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家、僑福集團主席黃建華離世 曾説僑福芳草地無法複製

時間:2017-12-21 16:46:14 | 來源:中國企業傢俱樂部

展覽>

2017年12月2日上午,香港僑福集團主席、著名收藏家、僑福芳草地之父黃建華先生突然離世。

一頭銀白飄逸的長髮是黃建華典型的標誌,即便在人群中,面色紅潤、身材魁梧的他也很容易被人找出來。作為地産大亨的黃建華的另一個身份是藝術收藏家,收藏數不清的當代藝術作品以及45件達利作品、14萬瓶紅酒、70多件石窟佛像、40多件青銅器等等。

一直以來,這位藏家給人的印像是:不羈的“頑童”,在收藏上也是涉獵廣泛。從2013年3月24日舉辦王魯炎“圖寓言”個展以來,僑福芳草地展覽館舉辦了多場展覽,其中包括多場以黃建華個人收藏為主題的展覽。

黃建華所引領的芳草地藝術版圖不止于北京,還開設了包括:香港、台灣、上海等地的空間,並舉辦多場展覽,推動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

在接受雅昌藝術網採訪時,這位藝術頑童曾表明瞭自己與別人不同的收藏理念:“我只買我自己喜歡的,而喜歡的不一定是最貴的。當然我也希望花幾個億買一張畢加索的,但是我覺得這幾個億可能我能買更多的別的藝術家的作品,我關注的角度和別的人不太一樣。”

不僅收的多,黃建華更願意將自己的收藏拿出來分享。在北京的僑福芳草地中心商場裏,到處都陳列著黃建華收藏的作品,將藝術品與商場的結合在國內做成了一個值得許多同行借鑒的案例。

以下是7月27日,中國綠公司聯盟圓桌會2017年第1站,走進僑福集團時黃建華的分享,全文刊登于微信號“中國企業傢俱樂部”。

如果你在僑福芳草地購物中心的大旋轉門內站上一會兒,肯定有機會聽到第一次來這裡的人發出的驚呼。進入這裡,就像走進了一個魔幻空間,建築結構天馬行空,藝術品隨處可見,陽光從斜坡狀的透明屋頂灑落,236米長的亞洲最長室內步行吊橋貫穿整個空間。一切都和印象中的“購物中心”完全不同。很多人都是一進門就愛上了這裡。

如今,藝術主題商場方興未艾,不少新建的項目也喜歡標榜自己的“藝術元素”。但提到這類項目,僑福芳草地是繞不過去的經典案例。一手締造了僑福芳草地的黃建華樂於見到越來越多的人喜歡藝術、傳播藝術,但他也很有自信地表示:“僑福芳草地是無法複製的,因為沒有人會像我這樣用心。”

只要最好的

2012年,僑福芳草地華麗綻放,這個總面積達20萬平方米,集頂級寫字樓、時尚購物中心、藝術中心和精品酒店于一身的創新建築,一齣場就驚艷了所有人。那並不是商業地産的好年景,馬路對面,曾經熱得發燙的“SOHO尚都”慘澹經營,“全北京向上看”的“世貿天階”也風光不在。而僑福芳草地卻因為口碑效應一路人氣走高,終於成為北京乃至全國高端商業地産的標桿。

1995年,年近七旬的黃週旋拿下了位於北京東二環區域的這塊地。2000年開始設計規劃,經過反覆修改,到2004年才開始建設。遺憾的是,這一年黃週旋因病去世,其長子黃建華接手了這個項目。沒想到,此後這個項目整整施工7年,讓人差點誤以為爛尾了。

這樣的進度對於任何一個地産商來説都是不可思議的。但是,不可思議的又何止進度,僑福芳草地最初的預算是10億元,最終卻花了28億元,這實在不像一個理性的生意人的做法。談起這件事,黃建華表示:“超出預算將近兩倍,是因為在施工過程中我發現很多地方可以做得更好,只要我有能力負擔這個費用,我都很樂意去做。”

