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圖片新聞

推進"一帶一路"沿線能源合作

發佈時間: 2017-05-05 16:30:53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韓立群  |  責任編輯: 劉芳奇

“一帶一路”是我國對外合作最新戰略構想,國際能源合作是其中一項重要內容。求解“一帶一路”和國際能源合作之間的關係,其本質是如何利用好“一帶一路”這個新平臺,更好促進我國參與國際能源合作,拓展和維護我國能源安全、發展利益,並提升我國在地區和國際能源治理中的話語權。同時,能源領域合作涵括“五通”,作為一個重要抓手,也將促進“一帶一路”建設。而開展這項工作的關鍵在於分領域、分步驟穩健推進“一帶一路”框架下的各項能源合作,防範風險,務求實效。

傳統上看,國際能源合作主要包括能源貿易合作、能源開採與勘探、能源技術與生産合作,能源金融合作和國際多邊協調等五方面內容,目的是通過相互協調以保障各自的能源與發展利益。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參與國際能源合作的深度和廣度不斷提升,取得大量成績。當前正經歷從雙邊到多邊合作的轉型期,對地區性、全球性能源參與度提升,在國際能源治理中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相當於為我國的對外能源合作提供了一個新平臺,其本身也有很多優勢。

一方面,“一帶一路”倡議明確將能源合作列為重要內容,在願景中提出要“加強能源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合作,共同維護輸油、輸氣管道等運輸通道安全,推進跨境電力與輸電通道建設,積極開展區域電網升級改造合作”,“加大煤炭、油氣、金屬礦産等傳統能源資源勘探開發合作,積極推動水電、核電、風電、太陽能等清潔、可再生能源合作,推進能源資源就地就近加工轉化合作,形成能源資源合作上下游一體化産業鏈。加強能源資源深加工技術、裝備與工程服務合作。推動新興産業合作,按照優勢互補、互利共贏的原則,促進沿線國家加強在新一代資訊技術、生物、新能源、新材料等新興産業領域的深入合作,推動建立創業投資合作機制”。可以説,上述願景基本涵括了國際能源合作的五大方面。

另一方面,“一帶一路”倡議連接東亞和歐洲兩大能源消費區,中間是中亞和西亞北非等能源富集區,密切聯繫了能源消費國與生産國。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數據顯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石油剩餘探明儲量為1338億噸,佔世界總儲量的57%;天然氣剩餘探明儲量為155萬億立方米,佔世界總儲量的78%。可以説,儘管存在這樣那樣的矛盾,優化能源配置、增進能源合作是沿線各方共同的意願。過去三年多來,“一帶一路”框架下的能源合作也已取得大量成績,沿線已開工的能源項目超過40項,簽訂的能源重大合作超過20項,亞投行首兩貸款均直接與能源有關。

當然,“一帶一路”框架下的能源合作也面臨大量挑戰。一是大國將“一帶一路”能源合作同地緣政治、大國博弈相掛鉤,部分國家將阻滯“一帶一路”建設視作阻滯中國擴大影響的工具,而能源項目比較“接地氣”,也容易受干擾;二是沿線傳統和非傳統安全風險均較集中,在東南亞、中亞、南亞、西亞北非等地區均存在明顯的政治安全和軍事安全風險,一些國家在融資、建設及長期經營管理等方面的風險也相對集中;三是國際能源結構轉型加速,而“一帶一路”沿線以傳統能源為主,儘管願景中明確提到要側重新能源發展,但未來如何更好對接仍是挑戰;四是我國在能源技術、金融、貿易等方面的能力仍有待提升,特別是如何實現“一帶一路”框架下不同領域的順暢配合。

由此,未來我國應重點在“一帶一路”沿線增信釋疑,推進大國協作,增進中小國家相互理解,這也就是即將要召開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重要任務。從務實層面看,一是應分階段、分領域推進能源合作。在現階段,“一帶一路”能源合作的重點應聚焦基礎設施建設和能源技術合作,特別是新能源、新産業技術合作,只有基礎設施完善了,各國共識提高了,才能真正推進沿線能源優化配置,才可能推進沿線能源多邊合作,並對全球能源治理産生影響。

這將是一個長期系統工程。二是要注意防範各類風險,包括傳統和非傳統,政治安全和經濟金融風險。能源合作兼具政治、安全和市場多重意義,既有政治和安全層面的高端協調和博弈,也需要高超的市場運營能力和風險承載能力,各路風險相互交織、疊加、放大,各種要素從哪來、到哪去,詭異難辨。為應對這些挑戰,都需要我們加強自身能力建設。

韓立群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政治研究所中國對外關係研究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