,利用尖筆幹刻並且只刻破版面,線條旁邊留有銅刺,上墨時線溝中與翻起的銅刺旁都會有油墨附著,線條濃淡與色調深淺隨筆力輕重而定;黑白木刻是中國傳統版畫技藝,其特點在於不借助色彩的補充,通過畫面中對於點、線、面的黑白構成的運用營造整體畫面的氛圍及形態。“病毒”系列是藝術家基於疫情時代的個人思考與創作,“口罩”從醫用防護設施轉變為病毒的裝備,立場的置換暗含對人類自身的反思。藝術家採用銅板幹刻和黑白木刻呈現了不同維度的視覺形象,黑白調子在細緻的調配下呈現出畫面的豐富性和開放性。

《戴口罩的病毒之二》,黑白木刻,76 × 56 cm,2020

孟祿丁·銅板腐蝕

銅板飛塵腐蝕屬於凹版製作工藝,指在製版時通過風扇將松香粉均勻置於版面,電烤後松香粉熔化形成薄膜,經過腐蝕營造出不同深淺的灰色表面。硃砂是本組銅版畫的主要油墨材料,延續了藝術家的“硃砂”系列,鮮明的硃砂在深淺不一的灰色背景中和諧自然,離開畫布的符號與線條經過印製處理後形成獨有的版畫質感。

《硃砂3-2》,銅版腐蝕,72 × 53 cm,2019

陳琦·浮水印木刻

浮水印木刻是中國特有的傳統版畫印刷技藝。“浮水印”即採用墨、中國畫顏料、水彩等水溶性的水墨印刷,區別於油墨印刷。由於水墨在紙上特有的滲入原理而産生如同繪畫般的筆觸墨韻,版、印之間有了可控與不可控的變化。藝術家基於饾版套印工藝,既通過精準套版表現毫末之間的留白,也利用分版套印展現幻影效果。拱花是一種不著墨的印刷方法,以凸出或凹下的線條來表現花紋,藝術家採用拱花技藝展現“玲瓏塔”形象,饾版與拱花技藝的結合呈現了更具表現力的畫面感。

《玲瓏塔》,浮水印木刻版畫,74.3×55cm,2020

洪浩·絲網套色

絲網印刷指用絲網作為版基,並通過感光製版方法,製成帶有圖文的絲網印版。利用絲網印版圖文部分網孔可透過油墨,非圖文部分網孔不能透過油墨的基本原理進行印刷,一次印製一種顏色,絲網套色即使用多層絲網版面生成多色圖像的印刷工藝。藝術家採用絲網套色工藝延續了“地圖”系列的創作,地圖是藝術家認識社會、認識世界並進行反思的渠道,常規地圖既有的指向性和知識結構在作品中被顛覆和重建。

《世界鳥瞰新覽》,絲網套色,76 × 56 cm,2019

石板套色   

石板套色是在中國傳統石印技術基礎上進一步發展的套色工藝。石印屬於平版印刷,利用水油相拒原理,用親油的轉寫墨直接把圖文描繪在石面上,或通過轉寫紙印刷于石面,經過處理,即印成版。石板套色通過分版套印形成多色畫面。

馮夢波·石板套色

藝術家在本組作品中再現早期作品中的元素,利用四色印刷的限定性開發專色系統,通過套色的方法將半透明的顏色介質疊加出豐富的色彩,減少過度套色造成的色彩抵消。

《春麗踢死馬》,石版套色,76 × 56 cm,2020

邱志傑·石板套色

藝術家基於水油不相混合原理,將自幼習得的書法與版畫中的地圖繪製相結合,通過稀釋藥墨以形成畫面的衝擊痕跡,保留了水墨書法的印跡的同時也使石印版畫的特點得以彰顯,地圖的邏輯構思更加清晰地顯現出來。

《潮汐》,石版套色,76 × 56 cm,2019

桃花塢版畫介紹

此次展覽呈現了多元的版畫創作工藝,蘇州作為桃花塢版畫的發源地也具有鮮明的版畫風格,這份天然的版畫基因還要追溯到明代的桃花塢。

桃花塢版畫是何物?木版年畫。

新春之際,凈庭戶,換門神,挂鍾馗,釘桃符,貼春牌,皆為中國古代民間生活的重要習俗,桃符即今日春聯。人們之所以要把桃符“釘”在墻上,因為最初的桃符是直接在木板上描繪門神形象。宋代以來,印刷術的發明推動了木刻版畫的興起,年畫也得以通過雕版印刷呈現于紙面,實惠方便的特點讓木板年畫迅速流行,在江南一帶尤為興盛。

