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國

中國網

硃砂、茜草、洋紅、胭脂…中國傳統繪畫中的“紅”從何而來?

硃砂、茜草、洋紅、胭脂…中國傳統繪畫中的“紅”從何而來?

時間: 2021-07-09 15:35:33 | 來源: 藝術中國

展覽現場

中國人對“紅色”的喜愛自古有之。古人最早以“丹青”指代傳統繪畫。“丹”的本義指硃砂,既可作繪畫顏料,也可入藥。硃砂是紅色的,故引申為朱紅色。

2021年7月1日,北京畫院美術館推出了一個以“紅”顏色為主題的繪畫展——“紅——色彩與中國畫研究系列展”。恰逢中國共産黨建黨百年之際,北京畫院美術館聯合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共同向公眾推出該展。展覽以“色彩與中國畫”作為策劃切入點,從科學、社會、文化的維度分別解讀了中國畫裏的“紅”。同時,系統梳理了中國傳統繪畫的顏色體系,深入挖掘了色彩與中國畫創作的關係。

硃砂、茜草、洋紅、胭脂…中國傳統繪畫中究竟有多少種“紅顏色”?

于非闇《梅竹雙鴆》155×95.5cm 紙本設色 1957年 北京畫院藏

走進北京畫院美術館一層展廳,紅色的主題背景板將空間烘托地溫馨喜慶。“幾點硃砂花更紅、芙蓉國裏盡朝暉、春來喜氣繞華堂”三句話囊括了展覽的三大內容板塊。此次展覽匯聚國內重要文博機構藏吳昌碩、齊白石、陳半丁、張大千、于非闇、關良、李可染、蔣兆和、董壽平、周思聰、盧沉等中國近現代畫家近六十件繪畫作品,可謂名家薈萃,佳作雲集。

中國傳統繪畫中究竟有多少種“紅顏色”?這些紅色顏料又是從何而來,如何被運用?畫家在實際藝術創作中怎樣“隨類賦彩”?這是展覽試圖回答的問題。《説文解字》中説,“紅”的本義為粉紅色的絲帛。自唐以後,紅逐漸成為包含絳、赤、朱、丹等各種紅顏色的統稱。展覽入口處展示了硃砂、洋紅、胭脂等中國畫中常用的紅色顏料的原料出處,並配有視頻與實物展示。

中國傳統顏色包含礦物質顏料、植物質顏料、動物顏料以及化學合成顏料等幾類。

比如,礦物質顏料有:

硃砂(粉末)

銀硃(粉末)

赭石

植物質顏料有:

胭脂膏

雞冠花

動物顏料有:

洋紅,來自胭脂蟲色

珊瑚粉

近現代畫家于非闇不僅在花鳥畫技法上頗多造詣,且兼備紮實的理論研究功底。他曾對中國畫顏色的選擇和研漂、著色方法及色彩搭配方面進行研究、分析和歸納,出版了學術著作《中國畫顏色的研究》。展覽現場展示了于非闇多幅花鳥畫佳作。于非闇復興院體工筆花鳥,其《硃砂牡丹》、《畫眾生黑》、《梅竹雙鳩》使用硃砂、紅花、胭脂等色,格調柔婉,兼具艷美與高古之味,而無半點妍媚之感。花鳥、蜂蝶、昆蟲翎毛分明,氣息靈動,令人玩味。

展覽現場

策展團隊在展覽一層展廳的每幅繪畫作品旁,均提煉、製作、展示了相對應畫作中所運用的顏料“色卡”,並標注有顏色名稱,以便觀眾更好地認識和鑒別中國傳統繪畫中不同的紅顏色,品味它們微妙的美感差異。

吳昌碩、齊白石、陳半丁、張大千、關良、李可染……

中國近現代畫壇名家巨制齊現

展覽第一板塊主題“幾點硃砂花更紅”取自《齊白石畫論》。原句為:椏枝疊葉勝天工,幾點硃砂花更紅。齊白石曾在陳師曾的建議下,晚年進行“衰年變法”,大膽使用紅色,創造了“紅花墨葉”一派。他筆下的《牡丹》、《朱竹》以硃砂、洋紅等繪製,色調熱烈濃艷。

齊白石《朱竹》139.5×38.5cm 紙本設色 1924年 北京畫院藏

齊白石 《牡丹》103.5×34cm 紙本設色 1955年 北京畫院藏

這件《牡丹》是齊白石于59歲時所作,所用顏料為胭脂和洋紅。“洋紅”來自胭脂蟲裏的紅色素。這種顏料因原産墨西哥,後來在大航海時代,由西班牙帶到菲律賓,後經東印度公司於民國時期輾轉流傳至中國,因此又被稱為“洋紅”。民國時期,最早使用這種顏料的畫家便是吳昌碩。

吳昌碩《雙桃》72.5×40cm 紙本設色 1856年 北京畫院藏

這件吳昌碩所作《雙桃》以胭脂色繪製了仙桃的色澤,“胭脂”屬植物顏料,植物顏料的優點在於透明度高,可反覆調和、潤染,缺點則是可能會伴隨時間的流逝而褪色。吳昌碩是晚晴民國時期的書畫家,這件作品採用斜對角的方式構圖,筆墨蒼勁,顏色鮮艷沉穩。

