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資訊 > 設計

陳幼堅:設計就是設計不是藝術

藝術中國 | 時間: 2011-02-16 10:28:01 | 文章來源: 333cn.com

你可能不知道他,但你一定知道出自他手的全新可口可樂中文標誌。他,就是香港著名設計師陳幼堅(Alan Chan)。設計界“聖經”Graphis雜誌曾將他的公司評為全球十大設計公司之一;日本某雜誌曾這麼寫:“日本人只認識2個香港人,一個是功夫電影明星成龍,另一個是世界級設計師陳幼堅。”

圖片説明

陳幼堅簡介:



陳幼堅—生於1950年的香港,憑著個人的天分和敏銳的藝術觸覺在設計行業打拼了26個年頭。這26年來,他曾榮獲香港乃至國際獎項400多個,在紐約、倫敦、東京等地名聲大噪,他設計的作品遍佈世界各地。

陳幼堅是香港最著名的設計師之一。

他深愛中國傳統文化的,但對中國文化遺産的執著和驕傲,並沒有使他變成一個固守傳統的“藝術遺老”,而是讓東西文化在他的設計理念中更為合理地融結在一起。他成功地揉合西方美學和東方文化,既賦予作品傳統神韻又不失時尚品味的優雅,展出的有柄瓷杯、茶葉盒、文具以及杯墊等作品中國風味濃重,卻又不失優雅精細。他在東京新宿的高島屋有一家命名“茶語”的茶館,從茶館的室內裝潢和司標設計到茶具的選用,都堪稱是陳幼堅設計藝術精髓,而東京三菱銀行的CI、NIKKO的現代中國食具都讓人體會到了東西合璧的唯美.。.

記者:你是在上個世紀80年代出名的,能否介紹一下當時香港設計的狀況?

陳幼堅:我記得70年代的時候,香港不怎麼看重設計,大部分設計都是在廣告公司,也沒有好的設計公司。當時香港最出名的設計師是Henry Steiner,他是60年代末期從外國過來香港做一本雜誌,結果留下來了。Steiner算是香港第一代平面設計師,但是第一代華人設計師是靳埭強,我是第二代。

70年代我在一家蠻大的廣告公司工作,當時的老闆都是外國人,都是外國的經驗。那是一個培訓的過程,好像在外國大學讀書一樣,所有老闆都是外國人,我很多東西都是那時候學的,講英語啊,享受生活,喝紅酒啊,怎麼去追女孩子啊。他們從西方的眼光看東方的事情,我們看得微不足道的事情,他們看得蠻有意思的,比方説筷子啊,鳥籠啊。

如果你知道我的背景,就會知道我受外國影響很大很大,但是到頭來我還是一個中國人。很多人説我中西合璧把握得好,那是有背景的,不是那麼表面。你看很多設計師都標榜自己中西融合,都是表面的,拿出去是西,拿進來是東,完全不融合的,但是我的做法不一樣。我們做創意的,生活的經驗比較廣,做出來的東西比較有深度。

記者:但是你一直生活在香港?

陳幼堅:除了旅行和工作,我從來沒離開過香港,但是我去上海,去日本,他們都以為我是留學回來的學生。因為我穿的衣服,style,覺得我不是本地人。我有很多外國朋友,曾經交過一個女朋友也是中西混血兒。

記者:你是1980年開始自己的公司,那時候設計項目多嗎?

陳幼堅:蠻多的,比如説産品包裝,logo啊,經濟也是最旺盛的,80年代末期生意蠻好的,那是設計師事務所最多的時候,90年代也蠻不錯的。

記者:為什麼你會成為當時最好的設計師?你想過其中的原因嗎?

陳幼堅:我覺得是因為我的背景嘛,所有平面設計師都是學平面設計出來的,但是我不一樣,我是從廣告設計出來的。做廣告創意都很重視市場,到現在為止,我所有的設計都是以市場為起點的。很多設計從美觀出發,我是蠻注重市場研究的,跟他們不一樣。算是我比較聰明吧,我的EQ、IQ比較高。到現在我的手還是放在臺上工作的,很難想像跟我一代的設計師還是像我一樣那麼努力去工作。

記者:是的,設計師要面對市場,面對客戶,面對不喜歡的客戶怎麼辦?

陳幼堅:我這個人是這樣子,我喜歡做些從來沒做過的項目,看看後面那個老闆那麼不舒服,但我還是想做,去征服沒有做過的事情,提高項目的質素。包括在長沙做的一家茶館,這個項目做得很不開心,最後錢沒給我,東西改得亂七八糟,裏面配套都很差。

記者:難道現在沒有好轉嗎?