桃花塢版畫在何地?桃花塢。

蘇州城北,太湖沿岸,桃花河畔。古時因遍植桃花得名桃花塢,郡人也多來春遊看花。歷代名士皆在此築臺冶園,才子唐寅坎坷半生後也選擇在桃花塢躺平,寫下“桃花塢裏桃花庵,桃花庵裏桃花仙”的灑脫詩篇。明代,伴隨江南地區的經濟繁榮,通俗文化和民間藝術實現了跨越式的前進。

桃花塢版畫因何起?小説插圖。

話本即民間藝人講故事用的底本,興起于宋元。至明代,白話小説出現,《三國演義》、《水滸傳》等頂流小説在農工商販之間爭相傳閱,人人追番,供小于求的小説市場推動了刻書業的發展。因為出版物對插圖的需求,出現大量以黑白為主、輔以朱墨彩印的木刻版畫。桃花塢木版年畫受此影響,吉祥圖案、戲文故事、風土人情均是年畫的創作題材。大批手工作坊雲集於此,實現了桃花塢版畫的産業聚集,桃花塢成為民間版畫的時尚地帶。

桃花塢版畫有何不同?南北風俗不同。

桃花塢與楊柳青為代表的北方木版年畫在製作、題材、表現形式等方面都有差異。具體而言,桃花塢年畫以木版套印技術為主,具有色彩絢麗,立體感強的特點。其製作一般分為畫稿、刻版、印刷、裝裱等環節,採用一版一色的方法製作,先印墨線版,然後分印不同色彩,有時還需要經過描金、掃銀、敷粉等程式。

桃花塢版畫後來如何?有三個階段。

桃花塢木版年畫的發展大致可分為明末清初、清中期和清晚期三個時期。明末清初是桃花塢版畫發展的前期,亦即前套色版畫期。此時依然以製作圖書插畫為主,《歷代史略詞話》《壽星圖》等都是這一時期的優秀作品。

至清代中期,版畫逐漸由書籍插圖發展為獨幅作品,尤以康雍乾時期最盛。這一時期的木版年畫風格精細,題材上主要以姑蘇地區的市井風土人物及仕女為主。如《耕織圖》《西湖十景》《三美人圖》等都是這一時期桃花塢的佳作。值得一提的是,17世紀中晚期,桃花塢版畫還傳播至日本,對江戶時代的浮世繪藝術産生了重要影響。

至晚清時期,受鴉片戰爭影響,以及膠版、銅版、石版等現代版畫技術的衝擊,桃花塢版畫日趨沒落。為求生存,此時的桃花塢將市場轉向農村地區,多表現農民喜聞樂見的日常生活。色調趨於單一,色彩對比強烈,頗具鄉土氣息。代表作品有《花開富貴》《龍鳳呈祥》《忠義堂》《琵琶有情》《百子圖》等。

桃花塢版畫今如何?已經入選非遺。

桃花塢版畫影響深遠,除流行于江蘇、上海、浙江等處,也遠銷湖北、河南、山東各地,並流傳到國外,日本的浮士繪等版畫藝術受其影響甚大,英國、法國、俄羅斯、德國等亦有桃花塢木版年畫作品收藏。2006年,桃花塢木版年畫以“傳統美術”類別入選第一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在江蘇非遺保護中心的保護下通過參與非遺展示互動和對外文化交流活動等方式繼續煥發著新的活力。

本次展覽既希望為大眾提供一個近距離接觸版畫、感受版畫的平臺,也希望通過不同領域藝術家的版畫創作實踐,討論版畫背後的“逆思維”“層思維”“複數性”等思維方式,進而引發人們關於版畫本質的思考,探討版畫基因對於當代藝術的特殊價值。

展覽將持續8月14日。

版畫的基因竟然如此豐富,在蘇州看十位名家的版畫“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