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泰國副總理承諾給予香港優先進口泰國大米待遇 ·鐵礦石談判天平偏向寶鋼 ·新日鐵要求將鋼材價格提高近四成 ·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抵京訪華 ·東亞銀行啟動內地私人銀行業務 首先在京滬發展 ·中水公司在突尼西亞中標管道安裝項目 ·楊國慶:目前民航奧運基礎設施建設已基本完成 ·財政部:將適時對急需大宗商品進口採取調控措施 ·中國改革延續幾十年的企業職工福利費財務制度 ·中國財政部就企業新舊財務制度銜接政策答問 
每日回顧>>
首頁>>財 經 字號:
國有航空飛行員離職難現象限制民營航空發展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4-25  發表評論>>

2005年7月18日,民營性質的春秋航空公司在上海虹橋機場首飛,民營航空公司的優厚待遇吸引眾多國有航空飛行員。 馬駿 攝

種植馬鈴薯、白菜、番茄,曾是海南航空公司機長彭業明的主要生活內容。在2006年1月,他向公司提出辭職後,其飛行生涯便已中斷。

此後是漫長的訴訟期,彭業明變得愈來愈絕望。因為即便在法院判決解除雙方勞動合同之後,他依舊無法拿回自己的檔案和飛行執照,也就再無法從事飛行。

他開始在武漢金銀湖邊租地種菜。種菜之餘,他會想,為什麼一個飛行員要離職、要流轉會那麼難。

飛行員愈來愈難管

許多飛行員想調去民營航空公司,也不全為了錢,還希望自己更有前途

彭業明當時想要辭職理由很簡單,公司安排他超時飛行,沒為其足額交納各項社會保險費。在海航,當時以相似理由辭職的還有11名飛行員。

除了海航還有其他國有航空公司的飛行員想要離職。

東航上海飛行部一位資深飛行員成偉豪(化名)告訴記者,目前整個東航有78個飛行員提交了辭職報告。“而且東航的辭職風波鬧得最厲害。為了辭職、絕食、靜坐、剃光頭的都有。”

成偉豪説,從2005年起,各大國有航空公司的辭職風波變得愈演愈烈。

2005年是中國民航業的一個轉捩點。那年8月15日,國家民航總局頒布的《國內投資民用航空業規定(試行)》正式實施。民營航空公司的出現,為飛行員流轉提供了市場環境。

春秋航空是較早試水的民營航空公司之一。他們為機長提供的條件優厚,包括超過7萬的月薪,並支付一筆安家費供其在上海置房。

成偉豪説,國有航空公司飛行員的月薪一般是3萬左右,而且國有航空公司機構臃腫。

成偉豪也想辭職。他辭職不單單是為了薪酬。而是為了“更有前途”,他介紹,東航此前的“保衛大上海戰略”因為執行力不夠,遭遇巨虧,“現在又只顧眼前利益,缺少長期規劃”。

而且作為一個有著20多年飛行經驗的他來説,在擁有2500名飛行員的東航裏,其上升空間很小。但到民營航空公司後,成偉豪説自己就有很多機會進入管理層。

彭業明也想從海航跳槽到民營航空公司———東星航空。他除了上述理由之外,還有一個理由,因為東星航空公司就設在他的家鄉武漢。他想回家,離開海南。

根據成偉豪了解,目前整個中國民航辭職飛行員超過150人。

對於“鲇魚”民營航空公司的出現,一些國有航空公司將其斥為“挖社會主義的墻腳”。東航一名飛行部總經理説,“我們一些飛行員鬧辭職,就是他們在背後起了煽動作用”。

這名總經理非常懷念“鲇魚”出現前的民航管理,“那時,當飛行部領導多神氣,説一句話,誰敢説半個不字?現在這些年輕人越來越難管,動不動就從口袋裏掏出一份辭職報告來。”

要調動,國有航空説了算?