于非闇《硃砂牡丹》98×41cm 紙本設色 1953年 北京畫院藏

于非闇筆下無論描畫的是美人蕉、梅花還是牡丹,他對紅色和不同色彩層次關係的微妙處理均非常精彩。

展覽第二板塊“芙蓉國裏盡朝暉”展示了新中國成立後,在黨的文藝方針的指導下,近現代中國畫家創作的大量刻畫毛澤東遼闊悠遠的詩詞意境、表現革命聖地的莊嚴景象、歌頌社會主義生産建設的中國畫作品,以此涵射中國人的家國情懷,以及與中華民族血脈與靈魂一脈相承的“紅色精神”。

李可染 《萬山紅遍》135.5×85cm 紙本設色 1964年 北京畫院藏

20世紀中國山水畫大師李可染先生的經典之作《萬山紅遍》懸挂于二層展廳正中間。點點硃砂,將祖國山河描繪地晶瑩剔透,光輝璀璨。

《萬山紅遍》描繪了毛澤東詩詞《沁園春·長沙》中的景象,詩詞本身帶有強烈的畫面感,“…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藝術家將岳麓山壯美的景象描繪地栩栩如生。作品由李可染于1964年創作,他大膽嘗試用硃砂寫積墨山水。作品構圖飽滿,山巒高聳,山峰錯落林立,給人千溝萬壑的強烈視覺感受。李可染先生於1962年至1964年間共畫有7幅《萬山紅遍》,儘管內容、尺幅各不相同,但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即藝術家在畫面中將樹木、山林、房屋、瀑布全部處理以正面的視角,物與物疊加在一起,形成一種二維平面的畫面構圖,變革了中國傳統山水畫的經典圖式,並最終奠定了其在中國近現代畫壇山水畫大師的歷史地位。

董壽平 《紅梅頌》 67.5×104cm 紙本設色1973年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藏館藏

當代書畫家董壽平先生厚植家國情懷,深心托豪素,繪《紅梅頌》,畫面上的硃砂紅梅繁花團簇、燦若霞天,呈現了一派生機勃勃的新氣象。

周思聰 《天山紅醫》紙本設色 1976年 北京畫院藏

人物畫方面,周思聰和耿玉琨合作繪製的《天山紅醫》,記錄了青年女醫者為牧民孩子看病的場景。周思聰認為“藝術是人道主義的,是人性、人的感情的結晶”。畫面描繪的人物神態,朝氣蓬勃的生命狀態,無不反映出畫家內心深處對生活和人的熱愛。

邊寶華《少女》 65×53cm 紙本設色 1962年 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盧沉 《機車大夫》 135×269cm 紙本設色 1964年 北京畫院藏

盧沉筆下的《機車大夫》是20世紀60年代主題性人物畫創作的精品之作,塑造了一批積極向上、樂觀質樸的工人形象。

溯源中國人的尚紅習俗

紅色是中國人最喜愛的顏色,甚至成為中華民族的文化圖騰和精神皈依。史前時代,源於對生命和鮮血的敬畏、火和日神的虔誠膜拜,使得先民賦予“紅”超人的神性與力量,紅色因此被建構了吉祥如意的文化原型。

黃胄 《豐樂圖》146×282m 紙本設色 1962年 北京畫院藏

賈浩義 《人之初》 68×68cm 紙本設色 1987年 北京畫院藏

作品《人之初》中,一位赤身裸體正在撒尿的小男孩和初升的太陽,是賈浩義先生對生命起源與人性最詩意的註釋。黃胄的《豐樂圖》,畫面描繪了新疆人民慶豐收的歡樂場景,洋溢著活潑祥和的生活氣息。在中國古代文化中,陰陽五行學説奠定了“赤”的正色地位,賦予了紅色尊貴、道德的文化意涵。在民間,從道教俗神鍾馗的紅色狀元袍到襁褓嬰兒的貼身肚兜、從深閨女兒的紅頭繩到婚嫁新人的紅衣裳、從新春佳節懸挂的紅燈籠到家家戶戶點燃的紅爆竹等,中國人賦予“紅色”以喜慶、熱鬧、平安與祥和的美好祈願。

齊白石筆下的《歲朝圖》,圖中大紅燈籠和紅色鞭炮洋溢著喜慶祥瑞之氣

何鏡涵 《頤和園》 96×177cm 紙本設色 1961年 北京畫院藏

何鏡涵是中國寫意樓閣山水畫的開創者,所繪《頤和園》瓊樓隱現、飛閣流丹,朱紅色的雕欄玉柱彰顯了皇家園林的尊貴與莊嚴。還有《鍾馗》、《臨吉祥天女像》、《百壽圖》等民間傳説、宗教神話、吉祥寓意題材,觀眾可以從作品中深入地感受色彩與中國畫的關係。

齊白石《鍾馗》133.5×33.5cm 紙本設色無年款 北京畫院藏

張大千 《臨吉祥天女像》 96×59m 紙本設色 1944年 北京畫院藏

經過世代承啟、沉澱、深化和揚棄,紅色逐漸嬗變為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底色,直至今天被應用於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成為銘刻在中國人血脈與靈魂裏的一抹“中國紅”。展覽已于7月1日于北京畫院美術館開幕,參觀展覽需提前預約。

展覽將持續至7月25日。(臺馨遙/報道、編輯,作品圖片由北京畫院美術館提供)

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21/7/30/20217301627628697752_463.mp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