僅僅在環保方面,僑福芳草地就花費了很多錢。ETFE充氣薄膜打造的透明屋頂,使得建築內部能夠最大程度地利用自然光照明,大大降低了能源消耗;建築內獨有的空氣迴圈系統,使人猶如置身於大自然中。建築內供應的飲用水則由中糧集團提供,確保乾淨衛生。但黃建華並不認為這些值得驕傲:“我認為每一個有責任感的開發商都會考慮到環境保護,把環保當成噱頭是不應該的。”

施工期間,黃建華經常在工地上轉,看到哪不滿意,就叫工人改掉。甚至玻璃選擇哪一種、垃圾桶做成什麼樣,他都要親自看樣品,親自挑選。有一次,黃建華無意中走進大樓中控室,裏面的雜亂和沉悶讓他覺得十分無趣。他大手一揮,改!經過重新設計的中控室被打造成了《星際大戰》中的太空艙的樣子,成了“僑福一景”。

16層以上的怡亨酒店,是如今北京最受歡迎的小型奢華酒店。擁有100間客房及套房,每個房間都有不同的主題,它們都是黃建華的得意之作。比如“哈利波特主題套房”,房內裝飾的霍格沃茨袍、鄧布利多雕像、魔法掃帚等等,都是黃建華買回來的。而點睛之筆,一隻貓頭鷹標本,則是他逛古董傢具城時無意中發現並帶回來的。

廁所是檢驗一棟建築是否真正良心的試金石,而幾乎沒有人會不滿意僑福芳草地的廁所。廁所溫度比外面低2~3攝氏度,這樣就不會産生異味;價值1.8萬元一個的全自動馬桶,人性化十足;地面材料擁有良好的吸水性,避免了滑倒的風險;而每一個隔間裏,洗手池、洗手液、擦手紙、廁紙、化粧鏡等一應俱全,你甚至會想在裏面多待一會兒。這些設計沒有可參考的案例,全部來自黃建華的生活經驗。黃建華對僑福芳草地的要求之高,超過了很多人對自己家的要求。

顛覆自己

如果説優質的建築是僑福芳草地的軀體,那麼藝術則是它的靈魂。很多人第一次走進這裡時,不敢相信那麼多國內外知名藝術家的作品都是原作,因為以往,人們從來沒有機會這樣與大量頂級藝術品零距離接觸。黃建華還記得,有一次他在購物中心裏被一個女孩攔住,女孩好奇地問:“黃老闆,這裡的達利作品都是真的嗎?”黃建華一愣——看來大家已經習慣了國內很多藝術機構將原作小心翼翼地藏在倉庫,而用複製品展覽。但這不符合他的作風,之所以把藝術品放在這裡,就是為了與更多人分享,讓大家都來喜愛藝術。藝術品雖昂貴,但他沒有什麼捨不得。多年來,他還堅持向國家博物館、中國美術館、南京藝術學院、集美大學等高校和藝術機構捐贈了大量藝術品,同樣是為了分享。

事實上,僑福芳草地擺放著的30余件達利雕塑,是西班牙境外最豐富的達利真品收藏。而這只是建築內外藝術品中的一小部分。粗略統計,僑福芳草地的藝術品至少在1000件以上,並且不時會有一些新藝術品替換掉舊的,始終保持新鮮感。黃建華並不以價值作為選擇藝術品的標準,他對自己的品位有足夠的自信。這裡既有曾梵志、張曉剛、王魯炎、劉小東、張洹等大家之作,也有鄭路、由金、夏航、于洋、鄒亮、李暉、楊韜等青年新秀的作品,甚至有不少海外優秀藝術家的作品。