陳幼堅:那是長沙啊,不是在上海,在北京,香港,層次不一樣。中國內地是一方面開放得不得了,繁榮得不得了;另一方面,還是比較落後。還要10年吧,才能達到香港這個狀況,最少10年。

記者:這像以前的香港嗎?比方説80年代。

陳幼堅:80年代的時候香港已經不錯,每個人都懂得規矩,懂得怎麼去處理,我們有一整套非常規範的規矩。內地不一樣,他有自己的遊戲規則。內地在過去10年才真正繁榮起來,10年的規範和香港幾十年的規範怎麼比?有人説,上海比香港繁榮,你怎麼回答?你看上海的淮海路,整個一條街,多是香港人做出來的。香港即使遇到不好的客戶,也會很清楚地解決,所有的法律都是保護我們。在內地,表面是國際化,有時做事情存在地方保護,這怎麼做?

記者:80年代你就形成了特別清晰的中西合璧的思路嗎?

陳幼堅:沒有。中西合璧是70年代我老闆培訓出來的,但是那時候沒有那麼明顯。只是有幾個項目用這樣的方法來處理,做得特別好,就變成專家了。我可以告訴你,我們不但中西合璧做得好,其他純西方的概念也做得好。

我受日本文化影響非常深。日本太美好,什麼都是101分的,太完美了。包括城市建築,到食具,到電影院,時裝不用説啊,每一次去都感覺很好。直到現在,日本還是設計潮流的指標,很多外國的建築師,平面設計師也好,受日本影響很大。我80年代經常往日本跑,打日本的市場。我在日本影響很大,有很多不同的項目。

記者:你是怎麼開拓日本市場的呢?

陳幼堅:1989年,香港有一個“Hello Hong Kong”的推廣活動。那時候銀座一個商場整個七層樓,都是香港産品。設計方面挑中我。這次推廣非常成功,在日本很受歡迎,從那一刻開始,我慢慢做一些有影響力的項目。中西合璧是從中國文化過來的,日本人喜歡,所以他們尊重我。我覺得一個設計師可以在日本生存,代表他已經達到一個很高的程度,日本好設計師太多了。這是一個榮譽。我蠻開心的。

記者:很多人可能會覺得奇怪,你除了十個月的夜校,並沒有受過學校的訓練,但是現在做得很成功。

陳幼堅:天分是一個因素,興趣也蠻重要的,我中學就喜歡設計自己的衣服。我媽媽對美術全都沒有感覺,我爸爸從來沒有讀過書,就是賣水果,一步一步過來,但是家裏的傢具都是他自己設計的,我的天分可能是從他那裏來的。

記者:可能還要包括很好的溝通能力?

陳幼堅:可能是因為我女人緣特別好吧,90%的朋友都是女性。怎麼説呢?這樣子説吧,日本人説,Alan是一個平易近人的人,他們覺得我是個大師,不可以跟人握手,不可以公開亮相,但是我不是這樣,所以他們很喜歡我。女生喜歡男孩子幽默感,這是我最大的武器。就這樣子。我喜歡交好的朋友。聰明的,IQ高的。我的客戶非常多的是女性。

記者:你給很多明星做過唱片設計和形象設計?

陳幼堅:80年代沒有形象顧問這回事,我當時有點名氣,有機會認識劉培基,他請我過去給梅艷芳做包裝。從那開始,梅艷芳第一張唱片,羅文和甄妮的第一張唱片,都是我設計的。反應特別好,所以很多人來找。我要考慮關注他們的是哪些人,考慮用唱片裏一到三首主打歌,來做形象。比如説張國榮,明顯是年輕人會喜歡他,男孩子也會喜歡他,所以要包裝他的品位,要懂得穿衣服,很優雅的。那時候平均每兩個月做一個唱片,每年做一到兩個演唱會的宣傳,錢不多的,但是老百姓一下子就看到你的名字。

記者:上個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是香港黃金時期,然後經濟開始步入衰退期,這個對你有影響嗎?

陳幼堅:有啊。在SARS的時候,我們公司有差不多70%的人走掉,當時這個office剛開始,吃了很多苦頭,有兩年我們一直在虧本。所有的房子都賣掉,才能出錢給員工。2004年,2005年兩年才開始重新來過,恐怖啊,很恐怖。

記者:對你來説,産品創意是怎麼形成的呢?是怎麼樣的一個過程?

陳幼堅:創意都是一個心理學,我比較細心。這不只是平面設計,是思維的方法。比如説那個鐘,我就想,中文字都是從筆劃開始,那能不能這樣做?就這麼想出的。每件事情都有超過一個答案,你要想到怎麼去處理,在什麼時候表達出來,最後産品不但美觀,還有深層的意義。

記者:那你覺得內地設計師的問題是什麼?

陳幼堅:現在內地的設計師還是一個倣造的過程,倣得很像,很聰明,但是很表面,沒有靈魂。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路知識産權。

列印文章    收 藏    歡迎訪問藝術中國論壇 >>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