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藝術見證時代和社會的變遷——中國美術學院油畫雙年展策展人井士劍專訪

時間:2018-02-06 14:59:40 | 來源:藝術中國

資訊>觀點>

中國美術學院繪畫藝術學院副院長、本次展覽策展人井士劍接受採訪

記者:中國美術學院油畫雙年展已經跨過1/4個世紀(25年前,浙江美術學院油畫係在杭州西子湖畔舉辦了“浙江美術學院油畫係雙年展”),您覺得中國美術學院在中國油畫史上有著什麼樣的位置和影響?在培養美術人才上有怎樣的獨到之處?

井士劍:首先,我認為中國美術學院對於美術人才的培養是非常的重視,現在很多活躍在國內外藝術舞臺上的中國藝術家都畢業于中國美術學院,比如:黃永砯、楊福東、劉韡、楊福東、耿建翌等。中國美術學院一直對大家提出要創建自己的世界觀,要保持自己的創作獨立性和先鋒性;他們都保持著對社會的敏銳觀察度和感知力。另一方面,我們一直在和同學強調方法論的問題,他們在尋找方法的同時在自己的創作中尋找更多的可能性。從這兩方面結合來説,中國美術學院培養了更多具有超前意識的藝術人才,他們從中國美術學院走出去之後對中國油畫的發展都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貢獻。

展覽現場

記者:在時隔25年後重新舉辦中國美術學院油畫雙年展,對藝術人才的培養有著怎樣的意義呢?

井士劍:中國美術學院一直秉承著“行健、居敬、會通、履遠”的校訓,倡導“多元互動、和而不同”的學術思想,營造“品學通、藝理通、古今通、中外通”的人才培養環境,培養具有基礎理論素養、實踐能力和創新精神的德藝雙馨優秀人才,擔負起引領中國當代美術發展方向的責任。這並不是空洞的口號,每一位藝術家在創作中都需要思考這些問題,他們在思考的過程中都將自己打造成了擁有獨立世界觀的個體,這對打造多元化的藝術氛圍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另一方面,中國美術學院的藝術家都具有自己的東方性,這個東方性包含了這片大地和這個人種;中國美術學院從來沒有想過要培養出一個達芬奇,而是在積極努力培養對社會進步或者具有開拓性意義的藝術家。

展覽現場

記者:此次展覽集結了中國美術學院油畫係所有的優秀藝術家,有人評價説這是中國當代藝術的一個縮影,您覺得這麼評價是否正確?

井士劍:對,可以這麼説。這個展覽是整個中國美術學院面對自身的經歷想做的一次傳承,面對社會進步的發展過程要做的一次階段性呈現。其實在時隔1/4個世紀後重新舉辦中國美術學院油畫雙年展是困難重重的,但是我作為中國美術學院的一份子,我必須要排除萬難將展覽做出來,“品學通”不是一句口號,我們通過展覽的方式將階段性成果展現出來。另一方面,學院是社會和藝術的一個中間橋梁,中國美術學院油畫係畢業的很多藝術家都活躍在國內外的藝術舞臺上,我認為中國當代藝術可以在展覽中尋找到它的影子。

“形象的連結”中國美術學院油畫雙年展海報

記者:為何將此次展覽的主題定為“形象的連結”?

井士劍:形象的連結是藝術家創造藝術的態度與方法,由此他們形成各自的藝術風格,這就創造出中國美術學院繪畫藝術學院油畫係與社會、時代、歷史的文化連結,而這種連結又形成他們各自藝術的DNA生命形式。形象的連結是各位藝術家們在這種藝術生命鏈中對視覺的自我呈現與自我創造,展現出他們獨自的肖像與形象,形成當代繪畫的一道風景線。我作為策展人,想要去喚醒大家去探討中國美術學院繪畫藝術學院油畫係與社會、時代、歷史的關係。

記者:您覺得25年來,中國的油畫發生了哪些變化?

井士劍: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油畫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大家積極地在探索東方哲學在油畫表現的可能性。我在中國美術學院任教以來,我在各個教學場合都曾提倡:打破局限性。從此次展覽看來,雖然我們取得了很多的成績,但我認為這只是萬里長征的1%,我們的東方哲學在油畫中的體現還未出現階段性的節點,中國的油畫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展覽現場

記者:在油畫雙年展舉辦之後,中國美術學院是否還會陸續策劃更多相關的展覽?

井士劍:其實我們一直在計劃很多的展覽,包括:國際青年繪畫展等等。但是光靠中國美術學院的力量肯定是不夠的,我們必須要緊密結合各方優秀院校、藝術家一起為中國的美術發展貢獻自己的力量。就像許江院長提到的——中國精神既包括了源遠流長的偉大文化傳統,也包括了今天仍然在本土生活中生長著的創生之力。即使中國油畫現階段存在一些問題,但是我們仍然會繼續尋找問題、解決問題,不斷地做階段性總結性展覽。

參加展覽藝術家及嘉賓合影

記者:您對於中國油畫的未來有著怎麼樣的期待?

井士劍:我剛剛提到,即使中國油畫現階段存在一些問題,但是我們仍然會繼續尋找問題、解決問題,不斷地做階段性總結性展覽,並且我們會朝著多元化的藝術觀念、藝術形式去發展,即使我們現在離卡普爾、安塞姆基弗等世界一流藝術家還有差距,但是我相信,我們不斷地努力將中國油畫的發展進程往前推進,我們總有一天會將中國的油畫發展起來,我們並不是一味地學習西方的油畫,而是打造屬於東方體系的油畫。

記者:您有什麼話想對青年藝術家説嗎?

井士劍:其實我經常講我充其量只是一個美術愛好者,我從來沒有畫好過一張畫,我在吸收了解世界的、歷史的、現代的文化,將自己打碎,重新構建自己的世界觀再去不斷修改自己的作品。一張作品可以畫一天,一張作品也可以畫一輩子,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斷地發現自我、擊碎自我、重塑自我,將自己的人生觀畫完整,將自我的人生畫完整。

井士劍

1961年生於遼寧省,1988年畢業于中國美術學院油畫係,現任中國美術學院繪畫學院副院長、中國美術學院油畫係教授。理論與實踐繪畫博士,工作和居住于中國杭州。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