受父親影響,黃建華很早就開始了自己的藝術收藏。最初是從明清古畫和張大千、齊白石開始,後來轉向畢加索、達利。上世紀90年代初,他開始接觸到中國當代藝術。那也是中國當代藝術剛剛起步的時候,“F4”張曉剛、方力鈞、王廣義、岳敏君開始嶄露頭角,他們的畫也成為黃建華最早收藏的當代藝術作品。黃建華覺得藝術家們很不容易,就經常去工作室看他們,和很多藝術家成為了好朋友。在僑福員工的辦公區域,和黃建華的家中,擺放著不少藝術家專門為他創作的肖像,這也是他們友情的見證。

和藝術家的交流也改變著黃建華,藝術家們無拘無束的思想、不斷顛覆自己的精神,讓黃建華開始反思自己的事業。他想:“以前我們蓋房子都是四四方方,墨守成規的,但是為什麼窗戶不能是三角形的?為什麼一定要區分兩居室三居室?”打開思路之後,他突然發現建築有了無限可能。如果沒有這樣的思維,也不可能有如今這樣的僑福芳草地。

在黃建華眼裏,僑福芳草地就是一個超大型的藝術品,是他打造的一個童話世界。它是有生命、有性格的。作為它的創作者,黃建華自然要讓一切都打上自己的鮮明烙印。上千件藝術品,每件都由他親自指定擺放位置,藝術品和建築結構有機結合,這個過程本身就成了二次創作。而跟很多藝術主題商場先蓋好房子再買藝術品填充進去不同的是,這裡從設計之初就為一些藝術品預留了位置,比如從屋頂一直延伸到地下二層的楊韜作品《空束》,從10層樓的高度拉下628根紅色細線,灑向底部中心位置的佛祖雕像,仿佛佛光就在眼前,令人震撼。諸多這樣的定制藝術品,也成為僑福芳草地難以複製的重要原因。

商業必有邏輯

在今天看來,芳草地可謂黃金商業區。但在僑福集團設計這一項目時,情況卻大不相同。這裡是北京傳統的居住社區,從市場認知來看,幾乎是商業盲點。要想把客戶吸引過來,必須有核心的驅動力,這也是這個項目定位思考的起點。

事實上,購物中心的成功可以説是無心插柳,這個項目最早籌劃的部分是高端寫字樓。地下一層、一層和二層都是不適合做寫字樓經營的樓層,因此才考慮把樓下的部分打造成商場。僑福集團是做高端寫字樓的專家,做商場卻是第一次,這對公司來説無疑是巨大的挑戰。但抱著“每做一個項目都是在進化”的心態,他們邊做邊摸索,逐漸做出了特色。

從一開始,僑福芳草地購物中心就不是孤立的,而是整個綜合體的一個配套。僑福的策略是:以寫字樓和酒店帶動商場的經營。既然要服務好寫字樓的上班族們,如何解決好他們的吃飯問題就是首先要考慮的。僑福打造了一個全業態的品牌集市,從最便宜的每人平均50元的好食城式的快餐,到大眾喜愛的鼎泰豐、度小月等著名特色餐廳,再到Opera BOMBANA 義大利餐廳這樣的米其林三星餐廳,客戶定位覆蓋了精英階層和白領階層,既能滿足寫字樓裏的租戶的需要,也能面向市場引進更多的人流。

文化消費也是上班族的重要需求。僑福芳草地引入了盧米埃影院、中信書店,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黃建華認為,這有助於培養整個購物中心的品位。僑福芳草地還建了一個非常豪華的健身房,面向寫字樓客戶低價開放。

零售類店舖方面,通過和瑞士奢侈品集團歷峰集團的戰略合作,僑福芳草地一舉引進了多個國際知名的奢侈品品牌,包括萬國表、登喜路、梵克雅寶等。這些奢侈品主力店的入駐,構成了整個主力店品牌集群。僑福芳草地沒有盲目引進大量奢侈品牌,而是以高端小眾品牌為主,整個購物中心在開業初期就有50%的品牌是首次進駐中國,從而形成了不同於CBD區域內其他商場的差異化競爭力。比如H&M旗下高端品牌COS在北京地區的唯一一家店舖,自開業以來人氣爆棚,成為銷售情況最好的店舖。位於地下一層的中國大陸唯一一家特斯拉展廳,也吸引了眾多粉絲前往“膜拜”。