因為有五部委文件,所以即使勞動仲裁、法院判決解除勞動合同,而原單位不點頭依然無效

飛行員辭職從2004年初就已開始涌動,到2005年,辭職潮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成偉豪説,“於是,三大國有航空公司領導去找民航總局商量對策。”

2005年5月,民航總局、人事部、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國資委等五部委聯合頒發《關於規範飛行人員流動管理,保證民航飛行隊伍穩定的意見》,對飛行員流動作出約束性規定。

這份被稱為“五部委文件”的核心框架是,無論在何種情況下,只有原航空公司同意放行,飛行員才能離職。有了這樣一份文件,讓彭業明的辭職變成了一條絕路。

2006年,彭業明和其他11名飛行員開始起訴海航。

2007年8月,經海南省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仲裁、海口市中院一審判決,雙方勞動合同被解除,並判決彭業明需為此賠償180萬元;其他11人的賠償總額,則在150余萬元至202萬元之間。

對此判決,海航拒絕履行。

此後,彭業明等人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但依然無果。

按照規定,飛行員一旦提出辭職,航空公司就會收繳其個人的飛行駕駛執照和與飛行相關的技術和身體檔案等資料,交由民航管理局保管。

成偉豪説,法院無法到航空管理局去拿飛行員的檔案等材料。所以,只要航空公司不同意,法院判了也解決不了問題。

春秋航空副總裁陳根章也對五部委文件有意見。他説,南航有一個機長到春秋,法院終審判決讓機長賠償公司35萬,“他們説35萬是瞎判,要再加35萬。我們只好給了70萬”。

“我們找了民航局飛標司,想問問,是權大於法,還是法大於權?”陳根章説。飛標司告訴他,可以向五部委反映。民航局政策法規司也表示,這是五部委文件,他們也沒有辦法。

五部委的文件同時還規定,若飛行員辭職,需要賠償航空公司70萬到210萬的賠償標準。而對於這個標準,一些國有航空公司也不滿意。

一位東航的管理者説,此前華東局召開的研討會上他就提出,合理的標準應該是:中型機的飛行員要支付210萬賠償金,大型機則為350萬,而重型機達490萬元。

“我們培養一名機長需要花費300萬元人民幣和七八年的心血。”他説,這還不算為飛行員提供住房、安排家屬工作等隱性福利。

而陳根章認為,培養一個機長“最多120萬”。

堵和拖,控制流動殺手锏

航空公司扣住飛行證,加上法院、勞動仲裁不受理飛行員流動起訴。有飛行員曾為此想自殺

在五部委頒布“飛行員流動管理意見”後,東航給各單位下發了一份《關於做好飛行隊伍穩定工作的通知》,強化了對飛行員的約束性。

通知的第五條規定:

各單位要積極主動與當地勞動仲裁委員會和法院溝通,將五部委、中國民航總局、最高人民法院下發的文件精神傳達到位,請其從保證國家航空安全、保護國有資産不流失和促進當地經濟發展的高度出發,妥善處理飛行員提起的辭職訴訟。

這份通知對於約束飛行員起到巨大作用。

東航河北分公司飛行員吳國芳要辭職,石家莊勞動仲裁委原本已受理。但於今年3月25日又撤銷了受理此案的決定書。代理此案的程安卿律師説,“他們給出的理由是為了維護飛行員隊伍的穩定。”

程安卿説,航空公司對於飛行員的辭職要求,通常採取“堵”和“拖”的措施,堅決不肯調解,相關部門也可能配合。一拖就是一兩年。

民航規定,飛行員停飛23個月後,執勤原機型的,必須重新培訓,並重新參加考核。程安卿説,這對飛行員而言很麻煩,“也以此嚇阻其他飛行員不敢輕易提辭職。”

彭業明的案子在海口中院拖了一年才開庭。彭業明去詢問法院理由,“法院告訴我,等後面的案子一起來才開庭。我問他們,是不是也要把殺人犯都集結了再審判?”

