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後院:冰島

[Sosnowska]

長久以來,我一直認為,攝影就是讓觀眾看到世界是什麼樣子的。然而進入大學不久,我就意識到攝影也可以講故事。在馬薩諸塞州藝術學院學習攝影的時候,我就開始拍攝一系列自拍像,如今已經延續了25年。開始拍攝時我才18歲。這些自拍像讓我更能了解自身,並且讓我知道自己的希望何在。

世界最盛大的攝影聚會,今年阿爾勒絕不可錯過哪些亮點?

[Naomi Rea]

1969年以來的每個夏天,阿爾勒都會成為當代攝影創作與實踐的聚集地,從新聞攝影到藝術攝影,以這一媒介進行創作的藝術家們會從世界各地趕來聚集於此。但是來阿爾勒的不僅有攝影師,因為這個節日已經成為攝影界的一塊金字招牌,所以策展人、研究者、藏家也會聞風而來。

趙利文:市井,你我

[秦博]

趙利文及他的作品對許多人來説是陌生的。一九九一年他二十四歲,第一組作品拍攝結束,至今沒有獎項。隨著網際網路的便利,趙利文的作品經常被夾雜在相關、無關的文字中傳播,慢慢地,作品和他得到了更多的關注。

無論做什麼,我都沒有感覺比拍照時更自由

[Dirk Braeckman]

佈雷克曼是比利時最具代表性的攝影師之一,他的作品在攝影史上佔有獨特而關鍵的地位,他總是在用最簡單的方式去創造圖像:不去尋找什麼特別的點或是一些很新奇的場景,只是在正面用35mm相機去記錄鏡頭前發生的景象。

托馬斯魯夫:我關注的是圖像和真實

[竇瑞冬 [轉載]]

本文是德國藝術家托馬斯魯夫和批評家顧錚的對話記錄,由海傑主持,本文由歌德學院提供,並受到公眾號“海傑視界觀”許可發佈。題目由編者從魯夫的對話中選取,全文共有15000多字。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