僑福芳草地的入駐品牌,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黃建華的喜好。在他身上你很難看到一本正經的奢侈品牌時裝,倒是有很多充滿趣味的潮牌服飾。“我喜歡年輕人的品牌,不喜歡那些老掉牙的品牌。我很尊重那些大牌,但可能我年紀大了,想把自己打扮得年輕一點。”黃建華笑著説。

黃建華透露,目前寫字樓仍然是整個項目中回報率最高的業態,因為非常穩定。但他認為未來商場一定會超越寫字樓,因為寫字樓的容量有限,租金也比較固定,而商場的人流量還有很大的想像空間。

對自己交代

北京是黃建華最喜歡的城市,因為北京橫平豎直,馬路寬闊,黃建華認為它“非常大氣,跟我的氣場合拍。”現在黃建華每個月至少有一半時間在北京,除了處理公司各項事務,在大樓裏走來走去改東改西成了他生活中的一種樂趣。

僑福芳草地很好,但黃建華並不認為它已經完美了,他仍然能夠不斷地發現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比如大樓最初設計了6部連接地下停車場和商場的電梯,當時他們認為已經夠多了。沒想到後來商場客流量達到日均兩萬,停車場爆滿,電梯根本不夠用,於是又重新改造增加電梯。

而黃建華最關心的,還是僑福的藝術部門。除了建築裏擺放的藝術品,僑福芳草地還擁有一個當代畫廊、一個當代美術館,以及偏向傳統藝術的聚藝堂。此外在北京798藝術區、上海、台北、香港也有自己的畫廊,並且,今年年底將會在新加坡開設第二個美術館。看到喜歡的青年藝術家,黃建華會在畫廊為其舉辦個人作品展。而位於大廈10層的芳草地美術館則是一個非盈利空間,用於舉辦國內外比較成熟的一線藝術家的展覽。在輕鬆的休閒購物環境中,達到傳播藝術的效果,這正是黃建華想要的。

2014年啟動的“鯊魚與人類”藝術展是黃建華的得意之作。當時剛接觸到野生救援不久的他得知鯊魚的危險處境,他想:“我們有那麼多藝術家資源,為什麼不用藝術號召大家保護鯊魚?”偶然得知這一計劃的摩納哥政府,慷慨地提出將該國的海洋博物館借給黃建華8個月,用於舉辦該展覽。黃建華馬上邀請了十余位藝術家,共創作出20多件形式各異的優秀作品;後來加入的藝術家不斷增加,作品也增加到50多件。該展覽在摩納哥獲得了巨大的成功,觀眾達到2000萬人次,俄羅斯、印尼、菲律賓等多個國家紛紛向黃建華發出展覽邀請,中國國家博物館也力邀他回國辦展。2015年8月20日至10月10日,該展覽在國博和僑福芳草地同時展出,再次掀起一股觀展熱潮。黃建華告訴我們,“鯊魚與人類”未來將繼續在各個國家巡展,而巡展結束後,其中的部分優秀作品會永久地留在僑福芳草地。

對於現在的黃建華來説,能否將公司做大,能否賺很多錢並不是很重要的事。“僑福不是上市公司,我不需要對任何人有交代,對我自己有交代就好。”他形容自己“過去也曾經掉過淚,心靈也曾經受過傷,世界也曾經流浪過,風雨也經歷了許多”,但他始終“心像光芒的大太陽,擁有用不完的能量”。現在是上了岸的人,就不想再跳下去游泳。自己揀點小小的事業,把它做得最好。黃建華不希望別人讚美他公司做得多大多好,但希望僑福的每一個員工都為公司自豪。很多人問過他會不會在其他城市複製芳草地,他的答案是“大的項目我不會輕易接。”