自從2006年1月遞交辭職申請後,海航每月只給彭業明發600元生活保障金,到2007年5月,降到了126元。

彭業明沒有飛行執照、沒有工作,為減輕經濟壓力,才回家租地種菜。“我每天都在煎熬中度過。有時候,要不是為了家人,我都想去殺人。”

除了飛行員,同樣被拖的還有那些民營航空公司。

春秋航空副總裁陳根章説,2006年12月,他們春秋航空和東航簽訂協議,從東航租借了2個飛行員,協議規定,租期一年,期滿後東航將主動釋放檔案,允許這兩個飛行員流動到春秋航空,春秋為此支付給東航210萬培訓費和30萬一年的租借費。

“現在一年早就滿了,他們就是不給檔案,他們説不要急,領導要商量”,陳根章説,東航也不要這2個飛行員回去,不放檔案,這兩位飛行員的體檢合格證到期了也不能進行體檢,因此也不能繼續飛行。“現在晾在那裏,我們白白給他們發工資”。

1%的希望

民航華東局出臺“流動辦法”,每年可有1%的飛行員流動。有律師稱,該辦法有悖勞動法

4月1日,成偉豪的心情好了一些。那天民航華東管理局修訂的《民航華東地區飛行人員流動管理辦法》開始實施。

這個辦法秉持了“五部委文件”精神,強化了現有單位對飛行員流動的控制權力。而同時它亦被認為更加嚴控了勞資糾紛較嚴重的華東地區飛行員流動問題。

“航空公司動輒扣留飛行員檔案一兩年的做法屬於違法。”肖勝方律師説,目前的《勞動合同法》第37條規定,勞動者提前三十日以書面形式通知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並且單位在之後的15天內把人事檔案轉交勞動部門。“也就是説45天內,航空公司應該交出飛行員的檔案,否則飛行員可以索賠。”

而對這個辦法,成偉豪還是看到了一點希望。辦法規定,飛行人員每年的流出比例需控制在本單位飛行人員總數的1%以內。

成偉豪等15名飛行員拿著《辦法》向東航上海飛行部要求辭職。成偉豪説,公司沒辦法,只好同意我們15人分三批流動,每年走5人。“雖然只有1%比例,但起碼讓飛行員流動得到明確落實。”

“我只是個馬前卒”

一名飛行員説,阻止飛行員流動就是要壟斷飛行資源,限制民營航空發展,而飛行員只是馬前卒

作為資深飛行員,成偉豪被排在東航今年9月份可以流動的名單行列。他獲得辭職批准後,已不想在賠償金數額上多爭取什麼了。“錢賠多賠少,也是下家出。”

“我們飛行員不是機器,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人生就那幾十年,大把的時間荒廢在這上面不值。”成偉豪説,也有民營航空公司老闆和他説,阻止飛行員流動就是要壟斷飛行資源,限制民營航空發展,“有時候真覺得我自己是馬前卒。”

成偉豪説,他已聽到公司有領導發話,現在是忍氣吞聲五六年,等將來飛行員富餘了,再好好的整那些鬧事的。

“我希望民航局能對我們飛行員的培養市場和需求市場有一個科學遠期的核算,然後根據核算制定一個路線圖,逐步放開1%的比例”,成偉豪説,否則民航業這樣混亂的勞資市場持續下去,將來損害的還是飛行員的利益。

民航華東局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還沒有路線圖的考慮。“我感覺七八年時間還不夠緩解飛行員資源緊張,至於何時擴大比例,時間上還不好説”。

彭業明則再也熬不下去了。他終於決定接受海航的調解,以租借的方式調到東星航空,租期兩年。“我這是迫不得已的選擇,兩年半沒有飛,再不飛我就成廢人了。”

而對於這兩年半噩夢般的經歷,彭業明已不願多言,更不願意多想。

(記者 楊萬國 上海報道)

 

文章來源: 新京報 責任編輯: 徐雅平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辭職不違約 東航飛行員天價賠償案終審判賠140萬元
-東航罷飛飛行員自嘲"雲南豬":薪酬不足同行一半
-飛行員流動不妨啟用轉會制 證監會終出手,效果會怎樣
-飛行員辭職被索1500萬 判“零賠付”屬全國首例
-海航10名辭職的飛行員不接受被租借給其他公司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