疆域的敘述 ——關於展覽“疆域:地緣的拓撲”

時間:2018-02-13 09:39:15 | 來源:飛地

資訊>觀點>

1959年,瑞士藝術家廷古利(Tinguely)以戰爭中立國國民的身份雇傭了一架聯邦德國的飛機,飛越杜塞爾多夫郊區,公然地以一種類軍事化的行動,模倣冷戰期間盟國向東方國家的所作所為,拋下了十五萬份名為《靜力學宣言》(Manifesto for Statics)的傳單。1993年,中國藝術家蔡國強在嘉峪關實施了名為“延長萬里長城一萬米”的爆炸行為。按照批評家魯明軍的觀點,後者涉及到火藥、涉及到作為華夷文化、農牧文化分界線的長城,涉及到集權帝國和邊疆的觀念。在他看來,恰如拉鐵摩爾所言,長城既是邊疆中國的隱喻,也是不同文化滲透的過渡地帶。此處,將廷古利1959年的作品和蔡國強1993年的作品並置考察可以形成一組有趣的比較。我們不難發現,前者更多是政治的、軍事的、對抗的、邊界清晰的,後者更多是文化的、民族的、犬牙交錯的、邊界模糊的。這兩件作品雖然都以地緣為出發點,但卻如尺規般反映出幾十年來世界地緣問題的變化趨勢,亦即從兩極對抗向多極並存的全球化,乃至向後全球化的轉變。

陳彧凡 & 陳彧君,《物無邊界—“木蘭溪”文獻》,綜合材料,600 100 20 cm,2008-2017

面對這一變化趨勢,面對端倪顯現的後全球化地緣狀態,如何有效地從當代藝術的角度加以敘述是“疆域”展覽所要考察的核心問題之一。實際上,所有地緣問題最基本的敘述方式都以地圖為藍本,而地圖本身就一種敘事的載體。回溯到西方中世紀,彼時的地圖主要擔負起為朝聖所做的即時指向性功能。其中包含了整個行程中相關城市停留、住宿、祈禱的評述資訊和步行所用的時間長度。此種地圖的主旨讓人聯繫到一幅來自中國南宋高宗時期的《禹跡墨線圖》,它以棋盤式的方格佈局和精準的地理定位而聞名。地圖左上方標明“每方折地百里”的比例尺,圖中標有的廣州、杭州、成都、紹興等地位置,竟然與當今現代技術繪製出的地圖高度吻合。但圖中也出現了杜撰的山川河流,比如地圖西北部出現的“黑水”河。這條河流實際並不存在,而是由於在《禹貢》一書中有所記載才被製圖人繪製于地圖上。由此可見,此圖的效用與中世紀的朝聖地圖一樣,是一種信仰敘事的載體。

許家維的作品

回到疆域和地緣的命題本身,其中脫不開對於空間的把握。而空間的價值某種程度上取決於其範圍內發生的事和所經歷之人對於事的記憶,當這一空間大到以疆域和地緣為定語時,這種記憶就自然成為一群人乃至一個民族對於一個地域或本民族文化傳統的追索。這既是蔡國強1993年長城作品的題中之義,也是展覽中諸如陳彧凡陳彧君的《木蘭溪》、許家維的《鐵甲元帥—龜島》等作品的敘述邏輯。

陳界仁的《帝國邊界》系列作品

事實上,一旦把疆域看作一種拓撲學上流動的空間存在,其敘述效果就不再是平面化的了,而是包含了時間和操作的維度,由此使疆域成為一個實踐的地點,即被實踐的空間。這種空間敘述模式在某種程度上強調對於疆域所屬權力的把控,暗藏著允許和否決、通過與阻止、看見與被看、行動與監管的權力分野。同時,這又是一種類似于劇場的建構,把疆域作為舞臺,把實踐作為表演。福柯所謂的全景敞式結構亦是這一疆域敘述的模型。環形可視的監獄像“舞臺”般圍繞著警衛所處的中心,警衛對犯人的舉動了若指掌,而犯人卻只有被看的權力。疆域空間此時成了權力的劇場,權力的實施主體則是國家或類似國家的地區暴力機關。在這種疆域空間內,任何對於權力主體進行挑釁的實踐都會受到相應的懲戒。陳界仁的《帝國邊界》淋漓盡致的再現了此種權力的運作方式,而徐震的作品《18天》、張玥和包曉偉的《緬北戰事》則用一種逆向思維的方式告知我們疆域的邊緣反倒可能成為權力流動的真空地帶。

張玥和包曉偉的《緬北戰事》,2015

敘述是語言傳遞的方式,語言的傳遞就必定存在著意指滑動的可能。這種模棱兩可的狀況在疆域的敘述上造就了橋梁的隱喻。古代護城河上的吊橋,形象地説明瞭這一問題。它是疆域之間的過渡地帶,也是內部空間通向外部空間的渠道,同時又是矛盾和辯證的載體。當吊橋吊起時,它不作為疆域而存在;當吊橋放下後,它即刻成為疆界,被賦予了疆域的價值。這種疆域價值是一種文化價值,亦是一種文化上的他者對外來價值理解、認同、接受與否的態度。由此,我們可以説,在當代語境下,疆域拓撲的實質已不再是單純的地理學意義上的空間變化,而更多的是相鄰疆域內文化價值觀層面的拓撲變化。而這種人群之間價值觀的認同與否,也才是所謂後全球化政治最重要的變化動因。

劉辛夷,《安全第一》,玻璃鋼安檢臺、水性漆,34.5 340 36 cm ,2016

鄭國谷,《鄭國谷:了園》,單頻視頻,8分57秒,2016

高俊宏,《大豹:溫帶的邊界》系列「前進圖」,素描、數字輸出,2017

陶輝,《德黑蘭的黃昏》單通道超清錄影,彩色,4 分 14 秒 ,2014

王音,《布依舞 1》,布面油彩,100 210 cm,2013

蒲英瑋的作品

(文章來源:飛地 原文章有修改    作者:石冠哲 策展人、出版人,長期從事當代藝術方面的展覽策劃和理論研究工作。)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