黃建華透露,僑福集團目前在新加坡有一個項目,在中國台灣和廣東各有一個項目。其中廣東的項目位於惠州,他指著項目效果圖,一臉寵愛地説:“我們全公司都喜歡它,它不是芳草地的樣子,是另外一個樣子。它面向大海,我覺得這個項目做起來特別有味道。可以肯定的是,它裏面也會有很多藝術品。”

夢想不會停歇

黃建華熱愛工作。“我要花很多時間工作,除了吃飯睡覺上廁所以外,大部分時間都在工作,週末也是在工作,我覺得我的工作就是度假,度假也就是我的工作。”聽到這裡,你可能以為他非常辛苦,不知道享受生活。而實際上,和黃建華交談,你能很容易地感覺到他的幸福。他享受工作,享受生活,什麼都沒耽誤。

黃建華是個愛吃、會吃的人。為了滿足自己對飲食的要求,他開了好幾家餐廳。隱藏在芳草地北巷的“伊藤”,可以説是黃建華的私家食堂。與一般日料吧臺不同的是,廚師和客人之間隔著一座超市——各式待烤的蔬菜和海鮮,從番茄、節瓜、香菇,到北海道雪場蟹,鋪陳在四方展台中供你選擇。功能表兩本,品類繁多,一本專注爐端燒,一本主攻壽司刺身鐵板燒。基本上所有的菜品都經過黃建華的親自指導,一道簡單的小蔥炒豆腐,他曾經親自做了200多遍,只為達到最好的味道。“老闆手卷”也是他的發明,配料用了上等的鱘魚魚子醬和三文魚魚子醬,並搭配了最新鮮的海膽。整個放進口中細細咀嚼,各種味道在口腔中充分融合,美味到讓人感動。

前不久,他又在僑福芳草地二層開了一家披薩店。只提供11款披薩,卻每一種都很經典。披薩精選義大利進口優質麵粉及水,採用36小時自然發酵的原始工藝,其酵母更是源於2002年威尼斯産區的一塊由灰皮諾葡萄籽製作的“老肥”。這樣大費周章,都是為了獲得最地道的美食。

不管是工作還是生活,黃建華總是精益求精,希望做到最好。他半開玩笑地説:“我認為我一直生活在夢想的世界裏,我真的每天都在做夢。夢想是不會停的,追求夢想也不會停,做完這個夢再想下一個。假如你問什麼時候會停止,我想是等到我翹辮子吧。”

最近,黃建華又開始琢磨開發藝術衍生品。他覺得僅僅讓大家在僑福芳草地看到藝術品還不夠,還要讓藝術走進更多人的家中。好的藝術品很昂貴,一般人很難擁有,但可能僅需數千元,就能擁有一件很好的藝術衍生品。他指了指辦公桌上的三個小雕塑,那正是芳草地正在展出的“美的顛覆——義大利當代藝術的洞見”中的幾件作品的縮小版。這樣一組有趣的小雕塑放在家中,想必整個空間的品位都會有極大的提升。

黃建華唯一的遺憾,是陪伴家人的時間很少。太太不適應北京的生活,長期生活在香港,每隔一個月左右,會來北京住上一段時間。而黃建華也會定期回香港陪陪妻子。好在他和弟弟的兒女大都已經參與公司的管理工作,在一起的時間也就比較多。“我們都在一起工作。他們和我一樣,都愛好藝術,也愛收藏酒和雪茄。”有了家族第三代的支援,黃建華更能“任性”地投入自己的“童話世界”了。

如果説優質的建築是僑福芳草地的軀體,那麼藝術則是它的靈魂。很多人第一次走進這裡時,不敢相信那麼多國內外知名藝術家的作品都是原作,因為以往,人們從來沒有機會這樣與大量頂級藝術品零距離接觸。

在黃建華眼裏,僑福芳草地就是一個超大型的藝術品,是他打造的一個童話世界。它是有生命、有性格的。

(來源:中國企業傢俱樂部)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